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25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29:5Ctrl+D 收藏本站

  小船顺着波浪在海上荡漾着,张文隐隐听见秀秀母女俩的对话,但经历着恶心的煎熬,也没空去想那么多,在缓慢的折磨中渐渐地晕睡过去!

????   防晕船的道具其效果没有张文想象的那么好,不过好歹也大大地缓解晕船的折磨,酒精让人比较容易入睡,耳边的歌声更带着催眠的效果。

????   到了码头的时候,张文在昏沉中还是第一次自己走下船,虽然觉得头还有点晕,不过比起不省人事的情况可好了不只一百倍。

????   张文下船后毫无精神,甚至连半点起色心的冲动都没有,便直接叫了车往县里走,虽然路不算太远,但晚上的价格还是稍稍贵了一些。

????   何秀芸砍了好一会儿价也砍不下来,然而张文实在难受得要命,便赶紧拉着她们上了车。

????   张文在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县城,虽说短短的二十多分钟路不算长,但晕船的难受还没缓过劲,马上又被车轮一顿地颠簸。

????   张文下车的时候脸色都有些发青了,甚至连嘴唇都有点发白,痛苦的样子看得秀秀母女俩一脸心疼。

????   县城虽然不算太繁华,但好歹有像样点的酒店。本来秀秀和何秀芸都心疼钱,母女俩的意思都是随便找个小地方住一晚就得了,可是看张文一脸难受,谁也不忍说出口,都乖乖地跟在后面没有吭声。

????   价值三百六十八元,最好的套房,房门一开,张文连看上一眼的精力都没有,就直接倒在大床上呼呼大睡了。

????   张文刚踩到地面好不容易能舒服一点,但进了电梯却更是雪上加霜,搞得张文头重脚轻有些想死的冲动,这会儿哪还有精力幻想母女双飞的好戏?

????   好在房里有两张大床,秀秀赶紧跑过来帮张文脱衣服、脱鞋子,可人的小丫头知道心爱的男人最喜欢裸睡,更喜欢抱着自己一起睡。不过这会儿妈妈在,当然不能体贴到这地步,所以还是帮张文留一条外裤。

????   秀秀帮张文盖上被子后,母女俩都不约而同地感到疲惫了。但碍于母亲在场的关系,秀秀羞涩得不敢和爱郎一起睡,因为张文有摸她Ru房睡觉的习惯,自己偶尔也有不老实的时候,要是一不小心踢开被子,那场面就太羞人了。

????   房里的装潢高级而又精致,每一样设备都显得很时尚,几乎都是最新款的设计。

????   何秀芸第一次来这么好的地方,顿时有点坐立不安,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索性也和衣躺到另一张床上准备睡觉了。

????   何秀芸此刻仍心乱如麻,并没有像往常逗逗女儿或是陪她说一些话。秀秀顿时有些不适应,轻声地问:“妈,你困了吗?”

????   “嗯,睡吧!”

????   何秀芸悄悄地看了已经纹丝不动的张文一眼,这时也不知道该跟秀秀聊什么好。

????   张文轻缓而均匀的呼吸声慢慢响起,和衣而睡的母女花也在疲惫中渐渐地闭上眼,听着男人有力的呼吸声,缓缓地进入梦乡。

????

????

???? 第二章怀孕了

????   张文一觉睡到了近中午,窗帘虽然挡住阳光的袭扰,但还是能感觉到光影的闪动,而且在迷糊中也被一阵的声响吵醒,令张文不禁皱了皱眉,狠狠地翻了个身本想再睡一会儿,但猛地想起还有正事要办,虽说还想再躺一会儿,但也不得不收起睡懒觉的想法了。

????   张文有些不甘愿地伸了个懒腰,不太乐意地坐了起来,他连眼睛都有点睁不开,狠狠地打了个哈欠后,这才揉着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但脑子还觉得有点迟钝,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晕船的后遗症,总之就是昏昏沉沉的,没什么精神。

????   秀秀母女俩习惯了早睡早起的生活,一大早就起床、洗漱好了,这会儿她们正坐在另一张床上看电视。

????   秀秀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上的娱乐节目,何秀芸则安静不语,虽然看似专注,但目光还是若有若无地看向张文这边。

????   “表哥,你醒啦!”

