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0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17:59Ctrl+D 收藏本站

这看似秀气的张文,为什么会突然那么有爆发力,而且脸上还隐隐的带着怒色!

????   “你,过来!”

????   陈君维似乎以为是那个扭捏的女孩子这种不给面子的举动,惹恼了张文,马上冷着脸朝她一指,阴声的说:“什么意思,想得罪我的朋友吗?”

????   女孩子似乎有些害怕,一直想往外跑,但马上被旁边一个女人猛地拖进房内,浑身都在惶恐的颤抖着,脸上化着夸张的浓妆,身上穿着不伦不类的短裙,在其他性感的女郎面前,看起来特别的别扭,她根本就不适合这种妩媚的打扮!

????   女孩子长着一张十分标致好看的瓜子脸,可再怎么檫致都显得太过于稚气。

????   脸上的浓妆掩饰不了她身上的青涩,水汪汪的眼里全是不安和害怕的志忑,_ 楚楚可怜的动人,如果素颜的话,绝对会是个美丽动人的少女6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即使妆化得不伦不类,但还是十分的青春动人。站在这些职业的小姐群里,她那种青涩纯美的感觉,还是鹤立鸡群般的显眼,甚至于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不该出现在这里,完全就是格格不入的另一种存在。

????   女孩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抬起头来害怕的看了看好奇的其他人,又惶恐的,看了看陈君维,几乎是被他瞪得有些发抖了。

????   陈君维似乎隐隐的有点火气,这时候看起来倒有几分男人味。

????   “不好意思。”

????   张文感觉自己似乎激动得过了头,马上稳了稳心神,满是歉意的说:“一不小心乱喊了,打扰了大家的兴致。”

????   “那倒没事。”

????   刘富摇了摇头,他对于张文的印象,就是那么的文静秀气,一瞬间的怒吼让他都有些呆滞了,满脸不解的问:“不过你倒是在气什么?”

????   女孩脸上的红晕有着羞涩也有着难堪,更多的是对生活的迷茫和害怕。在陈君维的怒视下,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张文,低下头去好久一会儿后,才怯生生的喊了一声:“文、文叔!”

????   一句“文叔”立刻让其他人目瞪口呆,敢情这小姑娘是张文家的亲戚岈?

????   女孩子似乎羞愧得都快哭了,抿着下唇,红着眼眶,随时要掉泪的样子。

????   陈君维没想到会有这么凑巧的事,这时候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刘富和关毅。

????   “这,小文你认识呀?”

????   刘富满脸惊讶,指着眼前秀气漂亮的女孩,张着嘴问:“是、是你家亲戚?”

????   “嗯。”

????   张文点了点头,手指敲着桌子,满脸阴霾,再看看眼前的女孩子眼眶发红,都已经噙着泪水了,似乎羞愧得痛不欲生,好一会儿后,才叹息了一声问:“君哥,我想和她聊聊,好吗?”

????   “没问题”陈君维倒没多想,似乎也觉得这事有点尴尬。一边吩咐服务员把他办公门打开,一边笑着说:“没想到还是你认识的,你们聊吧,我们继续玩!”

????   “关哥、刘哥,对不起了!”

????   张文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道了个歉,毕竟在这地方碰见熟人,是很尴尬的事,尴尬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

????   “没事!”

????   刘富马上大剌刺的挥了挥手,说:“我玩我的,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再说就好了,反正时间有的是,大家都不会多想的!”

????   “小张呀!”

????   关毅温和的笑了笑,说:“没想到还碰上这样的情况,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既然这样的话,你们聊吧,别管我们。”

????   刘富似乎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马上色眯眯的挑了两个性感的小姐,还一个劲的要张文别太紧张。

????   张文感激的朝他们点了点头,马上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朝陈君维的办公室走去,女孩子也低着头在后面跟着。

????   办公室的装潢倒是很正式,像是间正规的公司,服务员见两人进了房,马上知趣的关上了门。张文也坐到沙发上,一边抽着闷烟,一边皱着眉头问:“曼莹,你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

????   眼前的女孩子叫张曼莹,是张家的一个小女孩,但从小并不在村子里长大,而是随着父母一起到了城里居住,长得白皙动人但也没城里女孩的娇气,是个温婉动人的女孩子。她的父母虽说住在城里,但也就是打工维持生计供她读书,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

