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65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7:3:15Ctrl+D 收藏本站

宋俗飨臁?br />   这妞绝对是他妈的偷窥狂!这两个月为了她的怀孕大计,张文根本没有和女人亲近,所以这些影片全是之前拍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李欣然就不知道装了多少台摄影机在偷拍他,而且拍下的画面简直比A 片还刺激,完全的真实版本。

????   操,要是她的电脑也像某位大哥拿去修理,那我肯定出名了!张文吓得目瞪口呆,看着电脑上的影片,脑子已经一阵又一阵地爆炸了。

????   第一个影片是在酒店的套房。张文记得那次秀秀有事回村,他和姨妈去接敏敏放学,酒足饭饱后,便起了淫欲,就拉着她们上楼,进到套房。

????   那一幕十分刺激,一丝不挂的敏敏母女俩和他纠缠在一起,而姨妈正在用那对巨大的豪|乳帮他|乳交,还不时用舌头舔着Gui头,而他则躺在床上,把敏敏那粉嫩的小屁股放在面前,津津有味地帮她Kou交着,等到双飞的时候,敏敏母女俩还情动的互相抚摸着对方的Ru房……

????   第二个影片,更让张文满头都是冷汗,这可比被捉奸在床更惨!

????   那场景竟然在度假村,他的办公室。那时忙到晚上,他一个人加班,而姐姐和小丹来镇里玩,顺便过来找他。

????   当工作一结束,张文看着可爱至极的小萝莉,又看了看一身性感打扮的姐姐,顿时起了色欲,在软磨硬泡之下,关上门把小丹姐妹俩都扒了个精光。

????   那影像很清楚,一开始是他坐在沙发上,小丹姐妹俩一起跪在地毯上帮他Kou交,只见小丹用肉嫩的小嘴含着Gui头,姐姐则舔着,没一会儿,她们就并排扶着办公桌,背对着他,翘起那白嫩的美臀,他则在帮她们Kou交后,一一插入,享受着成熟美女和小萝莉的不同风韵。小丹姐妹俩情动的呻吟和肉体相撞的声音,这时张文听来简直就像是夺命的魔咒。

????   不、不会吧……张文的脑子瞬间沸腾起来,乱得阵阵作疼!心想:这下死定了,在外人眼里,我的家庭可是和睦到极点的模范家庭,但事实上姐姐和小丹都是我的地下情人,虽然她们都认可这个关系,但在外人看来,绝对是荒唐到极点!

????   李欣然从小在都市长大,教育的环境和成长的背景都不同,本来秀秀和敏敏两女共侍一夫,在她看来就已有点不可思议,现在她还知道他和敏敏母女俩一起上床,还知道他和姐姐、小丹也有性关系,以她的思维肯定容不下这种荒谬的关系,这、这怎么办呀?

????   看着张文瞠目结舌的样子,李欣然用十分复杂的眼神看了张文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不想解释什么吗?你和小丹、你和自己的岳母!”

????   “我该怎么解释?”

????   张文苦笑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关系,绝对会受世人唾弃,但李欣然却冷静得让人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   “本来这些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   李欣然的眼眸闪动几下,突然转过身抱住张文,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不过,今晚你是我的男人!我的好奇心又特别强烈,我想知道你这荒唐的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们一点都不介意吗?”

????   “我……”

????   张文被李欣然猛地一抱,顿时回不过神,一下子就躺在床上,心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解释,但想到他的身世,而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一且被揭穿,妈妈无微不至的疼爱、妹妹的依赖、姐姐的纵容,一切都将会化为乌有。她们要是知道真相,会因这错误的亲情伤心到什么程度?而他又会成为最无耻的骗徒,张文根本不敢想象会有这么一天。

????   “反正你们没有血缘关系,说吧!”

????   李欣然扭着性感的身体压在张文身上,温柔的看了他一眼后说出的话,更让张文顿时如遭雷击般傻住!

????   “你、你在胡说什么?”

????   张文不由得瞪大眼睛,说道。尽管李欣然那身体的扭动很诱人,尽管她那饱满的Ru房贴在张文身上,尽管她说话的时候,还顽皮的亲了亲张文的脖子,但张文的心思全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崩溃,没有精力再去迎合这个尤物的挑逗。

????   五挂村,曾经贫穷的家,荒唐的关系却维系着一份完整的亲情。有自己的初恋、第一次、爱情、亲情、兄长关爱妹妹以及身为晚辈受到宠爱的喜悦!张文宁可把这秘密永远埋藏在心里,即使成为一个被世人所不齿的禽兽,变成一个乱仑的畜生,也不愿意这个秘密被人揭开,让妈妈她们伤心,甚至一辈子恨着他。

????   “小文……”

????   李欣然表情认真地看着张文,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惊慌失措、第一次看到他那么脆弱的一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有些疼。

????   “啊?”