????   秀秀一看张文醒了,立刻体贴地递一杯温水给张文,眼里始终有着让人舒服到极点的柔和。

????   此时张文感觉喉咙干得有点难受,嘴唇更像是被火烤了一样,甚至都有点发裂了,便马上接过水喝下,顿时就觉得好多了,水温不热但又带着微微的温热,不会让人感到难受的凉意,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温热的水流过喉咙。看来是秀秀不停地换着水、注意着水温,不然哪有可能一醒来就有这么合适的温度?

????   张文顿时觉得全身舒畅,感动不已,可爱的秀秀实在太会疼人了,虽然她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和你嗲嗲地撒娇,但光这一杯温水就可以看出她有多体贴了,浓郁的柔情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来点缀,只是这生活中小小的点滴就能让人感觉到无比幸福,有这么一个女人陪在身边,那种幸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   “舅妈早!”

????   张文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表情呆滞的何秀芸一眼,先打了声招呼,这才拉着秀秀的手,满脸温柔地问:“昨晚睡得好吗?”

????   “嗯!不过现在有点晚了。”

????   秀秀轻轻地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钟后,有些着急地说:“表哥,你快去洗把脸吧!再不快点的话,一会儿门诊就结束了。”

????   看着拉上的窗帘根本看不出现在的时间,张文抬头一看时钟,顿时暗骂了一声:这都睡到十点了,怎么还不叫醒自己?虽然明白可爱的小姑娘是想让自己多休息一会儿,但今天有正事要办,看病这种事,时间能不耽误最好就不要耽误,而门诊一般只有早上才有,要是过了时间还得再多等一天呢!

????   张文赶紧跑去洗了把脸、穿上衣服,就带着秀秀母女俩搭车赶到县医院。

????   虽然张文在车上看着何秀芸心事重重的样子,总想和她好好地沟通,但眼下秀秀在旁边也不方便说什么,车上除了秀秀担忧的话语外,何秀芸基本上没主动和张文说过一句话,即使有也只不过是客套的回应而已。

????   张文大概问了一下何秀芸的情况,知道何秀芸觉得额头时常有点热,但摸一下又没有发烧的迹象,有时候觉得反胃吃不下饭,有时候又觉得有些迷糊很难受,总之都是小症状但没有停的时候。原本她觉得着凉了没在意,但越来越频繁的症状让她有些受不了,要不然她不会主动地想上医院检查。

????   秀秀的眼里充满担忧,但一向心细的她却没察觉到母亲说这些话时的惶恐和不安,这种忐忑的状态特别的异常。

????   张文倒是察觉到何秀芸的异样,但只是觉得这些小病症没有什么关系才对,但舅妈的情绪似乎受到很大的影响,感觉她整个人有些坐立不安,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呀?

????   张文三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早上的门诊已经休息,这会儿大厅里空荡荡的几乎没几个人,有的都是住院病患的家属而已。

????   秀秀一看顿时急了,有些懊恼地说:“惨了,还是来晚了!”

????   “没关系,等明天再看也可以。”

????   何秀芸有些郁闷,不过还是小声地安慰着女儿。

????   最自责的还是张文,要不是睡懒觉的话,也不会耽误到时间了,虽然是因为秀秀纵容着自己,但耽误了时间,追究起来还是因为自己没在意。张文顿时郁闷地挠了挠头,忽然间灵光一现想起这段时间手机里多出来的那些号码,赶紧拿出手机翻找起来。

????   上天保佑呀,张文一边劝秀秀母女俩别急,一边查找着一组组电话号码,全都是这长那局的,光是来头就让人觉得无比威风,但翻找了大半天,却没找到一个和医院有关系的。妈的!真要用人的时候,反而没有一个有用,这段时间被骚扰得不轻,到了关键时刻却没有一个有用的家伙,这帮狗腿子。

????   张文顿时气得想摔手机,看来得乖乖地在这再住一晚了。他苦笑着看了秀秀母女俩一眼,明显看到她们眼里的失落,心里顿时感到歉疚。

????   “我们明天再来吧!”

