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2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43:11Ctrl+D 收藏本站

啊。”

????   “你……”

????   老头被他这恶毒的话气得跳了起来,指着那胖子破口大骂:“你个不入世的狗崽子,嘴巴上不知道积德啊!”

????   胖子见他暴跳如雷的样子,看都不看的就蹲下身来,拿起一枚铜钱后仔细的端详了起来,不过眼光却是被那个破败的烛台吸引了过去,等他把东西放下再站起身的时候,便一脸坏笑的朝张文说:“小兄弟,这些是近代仿的,不过仿的真不错。老头子喜欢收藏这些,你就给个价吧!”

????   张文听完一楞,这明显就是老头刚才的台词。这家伙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是专门来拆台的。尽管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不过张文还是害怕他们是来唱双簧的,索性不开口的往树背上一靠,一副笑咪咪的样子,看他们到底想玩哪一出。

????   胖子转过头来,朝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的老头子阴冷的说:“我说你个老不死的还真是不怕下辈子投不了胎啊,明明就是正货还得说是仿的。坑的人和你孙子一样的年纪,真是为老不尊啊。难道说你那点钱还不够买棺材的,咱们这么熟,你说一声我给你买不就得了,虽然可能会破几个洞,但好歹埋了你不是问题。”

????   突然,胖子一副抱歉的模样笑了笑,一拍脑袋嘲笑说:“你看看我这脑子,现在得火葬了!就你这样的二把柴火一烧,往河里一扔都是在污染环境,还埋墓地呢,要是破了别人家的风水就不好了!”“李富,你欺人太甚了。你自己还不是一样靠着连坑带骗的才起家的吗?现在在这挡老子的财路,难道你就不知道规矩吗?”

????   老头子气得脖子上的青筋都一跳一跳的,指着胖子一阵大骂。看那样子,大有再说几句就直接气死的可能。

????   “彼此彼此,不过我今天就是专门来你这搅局的。怎么样?”

????   胖子冷冷的笑了笑后,停下了手里的核桃,转过头来朝张文说:“小子,碰到我算你运气好。告诉你吧,那些铜钱里你挑一挑,把它弄成一整套是清朝雍正年间的,凑一起能翻个两倍。其他散虽然便宜,但最低也卖上两、三千,知道吗?”

????   张文一楞,看这样子他们还真不是那些搭伙的。这时候周围那些走来走去的人也围了过来,都是刚才那些个爱理不理的人,不过他们都是恶狠狠的看着胖子。大概是被挡了财路有些气恼,但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   老头也是被气得有些冲昏了头,不过也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见这边人一多,立刻底气十足的说:“李富,你也别在这装好人了。不就是和我老头有过节吗,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何必挡着大家的活计,难道你想和这么多人过不去吗?”

????   听这语气,张文偷笑了一下,好像他特别有理一样,搞不清楚状况的还以为老头是在帮自己伸张正义呢!“不敢,不敢。”

????   胖子先是呵呵的一笑,随后眼神突然变得阴狠吓人,咬着牙阴森森的说:“这笔生意是你看上的,我绝对不会抢。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至于他们嘛……和你搭上伙的时候就该有这心理准备了。得罪嘛!我富子也只能说对不起,改天摆酒向各位兄弟赔个不是了。”

????   他这话说得特别的坚决,但又有点威胁的成分了。可能这个叫李富的胖子在当地真有些势力,一下就把老头子辛苦拉过去的人气给弄没了,没一个敢站出来吭一声的。

????   张文也不想开口说什么,还是看着自己的戏。到了这份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如果说这是在演戏的话,那么这里每一个人那眼里透露出的忧虑和气愤,几乎个个都可说是影帝的级别了。不过也稍微的想明白了,他们先是会一个个过来否定你的东西,等给你弄得心灰意冷的时候就有一个出来做好人,低价的收你手里的东西,这行里的猫腻还真是多啊。

????   “哼……算你狠,老头我也不和你这样的人计较。”

????   老头粗喘着摸了摸胸口,尽量让自己平息下来,摆了摆手,周围的人就都走了,只留下了他和一脸得意坏笑的胖子。

????   老头看张文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样子,眼珠子贼贼的转了几圈,索性笑了笑后说:“小伙子,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什么。这样做也是我们行里的规矩,大家都得有饭吃不是嘛!不过你这些钱都是真的,我还是会收的。按市场上的价格给你八成的价怎么样?”

