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02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18:26Ctrl+D 收藏本站

  关毅抬起头来给陈君维温和的一笑,马上低下头去不再言语,似乎也对这样的事不感到惊奇。

????   “小张!”

????   陈君维呵呵的笑了起来,朝张文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打着响指说:“那现在就是兑现的时候了,先说好了,咱这可不兴赊欠的!”

????   “没现金!”

????   张文缓缓的摇了摇头,把随身带的包包放到桌上,猛地踢了已经有点醉生梦死的刘富一脚,见他满脸的不乐意,马上笑骂道:“赶紧起来,干活啦!”

????   “什么、什么活?”

????   刘富已经醉得打起了酒嗝,一脸全是淫荡的贱笑,恋恋不舍的把手从小姐的裙底抽出来时,手指上已经是湿润的一片了。

????   红着脸的小姐似乎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捡起掉在地上的内裤。

????   “小张倒是有个性。”

????   关毅一看也知道包包里的肯定是古董,对于张文投机的举动,赞许的笑了笑后没说什么,似乎这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太多的现金了,一些小古董反而有用一些。

????   关毅这一笑,让陈君维的表情越发的温柔,似乎对于放走一个Chu女的事情,已经没半点介意了,即使他曾指望这个漂亮的Chu女,给他带来很多的利润,但在这时都显得微不足道。

????   包包里装着一些小物件,都是玉佩或者酒杯之类的,粗略算下来有十多件,原本张文是想留着下次再脱手的,毕竟一次卖太多也不好,钱多了难免会惹来麻烦,所以在数量上,张文一向不会一次脱手太多。

????   刘富即使酒色侵脑,但一看有活干也马上打起精神,仔细的鉴定了一会儿后,把一只小碗丢到旁边,挑了半天似乎也只有这个是假货,把所有的东西鉴定完后,醉眼蒙胧的点了点头,说:“东西还不错!”

????   “那你怎么看?”

????   关毅在旁边小声的问了一句,似乎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再多都不是问题,只是在花钱出去的时候得有收获。

????   “最少八十万,少了找我!”

????   刘富心不在焉的说完,马上又扑到小姐的身上又啃又咬的,似乎一点都不专心,但这种态度反而更让人放心。“你呀!”

????   关毅温和的笑了笑,看着张文有些开玩笑的说:“小张,这一下我反倒得找你钱了!”

????   “呵呵!”

????   张文只是笑着没有说话,明显关毅很满意,而他一满意的话,陈君维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   “把东西都收好!”。关毅一边让陈君维把东西全收起来,一边笑呵呵的说:“小张,剩的钱,我一会儿让他给你转过去就好了。”

????   “谢谢关哥了!”

????   张文顿时松了口气,事情总算解决了,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是两手空空,没其他的东西压底了。

????   “我敬您一杯!”

????   张文拿起了一瓶啤酒,站起来感激的说:“晚上还碰到这样的事,打搅了大家的兴致!不过还是谢谢关哥的成全,小弟在这先干为敬了丨”话一说完,张文直接一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

????   关毅赞许的笑了笑,或许是张文说话、办事的时候,都拿捏有度,让他很欣赏眼前这个男人。“不够!”

????   刘富从一个小姐的Ru房中抬起头,用有些结巴的语气起哄道:“白、白……帮你了呀……再、再喝一杯,敬大、大君……”

????   张文明白刘富这是在把这件事铁板定钉,马上敬了陈君维,干了另一瓶啤酒,他看这死胖子悄悄的帮着自己,便悄悄的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接下来,你是不是得说你那份小费得我付了?”

????   “对、对!”

????   刘富哈哈的笑起来,点着头说:“你小子有觉悟,很有前途!”

????   气氛一下子又活跃起来,张文悄悄的拉来服务员要他去叫张曼莹收拾东西,又和他们推杯换盏的喝着。

????   陈君维和关毅都是小口浅抿着,一副特别恩爱的样子,让人有些受不了。

????   突然,关毅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顿时皱了一下眉头,马上示意关音乐、要两个小姐别出声。

????   陈君维一下子也有点不自在,似乎打电话的人,让他们有点害怕。

????   “老爷子的。”

????   关毅叹了口气,给了刘富一个求助的目光后,才接了起来:“爸,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   这时候,关毅和陈君维的手紧紧的牵在一起。

????   张文虽然听不清电话里的人说什么,但感觉这三个人都一致的很不自在。

????   关毅唠叨了一会儿后,无奈地解释:“没有,老刘过来看我,这会儿我们一起喝点酒。”

????   话一说完,他就把电话递给了刘富。

????   刘富似乎在接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表情很不乐意,但还是恭敬的接起来:“老爷子呀,我富子!”