????   张文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了,哪里还听得清楚李欣然在说什么。他想象着当真相大白时,妈妈、姐姐、妹妹,甚至秀秀她们,流着泪含恨看着他的场景,顿时令他灵魂深处疼得几乎快要澌裂!看着眼前那迷人的尤物,为了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亲情,他甚至有种想把她杀掉灭口的冲动。

????   “小文。”

????   李欣然突然抱住张文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吻一下,看着张文惊慌的样子,闪动的眼眸里有几分心疼,马上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谁都不会说,包括蕊姐,但我希望我们不是单纯地只为了要孩子而Zuo爱,我也希望能多你一点,毕竟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   “你想知道什么……”

????   张文在震惊过后,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有点嘶哑,甚至还有点无力,才短短几十秒,他只剩下惊慌和憔悴,即使李欣然那细腻的声音难得柔情似水,但也安抚不了张文那几近崩溃的心灵。

????   “你的事!”

????   李欣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满脸陶醉的枕在张文的胸膛上,轻声说道:“今天让我们敞开心扉好吗?你想知道的事,我都会告诉你,但你也不许对我有所隐瞒,这些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我不希望与第一个男人只是单纯地发生肉体关系,我希望我们之间的能多一点。”

????   “为什么……”

????   张文的声音依旧嘶哑,如果是在平时,脑子稍微一转,就能知道李欣然话里的意思,但这会儿他早已六神无主,彻底傻了,哪里有多余的心思思考李欣然那突然的温柔……

????   尽管李欣然之前对张文有好感,但绝对谈不上是爱情,对于张文这个特别的大男孩,李欣然更多的是欣赏,欣赏这个男孩子的特别和他的老成,也欣赏他温和的性格及开朗的微笑,更欣赏他雷厉风行的办事能力,以及与年龄不相符的八面玲珑,甚至有时候会有些恍惚,想说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为什么他能把事情看得很透彻,那敏锐的观察力和聪明的心思,甚至让人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   要个孩子!这件事让李欣然纠结了很久、犹豫了很久后才做出决定。这残缺的生活、空虚的母爱,让她需要生一个孩子来疼爱,需要一个孩子来让她的生活变得正常一点!一开始她没有多想,只觉得人工受精会让事情变得简单一点,而当决定要和张文上床时,她也反复的安慰自己:现在是个开放的社会,不过上一次床而已,很正常,非常的正常!

????   但女人有时候是一种矛盾的动物,苏蕊的同意,让李欣然有负罪感,更告诫自己别有任何感觉,但是当第一次的疼痛、第一次被男人爱抚的愉悦、第一次男欢女爱,那种种美妙齐上心头的时候,她像其他的女人一样,产生一种十分强烈的情愫,而对于这一切,她无法视若无物,甚至打从心里对这个夺去她第一次的男孩,产生一种想要继续下去的冲动。

????   “因为,你是我的男人。”

????   李欣然紧紧地抱住张文的腰,脸上有几分陶醉,又有一点迟疑,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说:“我本来想的是,我们的关系就像一夜情,只有今晚!我觉得自己的性格很爽快、洒脱,不会像其他的女人一样柔弱,但,我好象错了……”

????   “你是怎么知道的?”

????   张文看着怀里那原本野性的性感尤物,此时却无比温顺的样子,心里感觉到一阵暖意,但还是无法克制住心中的疑问。心想:这个秘密应该被我隐瞒得天衣无缝,过去的一切、所有的关系,这些甚至连我都快遗忘了,她又怎么会知道?

????   “你们的血型。”

????   李欣然温柔的笑了笑,掐了掐张文的脸,说:“既然想要个孩子,我肯定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长大。你的身体确实很健康,但我害怕会不会有家族遗传疾病,所以假借免费体检的借口,帮你妈妈、姐姐和小丹都做检查,她们全都是AB型血,张侯明死时的验尸报告我也找到了,他是B 型血,而你的报告却是O 型,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的,那我不是成了傻子吗?”