????   “九成……”

????   话音刚落,胖子马上伸手做了一个“九”的手势,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   “你,你小子不是说你不和我抢吗?”

????   老头子见他又横插一杠,顿时气得脸都快青了。

????   “呵呵,我有说吗?”

????   胖子狡猾的朝张文挤了挤眼后,放肆的笑了起来,嘲笑说:“就算有的话,老子也可以后悔吧。你要不爽的话就去告我,要不你去报警啊!哈哈……”

????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看着老头气急败坏的样子,一副很解气的样子。

????   “哼,我不和你这样的楞子计较。”

????   老头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似乎拿他没有办法一样。

????   “那我还谢谢您啰,祝您长命百岁,不过怎么个死法就不知道了。但是您老这品德,要是被车撞死的话也算是为后人积德了,没把人家的车撞坏了那更是大大的善事。”

????   胖子看了看他一副似乎气得快死了,也没有半点在意。反而语气更加的恶毒了。

????   “哼……”

????   老头似乎想开了一样,使劲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顺下气来。只是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也不理他,也没再生气,似乎直接把他的话就当耳边风了。

????   胖子见他不理自己了,慢悠悠的走到了张文的面前,自己拿起灯台和木盒,笑咪咪的打量了几下,眼里偶尔有精光出现,不过都隐藏得很好。

????   张文也没去说什么,一副“你爱看你就看”的样子。这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不少摆摊的人都陆续开始收拾东西,有的店门都已经开始关上。看来这一带的生意时间还是短。胖子还是没说话的意思,旁边那老头似乎是有话要说,但也没有出口。三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的憋着。

????   两人还在大眼瞪小眼,老头这会也没什么怒火了,估计留在这也只是想断了胖子的财路而已。

????   气氛很沉闷,不过张文还是能忍得住。看情况是胖子想把老头气走没成功,老头又想使坏搞他一会儿一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后,胖子眼睛转了转,一咬牙说:“小伙子,我实话告诉你,这些东西我都有兴趣。你要是有心想卖的话,到我店里谈怎么样?”

????   “哟,我还以为狗不会叫了呢,原来还会啊。想把人引你店里去,不会是又想强买强卖吧!”

????   老头马上就在旁边嘲讽道:“你那黑店养了多少个打手啊,我说你富子自己动手抢不就行了,让人去你那,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哼,用不着你在这捣乱。老子虽然坑人,但好歹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   胖子似乎料到他会捣乱一样,眼见老头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不爽。马上就挥手将他打断了:“我用不着你在这和我装好人,老子就是不赚了,也不能让你赚钱买厚棺材。”

????   “哼……小伙子……”

????   老头一扫刚才的阴霾,似乎没因为他的话而生气。脸上反而泛起了兴奋的红光。

????   只是他还没开口,胖子就一抬手把他的话打断了,一脸正色的朝张文说:“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瞒你了,刚才看了挺久的!这灯台应该是明朝时候的,是官家或者有钱人家才用得起的东西;而这木盒是清代打造的,看这款式是南方沿海的陪嫁之物。虽然年代不远,出身也不是很好。但却是用檀香木做的,原料好。也是一件值钱东西。”

????

????