????   何秀芸一看张文满脸懊恼的样子,心里微微地颤了一下,也明白这都是因为自己,顿时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意。

????   就在张文三人无奈地想走时,突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张文的肩膀一下。

????   张文本来有些懊恼,烦躁得都想要骂人了。心想:这时候哪个王八蛋还来找不自在?回头一看后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一脸温和的中年人,脸上还带着惊喜地看着自己,立刻就愣了一愣。

????   这县里基本上没有熟人,还能碰上谁呀?张文初一看眼前这个气质算不错的中年人还有点迷糊,但脑子马上转过来,赶紧朝他礼貌性一笑:“定光呀!”

????   “文、文叔!”

????   张定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尽管张文一直不想让他这么叫,不过或许在他看来这样更能显得亲热,即使每次叫这个称呼时觉得很别扭,不过他也没有想改的意思,似乎这样的称呼才可以显出两人比较熟悉。

????   秀秀母女俩一看张文碰到认识的人,看起来还像是个做官的,马上打了声招呼,就识趣地走到一旁没有打扰。

????   张定光赶紧递了根烟给张文,笑眯眯地问:“文叔,来办什么事?听说你一向不喜欢来县城走动,难得在这里还能碰到你,真巧呀!”

????   “是呀!”

????   张文不客气地接过烟,抽了一口后苦笑着说:“带我岳母大人来看病,她最近有点不舒服!不过来得有点晚,这门诊都休息了,看来得等明天才行。”

????   说完,张文疑惑地问道:“你呢?来医院干什么?”

????   说真的,还真想不起来这个比自己还老的晚辈是做什么,如果他是在医院上班那就太好了。

????   “办点公事!”

????   张定光敏锐地捕捉到张文眼里的一丝期待,马上自告奋勇地请缨:“文叔,既然都是自己家亲戚,那这件事交给我得了。我在这里还认识不少熟人,看病这事可马虎不得,我帮你找个技术好点的看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医生,咱可不要。”

????   “那怎么好意思呀!”

????   张文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要客套几句。

????   “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啦!”

????   张定光当然明白这些客气话,便马上拿出手机一边打,一边带着张文三人朝楼上走,似乎他很常来,有不少医生都和他打招呼。

????   县医院的门诊楼还算不错,四层的小楼贴的全是美观大方的瓷砖,院内的装潢很有品味,十分地有特色。在这贫困县里乍看之下,甚至比县委大楼还高上一个等级,光从外表看甚至不逊色于一般的酒店。难怪有人说这年头医院赚钱,毕竟什么生意都可以讲价,甚至连嫖妓都有讲价的余地,可你看过谁敢和医生讨价还价?估计世界上还真没有不怕死的人。

????   大楼四层写的是内科,不过比起楼下一眼扫过的环境好许多,不管是干净的程度还是安静的环境都比不了,明显这儿的办公室大了不少,但走廊上的人却没几个,完全没有楼下那万头攒动的拥挤,看起来更像是办公的地方。

????   张定光轻车熟路地往前面走,直接把张文三人带到院长室。

????   院长办公室内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医生穿着白大褂,早早地就站在门口等着,一看张定光过来立刻殷勤地迎上来,笑呵呵地说:“张局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   “西北风,饿了就想找你请客!”

????   张定光似乎和他很熟,马上笑眯眯地开起玩笑。

????   “刚才楼下的人还说你走了,我还想说你呢,难得来一趟也不过来我这里坐坐!”

????   院长模样的家伙亲热地拉着张定光的手,看起来两人很熟悉,接着他看到门外站着三个陌生人立刻疑惑地问:“这是?”

????   “我介绍一下!”

????   张定光赶紧殷勤地介绍,语气多少有几分的谦虚和恭敬:“这是我本家的一个叔叔张文,现在在搞农业!别看年纪小,现在搞得是风生水起,以后肯定是县里的大户!”

????   “真年轻呀!”

????   院长模样的家伙眼睛眯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也没因为张文年纪太轻而摆出长辈的架子,反而亲切地朝张文伸手,态度不亢不卑倒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   张定光马上介绍起院长模样的家伙,有几分开玩笑地说:“这是王院长,文叔你直接叫他院长好了。你要是太客气管他叫哥的话,那吃亏的就是我了。”

????   “你好!”

????   张文礼貌性地笑了笑,和王院长握了一下手。

????   “你好,我是王东海!”