????   “是、是,有点事过来办!我就拖他一起了,这会儿闲下来喝点小酒。

????   “没有、没有,我们马上就走了!大君这边也忙,没想耽误他的生意,是,没喝多少!”

????   刘富满脸的淫荡都不见了,恭敬得叫人咋舌。

????   关毅和陈君维的脸上全是苦笑,似乎他们的关系很受家人的厌恶,这次能好好的聚一下,也是因为刘富来了有个藉口,这让张文反而有了点同情心。

????   “好、好,晚上我让他上我那去住!”

????   刘富信誓旦旦的保证着,电话一挂,马上长吐了一口大气。

????   “老爷子要你回去呀?”

????   陈君维满脸不舍的拉着关毅的手,眼底多少有点痛苦的无奈。

????   “好消息!”

????   刘富看他们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突然狡猾的笑了一声,道:“老爷子同意他晚上陪我,嘿嘿!”

????   “真的?”

????   两人不约而同的露出惊喜,随后又有种兴奋的红晕,恩爱的样子,让张文真想一吐为快。

????   “是的”刘富得意的晃了晃手机,笑咪咪的说:“晚上怎么谢我呀?”

????   “太好了”陈君维一直高兴的笑着,似乎一点点相处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很奢侈的事,他马上兴奋的朝服务员喊道:“叫燕子和小红进来!”

????   没一会儿,便进来一对双胞胎姐妹。

????   陈君维把她们全推给了刘富,笑呵呵的说:“双胞胎的滋味肯定不错,晚上给你来个一王四后吧!”

????   “谢了!”

????   刘富爽朗的笑了起来,怪手马上不停的在她们身上摸索着,握着她们的Ru房,捏得那叫一个过瘾呀,似乎是要区分这对双胞胎,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同。

????   张文更加的疑惑了,这地方的等级那么高,关毅的父亲又是什么人,怎么感觉谁都怕他?而且他似乎知道儿子的性向不正常,还在横加干预着,看来这爹当得也不轻松呀。

????

????

???? 第四章萝莉有爱

????   晚上对大家来说,似乎是皆大欢喜了。

????   刘富脸上的淫笑一直那么的猥琐,在女人堆里左摸右摸,吃尽了豆腐不说,还能品尝到难得的双胞胎;除了这个香艳的一王四后外,估计这一把生意也能赚到不少,真金白银应该是他最开心的理由了!

????   张文虽然糊里糊涂的花了四十万块,但好在这一次赚头还是不少,花了这些钱与关毅这个看似背景深厚的人拉上关系,似乎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   在这年代有点关系后,想干什么都容易点,有钱没势始终不是长远之计。

????   关毅和陈君维一直眉来眼去的传递着情愫,一对公的在旁边发情,确实是很恶心的事,张文坐在旁边只能尴尬的笑着。

????   即使刘富被四个美女包围着,也看不下去了,稍坐了一会儿后,马上提出要回去享受他的春宵,更多的原因,估计还是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气氛。

????   陈君维和关毅似乎也等不及要好好的恩爱一番,享受一下这难得的两人世界,马上叫人安排车一起回市里,似乎对于关毅的父亲,他们也是很小心谨愼,不敢有太多的想法,没有和刘富在一起,怎么样都有点不放心。看来对于关毅的父亲,两人都是特别的敬畏,甚至于到了有点害怕的程度。

????   陈君维安排了两量车,一辆比较大的商务车坐着刘富和四个早已经衣裳凌乱的小姐;另一辆则是帮张文和张曼莹准备的。他自己则坐上了关毅的车,看那欣喜的样子,似乎有很多的情话要倾诉,让人从头到脚一阵的恶汗。

????   张曼莹已经洗去了脸上的浓妆,这时的素颜看起来特别的纯美,虽然眼睛红肿多少让人有些心疼,不过可以看出在车子从大门开出来的一刻,她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   张文和司机一起坐在前排,他不时往后看一眼,愈看愈觉得这个小姑娘确实漂亮,虽然不是特别惊艳的那一种,但愈看愈耐看,有一种温柔但又特别知性的感觉,说不清为什么,总觉得她身上散发着浓重的书卷气,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   “文叔!”

