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5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46:2Ctrl+D 收藏本站

  “没事,妈她们呢?”

????   张文喝着水,看着秀秀那温柔可爱的样子,下身已经隐隐有点充血,再看坐在沙发上朝他甜甜笑着的喜儿,心里更是痒得有些控制不。

????   “她们早早就睡了,今天厂里似乎又有事,忙了一天了!”

????   此时秀秀替张文拿来换洗的衣服,殷勤地说:“表哥,你还是先洗个澡再睡觉吧!这几天累坏了,洗完休息一会儿吧。”

????   “陪我洗!”

????   张文不由分说地拉起对电视还恋恋不舍的喜儿和害羞的秀秀,一起走进房间。

????   衣服丢了一地,当一丝不挂的张文三人洗完纠缠到床上时,高挂免战牌的秀秀很体贴地跪到张文的腿间,红着小脸,含起雄赳赳的命根子轻轻吸吮着。

????   秀秀温柔地一边呑吐着命根子,一边听着爱人舒服的喘息声,心里也一阵甜蜜。

????   张文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秀秀的Kou交,一边把喜儿嫩白的小屁股抱在面前,用69的姿势舔着她那细嫩的小肉缝,没一会儿就让小萝莉气喘吁吁,不自觉地去舔张文的下身,和秀秀一起品尝着这充满男人气息的地方。

????   两条柔嫩的小舌头在胯下游走着,虽然看不到,但张文还是兴奋得直喘气。

????   当喜儿含住Gui头的时候,秀秀就来回地舔着Rou棒;当秀秀上下呑吐的时候,喜儿就顽皮地舔着,两个可人的小女孩配合得实在太有默契,好几次都让张文差一点就射在她们的嘴里。

????   “啧啧”的声音在房内回荡很久,伴随着娇嫩的喘息声更加刺激欲望。

????   当小萝莉呻吟着来了一次高潮后,张文再也忍不住,他一个翻身将喜儿压住,腰一挺进入那紧凑细嫩的无毛小|穴里,享受着这具娇小幼嫩的身体。

????   秀秀这时也小脸绯红,但知道没办法加入,犹豫了一下后,羞答答地爬到张文的身下,微张小嘴舔着爱人的胸膛。

????   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一只手握着秀秀的Ru房,另一只手按在喜儿的小腹上,抽插的速度在不知不觉间加快起来。

????   房内一时春意荡漾,小萝莉童稚的呻吟声和三人舒服的喘息声回荡着,三具一丝不挂的肉体用各种方式纠缠着,恨不得揉入到对方的身体里。

????   持续的身体蠕动,让房内的温度一下子变得火热。

????   当喜儿趴在桌上喊叫着来了第三次高潮时,从背后插入的张文也闷吼一声,似乎有射的意思,他浑身一紧,赶紧把命根子从喜儿湿润的小|穴里拔出来,将小萝莉丢到床上和秀秀躺在一起。

????   “表哥,要出来了吗?”

????   秀秀看着喜儿那潮湿的下身,再看爱人冲动的样子,马上伸出小舌头舔着张文的毕丸,眼含媚丝地看着他。

????   “嗯!”

????   张文套弄几下后,拒绝秀秀迎上来的小嘴,浑身一僵后双腿开始剧烈颤抖,在一阵嘶哑的低哼声中,把火热的Jing液射到她们的脸上、Ru房上,甚至是她们微张的小嘴内。

????   激|情过后,张文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秀秀用温水为大家擦洗身体后,立刻和喜儿一起跪到张文的腿边,两张红润的小嘴吸吮着疲软的命根子,津津有味地舔吃着残余的Jing液,用最香艳的方式迎接男主人的回来。

????   确实是累得很呀!只做了半小时就觉得腿有点酸。张文趴在床上喘着粗气,有些疑惑地问:“秀秀,你怎么没和然姐她们去玩呀?”

????   “不了,我不喜欢出去!”

????   秀秀羞涩地摇了摇头,看张文伸着懒腰的样子,似乎很难受,马上坐到张文的屁股上,柔嫩的小手摸上去,开始按摩着爱人的后背。

????   “爹爹,这样舒服吗?”

