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0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38:32Ctrl+D 收藏本站

  「天赋,纯粹是天赋……」张文一脸的贱笑,点了根烟后又坐回了桌子边,拿起啤酒就狠狠地灌了一口,滋润过于干燥的喉咙。看着姐姐的手摸到了喜儿的腿中间,热热的毛巾一贴上去,小萝莉像是很舒服似地仰起头吐了口气,脸上那种情动的潮红更加的深了,那销魂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智商低的孩子。刚软塌下去的大家伙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   「穿衣服去……」张少琳娇笑了一声后,拍了拍喜儿的小屁股。

????   喜儿虽然傻,但多少能听得懂话,她只是智商像个小孩子而已。听完张少琳的话后就跑回了张文身边,只不过她似乎不会穿衣服,坐在那有点不知所措,求助的看着张文,一脸的无辜。

????   「来,喝下去!」没等她穿好衣服,张少琳又去倒了一小杯白酒,递到了她面前。

????   「姐,今天不用了吧。」

????   尽管张文知道喜儿是个小傻子,但一想总是每天睡前都得灌她喝酒,那么小的孩子喝这样的烈酒很伤身体,不禁觉得有些心疼,马上在旁边劝慰道。

????   「哟,帮你橹一次就知道心疼了啊。」

????   张少琳斜着眼,看着弟弟那裤裆中间又顶起来的帐篷,调笑道:「早知道姐姐给你橹得了,还省得你自己得把着手。」

????   「爹爹……困了……」喜儿似乎有点热,细嫩的皮肤早布满了晶莹的汗珠。拿着衣服左右晃了一会儿后,索性就丢到了一边,光着身子依然腻到了张文的身上,痴痴的撒娇着,那光滑小小的Ru房蹭的张文的邪火又冒起来了。

????   「困了就睡……我给你铺被子。」

????   张文心疼的摸了摸她如玉般的小脸,发泄过后再看她没有一丝遮掩的小身体,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冲动了。站起身,拿来一床被子,在炕的最底角铺开后哄着她躺了进去。

????   「爹爹……抱……」喜儿似乎真的很喜欢赖在张文的身上,尽管小身体都缩进了被窝里,但怎么哄都不肯睡,还拉着张文的手不肯放开,闪亮的大眼珠里满是小孩子渴望疼爱的光芒,时不时的眨几下,特别的惹人疼爱。

????   张文哄了大半天她都不肯睡觉,见姐姐坐在炕头窃笑,这才明白为什么总要给她灌上点白酒,要是现在不肯睡,半夜再一闹的话,再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温声细语的说了几句,喜儿还是要张文一起睡。没办法之下,只好在张少琳的嘲笑声中把那小半杯白酒拿了过来,递到了她的小嘴边后,语气有些不悦的说:「喜儿乖,喝完睡觉了。」

????   喜儿似乎对于喝酒很反感,但一看张文微愠,心里又觉得害怕,只好不情愿的张开小嘴,张文便趁这工夫,赶紧把酒倒进了她的嘴里,呛得喜儿顿时咳嗽起来。

????   再守了一会儿后,只见她的眼皮越来越重,似乎有些受不了酒精的反应,闭上眼睛慢慢的睡去。张文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把她的小手从自己身上拿开,塞回了被窝里。回头见姐姐在旁边若有所思,但却带着调笑的看着自己的下身,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姐,看什么啊?」「呵呵,看我弟弟长大了,都知道欺负女孩子了。」

????   张少琳咯咯的一笑后,妩媚的看着张文,眼里满是戏弄的味道,玉指点了点裤裆的方向说:「可惜就是现在还会尿裤子而已。」

????   张文纳闷的低下头一看,终于知道了姐姐说的是什么。自己刚才射完以后并没有做清理,命根子上还残留着一些分泌物,现在贴久了,把裤子的中间打湿了一点。不由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姐,没办法。我那衣服还没干呢!只能先穿这个。」

????   「傻弟弟,都是自家人你害什么羞啊!不舒服的话就把裤子脱了,反正我看也看了,再看一次你也不会掉块肉。」

????   张少琳说着,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对圆润饱满的酥胸随着她身体的动作上下跳动,把张文看得又有些受不了了。

????   张少琳感觉到弟弟火热的眼光扫在了自己的胸脯上,脸色娇红了一下,朝前挺了挺胸,既是娇笑又是挑衅的说:「怎么了小文,是不是嫌弃喜儿那板身子了,想看就和姐说一声,都是一家人还能不满足你嘛。」

