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07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20:43Ctrl+D 收藏本站

  小丹玩闹了一会儿,渐渐的觉得有点疲累,便没有精神的打起了哈欠。虽然昨晚张文睡得很早,也没折腾她,但一向不安分的小萝莉还是看动画片看到天快亮,实在睁不开眼时,才肯老实地去睡觉,早上又起来得早,这会儿被太阳一照,立刻就有了困意。

????   「丹丹,要不你睡一会吧?」

????   李欣然一看,马上关爱的示意小丹休息一下。

????   「嗯,那你和我哥聊吧。」

????   小丹懒懒的一说完,马上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好在车内的空间比较大,坐着睡也不会济得难受。

????   「嗯。」

????   李欣然点了点头,不过从后视镜里一看,发现张文很认真地在看书,虽然在无聊中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想了想还是没去打扰张文。

????   说实话,照李欣然活泼的性格,一直闷着头开车倒真有点难受,只是两人毕竟还是生疏,一时间想找个话题不是件简单的事,再加上她对张文还是有点好奇,据说小丹的家乡很贫困,小萝莉那么的活泼可爱,没城里孩子的矫情,也不难看出几分乡村孩子的调皮和好奇。

????   而这兄妹俩似乎不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眼前的男孩文文静静的一身书卷气,笑时的感觉很谦和,没半点的浮躁;但有时候看着黝黑结实的身体,又感觉像是个货真价实的渔民,可他的皮肤黝黑之余却没半点风吹日晒的粗糙。不仅是和刘富混在一起时很沉稳,而且说话的时候,感觉上不像一般年轻人那样的张狂,或有些单纯的生猛,反而更像是个沉稳、老练的中年人,综合起来给人的感觉,真有点云里雾里,怎么看都看不透。

????   车子上了高速公路后,一直以极快的速度行驶着,李欣然也收起了嘻笑的嘴脸,全神贯注地握着方向盘,偶尔从后视镜上看张文几眼,越看感觉越是奇怪。

????   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斯文的邻家男孩,感觉上很腼腆秀气,但为什么每看一眼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呢?是自己的感觉不准确了,还是说这个看起来有些秀气的男孩太成熟了,成熟得和他的年龄完全不符合?

????   张文也感觉到李欣然偶尔会看自己一眼,心想:就我们两人醒着,互看一眼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这会儿看书看久了有点疲倦,而且这么小的空间,两人都不说话,似乎有点尴尬,就随口问道:「然姐,从省城开车到四清的话,要几个小时?」

????   「还有三个多小时。」

????   李欣然的语气里少了一些印象中的活泼,说话的时候,眼神还是不时从后视镜里往后面瞄着,感觉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   张文也注意到李欣然好奇的目光,有些纳闷这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多少觉得有点不自在,但还是用温和的口吻问道:「我是想问,开车的话一共得要多久?」

????   「四小时的高速公路。」

????   李欣然答完后,看了昏昏欲睡的小丹一眼,禁不住好奇的问:「我记得你叫张文吧,你真的和小丹是兄妹吗?」

????   「嗯!」

????   张文的心里顿时一个咯登,不明白李欣然为什么要这么问,马上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怎么,我们看起来不像吗?」

????   「那倒不是。」

????   李欣然犹豫了一下,还是疑惑地说:「只是感觉你们不像是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的。小丹这孩子虽然调皮,但也特别的单纯,接触几次会让人喜欢她的天真,也不难看出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孩子。见识少不说,也没有那种城市压力下的早熟。」

????   「那我呢?」

????   张文顿时松了一口气,马上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声。没想到李欣然表面上看起来大刺刺的、很开朗,但也有这种细腻的心思和敏锐的观察,看来女人与生俱来的直觉真不能小看。

????   「你嘛……」

????   李欣然的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有些不解又很感兴趣的说:「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我还真有点看不懂你。说你像是乡村里出来的孩子,但你总让我觉得你有文静的气质,安静得不像是在田间长大的人;可说你是在城里长大的,你又没有那种一般孩子的娇气和对社会的天真看法,而且你说话的时候,总是客气得很有分寸,但有分寸得有些过头了,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

????   「会吗?」

????   张文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欣然,自己的情况确实是夹在中间有些不伦不类,但这女人的观察力未免太强了吧!

