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1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38:58Ctrl+D 收藏本站

呼说:「好硬啊……」「是啊,你看我都难受到这分上了,要是憋坏了怎么办啊!」张文马上继续劝说起来:「姐,你就给我吧!我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的。」

????   「小文,要不我像妈那样给你橹出来吧!」张少琳试探性的问道,虽然现在两人早已经是赤裸相见,但脑子里还是有些没办法接受,光是让弟弟摸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很荒唐了。如果还做那事的话,那就彻底完蛋了。

????   「不行,我想要你!」张文说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整个人给压住了,一手赶紧摸到了她的丘陵上,旋着上边那些柔软的体毛。

????   「小文,别碰那啊!啊……」张少琳下意识的想把腿夹紧,但已经晚了。张文的手已经摸到了腿中间,直接抚上了那最神秘的隐私地带,火热的大手一捂上,顿时就有一种异样的快感袭上她的心头。

????   「姐,你别忍了。」

????   张文感觉她的美腿夹紧了自己的手,那种柔软的肉感特别的舒服,现在看起来她很是紧张,身子都特别的僵硬。不过只要自己把手放到那,一会儿总有办法的,这下倒是不着急了。

????   「不行,啊……」张少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张文往上一些,用自己的嘴把她接下来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   张少琳顿时错愕了,刚想把弟弟推开的时候,张文赶紧用剩余的那只手将她的脖子环住,紧紧的贴着。有些粗鲁的用舌头一边舔着她香滑甜腻的小嘴,一边喘着粗气说:「姐,你就给我吧,下半辈子我来照顾你!」「小文……」张少琳心里泛起了一阵暖暖的感觉,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张文赶紧把舌头伸了进去,在她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挑逗着那条细嫩滑腻的小香舌,缠绵了起来。

????   张少琳已经没多少思考的能力了,随着弟弟的舌头一起搅拌起来,生涩,但也是本能的回应着,舒服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张文一看,夹在她腿间的那只手便一发力将她的腿稍微分开了一些,彻底的摸上了那个十九年来没人去把玩过的蜜处,入手的时候已经微微有些潮湿了。

????   张文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爆开了,姐姐的蜜处和喜儿的截然不同,十分的成熟而且饱满。两片花瓣虽然也紧紧的保护着那个能让男人销魂的地方,虽然还没被人采摘过,但却是肥美无比。体毛也是比较多,丛密得就像是小草一样,摸上去特别的软。

????   「死人……」张少琳见弟弟都呆了,下身被男人火热的大手一摸,顿时全身一个痉挛,艰难的吐了一口气后,甜美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小文,姐姐可以给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都答应。」

????   张文愣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虽然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变化,但却是兴奋得脑子都快充血了,赶紧先答应下来再说。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已经有压抑不住的狂喜。

????   「你可不许和妈说,还有就是你娶媳妇以后不能把姐给忘了。」

????   张少琳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能说出来一样。

????   「不会,当然不会。」

????   张文赶紧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既然姐姐都答应了,那就不用那么急色。毕竟都是第一次,还是稍微温柔一些的好。想到这,又低下身去,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锁骨,一边细声的说:「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   「小畜生,姐把身子给你了,这辈子嫁不了人了,你要对我不好的话,我死给你看。」

????   张少琳一边忍受弟弟温柔的亲吻所带来的痒感,一边情动的说道。半眯着的美目里已经尽是布满春情的水雾。

????   「姐,你知道吗?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如果不是我姐姐的话那该多好啊。到时候我就娶你当媳妇,让你给我生一堆的孩子。现在我感觉像在作梦。」

????   张文一边说着有些违心的情话,好让她能稍微的放松一些,一边大嘴往上,轻轻的含住她的耳垂舔了起来。

????   「小文……」张少琳娇喘吁吁,呻吟一样的轻唤中似乎已经带着一丝情动的感觉。

????   「姐,什么都别说了,把你交给我吧!」张文说着的时候,下边的手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的轻轻在她那细嫩的蜜处磨蹭起来,借着越来越多露水的滋润,缓缓的将那两片封闭了十九年的花瓣肉慢慢的分开,手感十分的火热和潮湿。

