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67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7:4:8Ctrl+D 收藏本站

病都没有,因此在无奈之下,并为了圆那个谎,张文只能当个乖儿子,在陈桂香的淫威下老实地扎紧裤带,继续过纯洁,有如小处男般的生活。

????   敏敏和秀秀一向怕陈桂香,自然不敢有意见,张少琳和小丹更不用说,只要陈桂香眼睛一瞪,立刻就打着冷颤,连屁都不敢放半个,更何况这是为了自己的男人好,所以她们一致抵抗张文的调戏。

????   张文在感到欲哭无泪的同时,立刻就把偷情的目标放在两个美少妇身上,但陈晓萍和何秀芸的态度竟比她们的女儿更决绝,别说吃豆腐,就连亲嘴都不可能,顿时让张文恨得想咬舌自尽!

????   由于现在的经营多元化了,各行各业都有不一样的标准和规则,甚至在成本核算上也有不同的方法,因此那复杂的管理让张文一时摸不着头绪,后来在张曼莹的建议下,既然没办法统一,索性就各自注册,让每间公司各自营运,彼此没有关系,而这个方法很不错,起码让原本有点混乱的关系都弄清楚了。

????   集团在酒店的最高层楼设立直接管理区,各家公司的经理们平日都忙各自的事情,很少过来,不过一旦有联合营销或做季度报告的时候,就会集合在一起,这也算是张文最常来的办公地点,而这里大多数的时间都冷冷清清,反倒成为一个偷情的圣地。

????   最顶层的办公室外是一间接待室,负责处理各家公司送来的报表和请示,此时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秀丽动人的青春少女,一副黑色的细边眼镜让她看起来文静又带有书卷气,一头长长的黑发在脑后随意绑了个马尾,看起来端庄又充满活力,清秀的五官看起来似乎没有独特处,但组合起来却特别美丽而动人,给人的感觉有点稚气,又有种青春少女特有的腼腆和可爱。

????   她下身穿着黑色的及膝裙,一双肉色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紫色的高跟鞋让本就玲珑的曲线变得更加好看;上身则穿着白色的蕾丝衬衫,虽然是职业套装,却显得很有诱惑力,虽然女孩的年纪不大,但穿上这身衣服也有种OL的感觉,而那青春的模样更像是充满朝气的教师,散发出制服诱惑的味道。

????   张曼莹手拿着钢笔,面前摆着一堆申请的文件,还有不少结算报告和各式各样的计划书,本来这些身为秘书的工作,她已经是轻车熟路,平日处理起来更是有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但这时她却是一脸呆滞,手更是停下动作,眼底带几分嫉妒地看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即使连一点声响都没传出来,但她仍有点幽怨的想着,这道门关上的一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   办公室内装潢得奢华大气,一进来就感觉到严肃的氛围,但此时却没有往日的严肃和大气,而是回荡着女人一声声的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伴随着啧啧的声音,更是撩人心魂!

????   这时张文抬高头,享受地闭着眼睛,坐在老板桌上,爽得连分开的双腿都有点僵直,那享受的表情看起来要多下贱就有多下贱,而难得穿上的西装裤已经被丢到地上。

????   而跪在张文两腿中间的苏蕊,正一脸满足地含着坚硬的命根子吞吐着,一双细嫩的玉手也不停抚弄着敏感的,肆意地挑逗着张文,偶尔她还会抬起头,神情妩媚地看着张文,当看到他脸上享受的表情时,便吞吐得更加卖力,甚至还毫不避讳地舔着。

????   “蕊姐,好舒服,就是这样,对……”张文舒服得哼了一声,身体瑟瑟颤抖着,当苏蕊的小舌头开始在菊花周围打转时,那种又热又痒的感觉立刻让他脑子快要炸开了。

????   苏蕊现在的模样十分妖艳,长长的秀发披散开来,充满野性的美感,而那本就迷人的容颜布满高潮的红晕,媚眼如丝的样子更是让人情欲高涨,尤其是那一身灰色的制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又衬托出她的成熟和丰腴,衬衫扣子都被解开,胸前一对饱满的Ru房暴露在空气中,小|乳头已经充血发硬,雪白的Ru房更是布满吻痕和口水。

????   张文居高临下地看着苏蕊这性感的身体,让他舒服得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形容。

????   端庄而高贵的女县长在胯下含着你的命根子为你Kou交,那红润的小嘴含着Gui头,光是这种视觉冲击就能够满足男人的虚荣心,何况她又是那么明艳动人,甚至比一些明星还要美。

