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73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7:6:57Ctrl+D 收藏本站

  在激烈的运动过后,空气中不停回荡着急促的喘息声,而张文两人都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彼此抱在一起,体会着对方快速的心跳,以及满身的汗水和登上巅峰的愉悦,身体仍结合在一起,不过这时分泌物已经把床单打湿一大片,衬托着那朵显眼的梅花,让一切看起来更加香艳。

????   空气中满是刺鼻的淫靡味道,十多分钟的休息,张文和张曼莹都没有说话,彼此都沉醉在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中。

????   张曼莹脸上是高潮后的红晕,当她慢慢从这余韵中回过神来,气有点上不来,这才推了张文一下,小声说道:“文叔,你、你好重……”

????   “没压坏吧?”张文还有点恋恋不舍,不过还是赶紧直起身,而当软化的命根子从张曼莹的体内出来时,就像打开瓶盖一样,顿时Jing液、爱液混杂着Chu女血缓缓流出,越过张曼莹的腿根,滴在那本就湿润的床单上。

????   “我渴!”这时张曼莹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好半天后才挪动着身体到床头,一副楚楚可怜地看着张文。

????   张文闻言倒了一杯水给张曼莹,看她喝完后满足地舔着嘴唇,这略带诱惑的小动作让他顿时又起色欲,不过这时命根子已经软了,而且也得休息一下,于是张文靠在床头上,拿起烟打算享受事后烟的美妙。

????   张文的烟刚叼在嘴边,张曼莹马上就拿起打火机帮张文点上。

????   张文有些错愕地看着张曼莹,张曼莹立刻顽皮的笑了笑,枕到张文的腿上,笑呵呵地说:“文叔,我这小秘书不错吧?”

????   “不错,够乖!”张文也嘿嘿笑起来,美美的抽了一口烟后,又忍不住上下其手地玩着张曼莹的Ru房,色眯眯地说:“曼莹,刚才的感觉怎么样?”

????   “还能怎么样……”张曼莹娇嗔道,往张文的身上凑了凑,撒娇般的嗲道:“最后还是把持不住,被你给糟蹋了!”

????   “嘿嘿,这叫糟蹋吗?”张文嘿嘿一笑,将张曼莹抱到怀里,吻了吻她的小脸,得意地说:“咱们这叫‘郎有情,妾有意’才对吧?别说得那么委屈。”

????   “我有委屈吗?”张曼莹咯咯一笑,到了这时反而不感到羞涩,一边用手戳着张文的|乳头,一边装作很兴奋地说:“我高兴还来不及。你都说我是妾,一向都是做小的比较受宠,而且现在老板包养小秘书很正常,没想到我也体验到了!”

????   “靠,这叫包养呀?”张文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怜爱地摸着张曼莹的小脸,现在关系已经确定了,看着张曼莹这活泼的模样,觉得挺开心的。

????   “那肯定是喽!当老婆肯定没当情人吃香!”张曼莹装作很认真地思考着,满脸严肃地说:“我决定了,这辈子还是搞地下情,家花没有野花香,每天看那么多小三幸福,看那么多的原配被抛弃,古人诚不欺我呀!”

????   “哇,你好有心机呀!”张文也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其实心里明白张曼莹的体贴,她是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影响到他的家庭,或许她的话听起来像是玩笑话,但话里头的心酸还是让人感到愧疚。

????   彼此绝口不提这层关系该如何定位,互相嬉闹好一会儿后,都有点累了。

????   张曼莹一直喊着下身疼向张文撒娇着,而看那粉嫩的小地方被他弄得红肿,张文兴奋之余当然是点头哈腰,这层窗户纸捅破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已经像是相恋多年的老情侣一样,彼此都没有再矜持的遮掩什么。

????   张文觉得有点小看大学生的开放程度,看似文静可人的张曼莹,在她那群姐妹的熏陶下也有点小色,一亲热起来根本没有避讳,几乎都能和张少琳一拼。

????   嬉闹后,张文软磨硬泡拉着张曼莹一起洗鸳鸯浴。

????   在浴室,张曼莹发挥秘书的调皮本色,跪在地上,一边用沐浴|乳帮张文洗着命根子,一边狡黠地说:“老板,你知道吗?这个服务有个专业的名词。”