????   「小文……你,喜欢姐吗?」虽然张文一再的表白,但到了这时候,张少琳还是有些紧张的不肯把自己的腿分开,语气带着一丝悲伤的问道。

????   张文一边轻抚着那湿滑的嫩肉,一边用柔情的语气说:「姐,我喜欢你,不娶别的女人也行,我就要你。」

????   说完后,试探性的伸出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刚进去一节就感觉到小花|穴拚命的收缩着,似乎在阻止异物的入侵,感觉特别的有力。每一次轻柔的触碰都能感觉到姐姐敏感的小地方紧张的一阵收缩。

????   「小文……你轻点……」张少琳发出了一声呓语一样的呻吟,说话的声音特别的低,似乎害怕吵醒了旁边的妹妹,又像是呼吸不上来的感觉。整个娇美的躯体微微的发着抖,似乎很不适应这样的感觉。

????   「姐,弄疼你了,我帮你弄好一些吧!」张文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似乎有火在烧一样,干得半点水分都没有。话一说完,直接挪到了她身下,将两条粉腿左右一分往上压了压,埋头低了下去。细细的闻了一下姐姐蜜处的味道,似乎还有点淡淡的香味,又有一点点的咸。

????   「啊……」张少琳突然感觉到弟弟的舌头在自己那敏感的小地方上舔了一下,顿时就有些惊慌的说:「小文,别舔那,脏。」

????   「不脏,姐姐的味道很香!这些水很好喝。」

????   张文说着,整个脑袋都贴了上去,大嘴直接对在了她的花|穴口,舌头在那灵活的舔来舔去,偶尔缩成一团朝里钻去,轻轻的撩拨着敏感的嫩肉,又噙着那敏感的小肉丁舔了几下。没一会儿,就感觉姐姐的腿开始微微的发颤了。

????   尽管张文也是凭借着看那些日本大片学来的动作,但只是这样就让处子之身的张少琳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整个脑子都放空了,没半点思考的能力,甚至本能的伸出手去用力的按着弟弟的脑袋,似乎要把他也塞进自己身体里一样。这种感觉比起自己用手还刺激不知道多少倍。

????   她的手虽然已经在发抖,有些控制不住力道,抓得张文的头皮有些发疼,不过张文可不会去计较这个。他继续品尝着姐姐的味道,当舌头灵活的钻了进去,噙住那颗敏感的小肉芽点了几下,张少琳的身体顿时就抽搐一样的颤抖起来,喘气的声音也更加的急促了。

????   「姐……我要来了……」张文已经硬得有些受不了了,直起身来,舔了舔嘴唇后,蹲在了她的身下,握住自己硬梆梆的命根子顶在姐姐已经泛滥成灾的花|穴口,有些紧张的说道。毕竟对他来说这也是第一次,处男对Chu女,这样的事发生的机率已经和车祸差不多了。

????   「姐是第一次,你轻点。」

????   借着微微的夜色,张少琳似乎可以看见弟弟的整个轮廓。一想到他拿着男人传宗接代的东西顶在自己的|穴口,只要轻轻的一捅以后自己就变成了女人,心里特别的紧张,闭上眼睛,等着那传说中的一疼!

????   张文现在的紧张一点都不比她少,要不是今晚借着酒劲,还有那药酒激发的色胆,还真是干不出来这事。不过心里想着身下就要和自己一起献出第一次的美人居然是自己叫她姐姐的女人,那种禁忌和罪恶的快感就冲刷得脑子一片的空白。

????   握好了命根子,确定了位置后,张文挺腰开始慢慢的推进,两片花瓣的保护没办法阻止男人的入侵。拨开它们后,张文感觉到姐姐的嫩肉正紧紧的收缩着,一吸一吸的咬着自己的命根子,由于前戏充足,所以里边特别的湿润,轻轻的顶了几下后,慢慢的推进了一半就碰到了一层障碍物了。

????   「小文……轻点……」张少琳身体绷得特别僵硬,下身一阵特别涨的感觉。知道弟弟已经入侵了自己,但却没有像听说那样的疼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适应的说道。

????   「姐,你夹得我好舒服啊。」

????   张文脑子都开始发麻了,这就是传说中女人的身体,一跳一跳的肉壁包围起来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在没尝试之前,张文都有疑惑过这种长时间的活塞运动到底有什么用!但现在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绝对是错的,光是这温热通道夹紧的感觉就让人欲罢不能。