????   张文舒服得脸都胀红,不由得低头看着苏蕊那具美丽的身体,那还没平息的情欲便顿时澎湃的燃烧起来。

????   此时苏蕊穿着的紧身裙已经被丢到一旁,那裸露的羞处还布满刚被宠爱而流出的爱液,以及剧烈交欢后留下的红肿,看起来无比柔嫩,更加诱人,而她那修长的美腿穿着黑色的性感丝袜,让本就成熟的身体散发出浓郁的女性魅力,也让人更想抱紧她,再次品尝她的美妙。

????   连日来,苏蕊很忙碌,甚至忙得几乎都要发晕,今天难得清闲,自然按捺不住的跑来和爱人恩爱一下,所以刚关上门,张文和苏蕊就迫不及待地纠缠在一起,在沙发上69式的互相爱抚,没多久苏蕊就忍不住,扭着性感的身体向张文求欢,而张文也不客气,在她满足的呻吟声中狠狠进入,开始快速地挺动着身子。

????   连续一个小时,两具大汗淋漓的躯体纠缠在一起,甚至没有停歇,地毯上、沙发上、办公桌上,到处都留下爱的痕迹;后入式、观音坐莲、传统体位,每一个姿势都带来不一样的感官刺激。

????   第一次在办公室Zuo爱,张文爽得是血脉贲张,再加上苏蕊的职业妆扮更让人有强烈的征服欲望,做起爱来自然就格外卖命。

????   在刚才的纠缠中,苏蕊连续来了三次高潮,痉挛过度的子宫和无力的身体也需要好好休息,虽然张文还在兴头上,不过还是给予她足够的温柔,不断爱抚着让她品味高潮的美妙滋味。

????   休息了一阵子的苏蕊回过神来,也是投桃报李,跪在地毯上让张文享受着如帝王般的服务,用她那柔嫩而性感的小嘴舔弄着刚从她体内出来的命根子,她已经不再避讳作这种行为,她唯一希望的是她的男人能感受到她的温柔和讨好。

????   “小文……”苏蕊一边握着命根子套弄着,一边用丁香小舌撩拨着敏感的Gui头,神情暧昧地问道:“你然姐那次有没有帮你Kou交啊?”

????   “有……”虽然张文现在很爽,但还是仔细观察苏蕊的神情,见她并没有吃醋的意思,这才点了点头。

????   这时张文不禁想起那夜无比的销魂,命根子立刻激动得跳了一下。

????   “那她好,还是我好啊?”苏蕊咯咯地笑了起来,吻了一下依旧坚硬的命根子,给了张文一个诱惑至极的媚眼,便扭着性感的身体,慢慢贴向张文的身上。

????   “都好、都好!”张文可不敢对苏蕊和李欣然做比较,毕竟要是说错半句话,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   张文含糊不清地敷衍着,但见大美人有点嗔怪的意思,就马上把她抱起来丢到办公桌上,喘着粗气说:“不管那个了,蕊姐,我快受不了了,我要你!”

????   苏蕊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即使张文只是一个戏弄也让她有点不悦,不过张文可不会给苏蕊吃醋的机会,马上架起她的双腿,将那坚硬的命根子对准那泥泞的嫩|穴猛地一挺,再次深深插入这个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垂涎的身体里。

????   “好、好美……”苏蕊满足得呻吟一声,媚眼如丝地看着张文,轻启朱唇,兴奋哼道:“小文、老公,快点呀……”

????   “来了!老婆!”张文得意地笑了笑,将苏蕊的双腿放在她的肩膀上,随即挺着腰开始快速抽插着,每一下都深沉有力,撞得肉壁都“啪!啪!”作响,而这个姿势能以最大限度的插深,让苏蕊舒服得玉体乱颤。

????   “嗯,好、好深呀……”苏蕊扭动着性感的腰肢,抬高翘臀,迎合着爱人有力的冲撞,而那本就诱人的呻吟声也在快感的冲击下变得更加高亢。

????   以传统体位抽插几百下后,张文色念一起,抱着苏蕊来到门前,让她双手扶着大门,从后面“噗哧”一声再次插入苏蕊的体内。

????   张文的双手抓住苏蕊那对悬空的Ru房开始用力揉弄起来,下身的挺动也变得越发快速,每一下都像是在打桩一样,顶得苏蕊浑身直颤,已经张大的嘴只剩下喘气的分。