????   喜儿虽然高潮过后,浑身有点发软,但一看秀秀帮张文按摩,也有样学样地凑上去,肉肉的小手也开始胡乱地捏起来。

????   “嗯,舒服……”

????   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没一会儿就感觉到整个人轻松不少,疲惫的肉体也松解下来,一阵阵困意涌上来,眼皮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地闭上。

????   轻轻的鼾声慢慢响起,秀秀一看便示意喜儿停下来,拉过被子后一左一右地抱住张文,享受着这温暖的怀抱,陪伴着爱人一起进入梦乡。

????

????

???? 第二章 伴郎干伴娘

????   一切都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在迎来九月开学的日子时,四清县的经济建设已经完成雏形,而大学分校、中学校区已经全部建设好准备迎接学生,除了物流市场外,其他搬来的大型企业也纷纷开业迎宾,冷清落后的四清县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大街上好奇的学生们、西装革履的白领阶级,都成了这里新奇的景象。

????   一切翻天覆地的变化,都在改变这落后的小地方,越来越多的消费族群涌入是一件好事,但朴实的人们一时还难以适应,而外来的人们也对这地方的贫穷感到失望,因为没有他们留恋的夜店、酒吧,甚至连像样的饭馆也没几家,少了都市的气息,有时候也让生活变得有些无趣。

????   加油站的生意一直很稳定,依旧是日进斗金,不过也没有特别大的发展空间。

????   那些圈下来的地也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卖出,赚回来的钱还清银行贷款后,还剩下不少的钱。

????   张文觉得自己以极少的投资换取很大的利益,效果十分显着。

????   县城最热闹的老街旁有几个国有企业的厂区,和老街上的车水马龙不同,工厂倒闭后就一片荒凉,杂草都差不多有一个人高,看起来就是一个碍眼的废墟。

????   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想去占有这个地方,即使地段很不错,但工厂的负债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   其实谁都知道这个地方值钱,大可以好好利用,但长久以来,大家都是仅止于觊觎,任何一个头头都不愿意为了这事留下话柄,毕竟盯着这个地方的眼睛不只一双,谁要是一旦收入囊中,可能就会成为众人的眼中钉。

????   最后还是在苏蕊的协调下,张文只象征性地付了一点钱,就把这近乎三十亩的地方全拿下来,付出的金钱让张文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样正好,证件上已经写上张文的名字,确实地成为他私人的属地,这下别人也不用再去惦记,而且既然是苏蕊出手,自然其他头头们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   厂区那有如废墟般的厂房和仓库一早就被拆走,在围上砖墙后,正在如火如荼地加紧建设着。

????   依照李欣然的计划,这里要建县城的第一个KTV和迪斯可,还有休闲式的商务酒店,配套的服务加上高级的装潢,争取成为这一带的NO1。目标的消费群体自然是学生和白领阶级,要是依靠以往四清落魄的经济,估计越高级,倒闭的速度就会越快!

????   工地里的工人正忙碌着,大量的机械设备不停地穿梭,各式各样的材料也源源不断地运入,虽然是在炎炎烈日下,但工人们没有休息的时间,工期逼得很紧,他们也只能任劳任怨地干着。好在四清县别的不多,就是劳力最多,而且价格还不高,只要把加班费稍微一提,有的是人抢破头来。

????   这时张文站在空地上,看着已经拔地而起的四栋楼,钢筋水泥的浇注差不多快到收尾的时候。

????   张文比对一下手上的图纸,思索了一下说:“许老板,工期确实很快,但这费用似乎高了点吧?”

????   旁边一个胖子正忙着擦干脸上的汗珠,见张文眯着眼,一副要砍价的架势可把他吓坏了,立刻苦着脸,像死了亲生儿子似的诉苦道:“张老板呀,您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眼下这价钱哪里算贵了?去掉支出,我都快没得赚,而且你们要求的速度那么快,工人当然得多用,这加班费也是不少,费用往这一摆,当然便宜不了。”

????   “会吗?”

????   张文眯着眼,微笑地看着许老板,脑子里却是迅速地计算着他的各项支出,盘算着到底还有没有砍价的余地。

????   这许德文是市里来的建设商之一,本来是带着他的施工圃队想随着这批过江龙捞点小钱,可别人早就有合作伙伴,还嫌弃他的设备满足不了他们的大项目!