????   说实话张文也只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在乔迁新居时,另一次是在张家祠堂祭祀的时候。虽然只是微微的一点头,但还是对这个知性、温婉的女孩子有点好感。

????   当时彼此都没说过话,但张文也没想到再碰上她,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身分!因为张曼莹是大家称赞不已的一个女孩子,不仅成绩好,还是个大学生,这一点让张文对她的印象十分深刻。

????   “文叔……”

????   张曼莹羞愧的低下了头,眼里的泪水已经在打转了,似乎对于张文这简单的问题,有说不出的苦衷,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倒是先掉了下来。

????   “曼莹。”

????   张文叹息了一声,看着她这时候轻轻啜泣而颤抖的身体,心里也是一疼,一边拿起纸巾递给她,一边轻声的说:“你都叫我一声叔了,难道有什么难事,不能告诉我吗?我相信你是个好女孩,会到这也是逼不得已的!”

????   “文叔,你别问了!”

????   张曼莹突然眼泪如决堤一样的控制不住,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哭着,一边跪到了地上,扶着桌子似乎是在发泄痛苦。

????   张文本想去搀扶张曼莹,但想了想,自己和她不过见了几次面而已,还是把手缩了回来,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特别的委屈、特别的无助,虽然让人心疼,但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刚才的一瞬间让人有些错觉,就是她特别的娇小动人,但实际上她的身材很高挑,娇小的只是她的行为,而那才是真正楚楚动人的地方!

????   张曼莹哭得是撕心裂肺,娇美的身躯在地上颤抖个不停。

????   张文心里早就软得要命了,虽然两人不是很熟悉,但到底是本家的晚辈,她也半开玩笑的喊了自己很久的文叔,即使这时候想帮帮她,但看她哭得那么伤心,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隐隐有些哭累的张曼莹,这才算是停下了啜泣,她一边颤抖着,一边站起身,水蒙蒙的大眼睛看着张文,很伤心的问:“文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   声音颤抖着让人感觉特别可怜,而她这一哭,也冲淡了本就不鵰于她的浓妆,现在看起来倒有些不伦不类,但眼里的纯真,却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动人。

????   张文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后,叹息着说:“曼莹,你觉得我会这么想吗?”

????   张曼莹羞愧的低下了头,低低的啜泣着:“文叔,对不起。”

????   “曼莹!”

????   张文这时候才伸出手,一边把她搀扶到沙发上坐下,一边柔声的说:“好了,有什么难处,你和我说说吧。能帮你的话,我会尽量!”

????   “文叔,我……”

????   张曼莹满脸的痛苦,似乎有着说不尽的伤心事,但这些事又是那么难以启齿。她在犹豫的时候,猛地对上张文的眼神,深邃而又特别的温柔,一瞬间似乎击碎了心里的戒备,终于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   张曼莹一家从小就搬到城里,父亲是在工地上扛砖头,后来因为脑子灵活,也一步步的往上升,当上了小队长;母亲在衣服厂做工,虽然在繁华的都由里、生活得并不算富裕,但好歹把她一直供到了上大学。虽然老家一带都是重男轻女,但贫穷的家庭根本就无力再生养一个,张曼莹自然就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   好在小姑娘很争气,学习上特别的努力,几乎只要有奖学金就有她的分。而且她特别懂事,从小到大面对那些男同学幼稚的追求、女同学无聊的嫉妒,都是一笑置之,几乎没被城里的复杂所染,一心只想着在有生之年,让劳累的父母过上好日子。

????   张曼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的时候,父母脸上宽慰的笑容是她最好的鼓励,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家人都会回村里的老家住上几天。每当大家夸起这个聪慧可人的女儿时,俩口子总是笑得十分开心,似乎这已经是他们生活最大的动力了。

????   张曼莹也挺喜欢老家的生活,尤其是一大族的人聚在一起办活动时,更是从小她最期待的事!

