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77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7:8:48Ctrl+D 收藏本站

У桨旃郎希忌舷缕涫郑潘乔啻憾杖说纳硖濉?br />   「文叔……」

????   张曼莹丝毫没有抵抗,动情的呻吟一声,便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文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并脱去她身上的衣物,她则配合着张文脱去身上的衣物,小嘴也回应着张文的吻。

????   这时,张曼莹身上的衣服散落一地,而当张文将她压在办公桌上,啃咬着那对饱满的Ru房时,却保留她腿上的黑色丝袜和显得气质十足的眼镜,因为这样的张曼莹,看起来更加有韵味,会让人有股想在她身上征伐的冲动。

????   在一阵激烈的爱抚后,张曼莹已经情动不已,雪白的身体上布满爱的吻痕,张文看到她已经很湿,而且他也欲火焚身,没办法再做过多的前戏,便将她的双腿盘在腰上,狠狠亲着她那柔嫩的嘴唇,在她满足的呻吟中进入这具美妙而动人的身体内,享受着小|穴的紧窒,在她那含糊不清的轻哼中进进出出,双手也不客气地在她身上揉弄着。

????   办公桌上、椅子上、沙发上,张文变换了好几个姿势,持续了半个小时的运动,让张曼莹的呻吟没有停下来,一声高过一声,充满陶醉,那美妙的高潮也接二连三的袭向张曼莹,那横流的爱液几乎把两人的下身都打湿。

????   张文更是兴奋,让张曼莹扶着办公桌,他从后方插了一会儿后,邪念一起,把命根子从小|穴内抽出,接着在她的嘴内插了几下后,又再次进入张曼莹的体内,而这有如凌辱般的刺激让张曼莹的快感更加明显,喊得都忘记还有其他人在。

????   办公室内春意盎然,除了身体的撞击声外就是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声,此时套房的门打开了,就见已经换上超短裙及衬衫,一身火辣打扮的张少琳哼着小曲,擦着湿淋淋的头发走出来,瞥了在旁边交欢的男女一眼,便淡定的坐到沙发上,为她自己泡了杯咖啡,笑呵呵的欣赏着眼前这不用钱的肉戏。

????   「琳姐……」

????   张曼莹顿时一羞,本能的想挣扎几下,但马上又被张文那有力的征伐弄得欲仙欲死,仅存的理智也化为乌有,变成更加激烈的快感。

????   「没事,你们继续。」

????   张少琳惬意地喝着咖啡,给了张文一个略显色意的微笑。如果是在平时,她早已欲火焚身,但刚才她已经彻底得到满足,所以现在并不会有激烈的反应。

????   「专心点……」

????   张文见张曼莹害羞地挣扎几下,马上拍着她那雪白的屁股,加快杣描的速度。

????   或许是旁边有人在看的缘故,带来更多的刺激,令张曼莹那如哭泣般的呻吟声越来越粗重,在来了第五次的高潮后,张曼莹全身瘫软,整个人倒在地上,无力地喘息着。

????   「文叔,我不行了……」

????   张曼莹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被高潮侵袭的身体一片火红,小脸上尽是满足的红晕,而她见张文似乎又要将她拉起来,顿时摇了摇头。

????   「不是吧?」

????   张文苦着脸,就差没掉泪,心想:在姐姐身上发泄不了,在张曼莹身上也是这样,是不是我太过麻木了?现在Zuo爱时比较享受过程,喜欢看着女人在胯下呻吟的模样,而最大的快感已经不是She精的刹那,而是视觉上的冲击对心灵上的满足,难道是这个关系,才会让我的持久度增加?

????   「我就说,你呀,是打手枪的命!」

????   张少琳在一旁笑得都要抽筋,看着张曼璧回过神来,红着脸跑进套房冲洗身体,张文却在一旁光着屁股,一脸丢钱的死人样,更加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   「亲爱的姐姐……」

????   张文当然不满了,立刻挺着硬邦邦的命根子走向张少琳,咬牙切齿地用色色的眼神开始在她那性感的身体上来回扫视着,大有饿虎扑羊的气势!

