? 第99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99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17:7Ctrl+D 收藏本站

回来陪你。”

????   “哥,我等你回来抱我睡!”

????   小萝莉乖巧的点了点头,满脸不舍的看着张文,嗲嗲的声音很天真,充满了温柔的期待。

????   “我会尽快回来的!”

????   张文应了一声,看着妹妹乖巧的样子,忍不住又和她来了个痴缠的湿吻,直到小萝莉无力的闭上眼,这才关了房间的大灯,轻轻的掩上房门,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走了出去。

????

????

???? 第二章同性情侣

????   张文安抚好小萝莉后,刘富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出了车站,现在正和朋友开车往酒店这边走。

????   张文也没怠慢,带着准备好的东西,先在酒店的大厅里等着,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着一些事,毕竟刘富表现得再怎么平易近人,骨子里都是一头狡诈的狐狸,张文从不敢有大意的时候,绝不能在他面前露出青涩的一面,要不然吃亏的可是自己。

????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刘富那肥得流油的身体,这才出现在张文的视线里。只见他穿着花衬衫、大短裤,打扮得和个新加坡人一样休闲,不过倒没什么潇洒、休闲的感觉,反而看起来有点滑稽!在南方像他这样又高又胖的人实在是少,想不显眼都是难事了。

????   “富哥!”

????   张文赶紧站起身,微笑着朝刘富迎了过去,毕竟是自己的财神爷,客气一点还是必要的。

????   “小文呀!”

????   刘富一看到张文,立刻眯起了眼,嘿嘿一笑,一边擦着汗,一边忍不住抱怨说:“这种破天,老是这么热,真是把人折磨死了,我这汗都流个不停丨”“我们先进房间吧,让你凉快一下,再说!”

????   张文笑了笑没说话,刘富这胖子最怕热了,即使没干活也是满身大汗,南方的酷热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折磨。

????   “老刘,不介绍一下吗?”

????   这时候,旁边响起了一道温和而又沉稳的声音。张文抬头一看,发现刘富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匀称的中年人,西装领带的穿着很有儒雅的气质,十分得体的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略带苍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带着亲切的微笑,给人十分舒服的感觉,一看就不是那种普通百姓或是暴发户的类型。

????   虽然白发多了一点,但面色白净显得很年轻,可以算得上是个中年帅哥,只不过给人感觉特别的沉稳,沉稳得有些挑不出毛病,再搭上一身价值不菲的西服,更是把气质这个词诠释得淋漓尽致。

????   “不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朋友!”

????   刘富抱歉的拍了拍脑门,一边说着,一边亲热的拉过旁边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介绍:“这是我同学关毅,刚好在你们这省城里上班,这次刚好把他拖过来当司机”“你好。”

????   关毅和蔼的笑了笑,很自然地朝张文伸出了手,动作娴熟又特别的随意,丝毫看不出半点做作的痕迹。

????   “你好,关哥!”

????   张文谦虚的朝关毅一笑,手握上去的感觉很柔和、细腻,绝对不是那种干重活的人,不过也有一些老茧,给人的感觉很怪异。

????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张文也不好多说什么,刘富虽然大剌剌的样子,但也没多提古董的事。

????   二人一边说着无关痛痒的话,一边上了楼,走到了为刘富订好的房间,凉快的冷气总算让刘富感觉舒服了一些,但也在不停的抱怨这酷热的夏天。

????   “靠,住这么好呀!”

????   刘富一进屋就笑骂了一声,打量着宽敞的套房,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我没钱,可住不起,小文你得报销这房费才行,不然我可得在这帮人洗床单了。”

????   “少来!”

????   张文眼一瞪,一副“你太扣门”的样子说:“我可不干,你富得都快流油了,迩那么小气。别在我这装穷,一会儿我那房费,你也得一起给!”

????   关毅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似乎对两人的打闹不怎么关心,但又显得很欣赏。

????   刘富也赶紧拿水、拿饮料的招呼大家,又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之后,这才笑咪咪的问:“小文呀,这次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

????   张文有些诧异,没想到刘富会当着关毅的面,就问古董的事。虽然自己和这个人不熟,但看他这一身的气质可不像买卖人,更像是当官的!而且刘富似乎也不避讳,顿时就让张文有些疑惑了,就算是同学,但也不能这么没遮没拦吧?