????   然而城里纸醉金迷的生活,并不是谁都能抵抗诱惑,甚至在欲望的诱惑下,有的东西都显得太过脆弱。

????   几乎只是在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原本平稳而又幸福的家马上就垮了!母亲因为受不了一些坏人的唆使,不仅吸了毒还被他们骗去贩毒,没等东窗事发,就因为吸毒过量而暴毙!原本贤慧、老实的母亲会有这样的一面,是谁都不敢相信的,她的死瞬间就让这个家庭崩溃了。

????   但没等张曼莹从丧母的痛苦中解脱,一向老实木讷的父亲也传来了坏消息。

????   他在上班的时候,因为心神恍惚而操纵错误,不仅使单位在鹰架坍塌中蒙受损失,连他都被掉落的钢筋砸得生命垂危,浑身是血的面对着机会渺茫的抢救。

????   在举目无亲的都市,这时候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冰冷残酷,即使是有些窘迫的生活,但在父母的呵护下,张曼莹几乎没受到什么挫折,甚至连什么是生活的艰难,都只能从父母疲累的脸中看出,对于金钱的概念,模糊得根本跟不上现实的脚步。而这时她才发现,在这偌大的地方,竟然没法找到能帮助她的人!

????   十五天的抢救下,十六万的欠款是那么的巨大,每一个零都像是一块沉熏的石头,压得张曼莹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令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现*。就在这时,一些债主的上门更是让张曼莹措手不及,没想到在优裕的成长过程中,父母竟然是举债累累,而这一切只是为了给她最好的生活。

????   张曼莹借遍了能借的人,老家还有来往的几个亲戚,勉强凑起的点钱,本就不济事,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   一切的一切,伴随着父亲心跳停止的那一刻,似乎在瞬间崩溃、瓦解。原本单纯可爱的世界也变得支离破碎,在张曼莹还没做好准备时,生活的残酷已经把她逼到了悬崖边上。生活的欠债、医院接连不断的催款单、昂贵的丧葬费用,都像是一把把尖刀让她害怕。

????   而面对着纷纷上门的债主们,这种没想像过的可怕,更是压得张曼莹瘦弱的肩膀几乎快要断裂,有时候她真希望这一切都场梦,但别人的怒吼叫骂却是那么的真实,真的让她都有了轻生的念头。

????   那时候,关于钱的可怕,让张曼莹为之恐惧,甚至有伴随父母一起走的想法。

????   因为连父亲下葬的钱都不知道从哪里来,那次的事故,完全是因为父亲的失误而造成,人家没追究就算不错了,根本不可能赔你半分钱。

????   在一个月内失去了双亲,这样的打击,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那时候,张曼莹已经有了死的念头,但想想还没法入土的双亲,他们连个下葬的地方都没有,张曼莹只能无奈的选择让自己坚强一点。

????   后来还是学校里一个平日放荡的女生找到了她,一边说着同情的话,一边诱导她放弃原则,用最快的速度来换取金钱。毕竟校花级的美貌和身材,都是张曼莹自己没有特别注意,但又倍受青睐的资本,在人家信誓旦旦的保证了父亲的后事和欠债的情况下,张曼莹只能无奈的答应。

????   张曼莹读懂了同学在同情时,眼里难掩的鄙夷,似乎是在取笑你张曼莹再清高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去当妓女!但这一切都没办法,张曼莹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但面对现实的压力,她只能含泪的选择妥协。

????   第一天来到这,张曼莹浑身都感到不自在,甚至十分讨厌这个环境,且明显那些小姐也很讨厌她,一个礼拜过去,她都是拒绝像商品一样摆在那给人挑选,这种没了尊严的事情,是她所不能承受的。直到今天经理很生气地问她到底要不要赚钱帮父亲下葬、她医院和债主的钱要怎么办时,她才含泪的穿上庸俗的衣服,把自己打扮成一件廉价的商品,抛弃了少女浪漫的幻想,木讷的等待着自己的第一次变成交易的筹码。但张爱莹没想到的是,竟然会碰到张文,这更让有点骄傲的她,顿时比死还难受丨说完了这一切,张曼莹已经泣不成声,她一边拉着张文的手,一边嘶哑的哀求道:“文叔,我求求你了。别和村里的人说我在这的事,我爸妈都死了,我不想他们死了,还有人说闲话,求求你了!”