????   「想都不用想!」

????   张少琳白了张文一眼后,冷哼道:「去找你那些小老婆还是情妇,你老姐我才刚洗完澡,没那兴致!要是你弄脏我的新衣服,看我敢不敢把你剪了。」

????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   张文红着眼睛,看着张少琳的嘴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便用有如送死般的口吻,道:「来吧,老姐,让我死在你的肚皮上吧。」

????   「呸,你的精子都死在多少人的肚皮上了!」

????   张少琳一脸不屑,鄙视地瞪了张文一眼。

????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来,令张文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张少琳马上接起电话,嘁嘁喳喳的嘻笑一阵子后,才转过头,对张文说道:「小文,不是老姐狠心,是连老天都不帮你!等一下敏敏她们放学后,就会过来找曼莹去逛街,而姨妈要我开车带她和舅妈去买婴儿用品,因为小秋的产期可能要提前,她们现在正往这边来。」

????   那么多人一起来,难道要我当众表演吗?张文顿时无语,但无法发泄欲望,令张文感到难受,他搓着手,刚要想坏点子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   气呀,无奈呀!张文只能有气无力地按通话键,道:「喂,哪位?」

????   「你这小子不看来电显示啊?有没有搞错!」

????   手机那头,李欣然的声音依旧充满活力,嗔怪的语调中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   「忘了看,老板有什么吩咐呀?」

????   张文打着哈欠,故意装出在睡觉的样子。

????   心想:好在上次我有强硬的要求,要李欣然把针孔摄影机拆掉,不然在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百分之一万是要调戏我。

????   「收拾东西,下楼!别开车,我们马上到。」

????   李欣然的话说得极快,还没等张文说什么,就把电话挂断了。

????   「喂!喂!」

????   张文「喂」了几声后,只能郁闷地把手机放到一旁。心想:这妞也太风风火火了吧!不是回省城办事了吗?记得苏蕊也在她家陪她爸妈,那她说的我们,指的是谁呀?

????   「得了吧,你。」

????   张少琳见张文那呆愣的样子,马上指了一下张文的额头,又是娇嗲,又是调笑地说道:「还不赶紧去洗澡,你想光着屁股让人参观呀?」

????   「嗯,好……」

????   张文看着张少琳那性感的身材,无奈的叹息一声,便摇着头跑进套房。

????   这时,张曼莹还在洗澡,见张文跑进来,脸一红但没说什么,最后当然是跟张文洗了个香艳的鸳鸯浴,并被又哄又骗地Kou交了好一阵子,直到张文确定眞的没有喷射的欲望后,张文才无奈地放过张曼莹。

????   洗完澡后,张文在张曼莹的伺候下擦乾身上的水,而张曼莹就像个新婚的小妻子,替张文挑选要穿的衣服。

????   看着众多女人买来的衣服,张曼莹头疼了一阵子,才为张文选了一件白色的西裤和一件粉彩的衬衫,搭配起来倒也不错,看起来又休闲又大方,让张曼莹眼底的小星星闪得更加明亮。

????   「哟,这么帅,泡妞呀?」

????   当张文走出来时,张少琳调戏地吹起口哨,而看到张曼莹那如妻子般的娇羞模样时,眼底除了闪动的亮光外,更多了调笑的意味。

????   「不行呀!」

????   张文大度的拨了拨头发,用自恋的口吻说道:「本人玉树临风,泡妞更是家常便饭,很奇怪吗?」

????   「看得出来!」

????   张少琳坏笑着看向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张曼莹。

????   大约在傍晚时,女孩们嘁嘁喳喳的来了,而张曼莹和她们一会合,就开着张文的车,带她们去市里血拚。

????   不久,陈晓萍打来电话,於是张文姐弟俩收拾好东西后,便一起下楼,张少琳自然是发挥本色,调戏着越来越有男人味的张文,搞得张文体内的欲火烧得十分旺盛,恨不得将张少琳抱回到楼上,让她跪在胯下臣服於他。

????   在门口等陈晓萍时,张少琳说笑了一阵子后,突然沉默下来,眼底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小脸上的绯红更有说不出的动人。

????   张少琳咬着下唇,抬头看了张文一眼,迟疑了一会儿,突然把头靠在张文的肩膀上,轻声说道:「小文,姐跟你说一件事。」

????   「嗯,说吧。」

????   张文被张少琳这突然的举动弄得有点愣神,虽然妩媚的她确实动人,但此时这柔情万千的模样也极为动人,令张文心里不禁颤抖了一下。

????   「小文,我有了。」

????   张少琳一脸温顺,抿着下唇的模样更是娇羞可人。

????   「哦,啊……」

????   张文顿时有点反应不过来,颤抖着声音问道:「这……多久了?」

????   「两个多月了!」

????   张少琳眼含娇羞,但看张文的神色阴晴不定,心里顿时有些忐忑。

????   一会儿,张少琳抬起头,用坚决的眼神看着张文,略带哀求又十分强硬地说道:「小文,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   「但……妈那边怎么交代?」