????   “不、不行了,我、我要来了……”在张文持续的抽插下,苏蕊那雪白的身体布满红晕,脸上的媚意也越发浓郁,终于在子宫痉挛的时候,忍不住叫了起来。

????   “我也要射了……”张文嘶哑的低吼着,双手抱着苏蕊的腰用力抽动起来,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兴奋的跳动、愉悦的欢畅着,一种如触电般的感觉袭遍全身,令张文爽得仿佛灵魂都快离开了身体。

????   “我来、来了……啊……”苏蕊突然睁大眼睛,浑身开始抽搐起来。

????   “一起来……”张文能感觉到苏蕊的小|穴开始用力收缩,嫩肉的蠕动就像是在刺激每一个敏感地带,子宫口兴奋的跳动着,刺激着Gui头带来最强烈的挑逗,瞬间让人受不了。

????   “射进来,老公……啊……”苏蕊在高潮的侵袭下,突然感觉到火热的Jing液在体内爆发,便忍不住兴奋地叫喊道:“都、都给我……我、我要帮你生个孩子……”

????   “干死你……”张文的马眼大开,能感觉到当苏蕊的爱液浇在Gui头上时,那火热的Jing液也全都爆发出去,一阵阵的射入苏蕊体内的最深处。

????   沉浸在高潮中的苏蕊再也无力支撑,爱液混杂着Jing液从雪白的美腿往下流,发软的双腿连站着的力气也没有。

????   尽管这时张文爽得浑身瘫软,不过害怕苏蕊会摔倒,便赶紧抱起她坐到沙发上,让她坐在身上后,便一边和她亲吻,一边揉弄着那对饱满的Ru房,给予她高潮后温柔的爱抚。

????   温柔的亲吻如蜻蜓点水般没有热情似火的激烈,却多了你侬我侬的恩爱,身体还持续着高潮后的反应,和心灵上被宠爱的幸福交织在一起,甜蜜得让人几乎要晕过去。

????   此刻苏蕊依偎在张文的怀里,完全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妻子,哪里还有女强人的风范?

????   说了一会儿情话后,张文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就一起洗了个香艳的鸳鸯浴。

????   换好新衣服后,张文一边抽烟,一边笑呵呵的说:“对了!蕊姐,上次秀秀送给你的香囊不错吧?”

????   “嗯,挺好的!”苏蕊高兴地笑了笑,不过马上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神情十分可爱,说:“这孩子真是心灵手巧,做的香囊一个比一个漂亮!一样都是女人,怎么我觉得比她笨多了?”

????   “你谦虚了,你也有她学不来的地方啊!”张文呵呵笑道。

????   张文看着苏蕊换衣服时,觉得真是赏心悦目。有时候,女人赤裸着身体,会带来无比的诱惑,但如果穿着漂亮的衣服,却能满足视觉上另一种美的需求。

????   一套黑色的蕾丝镂空内衣配上黑短裙、白衬衫,丝袜包裹住长腿,脚下是充满女人味的高跟鞋,而且穿衣服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自然,在张文的眼底却是一种美的享受,而且和苏蕊的感情越来越好,或许一开始没有轰轰烈烈的热恋,但这种自然而顺畅的恩爱,反而给人更加温情的感觉。

????   “晚上你要怎么样?”苏蕊穿好衣服后,开始在镜子前整理着头发,脸上高潮后的余韵还没退去,看起来还是那么诱人。

????   这时张文从背后环住苏蕊的腰,温柔的亲着她的小脸,微笑道:“还不知道,不然晚上你留下来,我们好久没一起睡了!”

????   “我不行。”苏蕊享受着爱人温暖的怀抱,尽管很不舍,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晚上我得赶回省城,关毅把我们的事和我爸说了,我爸打电话叫我回去商量一下,而且我妈最近身体不好,我也得回去看看她。”

????   “哦,帮我问声好。”尽管张文的语气很平淡,但心里却有点不安。

????   说起来,张文的两个岳母都被他上了,虽然陈强这个岳父可有可无,为老不尊的让人感觉不到半点威严,但现在连苏蕊的爹,也知道他和他女儿的荒唐事,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就完了!虽然苏蕊和他在一起时,完全是个幸福的小女人,不过她家里的权势还是让人觉得头皮发麻,如果他们有意见那就麻烦了,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

????   “你紧张什么?”