????   王院长一点架子都没有,谦和的态度根本不像是在和一个刚认识的少年说话,看得出他对县里的传闻也有点耳闻,所以态度算是极端地客气了。

????   张定光的一句玩笑话倒是缓解刚认识时的客套,王东海热情地邀请大家坐下。

????   张文看王院长的态度很不错,便胡聊了一会儿,这才轻声地说:“王院长,虽然初次见面有点冒昧,不过我们来得有点晚,这会儿门诊休息了,不知道现在要看病会不会太麻烦?”

????   “不麻烦!”

????   王东海笑得很亲切,摇着头说:“不过我看你身体应该挺好的,是要看哪一科呀?”

????   “不是我!”

????   张文赶紧摆了摆手,指着在旁边微笑不语的何秀芸说:“是我岳母要看,她最近有些不舒服。”

????   “哦……”

????   王东海有些惊讶地看着张文:“看不出来呀,你都结婚了?”

????   “快了!”

????   张文呵呵地一笑,眼含柔情地看着在旁边的秀秀。

????   “您好!”

????   秀秀满脸羞怯,但浅浅的微笑又带着难掩的幸福。她一向怕生,所以进来后一直在旁边不敢说话,眼看爱人的眼里充满鼓励,马上就甜甜地打了声招呼,这等于是在和外人正式介绍她张家媳妇的身份,当然会让秀秀有喜出望外的感觉。

????   “年轻人呀!”

????   王东海呵呵地笑了一声,到了他这年纪已经对女人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没像其他人有惊艳的呆滞神情,尽管秀秀母女俩都算不上是绝色的美人,但各有各的气质,看起来极为养眼,赏心悦目,连尽管表现得很沉稳的张定光,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   “过来这边吧!”

????   王东海一边说,一边示意何秀芸和他去隔壁的科室,又朝张定光说:“你在这坐一会儿,柜子里有茶自己泡,中午咱们再好好地聚一下。”

????   “你先坐吧!”

????   张文看何秀芸有点紧张,小手不安地捏着衣角,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便赶紧朝秀秀嘱咐一声,就跟了上去:“我过去看看。”

????   “嗯!”

????   秀秀怯生生地点了点头,眼里明显有着不安的担忧。

????   “喝点茶吧。”

????   张定光倒是打听清楚这小姑娘的性格,说话的时候尽量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似乎怕秀秀紧张也不敢靠得太近,不过眼珠子却灵活地转起来。

????   这边张文关上门时,王东海已经开始帮何秀芸把脉,他一边把着脉,一边询问有什么症状。

????   何秀芸也不敢有所隐瞒地一一回答,不过话里明显有点闪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还偶尔偷看张文几眼,明显有点幽怨又有点惶恐。

????   王东海的询问很仔细,搭脉的手一动一动的,听着何秀芸的话偶尔皱起眉头,偶尔却悄悄地一笑,好一会儿才松开手,笑呵呵地说:“没什么事,就是你事想多了,有点心火,还有点发炎的症状,不过没有什么影响,先恭喜你了,妹子!”

????   “什么?”

????   张文在旁边看得紧张不已,听王东海说这些话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这会儿一着急,也没注意到何秀芸的脸色有点发青了。

????   “她有喜了!”

????   王东海的话轻描淡写,他不明白这家人的情况,便马上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马上你就要多个小姨子了,没准还是个小舅子呢!是不是舍不得红包钱呀?”

????   “不、不是吧,多久了……”

????   张文顿时觉得有如晴天霹雳,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太阳|穴都在隐隐作疼了,惊得张大了嘴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   “三个月了!”

????   王东海笑呵呵的,有着祝贺的意思,这会儿低头整理着东西,根本没注意到张文两人震惊的表情。

????   何秀芸的脸色马上变得苍白,陈强很早就不能人道,而她也不是个水姓杨花的女人,这辈子除了陈强外,也就是那次鬼使神差地和张文发生关系,而算算这怀孕的时间正好是那次乔迁新居的时候,这样一来就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了!

????   这突然的小生命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一下子就让张文惊得脑子都快爆炸了。

????   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到何秀芸绝对不是随便的女人,除非有事,不然她几乎不会和外人接触,更不可能有别的男人,而照这个时间推论,孩子绝对是自己的,酒后春风一度就中招了?这也太准了吧!

????   何秀芸也是惊讶得很,心里顿时就乱成一团麻,手无意识地扶住平坦的小腹,仅仅那次错误的交欢就怀孕了,原本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隐隐有这层担忧了,但现在证实怀孕了,顿时让她惶恐得无法思考。

????   王东海这时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张文从呆滞中回过神,赶紧拉住他的手,稍稍地稳了稳情绪后轻声地说:“王院长,先别走丨?”