????   “什么?”张文饶有兴致地看着张曼莹,命根子被她的小手刺激着,也有点要硬的迹象。

????   “洗一鸡!”张曼莹顽皮的笑了笑,略带色意地看着张文。

????   太冷了吧!张文一边和张曼莹嬉闹,一边上下其手地吃豆腐,没一会儿,张曼莹就在他怀里娇喘吁吁,张文见状便让她趴在洗手台前,接着从后面再次插入这美丽动人的身体内。

????   “呀……”张曼莹满足地呻吟一声,抬起头看着镜子中这羞耻的姿势,看着张文在她身后淫笑耸动着,竟然感觉到一阵说不清的兴奋。

????   “小妞,看老板怎么干你!”张文意识到张曼莹的兴奋,一边说着淫秽的话,一边用双手按住她的臀部,开始狠狠抽插起来。

????   “啊……太深了……”张曼莹开始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小嫩臀被撞得“啪!啪!”作响,而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妩媚又放荡的模样,看着张文正在征服她,快感的来临顿时变得越发猛烈。

????   后入姿势的好处就是插得深,而且视觉上可以享受女人在胯下的征服感!假上前面有一面镜子,看起来更有冲击性。

????   半个小时后,张文抱着高潮了一次的张曼莹来到床上,继续在她那青春而诱人的身体上发泄着欲望。

????   在张文的劝说下,张曼莹也心动地试着女上男下的姿势,她跨坐在张文身上,并用小|穴套弄着命根子,接着开始上下抬动着臀部。

????   张文惬意地躺在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张曼莹的挺动,也欣赏着房顶镜子上视角不同的香艳,接着他心念一动,还挺了挺腰让命根子插入得更深,换来张曼莹嗲嗲的呻吟声,手也肆意地玩弄着一对Ru房,爽得脑子都有点发晕。

????   张文没想到会有这一夜的销魂,或许是酒精作祟的关系,刚破处的张曼莹配合着他,尝试着各式各样的姿势,让他可以尽情的在她身上寻找Xing爱的欢愉,而且张曼莹还十分大胆,在休息的时候,她甚至还把刚从她体内抽出来的命根子,含在嘴里吸吮着,这一切的美妙让张文惊喜不已。

????   这一夜,房间内全是诱人的声音,空气中全是淫靡的气味,两具肉体不知疲惫的交缠在一起,在彼此的身上索求着,似乎是情愫压抑了太久,要把过去的补回来一样,张文和张曼莹沉浸在Xing爱的美妙世界中,久久不能自拔。

????

????

???? 第六章 祭祖风波

????   马上就要中秋了,传统的节日在这落后的地方就像过年一样隆重,大街上到处可见贩卖月饼和柚子的商家,大量学生和企业的进驻,让原本冷清的四清县越发繁荣,一切都在蒸蒸日上的发展,所有事情也都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   张文的生意都上了轨道,人自然也轻松了,不过苏蕊却忙坏了,大量的资金和项目都投向四清县,而这考验着这里的交通运输,即使是县城中心的街道,也都会因为行人问题而拥塞,地方太落后的问题也一一浮现水面,最近她正忙于在各个修路的工地上巡视,连带和张文偷情的机会也减少许多。

????   李欣然这妞则还在省城,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怀孕,问她也说不知道。

????   这段时间,张文只能和这两个美艳的尤物通通电话、发发简讯缓解思念之苦。

????   前一晚,张文难得找到机会和苏蕊偷情,一连和她做了三次,差点都被榨干了,早上起来时,只见她红光满面,又恢复活力,张文则是睡到下午才起得来,腰也酸了一、两天。

????   惬意的生活呀!最近张文的事不多,而且刚好敏敏和秀秀放假,于是张文趁着空闲就带她们去旅游三天,当然每天晚上都是激|情奋战,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妞都高兴坏了,天天看着洗出来的照片,摆弄着带回来的纪念品,也把张文伺候得和小皇帝一样,日子爽得就像在做梦一样。

????   四清县就要富裕起来了,连带的效应就是五挂村一带会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出外打工,令原本就贫穷的小村子变得越来越冷清,如果不是张文的两个养殖厂设在这里,留住不少年轻人,恐怕这一带真的就成了养老区,当然也有不少人把眼光看在消费群上跑去做生意,这也让原本贫穷的小地方变得富裕起来。

????   五挂村一带最有气势的建筑物,原本张文还以为是他那豪华的大宅,但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那依山傍水而建的张家祠堂才是最显眼、最精美的地方,有两百年历史的老祠堂虽然经历岁月风霜,但在小心的呵护和修缮下,却也是气势蓬勃,比电视上的一些古宅还要气派,看起来更有威严。