????   「谁想看啊。」

????   张文红着脸别过头去,慢慢的挪到了炕桌上,拿起已经不凉的啤酒又喝了一口,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又有些发热了。

????   「啥看不看的?」这时候已经洗完澡的小丹走了进来,一边擦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姐姐脸上的羞红和哥哥那不自在的表情,顿时就有些疑惑的问道。充满灵气的眼珠子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的,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小妹,你可担心啰!」张少琳马上回过神来,脑子一转后,将妹妹拉到了炕上,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你哥说要偷看你洗澡去,我说都是自己家人,怎么还用得着偷看,乐意就直接去就行了。你说是不是?」「哟,哥长进啦!还知道耍流氓啦?」小丹一听,马上笑了起来,可爱的小脸上尽显妩媚的看着张文。

????   张文回过头去,装作生气的不理她们的调笑。实际上却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妹妹虽然没像刚才说的那样光着身子进来。但却只穿了自己给她的那件宽大的休闲服,原本半隐半现的一双美腿就让人心动不已了,现在一坐下来,下半身居然什么都没穿,大大剌剌的就盘腿坐着了。

????   张文尽管心里强调不是故意的,但眼光还是时不时的瞄向那衣服底下微微露出的无限春光。妹妹和喜儿的下身差不多,都像没发育好的小馒头,喜儿下边也只有几根稀疏蓬软的体毛,而妹妹却是根本就没长出体毛来,高鼓的馒头有点小荷,也才微露一点尖角。肉色是既健康但又特别有诱惑力的粉红色,那细细的小肉缝似乎还往里陷进去了一些,一看就知道它的鲜嫩和可口。

????   「小丹,你哥在看你的屁股哦。」

????   张少琳注意到了张文的眼光时不时的往下扫,低头一看,妹妹下边什么都没穿,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转过头后笑咪咪的说道。声音很大,故意让张文听见!

????   「看看呗!」小丹漂亮的眼睛扫过了姐姐的胸脯后,突然伸手按了上去,轻揉了两下饱满的酥|乳,羡慕的说:「姐,你这真大啊!人家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像你这样?」「呵呵,你还小,以后自然就变大了。」

????   尽管都是女孩子,但妹妹的小手一摸上,张少琳多少还是有感觉的,不过也表情自然的没去排斥妹妹放在自己胸脯上的手。

????   「哥,你羡慕吗?」小丹脸上闪过了一丝古灵精怪的笑容后,突然跪到了张少琳的后边,双手齐出的从领口钻了进去,使劲的握住了姐姐饱满而又挺拔的Ru房,顽皮的喊道。

????   张文感觉她们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了空气一样的对待,一点都没有顾忌。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自己有好东西可以看。这下再也没办法装深沉,转过头来面对着姐妹俩,一脸心虚的表情,挠了挠后脑勺后说:「小丹,你怎么到处乱摸啊?」「我又没摸你,紧张什么。」

????   小丹坏坏的一笑后,朝张少琳说:「姐,你看看他,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大概快忍不住扑上来自己动手摸了。」

????   「哪有。」

????   张文下意识的去擦嘴角,却发觉自己并没有流口水,抬头一看姐妹俩都一脸的坏笑,就知道自己又被调戏了。

????   「哥,我要睡觉了!你还吃不吃?」小丹到底还是小孩子,生活习惯也是睡得比较早。玩了一会儿后,见张文没什么反应、也不搭理自己,有些无趣的把手从姐姐的领口里抽了出来,看着炕桌问道。

????   「我喝点酒,不吃东西了。」

????   张文纳闷的拿起酒瓶放到了窗台后,缩到一边看着一脸窃笑的姐姐。自己的流氓本性怎么一碰上她们就半点都不剩了呢,是被她们捉弄,简直成了被调戏的良家妇女了。

????   「小丹,你铺一下被褥吧。」

????   张少琳也没多说什么边朝妹妹吩咐道。

????   「知道了。」

????   小丹应完以后拿来被褥还总,站起身一边收拾着桌子,一一铺上,虽然是夏天的,但一到了晚上,海风一吹空气也会变冷的,虽然不是很热,但被子盖的不好早上容易拉肚子,所以都得盖上薄被单。

????   「怎么只有两张被子啊?」张文见底下的褥子铺完以后就剩两张被子,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