????   或许是看出了张文的迟疑和担心,刘富赶紧解释:“没事的,老关和我的关系很铁。我做这点买卖、是在干什么的,他都知道,这次他也想挑点东西收藏,所以我就带他一起来了,你这要有的话,我就忍痛割爱让给他了!”

????   收藏?送礼吧!张文心里窃笑了一声,不过脸上还是一副明白了的样子。先笑嘻嘻的从兜里拿出一对黄|色的印章放到桌子上,这对印章上乱七八糟的文字,张文也不看太懂,因为这是在拆老房子时,从墙缝上扣下来的,估计是当时堵缝隙用的。张文也是不经意的捡起来,看这样子像个古董才收好的。

????   刘富接过来一看,眼里明显有了些许的亮光,反复的在手里把玩着,偶尔还拿手电筒照几下。还拿来纸和印泥试了一下,仔细的鉴定着上面的字有什么意义。

????   关毅一直在旁边看着,看样子似乎是不怎么在乎,不过眼里多少还是有点好奇的意味。

????   张文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还是面无表情的等着,即使这对东西被当成普通的石头用来塞墙缝,但稍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   现在有些东西查了资料后,也不知道是什么,甚至连用途都说不出,这也是张文把刘富约过来的原因。这胖子别的能耐先不说,光这点鉴定的能耐,就让张文很佩服,有他的话,起码能省下不少的鉴定费用。

????   “不错!”

????   刘富仔细的鉴定半天后,把印章往桌上一放,满意的点着头说:“清朝的盐道批印,保存得还算不错!有这驼扣,看起来不是什么小官用的,不过材质不是太好,是比较常见的黄龙,勉强有个四、五万块就不错了!”

????   张文眯起了眼,看着刘富笑而不语,眼角却悄悄的一瞄,分明看到了关毅的眼里有几分失落,似乎这东西在他看起来不是很好,在价值上不适合他心里的需求,看来这家伙是个不缺钱的主!

????   “我说,小文……”

????   刘富呵呵的一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你把我拐到这来,不会只有这一点东西吧?赶紧把好的拿出来,别耽误了咱们玩的时间!”

????   “小张呀!”

????   关毅也是忍不住开了口,或许他是在期待能有合心意的东西,马上就直言说:“你不用担心什么,老刘的这个生意怎么做,我是知道的,也不会和别人透露半点。有什么好东西,你就拿出来吧,我也是要挑几件自己用,你别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   “呵呵……”

????   张文从关毅一开口,就闻到一股浓烈的官味,不管是腔调还是那种平稳的口气,有着如发号司令一样的感觉,都证明这个关毅绝不是在基层混饭吃的家伙。

????   张文再看到刘富眼里不时露出的一点焦急,脑子稍微一思索就明白。看来刘富自己手里那些能卖的东西也全卖了,不能卖的藏品也舍不得给他,这会儿老同学求上门,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又不好驳老同学的情面,只好带着他一起来了。

????   估计还是市面上的东西价格炒得有点高,关毅才会想在自己这看看有没有便宜的,或许刘富早就和他透露了一些自己的情况,他的期待才会那么高。张文脑子里灵光闪过后,也不再怎么避讳,点了点头后,拿出了大小两尊佛像递给刘富。

????   刘富眼睛一眯,赶紧拿起来观察着。

????   刘富的眼放亮光,只不过是一个表面动作,似乎是习惯性的动作,不过眼睛一眯就代表了东西还可以。

????   张文一看,心里立刻有了底,这都是一些自己不太清楚的物件,甚至于是不是古董都不敢肯定,一直在家里放着没拿出来,这次拉他来做免费鉴定,也是想看看这些东西的价值如何。

????   “是好东西!”

????   刘富把大的那尊佛像看了一会儿,把每一个细节都细査入微的分析着,好一会儿后,才满意的点着头说:“明代的千手千眼观音,也叫大悲观音像,民间一般简称千手观音!左右各有一一十手,掌中各有一眼,共四十手、四十眼,各配二十五”有“(三界中二十五种有情存在环境,包括欲界十四种、色界七种、无色界四种等)而成千手千眼,意在洞悉人间悲苦,做工上特别的标准!”