????   张家祠堂占地近六十亩,很多繁琐的东西和关于氏族的一切都被小心翼翼的保管着,而其实对于传统张文有很多事不明白,不过却对于位于正中间的祖宗牌位感到很震撼。

????   只见一块块牌位从高到低,就像小山一样,一个个刻着古老记忆的名字,让你仿佛能看到他们活着的时代,在香火的缭绕、虔诚的供奉下,看起来格外神圣。

????   今天算是本地大家张家最重要的日子,张家祭祖是十年一次,正好让张文给赶上。

????   历代衣锦还乡的子弟都慷慨解囊,小心呵护着这古老的祠堂,即使这里十分贫穷,但老祠堂依旧是气派非凡,光是高达五米的门牌就充满威严,更别提大得惊人的祠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张文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这深山中会有这么气势磅礴的建筑物。

????   门前雕龙画凤的大柱,每一条龙都徐徐如生,仿佛耳边能听到那充满威严的咆哮声,每一头凤也都活灵活现,张开巨大而美丽的翅膀,似乎要飞回九天一样,刻满祥云瑞兽的大门,苍老而大气的院墙,即使历经多年岁月,但依旧古朴而庄重,能将一间古老的祠堂保存得这么完整,不知聚集张家多少代人的心血,也可以看出张家对于宗族的重视。

????   祭祖的热闹的程度都比得上过年,而且比起过年,这热烈的气氛甚至还更加让人惊讶。

????   张文远远的在山下就能听到锣鼓喧天,孝顺的子孙烧起的香,几乎把整座大山都包围起来,古老的大宅在烟雾弥漫中显得庄严,神圣的让人心生敬意。

????   由于汽车上不去山头,要到祠堂只能用走的,张文踏着一阶阶不知道经过多少年还依旧稳固的台阶,看着脚下这些长达两百米的石阶,而在那个落后的年代,要经历多少艰辛才能铸造完成?在这杳无人烟的地方修建伟大的建筑物,古老的人们流下多少汗水,才让这庄严的祠堂傲立于群山中?

????   虽然年轻一代很容易遗忘传统,不过对于一向有着虔诚心的张家来说,却是不敢忘却,所以在陈桂香严肃的叮嘱下,张文一早就带着张少琳和小丹,将车停在山下后,就早早来到祠堂。

????   今日也有不少人回乡祭祖,许多人更是不远千里地赶回来,贫穷的五挂村到处都是车子和摩托车,山下还停了两、三百辆轿车,不排除有衣锦还乡,想炫耀的人。

????   其实传统虽然古老,不过也有一些不太合情理的地方,秀秀和敏敏要读书,没办法来是正常的,不过舅妈和姨妈是外姓的人,所以也不能来,这样古板的规矩让张文有点不快,不过陈桂香特别遵守,所以在无奈之下,张文只能让两个美妇在家等着他。

????   整个早上,老一辈的人都在念悼词,然后就是祈求五谷丰收之类的话,由于是用本地的土话念,就像是在念经一样,张文根本听不懂,但却可以听出这些苍老吟唱中的虔诚,在嘶哑的声音中透着的古朴、庄严,让人打从心底感受到不一样的冲击。

????   中午就是聚餐的时候,因为是公家摆席,所以每个人都要交三十块钱,每桌菜不管男女老幼,也不分尊卑,全是七道菜,这也是为了显示一视同仁,菜则大多清淡,荤菜则只有一条清蒸鱼和一只鸡,不过好在厨子们的手艺不错,做得特别可口,还是可以让人饱餐一顿。

????   吃完饭后,不少人陆陆续续离去,在收拾完后,张文这个孝子也该出场,他捐了一万块钱给祠堂后,张候明这死了不到一年的人也有了牌位,即使没有突出贡献,也可以很光荣的当上列祖列宗,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对,这年头钱够多的话,搞不好就能让磨推鬼了。

????   老传统就是繁琐,一堆规矩仪式下来后,让张文累得身体都要散了,出来后,却看见原本摆满桌子的大院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其他乡亲全站到旁边兴致勃勃地围观着,而中间则摆上二十桌摆着茶具的桌子,桌子前面则是一个像祭祀用的案台,族里的其他人则围在四周,让张文感到有点纳闷。

????   张家的女人占了其中一桌,张文坐到主位后疑惑地问道:“妈,祭祖都要结束了,怎么人都还在呀?而且只摆了这几桌,那么多人还站着呢!”