????   “你的心思真细腻呀!”

????   张文看着李欣然那略显顽皮的模样,无奈地苦笑一声,似乎他和苏蕊的事也是这样被发现。李欣然看似大剌剌,没什么心眼,但心思却特别细腻,是他大意了。

????   或许是看出张文的惆怅,张文的那分无奈让李欣然感到一阵心酸,立刻又信誓旦旦地说:“小文,你放心!这件事就算烂在肚子里,我也不会说,小丹她们过得很快乐,我没想过要去破坏你的生活。所有的资料,该销毁的我全烧得一干二净,甚至连张候明的验尸报告,我也把他的血型改成O 型,只要不去做DNA 验证的话,世上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   “谢谢你……”

????   张文木讷的点了点头,尽管不愿再去想起,但他还是闭上眼睛,把所有的一切都在脑子里回想一遍,然后张开有点干燥的嘴唇,把所有的事情轻声诉说出来。

????   张文的思考似乎停滞了,脑子也失去运转的能力,面对李欣然那楚楚动人的眼神,面对她此时柔情似水的温顺,张文连说谎的能力都没有,他缓缓的把一切都说出来。

????   城里艰苦的生活,回村后面对这个贫困的家时心里的伤痛,体会到亲情温暖时灵魂的安宁,面对姐姐时的躁动,张文都没有丝毫隐瞒,甚至,和妹妹的第一次,喜儿对他的依赖,姨妈和他的恩爱,舅妈为他怀上第一个孩子,所有的关系他都全盘托出。

????   断断续续的讲了半个多小时,张文简直就像是将自己的人生做一个整理,当讲完这一切后,张文的嘴已经干得像被火烧一样,难受得几乎都要裂开,但还是闭着眼睛,等待着李欣然震惊的谩骂。

????   突然张文感觉到一股清凉进入嘴里,嘴唇上多了一种柔软的触感,凉爽的感觉,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令他不由得睁开眼一看,顿时感觉到幸福,他等来的并不是李欣然对这一切的斥责,也不是破口大骂,而是一双闪动着温柔的大眼睛,满满的全都是心疼和担忧。

????   李欣然见张文呆呆的看着她,便又喝了一口冰凉的矿泉水,低下头,嘴对嘴的喂给张文,舌吻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有点俏皮地笑道:“怎么了?一副吓傻的样子!”

????   “你……好象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   张文舔了舔嘴唇,感觉到唇边迷人的芬芳,看着那一丝不挂的尤物,心里有一丝颤动。

????   “早知道了,就不奇怪了!”

????   李欣然嘻嘻一笑,身体轻轻一扭,感觉到坚硬的命根子抵着小腹,随即小手往下轻轻握住它后,一边套弄着,一边吐着热气说:“小文,它又硬了!”

????   “嗯……”

????   张文舒服得呻吟一声,看到李欣然眼里那明显也有渴求的水润,马上就坐起来,扶住她的肩膀,颤着声音说:“然姐,我还是想知道你和蕊姐是怎么回事。”

????   “嗯……”

????   李欣然顿时有些扭捏,不过看了看张文后,还是缓缓将她和苏蕊虚龙假凤的开始,她的忧郁症,以及和苏蕊之间有如幻觉似的关系,全都没有一丝保留地说出来。

????   从李欣然的话里不难听出忧伤,但也可以明白这段虚假的感情,在这畸形的生活里给了她最大的安慰,难怪苏蕊和张文在一起后,她会觉得有些寂寞。

????   “然姐!”

????   张文一把将李欣然紧紧抱在怀里,满脸怜惜地说:“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对不起。”

????   “不关你的事。”

????   李欣然反抱住张文,柔声呢喃道:“其实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也控制不住。对蕊姐,我总有种简直疯了似的依赖和迷恋,甚至连叫她一声妈妈,都会让我很有安全感。我能明白你隐藏那么多秘密时,心里的难受,很多的事情,只能自己去体会,所以你别担心,这些秘密只有你我知道,我会把它们藏在心里,一直到我死。”

????   “谢谢你!”