????   「别问了。」

????   小丹精致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了一朵醉人的红晕,扭捏了一下,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

????   「不问能行吗?一会儿怎么盖啊!总不能半夜挨冻吧!」张文继续追问道。这个妹妹古灵精怪,大大刺的很少有红脸的时候,一看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心里的好奇更重了。肯定有什么好玩的事发生了。

????   「不说。」

????   小丹似乎在刻意的回避着什么,圆溜溜的眼珠子打了个转后,突然一转身扑到了张文的怀里,娇滴滴的语气里满是诱惑的说:「哥,两张被子不正好嘛,人家晚上就和你睡一个被窝了,到时候你想摸就摸,想抱就抱,好不好啊?」张文一听这话,再看看她眼里那柔得都能掐出水来的目光,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口水。但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不对,强忍着妹妹体香的诱惑继续问:「不行,你得告诉我!我怕你睡觉不老实踢被子,两人一起感冒了怎么办。」

????   「哼!」小丹见这招没什么作用,气呼呼的从张文怀里爬了起来,一副耍小孩子脾气的可爱模样。

????   张文刚想继续问的时候,张少琳已洗完手走了进来,一边把门反插上栓,一边笑呵呵的说:「小妹你害什么羞啊,不就尿床了吗?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不是你经常干的嘛!」这话一出,小丹的脸顿时就涨得通红通红的,就像是烧红的铁块一样。有些恨恨的看着张少琳说:「姐,我不是告诉过你别说了吗?你都答应人家了,现在居然反悔。」

????   「怕什么,小孩子家的,你要怕人知道,以后就别尿床了。」

????   张少琳走过来后把油灯拨了拨,见屋里昏暗的光线又亮了一些,这才把炕桌拿下来,上炕坐到了两人中间。

????   张文一听是这么个情况,再看看妹妹那张红得像被火烧过一样的小脸,坐在旁边一脸难为情但又有些生气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都十六岁了还尿床,而且还经常。哈哈……」「去死。」

????   小丹羞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狠狠地骂了一句后往下一躺,拉起被子盖住了脑袋背过身去,把晚上要和张文一起睡的事都给忘了!

????   「小文,你穿着裤子怎么睡啊?难道是想等姐姐给你脱嘛!」张少琳见弟弟还穿着长裤,不由得有些暧昧的问道。

????   「一会儿我再脱。」

????   张文也是觉得不太舒服,大腿上出的汗现在很黏!但到底脸皮还没厚到直接在这光着屁股被人欣赏的程度。

????   「嗯,今晚咱俩一起睡吧。就剩这一被子了,好在这个够大,睡两人不是什么问题!」张少琳虽然脸色微微的变红了,但还是边拉过被子边装作自然的说道,身子微微的一弯曲,只穿着贴身内衣的火辣曲线更加的迷人了。

????   这时候两个小萝莉一个已经醉过去了,一个却是生着气在装睡,灯下的两人俨然就有些孤男寡女的味道了。

????   「我出去撒尿。」

????   张文不敢直视姐姐春光乍现的娇嫩身躯和她火辣辣的眼光,正好这时候一股尿意升了上来。赶紧将剩余的啤酒一口喝光后,逃跑似的跑到了院子里。

????   外边乌漆抹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乌云里那一点点的月光根本起不了作用。张文现在也不讲究那么多了。直接走到了墙角后把裤子一脱,掏出了半硬半软的命根子,站在墙角发着呆。脑子里纠结的却都是姐姐那若隐若现的成熟曲线、喜儿稚嫩而又柔软的身体、妹妹那衣服底下的小香臀和女孩子最神秘的地带,不同风情在脑子里疯狂的交织着,想着想着又硬了起来,根本就尿不出来,哭丧着脸摆弄了好一会儿,即使吹了口哨还是没反应。

????   吹着冷风,努力的让自己脑子里别想那么多。张文惩得脸都快紫了,几分钟后才感觉一阵颤意传来,终于射出了一道强有力的水柱,打在了墙上,整个人这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   爽完后把东西往裤子里一塞,这才慢悠悠的走回了屋。被夜风一吹,刚才喝的酒似乎都开始发劲了,脑子微微的有点迷糊,有些看不清的把门栓插上。一看炕上的三个美人都已经依次排开的睡了,妹妹和喜儿似乎都已经睡得很香了,呼吸特别的平稳均匀。

????   姐姐躺在旁边,给自己让出了一块地方。娇美清秀的小脸露在外边,底下那双如玉如雪的粉嫩美腿让人恨不能捧在手里好好的把玩,小小的被单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迷人无比。

????