????   张少琳羞得别过头去,不理会弟弟的调戏。张文可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娇羞的样子,不禁色心大动,轻磨了两下还停留在她身体里的命根子后,柔声的说:「姐,我要来了,一会儿有点疼,你得忍一下知道吗?放松身体,放松后就没那么疼了。」

????   张少琳听弟弟说得一副老练的模样,不由得暂时忘了身体的不适,扑哧一笑说:「好了,小文,你一个童子鸡,还在这装老手呢。」

????   她这一笑,紧张的身体马上松软了一些,张文趁机狠狠地一顶,冲破了她十九年来保持的纯洁,将那层象征着纯洁的处子膜顶破,整个命根子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身体深处,把眼前这个性感的尤物彻底变成了属于自己的女人。

????   「啊……」张少琳没想到弟弟会突然发难,一阵大撞,下面马上传来了撕裂一样的疼痛,不禁疼得叫了起来!

????   说实话,外边虽然够湿润,但里边却是有些发干,而且特别的紧凑。张文猛的这一捅,自己也有些发疼,但一看姐姐整个人都抽搐起来了,嫣红的小嘴也因为疼痛闭合不上,赶紧趴下身,抱着她温柔的说:「姐姐,你忍一下就过去了。破身都这样的!」这一动,张少琳又感觉到了一阵生疼,但看弟弟的语气里满是疼爱和怜惜,只能吸了口凉气后,声音发颤的说:「死小文,你就不知道轻点吗……疼死我了!」「轻点你更疼了,姐。」

????   张文说着的时候,越凑越近,几乎是贴着她的嘴唇说出来的。

????   「小色狼啊你,一点都不知道疼人。」

????   张少琳赶紧反手把弟弟的腰抱住,他小小的一动,下身都会感觉发疼。

????   张文趁机把自己的舌头渡了过去,一边轻舔着她洁白的贝齿,一边双手按在她的酥|乳之上,轻揉着那两颗硬立的小樱桃说:「姐,我是第一次这么舒服。」

????   张少琳红了红脸,没想到弟弟回来的第二天,两人居然会发生这样有悖人伦的关系,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根大家伙停留在自己体内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想起自己保留了那么久的处子身就这么没了,还没得这样的疼,禁不住心里一阵的酸楚,语气有些悲伤的说:「小文,以后你要对不起姐的话,我就不活了!」「姐,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张文一边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点,一边动情的说:「姐,你是我第一个女人。让我知道了做男人是啥滋味,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

????   张少琳渐渐的有些适应了下边的涨痛,甚至还有些开始发痒起来。禁不住脸上一红,娇媚的说:「小文,姐不那么疼了。」

????   「那我动动看?」张文兴奋的问道。

????   「轻点……」张少琳说着的时候,把小手放在张文的腰上,闭上眼睛,满是紧张的等着接下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   张文试探性的把命根子抽出来一些,又慢慢的顶了进去。见姐姐没有吭声,虽然眉头有点皱,但似乎能忍受得下来,这才慢慢的抽送起来,一边抽送,一边感受着姐姐的肉壁夹紧自己的感觉,特别的紧,特别的舒服,温热潮湿的感觉包围着命根子,让张文兴奋得似乎全身的细胞都跳起来一样。

????   张少琳原先还有些不适,强咬着牙忍着这种像是伤口被撕开的疼痛,但随着张文温柔的动作,也慢慢的感受到了一种充实的满足感和磨蹭所带来的舒服。禁不住娇喘起来,脸上也开始发烫。有种想叫出来的冲动,但还是狠狠的将它压抑下去。微微的喘着气,随着弟弟温柔的动作,一对酥|乳上下的摇摆起来。

????   「姐姐……」张文一边叫着她,一边在她体内抽送着,随着充足的湿润感,动作也越来越快。

????   不知道为什么,弟弟这样「姐姐」一叫,张少琳心里就产生了一种有些阴暗的快感,禁不住这样的诱惑,本能的开始抬起小香臀有那么一点点的迎合。

????   随着两人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快感同时袭来,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都感受到这种激|情而有些升温。姐弟俩默契的没有说话,但却是压抑不住越来越急的呼吸。一时间,小屋里都是低低的喘息声,和肉体撞击带出来的拍水声,听起来香艳无比又压抑得很。