????   「会!」

????   李欣然的目光变得有些锐利,即使只是在后视镜上瞄几眼,但张文都能感觉到这种眼神特有的穿透性,虽然没什么极大的压迫感,但却有一种要将你的心灵洞悉的伶俐。

????   「然姐,你怎么那么肯定?」

????   张文既是好奇又是疑惑的看着李欣然,这两天见到李欣然的时候,她都是嬉闹、打闹着,或干脆拐着小丹陪她去玩,两人之间说的话不超过十句,为什么她要这样仔细的观察自己?

????   「直觉,自信!」

????   李欣然的话很简单利落,完全没了往日的活泼嘻笑,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伴随着好奇的浅笑,不过也有点得意的说:「我这人一向看人很准,不吹牛的说一句。这个人什么样子,我第一眼看他,再看看他的眼神和气质,我就大概能看出这个人。」

????   「那你看我是什么样的人?」

????   张文随口问了一句,但对李欣然这种近乎狂热的自信,还是不敢恭维,不过不想扫她的面子,立刻摆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   李欣然被这一问,突然有些愣神,沉吟一会儿又看了看张文,有些自嘲的说:

????   「说真的小文,如果是你的话,我还真看不出来。照你的年纪来看,应该是读高中或大学的小孩子才对,这年纪的孩子应该比较天真。即使有另类一点的,也只是在装成熟,但你的成熟却很自然,不管是和别人说话,还是你听别人说话的时候,都把握得特别的得当,似乎这已经是你习惯对人的一种方式。」

????   「没那么夸张吧!」

????   张文故作惊讶的看着李欣然,语气里多少有些不相信的意思,但心里却重新审视这个性感尤物,似乎对她的理解有一些偏颇了。

????   这会儿小丹已经睡得很沉,幼小的身躯,早就因为长途的跋涉而有点吃不消了,而且因为缺乏睡眠,所以此时睡得更是香甜。趁着这说话的空档,张文害怕小丹会感冒,也从行李里找出自己的一件外衣,在车厢里有些艰难的直起身披到她的身上,仔细地盖住她娇小的身体。

????   李欣然把这细小的动作看在眼里,马上笑咪咪的说:「看不出来嘛,你这当哥哥的倒是不错。虽说小丹这孩子挺惹人疼,但我还没见过几个当哥哥的,会像你这样细心。」

????   「呵呵。」

????   张文也不想多说什么,马上接着李欣然的话题说:「然姐,我看你说得那么肯定,有没有那么夸张呀?其实我就只是个普通人,年纪小有点腼腆罢了,没你说的那么复杂。」

????   其实车程有些枯燥,大家在一起不说话,反而觉得更加奇怪,竟得打开了话匣子,那聊聊天、解解闷也是不错,李欣然似乎早就有了这打算。所以张文也就无所谓了,把书丢到一旁,准备好好的聊一下,虽说这尤物是可远观不可亵玩,但和她聊聊天,拉近一下关系似乎也不错。

????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   李欣然妩媚的眼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很自信地说:「而且我没有看走眼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确实很奇怪。有时候看你腼腆的笑着,确实是个小男孩,不过说话的时候,就觉得你特别的成熟,尤其是你们几个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你不像一般年轻人那样的急躁,也不像青春期男孩那样的有表现欲。不管是插话的时机,还是补充话题的时候都拿捏得很准,说真的,即使是上了年纪的人,都没几个能和你一样地把分寸和时机把握得那么好。」

????   「有吗?」

????   张文有些疑惑地看着李欣然,不解地说:「我和他们没什么利益关系,也没必要那么虚伪的做作。」

????   「我说了,那是你的习惯。」

????   李欣然摇了摇头,略带狡黠的笑道:「这就是我喜欢观察你的原因,除了觉得你的气质很奇怪之外,也就是这点让我对你有兴趣。因为我发现和你谈话的时候,你总是会让对方感觉很舒服、很放松,即使是恭维都不露痕迹,这绝不是刻意学就能学来的,也不是天生就能有的,这是和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有关,但又需要好好细琢的技术。」

????   「你说的这些话,我还真不懂呀!」

????   张文轻笑了一声,自己不过保持一个谦虚的态度而已,有没有她说的那么夸张呀,这李欣然不会是读书读傻的那一类吧?