????

???? 第二章与张少琳交好

????   好在被子够大可以盖两人,张文感觉到脑袋开始有些发重了,迷糊的把油灯一吹后,整个屋子顿时伸手不见五指。虽然不太习惯裸睡,但这种天穿着长裤子睡觉简直就是找罪受,张文一边想着一边把裤子脱了丢到一边。光着屁股爬上了炕,拉开姐姐的被窝就钻了进去。这时候脑子酒精一烧,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或许是因为脑子有点迷糊的关系,张文并没有过多的遐想或有什么冲动的感觉。一进被窝,将薄薄的被子一拉上肚子,转身就面对着墙,头有点沉重的闭上了眼睛。

????   他是好受了,可张少琳却是脸红心跳的躺在原地不敢动弹。刚才进被窝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所有的衣物都脱去了,现在身上没有半丝的衣缕在,整个成熟的身躯毫无遮掩。对于张少琳来说,即使她和妹妹总是口无遮拦的调戏,但毕竟是什么都不太懂的女孩子,虽然现在睡在旁边的男人是自己的弟弟,但到底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第一次和异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心里难免感觉到有些紧张。

????   张文躺着躺着,突然感觉背后的呼吸快了起来,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紧张和不安,隐约还可以感觉到那吐气如兰的芬芳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有些痒,忍不住有些难受的翻了个身,语气不满的说:「姐,你怎么这时候还喘大气啊!弄得我脖子很难受。」

????   「难受你就别转过身啊!」张少琳蜷缩着身体,微微的有些紧张,尤其是在看过刚才那副荒唐的画面后,自己那敏感的小地方微微的渗出了一些情动的露水。现在一躺下来,脑子里盘旋的都是那一幕激|情的画面,还有弟弟已经长大了的身体。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看见男人那家伙是长什么样的,对她心里的冲击十分的大,下身那已经成熟的蜜处开始有一点点的发热。

????   感觉侧躺着有些难受,张文便转了个身,面对着姐姐平躺着,也是无意的伸出手去,却没想按到了一个柔软的肉球。脑子还有点迷糊的疑惑,稍微按了一下后感觉到特别的有弹性,肉乎乎的,上边还有一颗小小的突起,这才明白手上的东西是什么。脑子顿时嗡的一下就炸开了,难道手里的是姐姐的酥胸,上边那小小的突起是|乳头!

????   张文不禁又确认的捏了一下,张少琳一开始感觉到弟弟的大手覆盖上自己的酥|乳时,心跳早已经快蹦出来了,但心里也不愿意去阻止。这一捏胸口,随即传来了一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不禁低低的呻吟了一声:「啊……」「姐……」张文见姐姐没阻止自己,索性将错就错的轻轻揉捏起来。十九岁女人的酥|乳比起小萝莉来就是不一样,又圆又软,起码有C的尺码,握起来一手还没办法把它全部掌握,软绵绵的特别的舒服。张文是第一次这样摸女人的胸脯,不禁有些意犹未尽的多弄了几下,试探性的喊道。

????   「轻点……别说话……」张少琳尽管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但脑子里却没办法抗拒弟弟那双像女人一样纤细,却又有着男人粗糙感觉的大手所带来的刺激感,和以前自己无意识时碰到的感觉根本不能比较,压低了声音,说话时的声音都微微的颤了起来。

????   张文见她这么一说,色心不禁大起,忍不住翻了个身面对着她,双手齐出,一起抓住了她的酥|乳,轻撩着上边的小樱桃逗弄了起来。尽管姐姐已经十九了,但它们却从没被人玩弄过,还是像少女的一样那么的娇嫩可爱,在张文的逗弄下已经有些硬立起来。

????   「小文……你……轻点……」或许是太兴奋的关系,张文手上的力道有些控制不住,顿时捏得张少琳有些发疼!