????   张曼莹或许注意到了张文不时的目光,脸色微微的有点发红,抿着下唇问:“我们现在去哪?”

????   “酒店!”

????   张文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不过马上又觉得这话似乎太暧昧,简直像是自己要把她办了一样,果然,张曼莹马上变得有些扭捏,他赶紧解释说:“我带了我妹妹一起出来玩,等到那,我帮你开间房间,以后怎么安排,到时候和我说吧。”

????   “好。”

????   张曼莹的声音十分轻柔、乖巧而又特别好听,语气里透露着迷茫和惶恐。似乎这会儿她已经六神无主,不知不觉间把张文当成了依靠,点头的时候,连半点的犹豫都没有。

????   司机一听到“酒店”两字,立刻露出了暧昧得有些下流的微笑。

????   张文也不想过多的去解释,这种事愈解释就愈黑。他悄悄的回头一看,发现张曼莹似乎也想歪了,娇嫩的小脸愈来愈红,看起来更有几分娇羞的美感。

????   张曼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偷偷看张文一眼后,又害羞的低下头,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确实是我见犹怜。

????   这副小家碧玉的样子实在诱人,张文赶紧让自己定一定心神,先别去想那么多了。

????   到了酒店大厅,张文先去柜台帮她开了一间同楼层的房间。

????   张曼莹一直乖乖的跟在后面没有说话,不过看着这个同姓叔叔,一副成熟的样子,说话时有着和年纪不相符的温和及稳重,眼神里有些隐隐的恍惚……“小文呀丨”刘富最慢到,被四个妖艳的小姐簇拥着走进来,这副堕落的样子,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尤其男人的目光更是羡慕、嫉妒和恨,什么都有。

????   刘富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朝张文挤眉弄眼几下后,哈哈的笑道:“你们速度还真快呀,晚上怎么安排呀?要不要我让一个给你?”

????   说完,他作势要推旁边的一个小姐过去。

????   张文赶紧笑骂着推了回去。

????   在旁边的张曼莹,一开始还有点迷茫,但聪明的她马上明白了这是话里有话,那意思简直就是在暗示,为了她,张文晚上没有了享乐的机会。

????   虽然不算是责怪,但多少是在调侃张文脑子发热的事,张文给了陈君维四十万块的事,她是知道的,这么大的数目,让她的脑子到现在还有些迷糊,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这个颇为陌生的叔叔说话,一时间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   “你赶紧滚蛋吧!”

????   张文哈哈的大笑起来,朝刘富竖起中指,满脸鄙视的说:“你小心一点你的老胳膊、老腿吧,别明天被折腾得起不来了!”

????   “滚,老子有的是精神!”

????   刘富哈哈的笑了起来,淫荡的朝旁边一个小姐说:“对吧!宝贝,晚上你可得好好表现,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   “滚蛋!”

????   张文笑骂了一句,这些粗鲁的话,说起来倒有点不习惯,再一看张曼莹在旁边羞怯的低下了头,也赶紧停止这种下流的对话。

????   刘富一边和张文打着趣,一边打了通电话给陈君维,没说几句就被他挂了。

????   手机一放下,刘富不禁破口骂了起来:“这一对太他妈的奢侈了,竟然跑到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去玩。这一晚没个两、三万块才奇怪,真有情调呀!”

????   “妈的!”

????   总统套房、烛光晚餐、红酒、钢琴响起的时候,绝对是很浪漫的时刻,可是一想到两个男人眉来眼去的享受这个环境,张文恶心得忍不住破口骂了一声。

????   再一看,张曼莹虽然没经过人事,但也露出了反感的表情。两人四目相对的看了一会儿,这还是第一次觉得没那么尴尬,或许是心里的恶心起了共鸣吧。

????   刘富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一边被张文赶上了电梯。一方面是因为那四个小姐实在太显眼;另一方面也是怕张曼莹不好意思。

????   等刘富消失在大厅后,张文这才带着一副惶恐无助模样的张曼莹上了楼。

????   张曼莹忐忑的跟在张文的身后,一路上明显很不自在,尤其当两人进了电梯时,或许是狭窄的空间让她更加的不安,她不知道张文带她进房间后会发生什么事,眼前这个刚帮了自己的叔叔,会干出什么样的事呢?