????   张文的脑子顿时嗡嗡作响,想起舅妈肚子里,他那曾经的第一个孩子,内心顿时有种如撕裂般的疼痛。

????   张文低头看着张少琳那平坦的腹部,那里正孕育着他和她的孩子,内心瞬间五味杂陈,有担忧,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期待。

????   「我不管。」

????   张少琳自然明白张文的担忧,眼底的忐忑一闪而过后,她抱紧张文,颤抖着声音说道:「你是我的男人,这是你要解决的事!」

????   「好、好吧!」

????   张文顿时觉得喉咙发乾,身体本能的颤抖着,点了点头,虽然他仍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但他也不想再承受像第一个孩子没有时的那种心碎感觉,而且看着张少琳那哀求的眼神,张文根本就没办法拒绝她的要求。

????   「姐姐!」

????   张文将张少琳搂到怀里,见她眼底那掩饰不住的狂喜,知道和她的这段恋情非常特殊,有所欠缺,也需要弥补,於是咬了咬牙,在内心有了决定,随即温柔的亲了亲她的小脸,柔声说道:「我们把孩子生下来,不管谁怎么说,不管会有什么事,我都会挡在你们面前,为你们遮风挡雨!」

????   「小文……」

????   张少琳动情的轻唤一声,眼底闪过感动的甜蜜,见张文那坚毅的眼神中有万般的怜爱,幸福的滋味顿时涌上心头,让她期待着肚子里的小生命之余,有更多对未来的期待以及甜蜜生活的向往。

????   「好了,舅妈来了。」

????   张文抱着张少琳好生抚慰一阵子,在擦去她眼角的泪花后,看见自家的车开过来,马上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她别哭,笑呵呵地说道:「姐姐,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好好照顾自己,生一个大胖小子给我。」

????   「嗯!」

????   张少琳羞答答的点了点头,她那难得温顺的模样,让张文的邪欲又有点萌动。

????   「小文,你也在呀!」

????   这时,车子慢慢停再门口,家建在驾驶座上摇下车窗,和张文聊着天。

????   家建这小子最近容光焕发,在张文的帮助下,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眼下的生活十分富足,不仅房子和车子都有了,孩子也快有了,也难怪他满面春风。家建也算是个聪明圆滑的人,在张文的帮助下,几乎承包大学城所有的食堂,不过他在塚磨一下后,还是决定分成几间店面,将它们分租出去,这样就不用管盈利的问题,毕竟他也不能保证学生会到食堂吃饭,后来他在李欣然的建议下,又开了县城内最时尙的一家水吧,在学生们的捧场下,生意挺不错,现在已经是个富有的老板。

????   家建的日子好过了,而张文的日子就更爽了,因为陈晓萍见张文这么尽心尽力的帮着她儿子,当然感动坏了,对张文已经迷恋到逆来顺受的地步,甚至在张文的哄骗下,不仅羞答答的和敏敏母女双飞,而且还献出稚菊,让张文当着敏敏的面给她来个两洞齐开,尔后她更是毫不避讳地舔了个乾乾净净,让张文爽得灵魂都要飞上天。

????   而敏敏虽然在学校是一大活宝,但模样也越发娇俏可爱,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她有老公,因此不敢招惹。偶尔有胆子大点的家伙起色心想追她和秀秀,只要打一通电话,家建就会去解决。 现在敏敏的生活开始好转,吃穿不仅有张文负责,家建也被这顽皮的妹妹剥削,日子过得很开心,而她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不会拒绝张文下流的请求。有一次,张文还让敏敏母女俩跪在地上,轮流插着她们的小嘴,那感觉简直爽翻天了!

????   跟家建聊了一阵子,张文还偷偷和姨妈及舅妈眉来眼去后,家建等人才开着车离开。

????   这时,天色已经晚了,张文的肚子也开始在抗议,令张文忍不住打电话催促李欣然,这才得知李欣然现在才要进县城,她刚才打电话时还在市里,令张文顿时一口血要喷出来,心想:妈的,被这妞耍了,妈的!