????   「你自己没察觉而已。」

????   李欣然倒无所谓,对于这些看法,她似乎很有信心,也不想和张文有过多的解释。聊了一会儿后又开始聊起别的话题,打听着四清这个地方的情况。

????   张文的脸顿时有点红了,这地方的情况,他还真不是很清楚,只能模糊的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都告诉她,顺便说明自己小时候不在这里生活的事情,多多少少的也聊一点趣事,想稍微缓解一下尴尬。

????   李欣然的笑点有够低,有些冷笑话都能取得她的嫣然一笑。不管是笑得花枝乱颤的身躯,还是脸上淡淡的红晕,都让张文有些失了神,禁不住感叹这个女人真是魅力无限,浓郁的女人味,强烈得让人有些惊心动魄的失神。

????   一路上有说有笑,李欣然说话的时候虽然并没有特意,但还是让她良好的教养和丰富的知识展露无遗。张文应付得也算是得心应手,好在以前读书时没多少娱乐,大多时间都是在书店里看免费书,所以任何方面,都是略懂二一、不算精通,但对付她也算是绰绰有余。

????   谈笑时的时间流逝得特别快,渐渐的阳光已不再猛烈,让人无比放松的晚霞替代了灼热的阳光,而这时车子已经下了高速公路,绕过市区后走过崎岖的沙石路,又上了国道。

????   在张文有些生疏的告知,再加上路牌的指示下,终于顺利的进入四清的地界。

????   而这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即使是刚才活力十足的李欣然,这会儿也露出了疲惫之色,一边郁闷地骂路况不好,一边无奈地忍受着小路的陡峭不平。

????   刚进了县城,李欣然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苏蕊。一接通后立刻劈头盖脸的一顿埋怨,接着又一顿没好气的笑骂,虽然话里隐隐有些粗鲁,不过不难听出她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

????   李欣然把电话一挂,回头看了看张文后,有些为难的说:「张文,苏姐那边有点事要和我商量。你们出来那么多天了,也应该累了吧,我先送你们回去?」

????   「没问题!」

????   张文一边应着,一边帮李欣然指着回去的的路。

????   车子继续行驶在崎呕不平的沙石路上,李欣然的性格倒真是不错,一路上还是继续说说笑笑,一会儿开玩笑说要张文请吃饭,一会儿又有兴趣的说自己想好好看一下这里的景致。但话里言间都不难看出她的不好意思,似乎她有什么秘密的事情要和苏蕊商量,才会在这晚饭的时间赶紧把张文两人送回去。

????   这人倒是好玩,张文一边应付着李欣然像小孩子一样的玩笑话,一边赞许地看着眼前这个成熟但又有点稚气的美丽女人,说自己聪明,但喜怒哀乐却很容易写在脸上,不难看出她还是保持了如小孩子般纯真的心。

????   四清的县城其实还算不错,也挺繁华的,但进入郊区后再进入到贫困区时,令李欣然都有些傻眼了,别说水泥路了,就连沙石路上都没路灯,而且到处都是空旷的地皮,只见空地上全是沙子和石子,极少见到能耕作的地方,更别提人影和灯火了,空旷得让人有点不信这是身在文明的社会中。

????   原本小丹说家里有多穷、多穷,那里偏僻得吓人时,她还以为是在开玩笑,毕竟现在农村里的有钱人也不在少数,而且看小萝莉白晰的肌肤和时尚的打扮,还有张文的气质和穿着都不太像是穷人。可这会儿再一看路上这情况,这才有些相信小萝莉没有信口开河。

????   一路上几乎只是靠着车身的大灯在前进,半块路牌都看不到,唯一的指示竟然是忽闪忽亮的灯塔。当车子按照张文的指示,穿过早就夜深人静的小镇来到码头上时,李欣然真是傻眼得彻底了。

????   「丹丹,到了!」

????   张文一看到了码头,马上就伸手推了一下已经睡得流口水的小萝莉。

????   「那么快呀?」

????   小丹睡得很迷糊,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晚上的海风有些许的凉意,令她不禁拉紧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有些感激的朝张文笑了一下。

????   李欣然第一个下车,由于一路上都是开着空调,她倒没有多少感觉。但这会儿扑面而来的海风味和空气里夹杂的鱼腥味,让她感觉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后,看着码头边密密麻麻的船只,有些担心地说:「不会吧,你们现在还要坐船回去?有路可以通车吗?有的话我送你们回去。」