????   张文赶紧松开,握住了柔软的肉团,一边轻轻的揉捏着,一边朝姐姐的娇躯凑近,直到贴上了她细嫩的皮肤,坚硬的命根子顶在了她的腿边。感受着她比喜儿丰满了不少的诱人娇躯,一边细细的捏着,一边颤抖着说:「姐,我想舔舔行吗?」「坏蛋……」张少琳低吟了一声后,语气有些害怕的说:「小文,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张文尽量把声音压低,黑暗里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她那张绝美脸庞的轮廓,边缘的娇唇在话语间一闭一合的,特别让人心动。忍不住凑到了她的耳边后,一边吐着热气一边说:「姐,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就让我试试看吧!」「可是……」张少琳刚犹豫的时候,胸口上传来了更加强烈的感觉。原来张文忍不住玩心大起,将她那对大宝贝挤在一起,压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   「姐,没啥关系的!我一进门就喜欢上你了,做梦都想吃吃看。」

????   张文可不想失去这样的好机会,脑子里的酒精和眼前这具充满女人味的身体一结合起来,就像是炸弹爆发一样。脑子里只记得这是一个成熟漂亮,让人兴奋不已的性感女人。即使自己叫她姐姐,但自己也就一个冒牌货。

????   张少琳感觉耳边弟弟的呼吸特别的灼热,像一根针一样的扎着自己脆弱的神经,痒,但又带着独特的舒服感觉。脑子里本能的不想去拒绝,可心里还是微微有些犹豫,语气有些惆怅的说:「可是小文,咱们是亲姐弟,而且姐现在还是个黄花闺女,这样以后让我怎么嫁人啊。」

????   张文早猜到了姐姐应该还没破身,是个原装的黄花闺女。现在一确认心里更是大喜。赶紧趁热打铁的说:「姐,我就没试过女人是怎么样的。你就让我试一下呗!你别嫁人了,嫁给我,我娶你。」

????   「不行的,小文,你……啊!」张少琳还是十分的纠结,脑子里虽然在抗拒,但身体上却没有行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感觉耳朵上被舔了一下,顿时全身舒服得绷紧起来。

????   「姐姐,我好喜欢你啊!你就别拒绝我了,我也不要你嫁人!以后我养你,我做你的男人好不好啊?」张文现在是色向胆边生,一边抚摸着姐姐的酥|乳,一边舔着她的耳朵说道。

????   「小文……」张少琳情动的呻吟了一下后,却是语气有些坚定的说:「那你答应姐姐,摸摸可以,不能破了姐姐的身!」「好、好……」张文赶紧点头如麻,心想不破了才怪。只要你答应让我上下齐手的话,到时候你还能拒绝吗?

????   「小声点知道吗……」张少琳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妹妹睡觉的那边,确定她们确实睡着了,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   张文一看她转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马上劝慰说:「没事,小妹她们还是小孩子。睡觉很沉的!」说完一翻身,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就压了上去,低下头抓住一只酥|乳,一边感受着那饱满和柔软,一边将一颗已经有些发硬的小樱桃含进了嘴去,入口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一阵能催|情的体香,不由得更加兴奋起来。

????   「小文……」张少琳感受着胸前男人那粗糙的舌头和湿热口腔将自己敏感的小突起包围的快感,顿时有些受不了的呻吟了几下,但马上又压抑下来,一边享受着弟弟的口舌服务,一边语气有些嗔怪的说:「你这条小色狼……呜……这时候,才像个男人,轻、轻点……二「嗯……」张文暂时还不想惊动她,所以并没有蹲到两腿中间去,姐姐的美腿还下意识的并拢着,只好半蹲在她的肚子上边,一边品尝着女人的酥|乳,一边含糊不清的应道。心里却纳闷着,是不是在她的心里非得色到一定的程度才算是男人。

????   舔弄了一会儿后,张文见姐姐的娇躯都开始有些抖动起来了,娇喘吁吁的似乎快受不了。这才慢慢的伸出大手朝她的小腹滑下去,可手刚伸到了肚子上就被她抓住了。

????   「别……碰那。」

????   张少琳见弟弟的手一下滑,马上就害怕的将他抓住,心里很清楚,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受不了的。如果两人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那以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心里特别的抗拒。

????   「姐,给我吧……你看我好难受啊。」

????   张文念头一转,索性又低头含住了她的小樱桃吸裹起来,顺势牵着她的小手,握住了自己已经硬得开始有点发疼的命根子。

????   张少琳有些好奇,但也有点紧张的握着弟弟的命根子,禁不住有些疑惑的想:这家伙那么长,真要捅进那地方那还不要了老命了。手本能的捏了两下后,惊呼说:「好硬啊……」「是啊,你看我都难受到这分上了,要是憋坏了怎么办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