????   “还有事?”

????   王东海看着两人的表情有些怪异,虽然奇怪但也没多想,马上微笑着说:“你不用担心,她的身体还算健康。一会儿我去开点药,打一下点滴消消炎,再吃点败火的药就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她的情绪不太稳定,有点心火而已。”

????   “不是!”

????   张文脸色有点铁青,思索了一下,马上摇了摇头说:“和你商量一件事,病例上帮忙写妇科炎症之类的病就好,怀孕的事谁都别说。”

????   “怎么了?”

????   王东海有些不明白,很疑惑地问了一句。

????   “没什么!”

????   张文的眼珠子很快地转了一下,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灵光一现地解释道:“这孩子现在还不知道要不要……乡下那地方你也知道,有了女孩肯定还要个男孩,这种事实在难处理,而且还有政策上的事要注意,所以我们得先商量一下这孩子要不要。”

????   “是这样呀!”

????   王东海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略带同情地看着何秀芸。

????   四清县到处都是农村和渔村,有一些传统的观念还保持得很好。比如就香火的问题就是万年不改的病端,谁家没个儿子的话,很容易被村里的人嘲笑!所以不少人家都一个接一个地生,夸张一点的只要不生个带把的,哪怕家里有四、五个闺女都还在继续造人,为的只是家里有个儿子能传承!这听起来似乎有点荒唐,但在这一带却是普遍存在的情况。

????   “可以!”

????   王东海马上重新写了一份病例,又递了张名片给张文,笑呵呵地说:“这些事我看多了,其实生多了也不好养。你们就先商量一下吧,不要这孩子的话,打电话给我就行了,不过还是要趁早决定比较好。”

????   “谢谢!”

????   张文拿过病例的时候,感激地看了王东海一眼,虽说这理由编造得粗糙,但好在这一带的情况确实是如此,看来王东海碰多了,所以才没有怀疑。

????   何秀芸还呆愣地坐着,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虽说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但怀有秀秀时的那种强烈的幸福感和期待现在都体会不到,因为这个不该来的孩子,是自己和女婿荒唐一度后怀的,别的不说,光是他的到来就是个让人无法解释的羞耻,这简直荒谬得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了。

????   张文伸手去拉何秀芸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有点回不过神,手心里布满湿润的冷汗,甚至连纤细的手掌都冰凉得完全没有温度。看来这不期而至的孩子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意外,让她彻底地手足无措了。

????   “别着急!”

????   张文握紧何秀芸的她手心,尽管自己都有些发慌,但还是柔声地安慰:“回去以后我们再商量一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别让秀秀看出来。”

????   何秀芸感觉到手掌心传来的温度,抬起头看着张文的眼神还有点惶恐。但面前这双深邃而又柔和的眼神却让她痴了一下,淡淡的关怀和暖暖的担忧都那么地明显,顿时让她紧张的心情缓解许多。

????   “嗯!”

????   何秀芸轻轻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四目相对时自己似乎读懂了张文眼底那浓郁的情愫,柔和的关怀竟让惶恐顿时烟消云散了。

????   两人的眼神只是稍稍地交流一下,王东海开门的时候,张文怕秀秀看见便赶紧把手放开,何秀芸也赶紧把手缩到身后,低着头沉默着走出来!

????   张文走到办公室一看,见秀秀明显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感觉虽然很安静但却有点不自在。

????   秀秀一看三人出来了,立刻像获得大赦般的松了一口气,跑过来拉着何秀芸的手,看见妈妈的脸色那么苍白,顿时吓了一跳,心疼地说:“妈,怎么你的脸色那么难看呀?”

????   何秀芸这时精致的小鼻子上全是汗珠,脸色有些憔悴也看不出血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和刚才差别很大,虽然她现在心乱如麻,面对女儿的关怀也有些愧疚,但还是定了定神,笑了笑,柔声地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妈第一次上医院有点紧张。”

????   “严重吗?”

????   秀秀有些不相信,将楚楚可怜的眼神看向张文,看她眼睛隐隐发红的样子,似乎担心得都想哭了。

????   “没什么大碍!”

????   王东海似乎担心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