????   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紧紧的相缠蠕动着。见姐姐似乎已经尝到了个中滋味,张文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每一次的撞击都狠狠的拍在姐姐的身上,恨不能把自己融入到她的身体里边。而张少琳也是随着弟弟的每一次撞击发出了压抑的轻吟,如果不是小丹在旁边,恐怕这时候早已经忍不住叫出来了。

????   「姐……我要来了……」张文到底还是个处男,虽然刚才已经在喜儿的手上爆发了一次,但抽送了二十多分钟后,全身一紧有些受不了,知道自己快射出来了,忍不住更加大抽插的频率。

????   「弟弟……啊……射给我吧!」这时候张少琳也是感觉特别的强烈,知道自己高潮也快来了。疯狂的扭动着香臀,迎合着弟弟的冲击,嘴里也发出了不清不楚的呻吟。一头清秀的发丝也变得散乱不堪。

????   一阵颤抖,张文顿时感觉全身一阵电流通过,集中到了自己的命根子上,发疯似的狠撞了几下后再也把持不住,将所有黏稠的子孙深深的灌到了姐姐的身体里边。

????   「啊……」张少琳长长的一声呻吟,感觉到花心被一股滚烫的东西一浇,也忍不住整个人痉挛起来,直直的弓起了性感的娇躯。迎接着快乐颠峰的同时,也把人生的第一道爱液喷散而出。

????   两人同时达到了快乐的最颠峰。

????   发泄过后,张文忍不住全身一软,瘫下来压在了姐姐的身上,张少琳也是感觉全身的骨头像被抽走了一样没半点的力气。姐弟俩紧紧的抱在一起,一边喘着气,一边享受着男女之欢那种神奇的快感。下身依然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   良久过后,呼吸渐渐的平淡下来。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交好后留下的那些秽物的味道,张少琳慢慢的睁开眼睛,从那销魂蚀骨的滋味中回过神来,眼见弟弟还泥巴一样的趴在自己身上,胸膛挤压着自己的酥|乳,不由得嗔怪道:「死小文,你还不下来,想把姐姐压死啊。」

????   「我想把你插死……」张文几乎是脱口而出,刚说完就惊觉不对,刚把人家的身子给破了,现在就说这样粗鲁的话,这话说得有些过份了。

????   「你这个小流氓……」张少琳并没有生气,只不过现在感觉下边又开始有些发疼了。不禁娇声的责怪说:「原来看你挺老实的,怎么现在这样好色呢!你赶紧起来吧,姐有些受不了!那里有些发疼了。」

????   张文的眼睛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黑暗,借着从窗户口透进来的几丝月光可以清楚的看见姐姐脸上那娇羞的表情,和在黑暗中像珍珠一样闪着水光的迷人眼眸,既有初为人妇的风情,又有少女破身的惆怅。这时候脑子一冷,顿时就有些百感交集,这个下身和自己紧紧相连的性感女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想到这,就一阵的头疼。

????   「小文,你怎么了?」张少琳见弟弟默不作声,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   「姐,我想就这样压着你,压一辈子!」张文说着,又趴了下去,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轻轻的说道。按道理,自己应该不是那么冲动和色胆的人,怎么就在今天变得那么猥亵,玩了喜儿后又把姐姐给破了身,怎么想都有点想不明白。

????   张少琳感觉心里一暖,轻轻的伸出小手,反抱住张文那虽然瘦削但结实的身体,语气明显含着幸福的说:「傻弟弟,姐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还能说什么!」「姐,你说妈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张文咬着牙问道。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不能逃避,对于姐姐,或许没有很多亲情的感觉,但现在她做了自己的女人,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却不能去戳破这个谎言。要不然就可以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想到这,心里顿时感觉十分的烦燥。

????   「我不知道……」一说到这个问题,张少琳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安和迷茫。她心里也是在想为什么今晚自己会这样的冲动,现在回头一想,这一切实在太荒唐了。