????   刘富一边向两人解释着,一边指着底座下的印章,难掩兴奋的说:“而旦是官家所铸的东西,虽然品相不太完整,不过能拿到这样的东西,也不简单,现在佛像的价格是愈来愈高,确实是好东西!”

????   关毅露出欣慰的微笑,似乎对佛像有种别样的青睐,马上指着小尊的玉佛问:

????   “那这个呢,看样子应该也不错吧?”

????   刘富小心翼翼的把小尊的玉佛拿起来,用手电筒好一阵的细看着,又仔细的抚摸着似乎是在分析着材质,看着看着突然苦笑了一声,摇起了头。

????   张文的心一下就有点毛了,这尊玉佛看起来很温润,自己对它的期待特别高,难道会是假货?

????   “不好吗?”

????   关毅关心的问了一句,明显他很期待这一次能有好的收获!看样子他比张文还在意佛像的品质,略显得有些焦虑。

????   “倒不是说这东西不好。”

????   刘富把玉佛放下后,叹息一声,有点郁闷的说:“这也是清初的东西,而且玉还是不错的和田料。但败笔就在这个雕工上,这雕工实在太差了,线条浮夸,毫无力度,菱角虽然分明,但一点都看不出佛家的慈,明显不是出自什么大家之手,白白糟蹋了这么好的原料了!”

????   还好东西是真的,张文顿时松了口气。虽然照刘富的说法,这价格可能会略低一点,但只要不是假货就行了,至于他们所欣赏的什么线条、什么雕工之类的,在张文看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   “可惜了!”

????   刘富摇着头一脸的心疼,甚至有点气愤,忍不住有些鄙夷的说:“估计是当时哪个官家少爷雕着玩的玩意儿,从雕工上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喜玉之人,像玩笑一样地把这么好的料给废了,如果由普通的匠人来雕的话,品相也不会差到哪去,最少能让这尊佛更加生动一点!”

????   “是这样呀!”

????   关毅“哦”了一声,对于刘富的知识也是表现出了敬佩,但还是微笑着说:“没关系,这尊佛像看起来也算是不错了。现在比较流行佛像,请一尊回家也可以的。”

????   “那倒是!”

????   刘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张文依旧没什么表情,似乎对于自己所说的话感到无动于衷,马上笑骂说:“你这个小狐狸,又在等我开口说价钱吧!别总一副皮笑脸不笑的样子,让我想坑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   “我可没有。”

????   张文故作无辜的摊了摊手,用委屈的语气说:“在你这个行家面前,我哪敢卖弄呀,我这不是在虚心学习吗?”

????   “尽能瞎扯!”

????   刘富深深的鄙视了张文一眼,似乎在他眼里,张文总是在装糊涂、总是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反而更让人忌惮,也让他压价的时候不敢太过分。不过刘富的鉴定能力还是不错,大量的知识囤积在脑子里,对于历史的通晓,这也让张文感到特别佩服。

????   “老刘,你怎么看?”

????   关毅似乎很喜欢佛像,或者说他要送的人很喜欢,隐隐的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开始询问起刘富的意见。

????   “八十万,两尊拿走!”

????   刘富思索了一会儿后,拍着胸脯说:“你要去哪问都行,谁说这价高了,到时候你直接找我得了!”

????   “八十万呀……”

????   关毅略略的一沉吟,似乎是有砍价的意思。虽然这么大的数目,没让他有半点心疼的迹象,但能省则省是人类的一个本性。

????   张文马上察觉出这点端倪,立刻半开玩笑的用不满的口吻朝刘富说:“不是吧!刘哥,给我定了这么吉利的数字,这样不好吧!”

????   “就知道你这个小狐狸嫌低!”

????   刘富似乎也不意外,也看出了关毅有要讲价的意思,生怕这笔买卖会这样毁了,马上大声的朝他说:“得了吧!你白捡便宜断我财路,难道你还想更过分一点?八十五万,你要少一分的话,别说小文不干了,就连我都不干了!”

????   “可以!”

????   关毅看刘富把话都说到这分上了,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似乎来之前,刘富就已经把张文的情况告诉他了,他心里知道这东西讲价也讲不了多少,索性连话都不说了。

????   “你们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我搞定了啊!”