????   毕竟那些学区和市场的建设都需要大量地投入,不是他这种私人团队能满足得了。

????   许德文也傻眼了,这一大批的机器,光运费就赔得让他要吐血,更何况手底下还有几十个工人等着吃饭,无奈之余只能先在县城里找其他的活干,可接到的都是一些连饭钱都出不来的小活,如果不是张文恰好找上门,这一趟就算是血本无归了。

????   许德文的作风有点抠门,在施工上处处算计,确实是个做生意的料,不过在工程质量上倒是不敢马虎,更不敢苛扣工人的钱。照他说的道理,就是赚再多的钱都不够败一次家,起码从这点上看还是有可取之处。但是加油站以及度假村的工程全交给他,自然在价格上得压低一些,毕竟钱是能省则省嘛!

????   “真的!”

????   许德文苦着脸,一脸死了小老婆的表情,喋喋不休地说:“材料的损耗和价格,你算得比我还准,眼下我只想把机器的运费赚回来就差不多了,我可没敢想在这里发一笔。您老就高抬贵手吧,给兄弟一点吃饭的钱得了。”

????   “您过奖了,我们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   张文呵呵一笑,算来算去确实价格已经被压低得有点过分,他看了看手上的规划图纸,想了一下说:“这样吧,门前的那段十米小路,你们也给铺上好了,我也懒得再讲价,你看怎么样?”

????   “成,不过可说好了,不许再讲价了!”

????   许德文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一听这话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说话的时候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   许德文原本还以为这小男孩是哪家大仙的败家子来这发横财,只要靠上去就会有点油水可捞,但这一接触可把他坑苦了,这哪是什么败家子呀!简直就是油盐不进的铁公鸡,算起钱来就差没连卫生纸都算进去,抠门得恨不得能把自己都埋进地里做地基,这人精明得连一向以小气着称的他都快崩溃了。

????   “行,这个没问题!”

????   张文哼了哼小曲没说什么,这样的结果已经不错了,虽然李欣然懒得帮忙,不过好在事情还算顺利,工程这样进行下去应该问题不大,这段时间砍价有点砍上瘾了,估计再砍下去,这死胖子都得割几斤肉来倒贴了。

????   “那你先看一下吧,我去忙了!”

????   许德文一边擦着流个不停的汗,一边拿起已经有点湿淋淋的图纸跑进楼里,似乎是害怕待在这里会再被狠宰一顿,跑得那叫一个快呀!

????   海边的空气本来就潮湿,现在又闷热起来,别说许德文,就连张文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   这时,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缓缓地开到张文的面前,车窗还没摇下,就一个劲地猛按喇叭,看样子似乎很着急。

????   等到车窗摇下后,一张性感动人的脸,顿时就让过往的工人呆住了,目光都有些呆滞地停留在这诱人的画面上。香车美女,这种搭配总是能让男人不由自主地陶醉。

????   这段时间张少琳和李欣然混在一起是越来越会打扮了,本来两人的身材就是高挑性感型,现在连买衣服的风格都差不多,好得就像是连体婴。原来身材就已经是前凸后翘,现在也喜欢上紧身的妖娆风格,稍稍一打扮,让她本就性感的身材变得更火辣了。

????   张少琳今天的打扮很有OL味道,黑色短裙,灰色衬衫,几件随意的小饰品,看似普通但搭配在姣好的身材上却显得特别性感,戴着一副小墨镜显得很时尚,可惜这优雅的形象一下子就被破坏。

????   张少琳一摇下车窗,马上就朝张文不满地喊起来:“你这死家伙果然在这里,手机怎么关了呀?”

????   “啊?”

????   张文赶紧上副驾驶座享受着车里的空调,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没电了。

????   张文赶紧摇了摇头,忍不住色眯眯地打量着姐姐性感的身材,漫不经心地说:“刚好没电了,什么事呀?”

????   “还什么事!”

????   张少琳想都不想就往张文的脑袋上打了一下,一边踩着油门,一边没好气地说:“你这小子是不是真糊涂了?今天是家建结婚的日子,你这样还说要当伴郎?姨妈在那边都急死了。”

????   “啊,我忘了!”

????   张文顿时傻眼了,苦笑着拍了拍脑袋,真的有点忙晕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就忘了呀!似乎昨晚和姨妈偷情的时候,她还千叮万嘱,一会儿过去大概一顿臭骂少不了。

????   “上帝呀,你的脑袋是不是放在家里忘了带?”

