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35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33:39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可爱的女孩没有打扰张文休息,敏敏拿着书坐在桌旁翻阅着,秀秀一看爱人热得有点出汗,赶忙拿来扇子坐到张文的旁边轻轻地拓着,动作轻柔充满爱意,让敏敏看得都有点嫉妒了。

????   两个女孩有默契地交替着,秀秀手酸了就敏敏过去掮,一句话都不用说,只是伸手一递,就知道该换人了。

????   张文舒服得打起鼾,香甜的梦中完全不知道两个可爱的小妻子正孜孜不倦地为自己拓着凉风,这无比温情的关怀,在她们细小的行为中体现,幸福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

????

????

???? 第三章 蛋疼无极限

????   香甜的一觉呀!夏天闷热的空气总是容易让人沉沉,干什么事都没动力也没劲头,选择眯一会儿绝对是最明智最舒服的选择,不过坏处就是偶尔会眯过头,睡得太香而忘了时间,所以也有耽误事的时候。

????   张文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漫天的晚霞使大地笼罩在一片金黄|色的光芒中,树荫虽然挡住强烈的光芒,但也挡不住夜晚来临的凉意。

????   张文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却没有摸到手机,想起和苏蕊的约定,张文顿时一惊,睡意全被吓没了,匆忙洗了把脸,就跑回到屋里,可是刚踏进客厅,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也有些沉闷,并没有往日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

????   女孩们一个个分散开坐着,有的在沙发上蜷缩着,有的在地板上趴着,但谁都很郁闷的样子,没去看电视上的节目,反而是偶尔互瞪一眼,看起来有点在生闷气的感觉,更让人诧异的是喜儿趴在瓷地板上,捂着小屁股低低地抽泣着,模样委屈得让人心都快碎了。

????   “怎么回事?”张文赶紧跑过去,一把抱起喜儿一边哄着,一边以疑惑的目光扫视了一圈。

????   喜儿像受了委屈的样子,哇哇地在张文的怀里寻找着安慰,幼嫩的小身体使劲地往张文的怀里钻。

????   “乱得很呀!”何秀芸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一圈嘟着小嘴的女孩,窃笑着说:“现在就差没世界大战了,不过喜儿是被你妈打屁股,大姐刚才是真气坏了下手有点重,这会儿她才哭成这样。”

????   “我妈打的?”张文心疼地抱着怀里可爱的喜儿,这时才看见她的小内裤都被拉到膝盖,白嫩的小屁股上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红通通的有点发肿了,光是看都感觉到疼意,难怪她会哭成这样。

????   “她自找的!”敏敏有些忍不住地窃笑道:“刚才我骑单车带她去市场买菜,结果回来的时候轮胎破了,就让她拿着东西先回来,可你知道她回家是怎么和大姨说的吗?”

????   “说什么了?”张文更加疑惑了,满脑子的问号。喜儿这么单纯的孩子,还能说什么?要是小丹调皮一点挨打倒算是正常,喜儿虽然有点傻但也特别乖,照理说不会干夸张的事才对。

????   “她跑得气喘吁吁,回来后上气不接下气地和大姨说:‘敏、敏姐在路上,没气了!’”敏敏娇嗲地瞪了喜儿一眼,没好气地说:“吓得大姨赶紧跑过去找我,一路上还以为是了出什么事,结果是轮胎爆了,回来后当然是一顿毒打了!”

????   “是这样呀。”张文无奈地点了点头,看了看还在低低抽泣的喜儿苦笑了一声。话说得有歧义,害得老妈吓得半死,难怪会挨老妈的一顿毒打。从这红肿的程度上来说,起码还给了自己面子,没下死手,难怪敏敏也有意见,喜儿这话说得确实够吓人。

????   敏敏话一说完,立刻别过头去看电视,这会儿脸上的表情缓和许多,似乎是告完了状心情大好,不像刚才那般郁闷,只是看到其他人一脸憋屈,忍不住嘿嘿地偷笑了几声。

????   “秀秀,那你怎么了?”张文好不容易才把哭泣的喜儿哄得睡着,抱她进房后出来一看,一向温柔的秀秀也是满脸低落,秀美的小脸上,羞涩伴随着郁闷看起来特别可怜,头顿时感觉到一阵阵的疼,今天看来不是个好日子呀!