????   张文紧紧的抱住李欣然,感动得眼眶都湿润。刚才的Xing爱是那么美妙,和她交欢的滋味简直是人间极乐!而现在从担忧、欣喜再重新体验到幸福,心灵上的交流显得更加珍贵。

????   天使脸孔、魔鬼身材、妖冶得让人血脉贲张的风情,还有一个权势滔天的家庭,在众多光环下的李欣然,看似大剌剌,总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表现出狂野的风情,但现在她在他的怀里完全是个柔弱的小女人,敞开心扉后,张文似乎也懂得她的那分无奈、凄凉和内心的脆弱,而这一切和她的性格毫无关系,因为她和他一样都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   张文和李欣然相拥着躺下来,或许因为刚刚经历过心情上的大起大落,李欣然说话时温声细语,偶尔一个妩媚含嗔的眼神,配合着本就诱人的声音,搞得张文骨头都有点发麻了。

????   李欣然始终一副温柔的模样,在张文的怀里轻声诉说着有关于她的一切:童年、少女时期还有和苏蕊荒唐的关系。

????   这是李欣然第一次躺在男人的臂弯,被包围的安全感,让她脸上布满陶醉的红晕,以前还因为苏蕊的关系,看张文有点不顺眼,不过这时她眼里却闪现出一种小女人的媚气,开始有点明白为什么苏蕊会喜欢上这一个温柔而亲切的男孩。

????   “啊,你别乱来,还没到家……”

????   突然,电脑上一声妩媚含嗲的叫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张文和姐妹俩的肉戏已经结束,自动跳转到下一个影片。

????   这时影片的内容可谓无比香艳,或许是距离太近的关系,甚至还能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和脱衣服的窸窣声。

????   这影片明显是在一辆车上偷拍,车子停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乡村小道,应该是工作结束,要回村里的那条小路。

????   在车后座上,张文有些粗鲁地撩起秀秀的裙子,并扒下她的内裤,挑逗了一会儿后就直接进入,开始在这柔弱的体内横冲直撞,而旁边喜儿的衣领也被张文拉开,张文一边干着秀秀,一边将喜儿那幼嫩的小|乳头含在嘴里吸吮着,令小萝莉顿时发出无比童稚的呻吟声。

????   这次录制的音效不错,秀秀和喜儿清脆的呻吟声很诱人,肉与肉相撞时的声响以及吸吮的啧啧声都特别清晰。

????   张文见状有些无语了,摇了摇头,苦笑着说:“然姐,你连车上都装摄影机,太过分了吧!这样我还有什么隐私?”

????   “有什么过分的!”

????   李欣然顽皮的掐了掐张文的鼻子,听着两个女孩的呻吟声,明显让她的脸有点发红,不过还是狡黠地笑道:“刚开始,我可是要收集你的罪证交给蕊姐,不过看在你这小子对我还算不错的分上,才放过你,居然还敢怪我?”

????   “谢谢您了!”

????   张文装作生气的瞪了李欣然一眼,不过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往下看。这时李欣然紧紧抱着他,那一对饱满的Ru房挤出一道深邃的|乳沟,实在太养眼了。

????   “嘿嘿,知道就好!”

????   此时李欣然满脸通红地扭动着身躯,抱着张文亲了几下,动情地说:“小文,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好几次都看着这些影片自蔚,想象是你在和我Zuo爱,那种感觉特别的激烈!”

????   李欣然的这番话,简直像是将一把火丢在干燥的柴薪上,两人赤裸着拥抱就已经让张文很冲动,但又不太忍心破坏刚才那你侬我侬的气氛,现在一听,哪里还忍得了,张文马上翻身将李欣然压在身下,气喘吁吁地说:“不用想象了,我现在就要干你……”

????   “不行。”

????   李欣然妩媚的笑了笑,猛地坐起身,一把将张文推倒在床上后,添了舔嘴唇,给了张文一个媚眼,娇喘连连地说:“这次,我可不想再那么被动了。”

????   话音一落,李欣然就扭动着那性感的身体,并在张文身上磨蹭着,一边低低的喘吟,一边亲上张文的耳朵,接着眼含迷离地跟张文来了一个舌吻。

????   李欣然妩媚地看了张文一眼,然后引导着张文的手握住她那弹性惊人的Ru房,小嘴亲吻着张文的脖子,滑嫩的小舌头也顽皮地开始舔弄起来。

????   “然姐,继续……”

????   张文不停地玩弄着李欣然那雪白的Ru房,并用手指夹着小|乳头,让李欣然的呼吸越发急促,而当李欣然含住张文的|乳头,如报复般的吸%时,张文也爽得哼了几声。