????   张文有点不耐烦,这时手机又响了,他火冒三丈的接起来后,顿时气得内分泌都要失调了!因为国道上有点塞车,所以李欣然就自作聪明的往乡间小道开,结果这迷糊的家伙就在田野间迷路,现在只能靠打听的方式过来,但这姑奶奶太神了,令张文不敢指望她很快就能过来,索性问李欣然要碰头的地点,便直接开车过去。

????   虽然现在五挂村仍和过去一样贫穷,不过有个最明显的改变,就是路建完、桥修成后,交通方便许多,但尽管交通已便利,这个偏远的地方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

????   在进入五挂村的小路口旁,有一座近四十亩的池塘,池子不深,池内种满荷花,现在虽然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不过池塘上那翠绿的荷叶也美得如梦似幻。

????   原本在路还没有开通的时候,这里即使有再美的风景都还是无人问津,因为根本就没有路可走,加上美景全都被路边的杂草和灌木丛所掩盖,即使想走近欣赏也没办法,哪怕是一条小土路都没有,只能踏着杂草走向池塘,而那片荷塘除了养鱼外,基本上没有别的用处,根本就无法产生更多的经济价値。

????   有一次,张文偶然路过这里时,立刻有了想法,没多久就透过陈伯承包这片池塘,并将周围的杂草丛修剪乾净,开辟出一条土路可以让车辆进入。

????   张文初期的计画,是要把这里建成休闲餐厅,这提议倒是让不少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叫休闲餐厅,而且在他们看来,张文已经有了一家酒店、有了一间度假村,再搞这样的生意似乎有点不必要,而且修建池塘可是需要花费一大笔钱。 张文并没有如众人想像般大兴土木,他只是在池塘边的路旁兴建停车场和厨房、宿舍之类的建筑物,就让人用大量的竹子,开始在池子上搭建走廊和一间间的包厢、凉亭,而所用的建筑材料皆以竹子为主,装潢完成后,再牵设电线,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少得让人跌破眼镜。 那家餐厅取名为「荷池」,以农家餐飮为主,打着纯天然绿色的口号,主食为炖鱼和五挂村当地捕捞的海鲜以前,由於交通不方便,使打捞上来的海鲜卖不了好价钱,很多鱼都得做成鱼乾,而现在张文可以直接向渔民们收购,价格和在码头上的售价差不多,但却降低了不少成本,也算是皆大欢喜。荷池内并放养大量的鱼,让客人除了吃饭、喝酒外,如有兴趣的人还可以租用钓竿享受一下钓鱼,虽然钓上来后的价格比市场上贵三倍,但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彼,因为对他们来说,享受的是钓鱼的成果和乐趣,以及在山清水秀的地方陶冶性情。毕竟县城和市里的生活节奏很快,水也被污染得差不多,就算有鱼都没人敢吃,而从这边钓上来的海产,贵一点也无所谓,享受自己的胜利果实绝对是一大乐事,也能成为聚会时的话题。 本来有很多人担心张文这想法会行不通,因为再往里面走,五挂村就有许多的小河或沟渠,而且本地人几乎没有钓鱼的兴趣,但他们没想到,在城里钓鱼竟是件很奢侈的事,能在吃饭的时候,享受钓鱼的这个乐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再加上餐厅打出口号,只要钓到十斤以上的大鱼就不收费,这下子更吸引不少人来这边聚会,一时间门庭若市。

????   餐厅开张了半个月,生意蒸蒸日上,三十座凉亭和十间包厢几乎每到用餐时间就会爆满,营业额也节节攀升,而菜肴除了鱼和海鲜外,主打的是野菜和无污染的蔬菜,价格更是向高级大酒店看齐,这下子可让五挂村的人全傻眼了,一个个上山挖菜过来卖,而原本不値钱的东西现在比庄稼还値钱,张文这也算是造福乡里。

????   荷池的生意由虎子负责打理,这家伙脑子灵活、办事俐落,而且两间养殖厂已经上了轨道,若继续让他待在养殖厂,就有点浪费他的才能,加上他结婚后也需要钱,思索再三后,张文便找虎子来,跟他说不给薪水,但年底会给两成分红,要他来打理荷池的生意。

????   虎子连想都不想就点头答应张文,在其他人看来,这样的合夥方式,对虎子似乎有点不公平,不过也有人认为这就像是从天上掉下馅饼一样的好事,因为在他们眼里,张文简直就是个财神,捞钱的速度几乎和点石成金一样。在别人眼中不値钱的东西,在他手里却变成和金子差不多的价値,所以也有不少人说虎子这决定是对的。那么一丁点的薪水绝对没有两成的分红多。