????   “曼莹……”

????   张文思索了好一会儿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脸严肃地问:“我知道你也是有难处,虽然你们一家很少回去,但大家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却一点都不说呢?”

????   “说什么?”

????   张曼莹一边哭着,一边有些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文叔,我知道您有钱,但你会莫名其妙的把钱借给我这个不熟悉的亲戚吗?而且老家那些人有几个有钱呢?就算有的话,他们会帮我吗?从小到大有那么多男孩子追我,真到有事的时候,哪一个能帮上我?那么多的钱,我除了这条路,我还能有别的方法吗?我又能去找谁?”

????   张曼莹这一顿嘶吼,透露着近乎绝望的味道,似乎在处处碰壁中,早就了她的幻想,甚至于都有了不想活的想法。

????   张文也是有点无奈,这种事情摆在面前,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毕竟一个小女孩被逼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她情愿的。

????   张文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心里顿时起了一丝怜悯,尤其是她跪在地上的那一幕,更是让人无法承受。

????   张文沉重的思索了一会儿,叮嘱她说:“你先在这待着,我马上回来!”

????   “文叔……”

????   张曼莹一边嘤嘤的哭着,一边面露痛苦的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想多说了,您回去的时候,别和别人说好吗?我求你了!”

????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曼莹秀美的脸上早就哭得一塌糊涂,浓妆都被弄得乱七八糟,但眼眸里那一丝的可怜还是让人无比心疼。

????   张文低头看了看张曼莹,突然心里隐隐有点火气,猛地抬起一巴掌打了过去!

????   “啪”的一声特别响亮,张曼莹没想到在张文斯文的外表下,会突然向她出手?痛苦伴随着脸上火辣的疼痛,让她禁不住摔倒在地,泪眼蒙胧却又满脸的惊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文。因为即使只有数面之缘,但眼前比自己还小的长辈,那温柔的微笑让她印象十分深刻。

????   张曼莹目瞪口呆的摔在地上,连哭泣都忘记的看着张文。

????   张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觉得心里隐隐有火气要发泄一下,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身世,小时候无亲无故的那种绝望,才觉得眼前的女孩,至少享受过幸福,起码比自己的命好了一些。

????   但这一切都是秘密,即使回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会让人倍感痛苦,张文当然不会说出半点,也不想解释什么,马上清了清嗓子,皱着眉头朝她说:“在这里等着,我马上来找你!”

????   “好。”

????   张曼莹似乎有点被打傻了,没有半点被打的愤怒,她捣着疼痛的腮帮子反而是木然的点着头,似乎被张文这有点粗暴的行为弄得有些愣神。

????   张文紧紧的皱着眉头,除了因为这个女孩的突然出现,让自己心软了之外,还有一些是因为不知道她爸妈到底欠了多少钱,自己有必要为了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掏出这笔钱吗?

????   再一个,就算自己愿意,这种事该怎么去和陈君维开口?举竟大家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他看起来很好说话,但这种事情特别的复杂,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网开一面,帮自己这个忙。

????   张文感到特别的苦恼,隐隐有点后悔自己一时的怜悯。说到底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脑子哪里短路了,即使张曼莹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但和自己也没多大的关系,有必要去管这个闲事吗?管闲事的代价有多大,还不知道呢!

????   意外的是,张文在苦恼中刚一出办公室的门口,就看见陈君维倚靠在门边,手捧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那一刻给人的感觉特别的高贵,甚至有一种轻柔但又略带威严的气势,似乎是刻意在等着张文。

????   “聊完了?”

????   陈君维温和的笑了笑,看着一脸苦恼的张文,有些调笑的说:“是善心大发了,还是觉得自己一时冲动了?”

????   陈君维的语气虽然平和,但多少带着嘲讽的意思,或许这种情况,在他看来是屡见不鲜了,在金钱的面前,有很多的东西都很脆弱,这种现实的残忍,会让人变得特别的麻木。

????   不过也因这小小的不屑,反而刺激起了张文的好强和倔强,朝陈君维走过去后,笑笑的点了根菸,斩钉截铁的问:“君哥,你说我得付出多少钱,才能完成这一时的冲动呢?”

????   陈君维稍稍的有些错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张文,用略有质疑的口气说:

????   “小张,别怪我说你两句。有些事一时冲动是不值得的,这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我看得出那女孩和你的关系不是很深,没这个必要吧?”