????   张少琳觉得眼前有点发黑,赶忙踩紧油门朝度假村开去。

????   这样的事都能耽误,张少琳是又好气又好笑,但看着张文那不好意思的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疲惫,也感到有点心疼,这段时间,他真的累坏了。

????   女孩子们旅行归来后,县里的房子也正好装潢完,可以搬进去住,赶上学校开学的时间,在征求女孩们的意见后,张家再一次出现学生。

????   秀秀和敏敏在县一中读高中,晚上就直接住在那边,而舅妈也以照顾她们为理由搬过去,但真正的原因,张文当然知道,那边将是一个偷情的小窝。

????   张文和舅妈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温顺的美少妇也在恩爱中渐渐打开心扉,尽管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对不起女儿,但这种爱恋却让她无法自拔,而且自从打掉孩子后,张文一次都没有真正进入她那湿润的花园,为的也是让她好好地休养。

????   所以每次所谓的偷情,更多就只是亲个嘴,不过比较刺激的一次是,搬进那边的房子后,一天晚上张文和秀秀做完爱,可爱的小表妹满足地睡着,而张文临时出来处理一点文件,在客厅碰见舅妈,张文顿时邪念一起,直接把她拖到沙发上,把刚从她女儿身体里抽出来的命根子塞到她嘴里。

????   何秀芸矜持地挣扎几下后,还是老实地为张文Kou交起来,女儿还在房间睡觉,只隔着一道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母亲正和爱人乱来。

????   这种异样的刺激,让张文两人在紧张中都有点兴奋,张文最后受不了,直接将她拖到浴室,在她的呻吟中把Jing液射到美少妇的菊花里,这才算结束那次刺激的偷情。

????   而小丹虽然吵着要上学,无奈她的程度真的不行,年龄也不合适,索性就让她在乡中学上学,这段时间,她放学就跑到林巧玉那恶补落下的功课,连陈桂香都惊讶这丫头居然懂事了,还知道要好好学习!但原本她对女孩们读书的事,就不怎么关心,索性就放手不管,把一切都交给张文安排。

????   张文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小丹在学校会吃亏,因为开学的第一天,她就在学校闹事!有个小痞子想占她便宜,装黑社会调戏她几句,结果小丹一放学就聚集张家的一大伙年轻人,把他打得不成|人形,凶悍的名号一下子就在学校传开。

????   小萝莉闹出这种事,陈桂香不用说,直接就是一顿毒打,打得小萝莉屁股都开花。事后当然是张文出面处理,赔钱、道歉之类的忙大半天,不过回来倒也没有怪小丹,反而是柔声细语地安慰她。

????   小丹虽然是孩子王,不过她也是因为别人调戏才动手,方式虽然有点暴力,但也不算什么大事。

????   张家这一代本来就是大族,亲戚就像鲤鱼过江般数不胜数,再加上张文回来后,在这一代的人缘很不错,小丹就算想被欺负都还是难事!那天光虎子那一家的堂兄弟就去了二十多个人,为的也是不让张家的人受欺负,这种宗族之间的纠纷,在这种乡下地方其实也不算稀奇。

????   这段时间的事情虽然烦乱,但好在不算太,张文已经开始把事情交给员工处理,倒也得到不少清闲的时间,现在张文就是在大方向上提醒员工如何处理,其他的事基本上很少过问,不然雇那么多人干什么?

????   村里的养鸡场几乎都是老妈在管,而水蛭厂则是张少琳在打理,这样的家族企业模式虽然不是很具规模,但最适合这样的乡下小地方。

????   张文也很少有操心的时候,因为她们都把事情做得井井有条,从能力上来看,他以前是低估她们了。

????   要知道她们以前别说做生意或管理,甚至连管巨额金钱的经验都没有,一开始人手不足时,张文也只是想先请她们帮忙而已,但她们的能力倒让人刮目相看,两个厂在她们手里可以说是稳定得很,不用他过问就已经走上正轨。

????   除了加油站,第一个落成的项目就是度假村。事情一忙,张文倒忘了,今天是开业的第一天呀!而且家建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在姨妈的软磨硬泡下,张文答应开业第一天在这里给他摆酒宴客,也算是为之后的生意讨一个好采头。

????   其实有些事,张文心里有数,照家建现在的情况,要成家是不太可能,而姨妈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是她的男人,也就得把这事揽下来,何况家建还是他的大舅子,算来算去他也没有可推托的理由,再加上敏敏和姨妈老是在唠叨这件事,再不帮她们办,估计以后被踢下床的机率会很大。

????   此时车子缓缓开进度假村,门前的装潢虽然并不特别大气,但假山流水和木质的大门也显得很气派,完全看不出昔日杳无人烟的寂静,别出心裁的装潢让这里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规模比不上一些名气很大的景点,但在附近几个市可以算是数一数二。

????   现在已经接近傍晚,尽管天有点黑,但还是可以看出这里的热闹。停车场早就停满车子,有的还找不到地方停,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来回走动,有村里的乡亲,也有藉着贺喜的名义来凑热闹的头头们。

????   今天酒店的大厅是婚礼的进行场所,张文原本的想法也是希望第一天开业能热闹一点,但没想到生意之好倒是出乎预料,游客之多,已经让服务人员有点应接不暇,是一个好的开始呀!