????   “没什么。”秀秀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有几分迷人的羞涩,温柔地看着张文体贴地问:“表哥,你要不要先洗一下?你身上都是汗,先冲洗一下,会比较舒服。”

????   “这个我来说!”敏敏发挥着活泼的本性,见秀秀有些难为情,马上调戏般的朝她眨了眨眼,坏笑着说:“秀秀姐是因为小丹而有些郁闷,从刚才到现在都没好的时候,估计她也挺无奈。”

????   “那鬼丫头干什么了?”张文感觉到太阳|穴阵阵发疼,家里女人多确实是千娇百媚,但偶尔也会出现这种惨烈的情况。身为家里唯一的男人,自己的负担不小呀!秀秀的性格那么温顺,小丹这鬼丫头到底干了什么事气到她?

????   “没什么!”秀秀脸一红,赶紧想阻止敏敏说话。

????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坐在沙发上的小丹满脸委屈,虽然一脸“人家很冤枉”的表情,但感觉上一向好动的她,这会儿显得有点扭捏,明显是做了亏心事。

????   “我来说好了。”在旁边若无其事的张少琳突然一脸坏笑,看了看满脸羞红的秀秀,朝她飞了个吻,说:“秀秀这丫头有出息了,下午我带小丹去镇上玩,秀秀居然偷偷要她帮忙买情侣装,还怕小丫头记不得,特意嘱咐她就是那稀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一大一小的尺寸。”

????   “啊?”张文有些惊讶地看着难为情的秀秀,真没想到呀!一向腼腆的她也想和自己浪漫一下,可为什么不直接要自己去买就好了?估计还是她面子薄不敢开口,所以才会拜托小丹去买。

????   “别、别说了!”这下不只秀秀着急,就连一向活泼好动的小丹,都一脸难为情,两个女孩异口同声地阻止张少琳,似乎事情真的很难启齿,不然秀秀也不会郁闷成这样。

????   “好、好,我闭嘴!”张少琳一副举手投降的模样,不过想了一下,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腰都弯了下去,似乎事情真的很有戏剧性,笑得都快要流眼泪了。

????   “我告诉你吧!”敏敏这边立刻接话,也是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已经乐得一阵阵地发红,一边忍着笑,一边喘着气说:“小丹这丫头实在太厉害了,我都不知道她脑子怎么想的。买回来的是一模一样没错,是一大一小也没错,但她却买了两条裙子回来,哈哈!”

????   “不理你们了!”秀秀顿时羞红脸,娇滴滴地白了敏敏一眼后,难为情地跑回房里。难得大胆的一次浪漫却出了差错,她也是郁闷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过分!”小丹难为情地嘀咕着也跑了出去,小萝莉难得不好意思,似乎也在想怎么脑子一时短路,竟然能干出这么天打雷劈的事!

????   你妹的,张文满头的冷汗。看着她们俩一人一个方向离开,张大了嘴,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来。这事干得未免太诡异了吧?买情侣装买两条裙子,秀秀难得大胆地提这种要求,小小的浪漫竟然被小丹这么脑残地给毁了!神人干的事呀,这妹妹实在够极品了,买情侣装买两条裙子?真够厉害!

????   伤脑筋的一天呀!张文的头疼还没缓解,这时敏敏一边吃着桌上的苹果,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张少琳,有些淫荡地笑道:“我说琳姐,你怎么只顾着说别人,自己的事就给忘了呢?”

????   “哼,我怎么了?”张少琳没好气地瞪了敏敏一眼,满脸威胁的意味,闷哼道:“你老姐我一向就如此,不爽的话去告我呀!”

????   “又怎么了?”张文就快落泪了,这一天到底怎么了?

????   张少琳一脸无所谓,不过敏敏倒是来了兴致,很兴奋地说了起来。

????   原来别村有个男的一直很喜欢张少琳,但是此人极端内向,羞涩得比秀秀还过分,孤僻得近乎变态的程度,用张少琳的话来说,就是标准的娘娘腔!他总是悄悄地跟着张少琳,却连说句话都不敢,那女人味浓郁得众女都自愧不如了。

????   结果今天下午时,张少琳在水蛭厂的办公室里忙着核算账目,忙得都烦躁得要发疯了,那人被朋友一顿煽动后,终于鼓起勇气要告白,可到了办公室外面却又临阵退缩,居然腼腆了半个多小时还不敢敲门,甚至跑去喝了一小瓶酒壮了壮胆!