????   「除非你这车可以下水!」

????   小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下了车,寒风吹来,不禁打了个冷颤,但也是调侃了李欣然一句。

????   「不用了,我们习惯了!」

????   张文的话还是很客气,一边说着,一边打电话给陈伯。刚才回来的时候,已经先跟他说了一声,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到了。

????   密密麻麻的船只中,真看不出哪艘船是陈伯的,因为这一带的路灯一直不亮,再加上现在有些阴天的关系,密集的灯火中真看不出船在哪里。

????   「真那么偏僻呀!」

????   李欣然有些郁闷的嘀咕着,马上又开朗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小丹的肩膀后,饶有兴致的说:「丹丹,今天然姐还有事,送不了你们。不过你可别忘了你答应的事,带我去抓鱼,再带我吃你们那边的野菜!」

????   「知道啦,遍地都是!」

????   小丹困得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心想:那些东西连猪都不吃,怎么这城里人就那么有兴趣?

????   「小文,回来了!」

????   陈伯一接到电话后,就马上着急的赶了过来,身边还带着两个年轻人。张文隐隐有印象似乎是他的孙子,看起来还真有点像。

????   三人走前几步,一看到李欣然时,顿时为之惊艳,不管任何时候,女性的美总是能让男人为之失神。但村里人大多都淳朴得很,这种美丽只是让他们稍稍的失了神,随即李欣然身上的优雅气质或者说有钱人的气质,又让他们不敢直视,把惊讶的目光赶紧收了回去。

????   张文只是短暂的客气了几句,就马上让他们把东西都搬上船去。

????   小丹懒懒地和李欣然聊着天,尽管小萝莉的声音已经有气无力了。

????   但李欣然还是对小丹嘴里那些充满绿色的世界,充满无限向往,眼底闪亮光地期待着山清水秀的环境,很兴奋地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吸引得码头上本就不多的男人都往她那里看,被她那种热情而又天真的笑声,弄得有些心痒不已。

????   东西全搬上船后,张文这才转身朝李欣然笑了笑,感谢说:「然姐,谢谢你了。不过这边的路况不是很好,你一个人回去,我还真有点不放心!要不你上我家将就一晚吧,等明天我再送你到苏姐那边。」

????   这边的路况确实是差,环境也安静得有点吓人,令李欣然还真有点心动,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微笑着说:「算了吧,我是真有急事。当忙完了再说,不过你得记得请我吃饭,我要吃你们这边的特色菜,知道吗?」

????   「一定的!」

????   张文点了点头,殷勤的说:「怎么说你远来是客,我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嘛!」

????   「这才像话。」

????   李欣然禁不住笑了一声,用她最喜欢的口吻乐道:「看来死胖子真是在骗人,你可不像他说的那么抠!」

????   两人随口逗了几句,然后李欣然一边打电话给苏蕊,一边上了车,朝小丹很热情地给了一个飞吻,这才开着车慢慢的消失在夜色里。

????   张文等到李欣然走远后,这才走过去抱住妹妹柔弱的身躯,朝船上走去。

????   「哥,我觉得这次出去像是在做梦一样!」

????   小萝莉舒服地赖在张文的怀里,喃喃自语的说着如梦话一样的呓语。话里有着对大城市的向往,但也有着不安的虚幻感。

????   「是场梦而已。」

????   张文搂着小丹上了船,温柔地把衣服盖在妹妹的身上,柔声地说:「那些都是假的,只要我们想要有的话就有。但只有家才是最真的,那是任何代价都换不来的幸福…。」「嗯……」

????   小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懵懂的眼里尽是喜悦的看了张文一眼,就马上把头靠在哥哥的肩膀上,舒服得闭上了眼。

????   「小文,你的姜蓉酒。」

????   陈伯递来了张少琳准备的晕船圣品后,见兄妹俩都很疲倦,也不多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   简陋的小船发出轰鸣的马达声,伴随着一阵阵荡漾的水波,在朦胧而又美丽的夜色中驶出了码头,在摇曳的波浪中朝着小渔村的方向归去。

????

????