????   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失去第一次,但张曼莹也不认为自己值那么多的钱,会让一个男人花四十万块,只为了享受自己的初夜,张曼莹从不敢这样的高估自己。

????   现在她满脑子的疑惑,都是这个叔叔为什么肯这么大方的帮自己?

????   身体?不太可能,自己虽然是Chu女身,但值不了那么多钱,何况谁都知道他家有两房娇妻,哪一个都是如花似玉的美貌,相信他不可能因一时冲动,为了一个不太认识的亲戚花那么多的钱。虽然张曼莹在城里长大,已经接受了一夫一妻的观念,但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她倒是对多妻的事不排斥。

????   “曼莹,发什么呆?走啊!”

????   电梯的门一开,张文见张曼莹错愕的发着呆,马上疑惑的喊了一声。

????   “好、好”张曼莹有些忐忑的跟上来,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没敢说计么。

????   张文知道张曼莹和小丹认识,本想带她先回房间坐一下,但考虑到小萝莉这时候在裸睡,到时候恐怕会被她看出端倪,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   张曼莹还在发呆,等房门关上的一刻,她才算是微微的回了神。一看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跟张文进了房间,暧昧的小房间虽然装潢得不错,但只有一张大床、浴室和一对桌椅,这个小地方,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可寒暄的地方。

????   “曼莹,晚上你就住在这吧。”

????   张文一边说着,一边帮张曼莹把所有的电源都打开,拉好窗帘后,微笑着说:

????   “你也累了吧,好好睡一觉。暂时什么都别想,知道吗?有事明天再说吧。”

????   话一说完,张文就要往外走了。

????   说实话,虽然张曼莹是个可爱的小美人,不过张文暂时没想过花这个钱就要得到这个人,尤其是她的身分虽然不特殊,但两人的交集并不多,没有感情的占有,不是张文所喜欢的。

????   “文、文叔!”

????   张曼莹看张文要走,突然感觉有些惶恐的无力感,突然鼓起勇气拉住了张文的手,楚楚可怜地说:“你先别走,陪我说说话好吗?”

????   张文微微的愣了一下,他心里一直惦记着熟睡中的妹妹,真不想在这地方有过多的停留,但见张曼莹眼里动人的无助和闪闪的泪光,心里一软,也是点了点头。他一边坐了下来,一边点了根烟,温和地说:“好,你还有什么事吗?”

????   张曼莹坐在床头,一副极不自在的样子,扭捏了好一会儿后,鼓起勇气问:“文叔,你为什么要帮我?虽然我喊你一声叔叔,但大家并不是很熟悉的亲戚,我不明白你干嘛要花这个钱?”

????   “想帮,我就帮了喽。”

????   张文温和的笑了笑,知道一些蹩脚的理由不说也罢。看了看张曼莹微红的小脸,轻声的说:“反正我就不想看你在那种地方待下去,这理由行吗?”

????   “不!”

????   张曼莹似乎有点激动,红着小脸看着张文,大声的说:“文叔,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我知道四十万块是多大的数目。有这笔钱,别说在咱们那里,就算是在小城市里,都会过上好日子,你莫名其妙的帮我那么大的忙,我很不安,你知道吗?”

????   “你是什么意思?”

????   张文微微的皱起眉头,哼了一声,说:“你觉得我另有目的吗?如果只是单纯的有色心,那时我直接和陈君维说一声就可以了,犯得着花这么多的钱吗?”

????   其实这也是张曼莹心里的疑惑,但这时一看张文露出不悦的神色,她赶紧摇了摇头,有些惊慌的解释说:“不、不,我没那个意思。文叔,你别误会!”

????   “那你是什么意思?”

????   张文冷哼了一声,隐隐的有几分怒火,语气略带不快的说:“或许你觉得我脑子不好,莫名其妙的花那么多钱去帮你,是个傻蛋吗?”