????   好一阵子后,那人借着酒劲终于下定决心,拖着发软的双腿艰难地走到门前,可还是胆子小不敢敲门,犹豫了半天,很害羞地决定用石头砸向办公室的玻璃,但石头却直接砸破玻璃,直直地砸到张少琳的办公桌前,直接就把当时忙得披头散发的张少琳吓呆了。

????   “不是吧!”张文听完满头都是黑线,这样的人也想做自己的情敌,似乎太没挑战性了吧?此类男人简直就是上古生物、不应该存在的物种。

????   “结果呢……”敏敏嘿嘿地乐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什么,哈哈笑道:“咱琳姐可是吓了一大跳,刚缓过神就气冲冲地跑出去,一见面没等人家开口表白,直接就是一顿暴揍,扫把、凳子全用上了!那家伙被打得估计能在生物学里开辟一个新的物种,那真叫一个惨不忍睹呀!”

????   “本来就欠揍!”张少琳似乎气还没消,立刻没好气地哼道:“那王八蛋一直偷偷摸摸地跟着我,像个变态似的谁受得了?有好几次,我就想把他当贼打一顿了,这次居然还敢砸老娘的玻璃,再不打他一顿,那还有天理吗?”

????   “是、是,他活该!”敏敏还是止不住笑,似乎是想起那男人凄惨的样子,笑得都合不拢嘴。

????   这一家人的战斗力还真是强呀!明艳动人的陈桂香,眼一瞪别人都发颤,更别提动手了;千娇百媚的张少琳发起狠来,一般人也受不了,不得不说这是遗传基因在作祟,不用验DNA 都没人敢怀疑她们母女俩的血缘关系。

????   敏敏被这一天的闹剧弄得大笑不止,好一会儿后才起身去上厕所。

????   张少琳一看客厅没有其他人,这才娇滴滴地白了张文一眼,嗲声嗲气地嗔道:“小文,你怎么一点都不吃醋呀?现在你老姐有人追,你就不怕我移情别恋吗?等我给你找个姐夫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   “不会啦!”张文一看左右都没人了,马上坐过去,色眯眯地打量着姐姐越来越性感的身材,一把搂过她的肩膀,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笑眯眯地说:“这才证明我老姐魅力大呀!再说,那些男人值得我吃醋吗?就算我不相信自己的魅力,起码我还相信你的品味嘛!要是你连那种货色都能看上,就不是我漂亮的老姐了!”

????   “算你会说话!”张少琳这才开心地笑起来,抱着张文也回亲了一下。即使她再怎么凶悍,到了弟弟的怀里,还是特别地温柔。

????   “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张文问道,虽然表面上极端地平静,但心里却特别忐忑,总觉得今天怪怪的,似乎刺激的事情还不只这些。

????   这戏剧性的一天,令张文都有点还没睡醒的感觉。

????   “对了!”张少琳坏笑了一声,拿起苹果啃了一口,阴阳怪气地说:“忘了和你说件事,你房间那台笔记型电脑坏了。”

????   “坏了?”张文顿时瞪大眼睛,真想立刻抽自己几巴掌,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竟然还想有事发生,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有这么倒霉吗?

????   “嗯,敏敏干的!”张少琳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她肯定得被挨骂了,这丫头用你的电脑看连续剧,结果不知道是哪段肉麻戏把她感动坏了,趴在键盘上哭得那叫一个洪水泛滥呀!电脑就坏掉了!”

????   张文顿时觉得太阳|穴阵阵作疼呀!有必要玩这么大吗?难道注定今天不是个好日子?还没等他从一连串的事件中反应过来,厨房里突然传出何秀芸的一声尖叫,吓得搂抱在一起姐弟俩猛地跳起来。不会又出事了吧?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啊?

????   惨了,舅妈刚打完孩子,这时候应该好好休养,怎么能干活呢?估计她是害怕别人看出来,才会装没事地做家务,难道出什么问题?张文吓得满头冷汗,要真出什么事那就完了,他赶紧放开姐姐跑过去,急着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只见厨房冒着黑烟,何秀芸围着围裙,拿着铲子瞠目结舌地发着呆,最绝的是,这木制的铲子竟然把坚硬的锅底砸破,砸出了一个大洞,锅里的菜全都掉到炉子上烧焦。这是什么天生神力呀?炒个菜都能把锅底砸穿了,有没有必要这么夸张?

????   尽管倍感无力,但张文反应还是十分敏捷,冲上去把火关了后,看了看一脸无辜的何秀芸,哭笑不得地问道:“舅妈,你这是怎么了?”