????   张文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跟着闪过了一丝狡猾的味道。

????   刘富马上眯眼一笑,摆着手说:“得了,你那意思,我知道。咱俩也不是生人,一些事知道该怎么办!你还带了别的吗?有的话赶紧拿出来吧。”

????   “奸商呀!”

????   张文故作痛苦的白了刘富一眼,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五挂村其实还是能找到不少的好东西,大多数人甚至对于古董都没什么概念,不过也有一些专门收旧东西的人,但他们都统一的不透口风,平白的在贫穷的地方,抢走了不知道多少的财富。

????   五挂村再往里走还有更多的穷山僻壤,甚至还有些连听都没听过的小村落。

????   跋山涉水的艰苦路程,让他们很少和外面有接触的机会,更可怕的是有些人甚至在大山里,一辈子都没坐过汽车,可想而知这些地方偏僻到了什么程度。

????   “你这小子比我还奸!”

????   刘富回瞪了张文一眼,把一开始的印章挪到了他的面前,似乎在说这东西我收了,你可别想拿回去!

????   关毅已经把两尊佛像放到面前,好生的观看起来,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比起一开始那种有些疏离的浅笑,这次的笑容看起来是满意的味道,稍稍的有了点生气。

????   “这个,你看看。”

????   张文说着的时候,拿出了一只十分朴素的青花瓶,虽然没过多的浮华惊艳,但在幽静之中却有一种别样的气度。

????   刘富接过手来,这次表情显得小心翼翼。他一边仔细的看着胎釉的品质,一边用手轻柔的抚摸着上面的纹路,把瓶口、底圈甚至是瓶里的些许泥土都仔细的査看了一遍,好长时间后,才意味深长的放了下来,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索着。

????   “你这小子真没让我白来!”

????   刘富在两人关切的目光中,突然如释重负的一笑,有些兴奋的说:“没想到这次还能掏出乾隆时的官窑,虽然不是宫里的造办处出来的的高级货,但也特别不错,难得的是保存得这么完整,确实不错!”

????   “是官窑?”

????   关毅的语气里有些疑惑,看着这朴素的瓶子,似乎无法把它和奢华的皇家联系到一块,甚至连是不是古董都让人质疑?“没错!”

????   刘富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笑咪咪的介绍说:“乾隆时期虽然民富国强,是个难得的盛世,但也不可能件件都是奢华之物吧!当时只有景德镇在烧造皇家之物,但出来的东西并不一定特别精美。作为贡品是有严格挑选的过程,在千里挑一的苛刻下,除了贡品外,其他的都只是陪衬而已!”

????   “而且……”

????   刘富顿了顿,继续解释:“在正常的情况下,除了挑出最好的送进造办处等着成为贡品,剩余的都应该被就地销毁,但有时也难免会有漏网之鱼,这只瓶子明显就是火候掌握没达到最好的淘汰品,却被人偷偷的留了下来。”

????   “是这样呀!”

????   关毅这才恍然大悟,有些不解的说:“这几年到处都说官窑的值钱,不过电视是的那些看起来都很不错,这只外表朴素,能比得上吗?”

????   “关大哥。”

????   张文眯眼笑了笑,现学现卖的说:“有时候不一定愈华丽愈好,毕竟烧制的类型很多。或许一段时间流行普通的青花,又或许过一段时间,皇帝正好对这一类型有兴趣,底下的窑主就必须去迎合他的喜好,这也是无法说准的”“小文比你有见地!”

????   刘富呵呵的一笑,把瓶子端详了一遍,说:“现在这一类的东西,大多人都藏在手里不愿脱手,偶尔有也只有拍卖会上能看到。价格肯定会愈开愈高,收藏几个还是不错的选择!”

????   “确实!”

????   张文点了点头,眯着眼说:“有的东西其实不算稀少,但只要大家都不脱手,价格一下就会被哄抬起来,再加上市面上的假货一多,显得真东西是奇货可居,许多东西的价格就是这么被炒上去的,事实上不一定能达到那样的价值。”

????   “你这小子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   刘富呵呵的一笑,朝张文一伸手,略带调侃的说:“别总装不懂了,还有什么东西,一起拿出来吧?”

????   “你看看吧!”