????   “傻瓜!”小丹在旁边兴奋地笑着,成为众人的焦点似乎让她很开心,笑咪咪地说:“哥,接下来就是‘采福’了,祭祖结束后,烧猪和祭品都会摆出来,按古时候的说法就是,族里的乡绅和当官的会竞相叫价,然后把买来的食物分给族里的其他人,自己留下的就是福分了。”

????   “哦,说白点就是拍卖呀!”张文顿时恍然大悟。

????   “差不多吧。”张少琳指了指案台,难掩兴奋地说:“现在就是族里有能耐的人较劲的时候了,谁能脱颖而出,谁就光宗耀祖!到时候不只是祭品,还有那画着五福的大旗,总之到时候谁家门前插上那大旗,谁就是这一年最有面子的人。”

????   张文顺着张少琳手指的方向看去,立刻看到一面红色的大旗迎风飞舞着,旗上的文字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古老的字体写的,根本看不懂上面写什么。

????   张文细心地观察后,发现其他十多桌的人也把目光都集中到那面大旗上,一个个都自信的笑着,似乎是志在必得,而这一面旗子看起来没什么,不过在这传统的小地方,似乎象征的东西很多。

????   五福的第一福是“长寿”,第二福是“富贵”,第三福是“康宁”,第四福是“好德”,第五福是“善终”。

????   五福的涵义将生老病死的种种幸福都包含其中,如此祥瑞的象征当然吸引人,而祠堂也需要子孙后代的金钱修缮。

????   在过去,这是取得公费的一种办法,而有权有势的人也乐于用钱买一个面子哄老人家开心,所以这传统才得以保留,虽然多少有点虚荣的意味,但张文明白这是不可避免的人性,互相比较其实也是为了显示谁的财力更加雄厚。

????   “嗯,咱村里好多年没把五福旗请回去了。”陈桂香说话的时候,眼底尽是期待,虽然嘴上说的是咱们村,但谁都知道这旗子只有一家人能得到,而得到旗子的那一家人会在这一年受到其他族人的尊敬,所以不难听出她十分动心。

????   “妈,今年它是我们的!”张文看出张少琳、小丹还有陈桂香都渴望得到旗子,因为得到的不只是一面旗子,更是出人头地的象征,也能弥补她们因贫穷岁月而产生的遗憾,让这个家能有更多的喜悦,让她们能尝到被人所羡慕或嫉妒的美妙滋味。

????   “好!”陈桂香听着张文斩钉截铁的话,看着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自然是满心欢喜,不过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拉着张文的手,满脸严肃地说:“不过,小文,咱们日子变好了,不缺那个,要是价太高了就不要争,有那钱还不如留着多买点东西。”

????   “嗯,同意!”张少琳马上附和道:“这旗子只能插在门口一年,要是太贵我们还不如拿这笔钱出去玩,反正现在谁不知道咱们过得好,太贵就不要了。”

????   “好、好。”张文笑眯眯地应着,不过可以明显看出她们有多渴望将这分荣誉带回去,看着陈桂香眼底的激动和期待,张文暗暗下了决心,就算血拼一场也要在今天把这骄傲送给她们。

????   张文看了看四周,发现似乎这次来拍卖五福旗的家伙只有两个算是对手。一个是离他比较远,坐在最左边一桌的一个老年人,据说在市里拥有好几家火锅连锁店;另一个是最前排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好象是做木材生意,而且规模还不小,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也特别得体,有着老板的派头,因此等下可能得下血本了。

????   喝了一会儿茶,没多久,张家族里辈分最高的老人张德海就走到桌子前,老人家已经九十多岁,但走起路来却是虎虎生风,挺直的腰杆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差,而且看起来鹤发童颜,精神十分抖擞,他家是祖传的赤脚医生,虽然没有正规的执照,但一说起他家的土方子,谁都竖起大拇指,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不懂得西医,一直是靠中药帮乡亲们看病,但还是有几把刷子。

????   张德海一走到桌前,大家出于尊敬,顿时就安静下来,他环视了一圈后,清了清嗓子,一开口就让人感觉到他中气十足,让很多年轻人都比不上,道:“今日我族大祭,孝子孝孙齐聚一堂,这是祖宗的福分,也是子孙们的孝心。照往年惯例,祭祀过后祭品就会供孝子们享用,而祠堂每一年的维护都需要一定的费用,善修敬祖者,可将五福旗带回镇宅,祈求列祖列宗保佑财丁两旺,五福登门。”

????   “开始了!”小丹的脸兴奋得有点发红。

????   开饭店的张候龙,辈分比张文还高一辈,他神情傲慢的环视一圈后,马上举起手,道:“一万!”