????   “我、我也不知道!”何秀芸满脸茫然,明显对这口大锅的脆弱感到震惊,以她那么柔弱的身体,竟然能把一口铁锅砸出一个大洞,实在太诡异了。

????   “没事,换一个就行了,最多晚点吃饭!”张少琳倒是镇定得很,轻飘飘地看了一眼后就跑回去看电视,似乎今天发生的怪事那么多,她已经彻底麻木了。

????   一看人都没了影,厨房里就只剩下美艳的舅妈在无辜地看着自己,那种楚楚可怜的眼神实在太动人了,张文赶紧抓住她的小手左右地看了一遍,确定这细嫩的手臂没半点损伤,这才松了一口气,关切地问:“没事吧?”

????   “没事……”何秀芸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满脸无辜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平常炒几下菜,结果不知道怎么了,锅就破了。”

????   “没关系、没关系!”张文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揉着何秀芸的小手,还是那么地细嫩,摸起来就像是小女孩的手,又软又绵的感觉,再加上她脸上那细嫩的肌肤、淡淡的红晕,不说,谁相信这是一个花样少女的母亲?

????   “要死啦!”何秀芸难为情地挣脱张文的手,小心翼翼地看了外面一眼,确定没人后,才一边擦着手往外走,一边娇嗔道:“被人看见的话,你就死定了!”

????   何秀芸那嗔怪的模样实在太迷人了,与其说是抛白眼不如说是媚眼如丝,简直就像在和恋人打闹一样。张文顿时被电得打了个冷颤,这时何秀芸准备出门买新锅了,在这环境想再调戏,看来也没门了,不过想想她那甜得发腻的撒娇、越来越亲密的嬉闹,张文顿时感觉到好日子不远了。

????   想想这无比头疼的一天,张文走出客厅的时候脑子都在发晕,其实这些小事倒还满有趣,算是生活上充满趣味的点缀。只是小丹的表现最为活宝了,天底下哪有人买情侣装买两条裙子?搞同性恋也不用这么明目张胆吧?脑子里突然不由得浮现自己穿裙子的样子,张文顿时感觉到菊花一疼,下面也无奈地抖了一下。

????   “今天的时辰,是不是不利于我们家的风水呀?”张少琳默默地嘀咕一句,似乎是在感慨今天发生的事,不过看样子她倒也乐于取笑妹妹的一时糊涂。

????   “表哥,你电话又响了!”秀秀突然打开房门,娇滴滴地喊了一声,似乎是在忙着什么,小脸红扑扑的还有点汗水,看起来特别可爱。

????   “知道了!”张文一边走,一边应了一句,等走进房间里时,脑子顿时炸了一下。又响了?惨了!被这些怪事弄得脑子都发晕了,居然忘了和苏蕊有约,这一觉睡得整个人都发昏了,居然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靠!

????   难道今天是世界脑残日?集体性脑神经抽搐?张文赶紧跑过去一看,正在充电的手机已经停止震动,拿起来一看,眼前就有点发黑了。足足有五通未接电话,颤着手一打开。死定了!全是苏蕊打来的,最早的都是一个小时前的事了,一会儿该怎么解释呀?

????   “谁呀?”秀秀在床上整理着刚晒完的衣服,见爱人一脸丢了钱的模样,马上关心地问:“是不是耽误事了?”

????   “没有!”张文脑子里快速地构思着应付的策略,回头一看秀秀一脸担忧,赶紧摇了摇头。心里清楚这可爱的丫头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全世界,估计手机一开始响,她就知道了,不过是体贴地想让自己多睡一会儿,才没叫醒自己,如果真告诉她耽误事了,秀秀恐怕会自责得哭出来,张文可不想看见她伤心的样子。

????   “没有就好!”秀秀顿时松了一口气,给了张文一个甜美的微笑后,继续贤慧地整理着两人的衣服。心灵手巧的小丫头做家务是一把能手,两人的房间整理得有条不紊,整洁得连女孩子都有些惭愧了。

????   张文给了秀秀一个温柔的微笑后,赶紧回拨过去,疑惑着苏蕊打那么多电话给自己干什么?她不是说一会儿就要过来吗?难道是出了什么急事?手机那头传来的音乐缓慢而优雅,但却缓解不了张文的紧张,脑子里迅速地猜测着到底有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和这位大神解释?

????   “喂,张文呀?”电话响了一会儿,苏蕊的声音这才响起,不过显得有些惊喜也有点不悦:“怎么那么久没接电话,干什么去了?”

????   “没有,午睡睡过头了。”张文呵呵地笑起来,见秀秀又投来关切的眼神,赶紧用一副轻松的口吻说:“蕊姐,你是不是到了?我现在过去接你过河!”