???? 第三章  琐事;归心似箭

????   “你……算你狠……”

????   老头子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了当的说出来自断财路,气得脸都发青了。说话的时候手都一抖一抖的,一挥手,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   “呵呵,死那天记得告诉我。我去看看你死了以后是怎么样的,到时候我拍几张照留念,喝酒的时候看着心情也好一点。被车撞的话捡零件时也可以找我帮忙。”

????   胖子在后边哈哈大乐的说道,似乎斗赢了这老头对他来说很爽。

????   张文不知道他们哪来那么深的过节,三句两句都不离恶毒的诅咒,说话也实在够损。不过这样对自己的好处是真不少啊,起码知道了这些东西的价值,还白看了一下午的大戏。

????   胖子转过头来,脸上的高兴突然变得有些落寞。看了看张文后说:“这些东西什么来历你都知道了,还有没有兴趣卖?”

????   “呵呵,我一早就知道。不过在这看看戏有时候满好玩的。”

????   张文站起身后将包裹一收,笑呵呵的凑上前去说:“倒是你,把人家老头子气得不轻,何必呢!”

????   “这是我俩的事,没关系的。”

????   胖子摆了摆手后,突然一拍脑袋,懊恼的说:“妈的,刚才光顾着骂人了,还是让这老头给玩了一下。”

????   “怎么了?”

????   张文见他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马上好奇的问道。

????   胖子苦笑着说:“你打开那些铜钱看看,那死老头刚才和我吵架的时候,他手下人把你的一个铜钱给调包了。虽然不是成套的那个,但也值个三、四千的。”

????   张文心里一着急,刚想动手的时候马上就察觉不对。这样一来的话不是在告诉他自己什么都不懂吗?而且就算翻出来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辨认,到时候还是落了下风。虽然心疼,但还是一脸微笑的说:“算了,也怪我自己没去注意。偷了就偷了吧,这事找谁说理都没用!”“那跟我来吧!”

????   胖子见张文不为所动,眼里有一些的疑虑。不过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朝街边的一家大店面走去。

????   张文马上也跟了进去,胖子的店不算很大,大概只有三十平米左右,但和外边古香古色的店面相比,却有点不一样。办公桌、真皮沙发,装饰什么的都很现代,虽然也有几件装饰一样的陶瓷瓶子摆着,但要是不看门口那块招牌的话,真不会往古董店这方面想。

????   “很奇怪我这没摆什么实木、红木的家具,连一件陶瓷或是画卷都没有是吧!”

????   胖子笑吟吟的给张文倒了杯水,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一边垂着腿一边笑呵呵的看着张文。看来刚才蹲了那么久也是难为他这超重的身体!

????   “有点意外是真的。”

????   张文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不过却是留了个心眼没去喝他倒的水。谁知道这帮人会不会狠到弄点迷|药什么的,一切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   胖子一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也不在意,只是挥了挥手,乐呵呵的说:“其实那些开着店的十家有九家都是出来骗那些小家伙的,有钱的暴发户来这装文雅就是挨宰的命。至于大户,类似于我和老头这一类的人,平时没事只是转转看有没有可以上手的东西,谁都没那兴致守着一堆假货、口花花的骗人。”

????   张文笑咪咪的看着他说:“这个到处都是一样的,你们这也不能免俗!”

????   胖子惬意的拍了拍柔软的沙发后大笑着说:“我是没办法才弄得这家店,大吃大喝的现在长那么多肥肉,一天逛来逛去,不找个地方歇歇腿的话容易累死在这。别人家把你当贼一样的防,我也不乐意去!”

????   张文点了点头后,抬起手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四十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包裹,直接了当的问:“那你收不收了?不收的话我赶时间。”

????   胖子笑咪咪的点了点头,随后大笑着说:“我把那老头气得半死就是有诚意收你的东西。不过我先说明白了现金绝对是没问题,但你想要那些什么拍卖的市场价之类的不可能!我们这收货的必须有可以的利润才行。”

????   张文也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我也知道,不过你可别给我什么掏货价。都要哪些你先说一下吧!”