???? 第二章琐碎小事

????   清晨的海边总是带有几分的凉意,尤其是带着湿气的海风一吹,更是寒气渗骨,即使是夏天,但早晨的凉气还是让人不能小觑。

????   虽说张文因为怕台风的关系,刻意将房子选在离海边比较远的坡地上,但气温也高不到哪里去,一阵阵的风吹来把树叶摇晃得哗哗作响,还是会扰到清梦。

????   张文在迷糊中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想继续睡着懒觉,于是拉上窗帘以便不会被刺眼的阳光所打扰,连续跑了那么多天,令张文是又累又乏,在呼呼大睡后,醒来时一看时间,都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   张文刷完牙、洗完脸,感觉脑子还有点迷糊,眼皮也重得睁不开。

????   张文随意的穿了件衣服后在家里看了一下,发现竟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不禁有些纳闷这一屋子女人怎么全出去了,连帮自己做饭的人都没有。

????   照理说的话,其实也没忙到那个地步,尤其是老妈对自己宠溺的程度,绝不会让自己饿着肚子,这是大家都变勤奋了,还是自己变懒了呢?

????   张文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令自己稍微的醒了醒神,张文揉着有些发酸的脖子,隐隐记得昨天晚上晕船晕得都吐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连动都动不了,连意识都已经不清楚,最后似乎是陈伯的孙子背自己回来,而回来以后似乎是敏敏帮自己脱衣服,秀秀帮自己换衣服、洗脚,再后来怎么睡着的实在是记不住。

????   哎,出去那么久了,一回来连个小别胜新婚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和她们聊聊天都没那个精神,这晕船的毛病真是让人生不如死呀。张文想到那种头晕眼花又恶心的感觉,不禁无奈地苦笑了一声。

????   家里没什么人,再加上自己懒得动手做饭,张文也惦记着那两个养殖厂的事情,连半点米都没吃就直接骑车出去。

????   这段时间海爷一直在张罗着野鸡厂扩张的事,事情进展得还是很顺利。野鸡厂周边的地都是沙石或泥泞的湿地,或者是种不了庄稼的坡地,只要稍微抬一下价格很容易就能收购,靠近海的那边又全是岩石较多、崎喔不平的海滩,渔船也没法在那边靠岸,想划进来就更没什么问题了。

????   如今光是野鸡厂的规模就已经达到了三百多软,虽然大多都是无法耕作的地,不过长不出庄稼也长得出野草,只要稍微收拾一下,还是能种点玉米、土豆之类的作物。只是地上的树都不能砍伐,这样的限制想大规模种植也不太可能了,但也是由于这样的规定存在,这些地都无法大面积的种植,才会让张文以那么便宜的价格买入。

????   张文刚骑上坡地的小路,远远的就可以看见用红砖围起来的养殖场。或许是地方太大的关系,在高地中间的鸡舍就显得小了一些。虽说看起来很空旷,不过总体来说还算不错了,而张文是要把野鸡厂用铁丝网划分成四个区域,每个月开放不同的区域来放养。

????   除了鸡舍外,其他地方就全部用来种东西,玉米、大白菜或是土豆,能种的就乱种,什么好种就种什么,也不要撒化肥和农药,长虫子也没关系,等到快成熟时就把网挪开,把鸡放进去吃这些天然的东西。

????   这样一来便省了不少的饲料钱,而且鸡的粪便也成了最天然的肥料。以过多的面积但便宜的土地节省了不少成本,这种循环式的放养也让这些放养鸡能更有绿色概念,以后宣传起来时噱头也多。再加上海滩上有不少海浪冲来的贝壳和一些细小的螺子,等潮水一退鸡也能放养到那边,让它们吃一下海里的天然饲料。

????   在宣传上有多个名头不说,还可以让这些野鸡多活动一下筋骨,多吃一些有钙质的东西,这样不仅比较营养,更能让它们的肉质更加的细腻。

????   张文的想法倒是很简单,地已经便宜得让人无法想像,能多买一点就买一点,这些鸡分区域的放养,不仅在饲料上节省成本,自己也能多囤点土地,种上一些名贵的树种以后还能卖点钱,这也算是一本多利的产业了。

????   大白天的厂门敞开着,张文看着这属于自己的事业,心里不禁有些喜悦。车子骑进去的时候,还不忘左顾右盼地看着最新的近况,员工的宿舍、办公的平房和储藏间,育雏室也已全部开始使用了。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仔细喂好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