????   “我……”

????   张曼莹一下子就语塞了,似乎觉得这个理由最有说服力,但她当然不敢再说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后,红着脸问:“可是文叔,连我都觉得你这个钱花得有点离谱了。虽然我很高兴能脱离那样的地方,但确实感觉很奇怪,我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   “想不明白,慢慢想就好了。”

????   张文说完这话,就站了起来,起身就要注外走,说实话,别说她觉得奇怪,张文自己都感觉奇怪!

????   “文叔,您别生气!”

????   张曼莹慌忙的拉住张文的手,猛地一下跪到地上,抬起头来,眼眶发红的哽咽道:“是我不对,您是我家的大恩人,我还那么不知趣的问东问西的猜忌着,我错了,您别生气了,好吗?”

????   “你干什么?”

????   张文被张曼莹这一跪,弄得有些手足无措,慌忙的将她拉了起来。手很自然的拉手、抱腰,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肋下,隐隐可以感觉到胸罩下的圆润Ru房。

????   张曼莹心事重重,没有察觉到张文小小的动作,乖乖的站起来后,眼眶已经泛着泪光了,哽咽着说:“可、可我不知道这笔钱该怎么还你?”

????   “以后再说吧。”

????   张文让张曼莹坐到了床头,见小姑娘还是一副惶恐的样子,思索了一下,索性就用别的方式劝她:“反正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把我当色狼什么的都好,这钱我已经花出去也要不回来,现在你该考虑的是,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

????   “我……”

????   张曼莹想想最近遭遇的一切,和现在近乎黑暗的生活,浑身都是无力的绝望感,鼻子一抽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垂下头低低的哭泣起来。

????   “曼莹。”

????   张文见张曼莹哭了,心不禁的软了下来,深叹了一口气,想安慰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看了看她脸上被自己打出来的巴掌印,有些心疼的说:“别想那么多了,先好好的睡一觉,行吗?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现在是你该更坚强的时候,而不是这样哭哭啼啼的!”

????   “好……”

????   张曼莹一直低低的啜泣着,身体微微颤抖着,看起来更加可怜。

????   虽然嘴里说着好,但小手却一直抓着张文不放,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安全一些。

????   “洗洗就睡吧!”

????   张文爱怜的摸了摸张曼莹的秀发,虽然很想把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孩子,纳到怀里好生的安抚一下,但想想还是算了吧。人家刚刚失去双亲,在这时候占她便宜,多少还是说不过去。

????   “文叔!”

????   张曼莹见张文又要走,马上拉住了张文的手,可怜兮兮的说:“你明天会过来吗?我一个人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睡吧,明天再说。”

????   张文一边安抚着张曼莹,一边悄悄的退出房间。

????   张文关上房门的刹那,见张曼莹趴在床上号啕大哭着,那凄厉的声音和无助的样子,都让人无比的心疼。

????   莫名其妙的一晚,张文不禁苦笑了一声。这是什么跟什么呀,还真是没碰过这么诡异的事。张曼莹家的不幸,尽管让人同情,不过自己倒是真有点冲动了,这么多的钱贸然花出去,并惹了个麻烦,这算是什么事呀!

????   而关毅这个人更是让人捉摸不透,除了知道他是个同性恋之外,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他的背景很深厚,深厚得让人没法去猜想;而陈君维一样让人好奇,能开得起那种场所的人,一般都有点背景,尤其是他的顾客大多非富即贵,更多都是当权的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真是诡异呀!

????   张文虽然对这一对公鸳鸯满心的好奇,但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估计刘富知道内情,但贸然的开口也没必要,他想说就说。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没必要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而招揽祸事,这些乱七八糟的情况,张文唯恐避之不及。

????   满脑子全是乱得发麻的琐事,但张文的宗旨还是只有一个,除了赚钱之外,不希望有任何外界的因素,干扰到自己现在幸福的生活,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五挂村虽然穷闲,但那是张文感到最安逸的地方,虽说有点胸无大志,但张文本来就是没什么野心的人。

????   现代化的管理下,一般酒店都是用刷卡开门,必须用卡才能打开房里电源。

????   因为妹妹在房里的关系,张文并没有把卡拿走,这会儿从门外根本进不去,虽然害怕打扰到她休息,但张文还是无奈的敲了敲门。

????   “谁呀?”

????   只是一会儿,房内就传来了小萝莉甜美而又警惕的声音。

????   “丹丹,开门。”

????   张文话音一落,门猛地就?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