????   李欣然一路往下吻,当吻到张文的肚子时,能感觉到张文的反应变得更加激烈,小腹在剧烈收缩,更是玩兴大起地舔起张文的肚脐眼,小舌头甚至还要往里钻!那突然的刺激,让张文颤抖地弓起腰,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太爽的“嗯”了几此时李欣然已亲到张文的胯下,只见张文全身布满她的吻痕,当那巨大的命根子近在咫尺时,那男性特殊的气息,让李欣然本能的发晕,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她不由得握住命根子,惊叹道:“好大呀!不过,也满好玩的。”

????   李欣然妩媚的看了张文一。眼,带着一种如调戏般的笑意,将命根子贴到脸颊上磨蹭几下,看张文被脱了毛的下身,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禁咯咯笑起来。

????

????

???? 第六章 热情似火

????   “说得好象你见过很多的一样!”

????   张文的脸不禁一红,自从成了光鸟侠后,这样的调侃已经不是一、两次,几乎每次和女人上床时都会被调戏一番,尤其是小丹和敏敏这两个调皮的丫头,做完爱后,总喜欢趴在胯下玩他的命根子,真把他当成玩具啊!

????   最离谱的一次是姨妈,在三度缠绵后,两人都已经累得满身大汗,美少妇的高潮更来了四、五次,都已经全身瘫软如泥。

????   照以往的情况,偷完情,他就要马上溜回房间和秀秀一起睡,但姨妈却软磨硬泡,又是用Ru房挑逗,又是用小香舌勾引,没几下就把命根子弄得像铁棍,而张文正想翻身上马,继续征伐时,却被她严肃的阻止了,说什么做得太多会伤身。

????   靠,做太久会伤身?别的不说,但对于性能力,张文有着绝对的信心,即使是面对性欲比较强的少妇,他还是一炮就能让她们趴在胯下服软,而且既然做多了伤身,你又把老子搞硬是什么意思?

????   无语呀!张文浑身都冒出冷汗,郁闷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原来那时姨妈正在学开车,她看硬起来的命根子有点像排档杆,索性就让张文硬了大半夜,却只能老实躺着,她则坐在一旁抓着命根子摇来摇去,复习着白天学开车的过程。

????   靠!什么叫欲哭无泪?把老子的家伙当玩具了,还有没有人性啊!

????   想起那晚,张文顿时一脸无奈。

????   李欣然握住张文的命根子套弄几下,仔细的端详着这根夺去她处子身的大家伙,不客气的哼了一声,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呀!都网路时代了,再重口味的片子,只要想找就有!”

????   “是、是,您老威武!”

????   张文敷衍的应着,不过还是鄙视了李欣然一下。心想:明明就是个Chu女,跟老子装什么呀?

????   “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   李欣然简直就像是在研究人体,一会儿玩着Gui头,一会儿又把张文的腿分开,像玩玩具似的玩着两颗,看她似乎还玩得很高兴。

????   “受不了了!”

????   张文被李欣然摸得欲火焚身,忍不住坐起来,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喘着粗气说:“然姐,再来一次!”

????   “就知道你这小子不禁逗,给我躺着!”

????   李欣然咯咯笑了笑,有种小孩子阴谋得逞时的顽皮。

????   李欣然妩媚的白了张文一眼,将张文推倒在床上,妖冶的舔了舔红润的嘴唇,挑逗道:“现在你可做不了主,刚才你可是爽完了,现在该换姑奶奶,我要报仇。”

????   “靠……”

????   张文刚笑骂一声,就突然感觉到Gui头被一个温润而十分潮湿的东西包围住,温暖中又带点痒痒的刺激,很轻微却十分明显,让他舒服得不禁轻哼一声。

????   “舒服吧……”

????   李欣然含着Gui头,含糊不清地问了一句,眼里尽是调笑地看着张文,似乎对于张文的反应非常满意,还奖励性的用小舌头舔了一下。

????   “舒服!然姐,你怎么会?”

????   张文惊喜地看着李欣然,看着那美丽的尤物用性感的小嘴含着命根子,那种视觉上的刺激,顿时满足那强烈的虚荣心,尤其是当她那本来就勾人的眼神,带着几分讨好的看向他时,那种诱惑,简直就像是在焚烧你全身的血液,让你在瞬间就燃烧起猛烈的欲火。

????   “有什么奇怪的……”

????   李欣然脸上微微一红,不过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含着Gui头吸吮几下,吐出后用小舌头轻轻舔着,用鄙视的口吻说道:“这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