????   “小文,你去哪里了?”

????   张文刚下车,就被冲过来的何秀芸拉过去,美少妇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不过这会儿急得脸上都是汗,一把将张文拖到酒店,气喘吁吁地说:“你姨妈快要急死了,眼看都要开席了!你这伴郎的手机却关了,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你太乱来了!”

????   “我……”

????   张文还没来得及解释,甚至连欣赏何秀芸身材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众女推到换衣间。

????   敏敏也盛装打扮,穿着可爱的蓝色裙子,跑得小脸红扑扑,手上拿着一套西装塞给张文,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嗔道:“死、死色狼……你、你怎么现在才来呀!”

????   这怎么听就像是敏敏在呻吟!张文顿时一乐,眼下敏敏是越来越可爱,圆圆的小脸红嫩嫩的,微微嗔怒的模样更有说不出的韵味,短短的头发显得很俏皮,配上飘逸的裙子,活脱脱是一个青春可爱的美少女呀!不过她还是穿休闲装好看一点,比较适合她活泼好动的性格。

????   酒店空出一间房供新人换衣服,这时敏敏也没多想,将门一锁,就着急说道:“快换呀,又不是没看过,我哥他们还在等你呢!”

????   “你来帮我换呀?”

????   张文淫笑了一声,敞开怀抱的样子要多贱有多贱。

????   “没空和你开玩笑!”

????   敏敏一下子爆发了,小脸急得通红,冲过去不由分说地抓住张文的蛋,阴沉着脸,咬牙说:“再不换的话,我就捏碎你!”

????   砝,别人结婚又不是你结婚,你紧张什么呀?本来张文还想开几句玩笑话,但一回头看到敏敏急得都要喷火,吓得赶紧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匆忙地把西装换上去。

????   “快、快!”

????   敏敏一看张文换好衣服,立刻拖着张文往大厅跑,娇小的身体也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张文被她拖得都有点踉跄了。

????   酒店的大厅足足摆了四十桌,却一点都不显拥挤,但说是大厅,其实除了铺在地上的地毯和屋顶的吊灯外,也没太多的特色,因为人太多怕硒坏东西,一些装饰用的大型家具都没搬出来,不过看起来也够气派。

????   门前这会儿有点堵,原本张文是拜托张定光给那些头头发开业的请帖,但他似乎搞错了,发的都是结婚的请帖。

????   有的人虽然心疼,不过双份礼金也不含糊,门口一大堆的花篮、各种样式的财神之类的贺礼数不胜数。

????   众多的宾客,让今天的新人赚足面子,估计姨妈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吧!

????   每张桌旁都热闹地坐满人,只是对比有点鲜明。

????   一派是村里来的乡亲们,在衣着和打扮上显得有点落伍,所以一个个看起来特别拘束,或许是不习惯来这种地方,也可能是因为旁边都是衣着光鲜的人,尽管大家游走在各桌间热情地打招呼,但也缓解不了他们的紧张。

????   另一派就是趁机过来拉关系的头头们,个个西装笔挺,谈笑风生,并没有发生歧视的情况,而且其实到了他们这位置,反而会和蔼许多,没有半分盛气凌人的样子,倒也没有让气氛过于尴尬。这样的场合除了巴结外,其实也是一个各个单位互相认识的好机会,对他们来说也得到了想要的收获。

????   “你可来了!”

????   今天家建打扮得很有精神,一身西装笔挺,头发往后一梳还满帅的,他一见到张文立刻冲过来,狠狠地捶了他一拳,着急地说:“赶紧死过来,就要开始了!”

????   “小文,你可总算来了!”

????   陈晓萍忙着招呼客人,这会儿忙得晕头转向。她穿着一身得体的礼服,十分好看,胸前一对可怕的豪|乳更是成为全场的焦点。不少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