????   苏蕊回头看见张文一脸担忧,马上笑起来,转身靠在张文的胸前,有几分顽皮地说:“你放心,我爸对我们在一起的事没什么想法!关毅和他比较谈得来,所以把我们的事都说了。我猜是他们家老爷子想要个孙子,所以想让我这第一个孩子和他家姓。”

????   “是这样呀。”张文还是无法感到轻松,想到自己的孩子要叫别人爹,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不过想想苏蕊确实可怜,而关毅又何尝不是呢?两家人在这荒唐的事上已经给了他最大的容忍,再奢求似乎就有点过分了。

????   “你不用紧张。”苏蕊收拾着包包,忍俊不禁地笑道:“我猜你和然然的事她家也知道了,那小妞和父母说话时从来都不避讳,现在只要陈君维和关毅都没意见,那些老一辈的人也不能说什么,一开始他们就觉得这是他们亏欠我们的,算是一种弥补也好,一种愧疚也好,这件事没什么好担心的。”

????   “改天找个时间,我想去拜访一下岳父大人!”张文顿时松了一口气,马上也开起玩笑。

????   “可以呀,我爸还说一直找不到陪他喝酒的人!”

????   苏蕊笑得花枝乱颤,搂着张文的胳膊,忍不住又窃笑道:“其实关毅也挺怕我爸,不是过年过节就不敢来我家,更别提和我一起回去。他怕说错话,所以在我家连酒都不敢喝,而且平常我妈也不让我爸喝酒。我爸早就在念叨,说没女婿陪他喝酒很不痛快,等一下到家,我就去问一下,看他有没有兴趣叫你作陪。”

????   “好呀!”张文乐了起来,马上点着头说道:“如果老爷子有兴趣,我奉陪到底,就算喝死了我都情愿。”

????   “去、去,不许喝那么多!”苏蕊立刻像个妻子般唠叨着,突然似乎想起什么好玩的事,“噗哧”一声后,有点狡黠的说:“我爸的酒量还可以,不过然然要是让你去她家作客,你和她爸喝时可要小心一点,自己要有个限度,别闹得太过分了。”

????   “啊?”张文心里一紧,有些忐忑地问道:“怎么,她家人不好说话吗?”

????   “谁说的?”苏蕊温柔的笑了笑,一脸暧昧地说:“她爸的性格比她还人来疯,但比我爸容易亲近。老爷子是部队出来的大酒鬼,不过现在老了,酒量不行。上次过年,我们四个去拜年,老爷子一高兴就拉着关毅和陈君维这两个假女婿陪他喝,气得然然她妈都没办法,但最后喝得在床上打起猴拳,大年三十的,闹得家里像个动物园,隔天就被然然她妈收拾得鼻青脸肿!”

????   “还有呀……”苏蕊突然捧腹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说:“然然早上打电话给我了,说她要把生孩子的事和家里说,而陈家的人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你猜她爸是怎么说的?”

????   “怎么说的?”张文顿时紧张起来!这时他才第一次体会到有岳父的那种不安感,那心情比起脱离处男身份还忐忑,而且这两个岳父一个比一个厉害,要是一个搞不好,他可能连死都没地方埋,压力不是普通的大。

????   “然然和我说的时候,直接歇斯底里地骂开了!”苏蕊笑得竟蹲在地上,甚至还笑出眼泪,含糊不清地说:“她家老爷子实在太逗了,居然鄙视她这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纯粹就是无耻的诱骗小男孩,还叫她不要太过分,糟蹋小男孩就算了,可别欺负人家。然然和我说的时候,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

????   “不、不是吧!”张文吓得张大嘴巴,印象中这些位高权重的大神们应该是满脸温和的微笑,给人严肃而又有压迫的感觉才对,怎么苏蕊说的和他的印象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李欣然她爹简直就是一个为老不尊的老顽童嘛!

????   “亲爱的……”苏蕊稍稍缓了缓气,才抱着张文亲了一口,喜笑颜开地说:“你别担心,这次回去,我也会带你拿给我的特产,而且等有空的时候,我介绍我爸给你认识!他不是个死板的人,相信他会喜欢你。”

????   “嗯,我送你吧。”张文拿起车钥匙,虽然有苏蕊的安慰,但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   “不用,司机在楼下等我。”苏蕊嫣然一笑,轻轻的挽住张文的手,撒娇道:“小老公,上次你说不喜欢那个司机色眯眯地看着我和然然,所以我换了个女的,三十多岁,是个女兵。这下你放心了吧?”