????   胖子脸色一正,伸出手指一边敲着手指,一边默默的盘算,好一会儿后严肃的问:“东西我是都想收,不给我得先问问你来路。如果是黑货的话,价格你也知道会怎么样,毕竟不能正当的出手。行货的话就还可以提一提。”

????   张文虽然没接触过这一行,但多少也知道一些里边的事情,有的东西来路不正或者是盗墓来的,他们也怕事后被政府没收。脑子快速的一转,摇了摇头说:“我可以给你保证这绝对不是黑货,也不是那种暗货。不过来路我可不好说!”“哦……”

????   胖子语气变得有些不好的说:“那我就对不住了,干我们这行的必须得问清楚。如果你没办法说的话,我相信这谁都不会去收;收,也是黑货价。”

????   张文装做一愣,随后又是一副头疼的模样,站起来走了一圈,一副咬牙的样子指了指门上那副红色的对联,语气严肃的说:“就是这个来路,你如果再打听别的就免了,就算当仿品都不可能卖给你。”

????   胖子脑子马上转换了一下,一看那红色的样子,又是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贴的对联,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红包。恍然大悟后脸上立刻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后,说:“小兄弟你放心,这些我们是知道规矩的。但凡这一种来路的收着也没什么后事可以操劳,其他的事我们也就不会去打听了。”

????   “那就好!”

????   张文坐了下来后,自己点了一根烟后慢慢的抽了一口。见胖子的表情已经恢复了笑容,这才慢吞吞的说:“不瞒你说,我也是代我家老板跑一趟而已,这些东西也不是我自己的,所以价格上我可不想被他们认为我在中间抽了水。”

????   “这个可以理解。”

????   胖子笑咪咪的眨了眨眼,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   张文这才满意的一笑,把东西都拿出来摆上,翘起二郎腿后说:“其实是不是黑货你自己的心里也应该有数了,要是黑货的话,年代不能这么杂乱。您就是想拿我涮着玩吧!”

????   胖子尴尬的一笑:“呵呵,没办法嘛!总得走一个流程是不是?”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拿着东西打量了一会,将其中一枚铜钱丢给了张文,说:“这就是他们调包的那个,你这亏估计得自己吃了。在这块地方碰上这事谁都没办法给你出头,报警了也没用!”

????   张文装作不在意的将铜钱顺手往口袋里一塞,笑咪咪的说:“这个没什么关系的,不过嘛……大哥你帮我看看,这里边是不是还有几个是假的?”

????   “假的?没有啊,现在都是真的。”

????   胖子愣了一下,但一看张文脸上那怪模怪样又有点贪婪笑意,马上脑子一激灵,拍着头窃笑说:“你看我这脑子,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使了。东西有些毛病也不会看了,真是的。”

????   “哪啊,真假大哥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还是很有眼力嘛。”

????   张文笑咪咪的竖起了大拇指。不过面对着这些人精,早已紧张得手心都出了一层黏黏的汗。

????   胖子仔细的看了看铜钱的样式,起身从一个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六枚看起来也是古里古气的铜钱。笑呵呵的递给了张文,眨了眨眼坏笑着说:“小兄弟,你这六个就是后仿的,不值钱。看来你家老板真是运气不好啊,要不要哥哥再给你仔细的看一下还有没有别的。”

????   “不用,不用……太多了不好。”

????   张文朝他做了一个满足的笑容,马上就把那些假硬币都塞进了裤口袋里,顺便把满是汗水的掌心擦了一下。

????   胖子笑咪咪的又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这才报了个价:“小兄弟,哥哥为了拉个主顾也不瞒你了。这灯台有可能是官家用的东西,但还不到皇家的那个级别,虽然是明代的,但是存量也不少,差不多市场上能卖个十万多点,但在我这最多就给你九万。毕竟我们掏这行的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生意可以开张。”

????   胖子顿了顿,见张文脸上的表情还是笑呵呵的。马上松了一口气,继续说:“至于这个木盒嘛,虽然雕工精湛,但却是民间的。它贵就贵在这个木材上,虽然是清代做的,但反而比那灯台值钱,市场价差不多能卖十四万。但我还是那句老话,十二万是我们的收货价。”