????   张文说着话,从包里拿出了不少的小物件——碗盘之类的倒是比较少,但也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例如里面的一个古色古香的砚台,雕鹤塑仙显得特别的飘逸。谁能想到这原来是别人家反扣在井边的磨刀石,有时候张文收来时,听着来历都是啼笑皆非常,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更绝的是,有的人是真的不懂到了极点,把一些老东西随手丢在院子裨,甚至是柴火堆里。像这里的碗,有一只竟然是给狗吃饭的家伙,似乎在他们眼里,这些老东西才能起到最大的价值,但也凑巧给了张文发横财的机会。

????   东西众多,也难免会有漏眼的东西。刘富几乎鉴定一个多小时,才算是过了眼,不过还是有一只现代的大碗和一些十几年前打造的铜器,根本就没什么价值。

????   对于这个结果,张文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东西收多了,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   有些二、三十年前的老东西也是正常的,在真假的比例上,其实这已经算不错了。

????   “还算不错!”

????   刘富把几件假东西往旁边一放,看着眼前的真品,笑得眯起了眼,有些难掩高兴的说:“这一趟确实没白来,我都在想自己那点钱够不够买了!”

????   “你全要呀?”

????   张文故作惊讶的看着刘富,用痛心疾首的样子说:“你这个奸商,你肯定会说个批发价来剥削我。我可警告你,我是个爱国的人,坚决的抗议你给一个越南币的价格!”

????   “这头小狐狸!”

????   刘富哈哈的笑了起来,转头朝关毅说:“老关,你先看看有没有你看上眼的东两。挑好了,剩下的才是我的,毕竟咱现在现金不太够,想全拿下也有点难度。”

????   张文知道这只是客气话,刘富的钱有多少,虽然不太清楚,但绝不会缺到这个地步,明显他这次主要还是想帮一下关毅,才会开口说这种客套话。

????   “行!”

????   关毅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似乎对这点钱还不是很在意,看来看去他挑了比较喜欢的砚台和一对大碗,再加上一开始的那对印章,似乎他比较倾向于有点文人气质的东西。

????   “小文!”

????   刘富见关毅挑好了,这才转过头来,一边算着,一边试探性的问:

????   “老关挑的这些东西,你打算什么价格才脱手?”

????   “你估一下吧!”

????   张文自然不可能自己说价格,马上把这问题又丢给了刘富。

????   装糊涂得装到底,不能让他看出自己根本不懂价格的浮动。

????   “靠,每次都这样!”

????   刘富虽然笑骂着,但眼珠子也马上滴溜溜的转了起来,计算了好一会儿后,咳了一声说:“这样吧,我给你算个价格。还是比市场上稍低一点,老关的东西一共是一百三十九万,再给你那份是十七万,你看怎么样?”

????   “你说呢?”

????   张文的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了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   “一百三十九万,二十二万,这是最高的!”

????   刘富一点都不询问关毅的意见,自己又把价格提了一下,关毅似乎也不在乎一样。

????   “成交吧!”

????   张文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用委屈的口吻抱怨说:“你千里迢迢的来,不狠狠的宰我,你肯定不甘心!算了,反正你也一直这么没道德,我习惯就好了。”

????   “就这么说定了!”

????   刘富点了点头,朝似乎打起了小算盘的关毅说:“老关你也别想讲价了,小文让步很大了,这些东西真拿到台面上,价格会高许多,要是谁敢说你买贵的话,就叫他来找我,有多少我收多少!”

????   “嗯。”

????   关毅对刘富的话,似乎很放心,见他把话说到这分上,马上点了点头,放弃了讲价的想法。

????   “至于这些……”

????   刘富算了一下剩下的那些东西,好的已经被关毅挑走了,剩的量多但质量不高,但他是要倒卖赚钱,所以不太在意,马上给了张文另一个价格:“八十四万,十一万!”

????   “八十五万,十三万!”

????   张文缓缓的摇了摇头,虽然是白来的钱,但谁会嫌太多呢?再者也不能一味的听他的,这样会显得很被动,时间长了的话,难免会有露馅的时候。

????   “可以!”

????   刘富很痛快的拍下板,眼里狡黠的笑意,表明他又多赚一笔了。

????   刘富照样搬出笔记型电脑,一边操作着,一边笑咪咪的说:“在市场买菜时,都没几桩生意能这么爽,哈哈!如果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干脆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