????   “一万五!”做木材生意的中年人叫张文定,和张文同辈,不过那光秃秃的脑袋怎么样也看不出他辈分小。

????   两个人一路抬价,把价钱抬到八万多,看起来都是志在必得的样子,而这样的哄抬早就把其他的竞争者吓跑了。

????   张文连声都没吭半句,一边喝着茶,一边抽着烟,那悠闲的模样,让小丹在旁边都有点着急,道:“哥,你怎么不出声呀?”

????   现在张侯龙和张文定的起价有点白热化,不过焦点也都放在张文一家人身上,毕竟虽然张文一家人阴盛阳衰,但自从张文回来后,他们变成最吸引目光的一家人,谁不知道这个年轻人钱多得很,光是两个养殖厂赚的钱就让他们跟红,何况县城里还有不少大买卖,论起财力可一点都不比其他两人差。

????   张候龙和张文定杀得红了眼睛,最后张候龙财高一等,以十万块的高价将张文定给杀退,见全场没有再说话的人,张候龙这才笑呵呵地说:“今年,这五福旗我请回家了,我爹老是念叨着无论如何家里都得请回来一次,我这也算是尽了孝道。”

????   去年五福旗似乎卖了十三万块,那笔钱除了修缮祠堂外,很多是用来救济族里的贫困家庭和孤寡老人,而曾经贫穷的张家也受过帮助。

????   这时陈桂香等三个女人都可怜巴巴地看着那面让她们有点不舍的旗子,但却也一致觉得价钱出到十万块有点太高,为了面子而白白丢出那么多的钱也是不值,但她们的脸上都有着犹疑不定的纠结,让人十分心疼。

????   张德海眉头皱了一下,似乎不太喜欢张侯龙这样哗众取宠的表现,思想传统的他们比较喜欢谦卑为人的行事风格,而且这价钱也不算高,毕竟每年祠堂的修缮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再加上其他开销,其实也挺少的,这时他忍不住用期望的眼神看向张文。

????   “十二万!”张文安静了很久,这才在别人的期待下喊了一声。

????   张候龙回头打量了张文一眼,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不过当看到亭亭玉立的张少琳和丰腴性感的陈桂香时,他却露出一丝淫秽的笑意。

????   张文看在眼里,多少有点微怒。

????   这时张候龙嘿嘿一笑,马上举起手说:“行,我就怕没人喊,多做点善事是好的,十三万!”

????   “他这是什么意思!”小丹见张侯龙的眼神始终带着下流的意思看着她妈妈,便气呼呼地说道:“老色鬼一个,哥,整他!”

????   “小文,这……”陈桂香的美艳确实是难得一见,而她也已经习惯其他男人色色的目光,见价格已经拼到十万以上,心里一紧,连忙拉住张文的手,有些慌张地说:“要不,我们别争了,这钱留着,你还能做挺多事!”

????   “是呀,再争下去不太好。”张少琳也冷静地说道,沉吟了一会儿,劝道:“小文,不就挂面旗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犯不着和这种人斗。”

????   “没事,我有分寸。”张文示意她们稍安勿躁,马上抬起手,底气十足地喊道:“十五万!”

????   “哗……”所有人立刻惊叹一声,要知道把五福旗请回家,除了祈求平安外,其实就只是在买面子。

????   去年拍出的十三万已经是近年来最高的价格,而这个数字在这贫穷的地方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谁都知道张候明的儿子回来后,就开始兴建养殖场,在这群年轻人中算是比较有钱,但谁都没想到张文会为了面子而把价格抬高到十五万,这时候不少人已经开始摇着头,觉得不值得了。

????   “十六万,哼!”张候龙也不甘示弱,不过表情明显没刚才自然,而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回来炫耀的,不然多少人会记得这个贫穷的家乡?

????   “哟,这么热闹啊!”就在众人把期待的目光转向张文这边时,突然一声娇嗲的欢呼声吸引众人的目光,那声音透着欢快的味道,听起来有种妩媚的感觉。

????   众人抬头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顿时不少男人就硬了。

????   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高挑性感的美人,穿着和这里完全搭不上边的时尚装扮,艳光四射的模样让不少女人恨得直咬牙,看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