????   最后,事实证明虎子的决定是对的!因为餐厅刚开张时,便有众多官员和地方人物捧场,不仅在短时间内就打出名号,更成为不少官员休闲度假的必选之地,没多久,这里也被垂钓的爱好者们吹捧着,渐渐的,不少市里的人便开车到这里体会农村的感觉,瞬间就把这低投资的生意炒得火热。

????   荷池那竹造的大门相当高大,这在崇尙自然的潮流中显得别出心裁,朴素中又多了几分绿色的韵味。

????   这时,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门外的空地上早就停满一辆辆的轿车,甚至连外面的路上都停了不少车,而在看到这样的景象,张文自然是开心地笑了,心想:有这么多的财神爷捧场,想不赚钱都难啊!

????   门口,就见一身本地居民打扮的虎子正殷勤地为客人安排停车位,笑嘻嘻地招呼着常客,虎子的嘴甜,做人又圆滑,把客人们哄得高高兴兴。 看到张文过来时,虎子赶紧上前,一边帮张文打开车门,一边红光满面地说道:「文叔,你来啦!」

????   把钥匙拿给小弟去停车后,张文看着满满一院子的车和点菜的人群,满意地点了点头,笑呵呵地说道:「怎么样,虎子,这几天的生意还可以吧?」

????   「何止可以呀!」

????   虎子一边带着张文往里面走,一边兴奋说道:「今天忙得有点晕头转向。这几天,光哥天天带人来捧场,而且到了吃饭的时间时还大排长龙,而原本的服务生就已经太少,我赶紧又从村里招聘一批人,但这样还是有点忙不过来,每天起码都得到凌晨才能下班,但又得早起备货,忙得脚后跟都着不了地。」

????   「嗯,确实是有点累。」

????   张文低着头思索一会儿,说道:「好了,你呀,有钱赚就不要给我抱怨!不过让他们一直加班也不是办法,晚点你和大家说一下,我会从分红里拿两成出来,给他们当加班费和奖金,至於数目多少,就得看服务生的态度和厨子的手艺。」

????   「两成是不是有点多了?」

????   虎子稍稍愣了一下,他也有计算过,如果每天的生意都这么好,那他每个月两成的分红最少都有一万多块,而发这么多钱给服务生当奖金和加班费,对这贫穷的地方来说,似乎有点太慷慨了!

????   「你呀!」

????   张文呵呵一笑,摇着头说道:「照我说的去做。生意好,服务生当然忙,如果不给他们合理的待遇,谁会努力工作呀?若是怠慢了客人,以后要怎么做生意?反正要由他们工作的态度来决定,我相信若以这样的方式,赚的钱会更多。」

????   「也是!」

????   虎子没上过学,不懂张文说的道理,但张文话说得这么浅显,他也明白了,顿时感激的看了张文一眼,因为这样一来等於他的分红还是两成,但钱会比预期的还要多。

????   「还有地方吗?」

????   张文看了看,发现荷池上几乎每间包厢和凉亭都是爆满的状态,而且门外的走廊还有不少人在排队等座位,心里在高兴之余,也有点无奈,因为刚才李欣然在电话中说她要带客人来这边吃饭,他已经顺口答应了!

????   「没了,中午还没到就订满了。」

????   虎子察觉到张文的神色不对,马上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文叔,是不是你有客人?」

????   「嗯,看来得去别的地方吃了。」

????   张文无奈地叹息一声,心想:没办法,生意太好了,但总不能赶走客人吧?看来等下得硬着头皮挨一顿骂了!

????   「这样呀,我想想……」

????   虎子面露为难之色,无奈地挠着头,毕竟在刚开业的关口上,他不想得罪客人,虽然由於门庭若市的缘故,已经承包旁边的两座池塘,但现在还在搭建中,根本没办法使用,而他也明白张文若是要请客,那客人肯定不能得罪,所以有点左右为难。

????   「那是什么?」

????   张文也感到头疼,不过这时他眼一尖,看到被遗弃在角落的一块大竹排。

????   「那个呀,原本是渡河用的竹排,但现在有桥可以走,所以就没用了。」

????   虎子随口答道,不过一看到那长五公尺、宽四公尺的竹排,立刻眼睛一亮,和张文互看了一眼,似乎都在打同一个主意。

????   「马上抬去旁边的莲花池,叫小弟兄们快点,赶紧给我弄好!」

????   张文不禁放声大笑,心想:只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