????   “没有。”苏蕊沉默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县里的事多,现在还得出去巡查一下,估计我忙完也得天黑了。司机今天有事请假,我可能无法来了。”

????   “是这样呀,没关系,改天嘛!”张文明显感觉到心里有一点失望,虽然知道秀外慧中的苏蕊权势之高是自己不能妄想,但她那种迷人的气质和美艳的容颜,却让每一个见过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陶醉,会打从心里遐想和这个美人有风花雪月的故事,即使很不切实际,但这也是无法抗拒的一种诱惑。

????   “要不晚上你过来吧。”苏蕊思索了一下,轻声地说:“有些事,我想和你谈一下,现在路通了,你骑车来应该不麻烦,晚上有空吗?”

????   “有,一会儿我就过去吧!”张文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不过也没问具体是什么事,只是心里有冲动想见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强人。

????   苏蕊那边似乎也很忙,只说了一句:“见面再谈!”就匆匆挂了电话,没给张文多问的机会。

????   秀秀一边把两人的衣服放进柜子,一边为张文挑选着换洗的衣服,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表哥,天都快黑了,你还要出去呀?”

????   “是呀。”张文一边翻阅着帐本,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苏县长那边有点事要谈,你帮我拿件衣服,我洗完直接去县里,估计有重要的事。”

????   “表哥……”秀秀一听赶紧挑选一套干净大方的衣服,走到张文面前,拉着张文的手,满脸心疼地说:“你又要跑来跑去,这几天好不容易处理完我妈的事,就已经够累了,现在又得赶回县里,这么个忙法,就是铁打的身子都会坏掉的。”

????   “傻丫头,没事的!”张文回头一看秀秀脸上真挚的担忧,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意袭上心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小脸,柔声地说:“我是家里的男人,以后还得养你、你妈还有我们的孩子,现在不努力点,行吗?我可不想你们受半点委屈。”

????   “嗯,你快去洗澡吧!”动听的情话永远最有杀伤力,秀秀羞涩而欣喜地笑了笑,立刻乖巧地跑去帮张文放水、拿毛巾。此时幸福的她,并没有听出话里淫荡的味道,只以为爱人这是爱屋及乌,完全没想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和妈妈慢慢地喜欢上同一个男人。

????   身边有这么个可人的小妻子,是一个男人最幸福的事,张文哼着小曲把自己扒了个精光,走进浴室洗去一天的油腻和疲累,顿时觉得有些颓废的状态一扫而光,刚洗完还没来得及穿内裤时,秀秀走了进来,体贴地递来刮胡刀。

????   “乖!”张文笑呵呵地接过去,一边刮着胡子,一边打量着秀秀越发迷人的身材。秀气的小马尾辫、乖巧的模样和简单的小蓝裙,体贴的小表妹总是给人感觉那么贤慧、那么乖巧。

????   毕竟相处久了,秀秀看张文的裸体也不再感到羞涩了,刚转身想出去继续忙的时候,身子一扭,那侧身的曲线特别诱人,令张文突然觉得欲火在燃烧,猛地拉住她的小手将她抱到怀里。

????   “呀,我身上都是汗!”秀秀慌忙地挣扎着,似乎害怕身上的汗味会让刚洗完的爱人讨厌,红着脸有几分不好意思。

????   “这叫女人味!”张文凑在秀秀的耳边呵了一口气,见小姑娘害羞地低下头,老实地蜷缩在怀里,便忍不住对着她可爱的樱桃小口亲下去,吸吮她嘴里的芬芳,品尝着小香舌越来越有默契地回应。

????   长长的一个湿吻过后,秀秀已经粉脸通红,娇滴滴地急喘着,那妩媚的样子实在太要命了,张文立刻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粗鲁地扯开内衣抓住那一对美丽的嫩|乳把玩起来,充满弹性的少女Ru房在手上变化着形状,手感实在太好了。

????   “别、别……”秀秀难为情地挣扎着,一边喘息着,一边怯怯地说:“表、表哥……我那个来了……”

????   果然是令人头疼的一天,张文顿时觉得一阵晴天霹雳,胯间坚硬的Rou棒也受到沉重打击。

????   秀秀一看顿时感到不好意思,红着脸吻着张文的胸膛,怯生生地说:“人家用嘴帮你吧?”

????   “嗯!”张文难得见秀秀那么主动,赶紧背靠在洗手台,满脸兴奋地等待秀秀殷勤的Kou交。少女的情欲毕竟不是很强烈,很多时候都得耐心地挑逗,才能让她渐入佳境,所以张文很少见到秀秀会这么主动。

????   秀秀温柔地看了看自己的爱人,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