????   “嘿嘿,真乖!”张文马上赏了苏蕊一个长长的湿吻。

????   打情骂俏了一会儿,走出办公室后,张文和苏蕊还有点恋恋不舍。

????   张曼莹看着张文和苏蕊恩爱的样子,心里有点发酸,不过也清楚她根本没有嫉妒的资格,于是赶紧站起身,礼貌地叫了一声:“文叔、蕊姐。”

????   “曼莹呀,你的衣服真漂亮。”苏蕊看着这个可人的少女,亲热地拉着她的手,从包包里掏出一只精致的盒子,笑呵呵地说:“来,这个你拿着用。”

????   “这什么?”张曼莹拿着沉甸甸的盒子,感到有些疑惑,对于苏蕊的微笑感到有,一点愧疚,苏蕊和张文的关系虽然很隐秘,却从来没隐瞒过她,而且苏蕊也把她当妹妹般疼爱,但每次看见他们恩爱地出双入对,心里总是不好受,这种感觉让她既不安又有点羞愧。

????   “新的平板电脑。”苏蕊疼爱地摸了摸张曼莹的头,笑道:“我听你文叔说,你住的宿舍里连电视都没有,晚上肯定很无聊,这个你就拿去玩。你然姐似乎在国外订了几款新的手机,我看你这也用挺久,等货到的时候,我帮你留一台。”

????   “蕊姐,这太贵重了!”张曼莹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辞着,虽然现在的经济状况还可以,但她也知道这台平板电脑虽然炒得沸沸扬扬,但国内还没开始发售,要是没有能力肯定买不到,大概是从国外买回来的。

????   “傻丫头,又不是外人,你客气什么?先拿着用吧!”苏蕊也不理会张曼莹的推辞,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好了,那我先走了。”

????   “路上小心点。”张文送苏蕊上车,依依不舍地送走大方又体贴的情人后,回到楼上时,看见张曼莹拿着平板电脑,忐忑不安的样子,马上柔声安慰道:“好了,曼莹,别想那么多,你就先用着吧!”

????   “可文叔,这……”张曼莹还是有点拘谨,毕竟这段时间苏蕊对她特别好,好得让她感动得要哭了,除了经常请她吃饭、逛街、买衣服外,有时候也会送她别人给的特产,甚至还送给她贵重的化妆品,那百般的疼爱让她感到更加羞愧。

????   张曼莹已经慢慢从父母双亡的阴影中走出来,也看透亲戚丑恶的真面目,而在学校的生活,自从那次沸沸扬扬的风波后,便少了许多困扰,工作上的事更是越来越顺心,因此张曼莹十分享受这个全新的生活,喜欢这忙碌而充实的每一天,但她心里明白,她暗恋这个得叫他叔叔的张文,所以每次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的恩爱,心里就有种有说不出的痛。

????   由于爱屋及乌的关系,也因为她和张文是亲戚,所以大家都没有过多的猜想;而李欣然和苏蕊都关心、宠着张曼莹,从张文的角度来看,是她们也很同情这个遭遇不幸的晚辈,不只平日没事就会嘘寒问暖,苏蕊听她还住在集体宿舍,就马上帮她找了间一房一厅的套房,李欣然则买了一整套家具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让张曼莹感到无比温暖,内心也因此变得更加混乱。

????   “没事,拿着吧。”张文示意张曼莹不用太客气,便走上前看办公桌上的文件,嘀咕道:“今天好象没什么事了……”

????   “嗯,事情都处理完了。”张曼莹把电脑放进包包里,抬头看着张文的目光有几分迟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不好意思地问:“文叔,晚上你还有事吗?”

????   “应该没有。”张文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几个饭局都挺无聊的,不想去,晚上还是回家休息比较好。”

????   “你要回村里呀?”张曼莹顿时脸上有股掩饰不了的失望,心乱如麻地看着这个温和的大男孩。

????   只见张文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挺拔而匀称的身材,看起来年轻帅气又沉稳阳光,这样的男人是大多数女人的梦中情人,更是多少漫画中让人渴望的男主角?

????   张曼莹的眼底不自觉露出一丝陶醉。

????   “可能吧。”张文察觉到张曼莹情绪上的变化,能感觉到一点点幽怨和无奈,马上关切地问道:“曼莹,是不是有什么事?”

????   “我、我……”张曼莹脸上多了抹羞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咬着牙轻声说道:“文叔,今天是我的生日!”

????   “这样呀!你怎么不早说?”张文马上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地说:“既然这样,那晚上就庆祝一下,你就请你的同学、朋友,大家一起为你庆生!对了,你打通电话给秀秀还有琳姐她们,我倒要看看她们会送什么礼物,人多热闹一点,不是吗?”

????   “不……”张曼莹慌忙的摆了摆手,在意识到失态后,才声若蚊蚋地说道:“文叔,我不想有太多人,先别告诉她们好吗?”

????   “哦?”张文愣了一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