????   “谢谢。”

????   张文客气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从容的笑着:“不过我想知道的是,我一时冲动的代价是多少!您看看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毕竟还是自己家的晚辈,我也不好放着她不管。”

????   陈君维上下打量着张文,似乎有点不相信张文在这时候竟如此镇定,他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轻声的说:“小张,冲动后大多都是后悔。你得先想好了,这钱花得值不值。说不好听点,在我这里要把人带走可不容易,她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你花的这个钱,哪怕你找十多个Chu女都是容易的事,不值的”“谢谢君哥。”

????   张文还是谦卑的笑着,不过语气里已经有了一丝的坚定:“但我真的是想带她走,您就看能不能成全我吧!”

????   “有个性!”

????   陈君维似乎没猜到张文会这么的决绝,因为他知道那笔数目不是一般人能拿出来发善心的,他温和的笑了笑后,猛地朝旁边一个满脸忐忑的男子喝道:“小林,这个姑娘多少钱弄来的!”

????   “两、两万块!”

????   旁边的西装男子有些不满地看着张文,但还是唯唯诺诺的说:“除了这笔钱,还和有些道上的人说好了,那些债和后事的钱,咱们先担,那些钱不少呀!”

????   陈君维不耐烦的阻止他继续罗嗦下去,微微的皲起了眉头,哼声问:“看你那点出息,一个女人值得那么多废话吗?我问你的是要多少钱,不是要你来这诉苦的!”

????   张文一下就看明白,这个人就是接了张曼莹钱债的人,好不容易到手的好处,自然不愿意让它飞走,马上冷笑了一下看着他。

????   这种事情虽然不算是奇怪,但起码是缺德,但在现实和金钱的面前又是那么的合理,人真是奇怪呀!

????   他似乎一下就被陈君维的不悦吓到了,马上战战兢兢的说:“算起来有三十六万块,我估计她做四、五年就能还回来!”

????   “你先离开吧。”

????   陈君维笑呵呵的转过头看着张文,有些调侃的说:“我是个做生意的人,这姑娘虽然不听话,但我也得从她身上赚钱。你可得好好的想一下,四十万块这个价格已经算很低了,真有英雄救美的必要吗?”

????   四十万块,这数目可不小!张文只是稍稍的一犹豫,脑子不由得有点抽了,虽然是一时的冲动,但一看陈君维脸上浅浅的窃笑却是灵机一动,自己根本就无权无势,而关毅和眼前的陈君维明显不是普通人,自己日后可能会有倚仗他们的时候,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示弱!

????   即使不为了张曼莹,为了维持这层关系,花这个钱也值了。陈君维明显对这件事也不是很在意,小姐对他来说多一个,少一个也没什么区别。从他脸上玩味的微笑来看,或许他更有兴趣的是,张文真的会为了一个所谓的亲戚,而付出这一笔在常人看来多得吓人的钱吗?

????   张文想明白后马上就下了决心,肯定的点了点头,说:“没问题,但我有个想问的问题!”

????   陈君维诧异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张文的意思,温和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阴狠,轻哼了一声,说:“只要你能给钱,但凡出了其他的事,都算我的!”

????   “谢谢君哥”“张文一边感激着,一边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包厢。这四十万块真花得有点莫名其妙,但值与不值,也只能等以后再判断了。

????   包厢的情况很奇怪,刘富点了两个身材极佳的小姐,左拥抱右抱的在嬉闹着。

????   他甚至一只手摸Ru房,另一只手钻进了另一个小姐的裙子底下,弄得她娇喘连连的嗔怪着;而关毅则坐在一旁看着AV上的画面,似乎对旁边的下流事视而不见,甚至让人怀疑他有没有硬起来的可能。

????   “皆大欢喜!”

????   陈君维一进来,就微笑着说:“小姑娘是小张家的亲戚,他肯出钱解决这件事,我也不好强人所难,既然是毅哥的朋友,当然要成|人之美了”“自己管,我不知道!”

????   关毅抬起头来给陈君维温和的一笑,马上低下头去不再言语,似乎也对这样的事不感到惊奇。

????   “小张!”

????   陈君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