????   「算了,姐,你也别担心了。」

????   张文越想头越疼,见她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赶紧说道。

????   「小文……你!」张少琳突然惊呼了一声,身体里弟弟那已经软下去的命根子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稍微的一顶就让那刚经历过破身洗礼的敏感小花|穴又传来了一丝丝渴望的快感,满满占据了自己还稚嫩的小花|穴。

????   张文这才发觉自己的命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摸着身下姐姐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娇躯,顿时又有些蠢蠢欲动了。再次蹲起身,将她的双腿分开后,轻轻的挺动着腰,再做起了让人如醉如狂的活塞运动来,尽情地享受着刚破身的小花|穴那迷死人的紧凑。

????   不过这次的动作就轻柔了许多,模仿着以前看过的那些A片的技术。开始用九浅一深的节奏慢慢的享用着姐姐的身体。

????   「不行……别、别动了……我受不了……」张少琳高潮刚过,正是最敏感的时候,被这么一弄顿时就呻吟成片,虽然夹杂着一点点的疼痛,但弟弟温柔的动作带来了更多充斥着所有神经的快感。

????   「姐,我知道你想要了……这次让弟弟再好好的让你舒服一下吧。」

????   熟悉的快感再次浮上来,张文决定不再去想那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好好的享受一下这种上帝赐给人类的美妙韵事和眼前姐姐曼妙的身体才是正事。

????   「……啊……啊……」「好弟弟……轻……轻点……」张文一波接一波的撞击着姐姐娇美的身体,双手握着她上下跳动的酥|乳,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又把第一次破身的姐姐送上另一个快乐的颠峰中去。

????   「弟……我……受不了了。」

????   「别……别弄了……」「死……干死我了……轻,轻点啊……太……深了……」持续将近一个小时的活塞运动后,张少琳原本没间断过的快感在全身上下爆炸开来,脑子里除了迎合的本能已经没别的东西了,但到底是第一次破身,马上就受不了了,见身体里的大东西还那么硬,顿时就有些害怕的哀求道,语气变得有些无力,就连呻吟都已经没了力气。

????   「姐,你再忍一下,我马上来了。」

????   张文现在已经爽得眼睛都红了,那熟悉的感觉一涌上来就知道自己已经快射了,哪有空去怜香惜玉。见姐姐的身子开始往后躲,马上把她的双腿抱住往自己这边拉,更狠的干了起来。

????   「啊……疼……别那么用……劲。」

????   张少琳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疼痛的叫喊,下身的蜜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感,鼻子一酸,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   「马上了……」张文的力度却是变得更大,喘着粗气狠狠的撞了起来。没几下后整个人像发了狂一里边。样的抽搐起来,将第二发的千万子孙又送进了姐姐的身体「啊……」张少琳被这一烫,既是疼但又感到异样的刺激,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在疼痛中迎来了最后一波更加强烈的颠峰。

????   「姐,你别哭了,刚才是我不对。」

????   激|情过后,张文这才听见了姐姐低低的啜泣声,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赶紧伏下身,一边用嘴吻去了她眼角微微发热的泪水,一边满是歉意的说道。

????   「死小文……你想把我搞死啊。」

????   啜泣了好一会儿,张少琳才从疼痛和快感的双重夹击下回过神来,皱着眉头有些愠怒的责怪道。用力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张文推开后,挪动着香臀,让那根已经软了的东西退出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一声像是开酒盖的声音,伴随着处子血和其他的秽物一起流了出来。

????   张文不好意思的一笑,黑暗里虽然看不太清楚姐姐脸上的表情,但一想刚才自己那样的粗鲁,一定把她弄得很疼了,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姐,我刚才太舒服了所以才没控制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揉一下?」「能没事吗?疼死我了……都肿了,揉个屁啊,死一边去!」张少琳一边苦着脸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地方,一边娇怒着说道,快乐过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了。

????   「哪肿了?」张文色色的问道。伸手往下一摸,湿润的水都已经流得被褥上都是了,姐姐那娇嫩的蜜处微微的有些发烫。

????   「你再说我就把你头都打肿。拿开啊,你手很粗不知道啊。」

????   张少琳恢复那副强悍的样子后,将张文的手一把打开,装作恶狠狠的说道。

????   「我怕你舍不得哦。」

????   张文说着的时候,摸黑把纸巾拿了过来,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