????   张文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后,装做有些心疼的说:“哥哥,这价格确实差不多,不过我想知道这次回去我得自己掏多少腰包去填这个假货的坑呀。”

????   胖子眼珠子一转,装做一副遗憾的样子,摇头晃脑说:“这个我就爱莫能助了,咱是做生意的!也不能把你这仿品当真货收不是,不过一会儿我找人给你开个鉴定书吧!这样你回去好交差。”

????   胖子说完,朝张文狡猾的笑了一下!张文会意的一笑,问:“那您把价格说说吧!”

????   胖子晃了晃脑袋后,算帐目一样的说:“除这这七个假的,那35个平均的价格合一合,能卖个十六万吧!我这是给的最高价了。”

????   张文眯着眼看了看他后,笑呵呵的说:“三样合起来,三十七万。我看您老给个三十八万是个整数比较好!”

????   “呵呵,第一次打交道,我也不心疼这点钱的。就按你说的办吧!”

????   胖子笑咪咪的站起身来,示意张文把东西收起来后,一边关着店门一边说:“咱们现在就去银行吧。”

????   “嗯……”

????   张文将东西一收,站在门外等他。

????   胖子关上了门,走出来的时候哈哈大乐的拍着张文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小兄弟,你就尽管放心吧。你到处问问去,这价格谁说低了你就来找我。不过可不能去问拍卖行的,那样我就没办法了!”

????   顿了顿,突然说:“对了,还有那个死老头。你找他的话,估计一个铜钱得和你说千八百万的。”

????   说完,自己就哈哈大乐起来。

????   胖子在银行是贵宾,似乎经常在这出入。进去以后直接就到了贵宾室,马上就有经理殷勤的走了过来。似乎对于这样的生意已经司空见惯了,只是打了招呼后就坐在一边等着。

????   “小兄弟,你看这钱是怎么?”

????   胖子将卡递给经理后,转过头来朝张文问道。

????   张文眯着眼想了一下,眼里射出了贪婪的绿光,咳了一声说:“哥哥,怎么你不是说那些值东西三十五万吗?那还犹豫什么。”

????   说完就把自己的卡递给了经理,说:“存这里边吧!”

????   胖子愣了愣,但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朝那经理笑咪咪的说:“王哥,你朝这卡里存三十五万。再帮我开一张七万的不记名存执吧!”

????   “七万?”

????   张文疑惑的看着他。

????   胖子大方的笑了笑后,拍着张文的肩膀说:“兄弟啊,你今天陪我们在那磨了一天。这点小钱就当哥哥给你赔不是了!你可不许说不要的话,那样就是看不起我了。”

????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   张文会意的一笑,也明白胖子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立刻就配合的作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   从银行里把所有的转帐都办完后,张文小心翼翼的把存折和卡都装进了贴身的口袋里,将东西全交给了胖子。婉拒了胖子热情的邀请,毕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点好,便表示自己有事马上就得走了。胖子一听张文就要离开,又拍着胸脯开来一辆马自达,热情地说要送张文一程。张文拗不过,只能顺口说自己现在还有事得马上赶到机场去。

????   买好了回去的机票,胖子陪着张文一起在机场等着,他时不时的看着张文,那样子有一点的扭捏,似乎有什么话想问一样。

????   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文多少有点猜出了眉目。但还是左一搭、右一搭的说着没用的笑话,胖子也是配合的笑着,只不过看起来有些别扭而已。

????   “那个,小兄弟。你看看以后是不是常来我这玩玩。”

????   眼看登机的时间都快到了,胖子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   张文马上明白了,确实是自己戏演得太好了。这家伙真的以为自己是专门给贪官卖这些东西的,想放长线钓大鱼。难怪那么好说话,还特意给了自己一大笔钱,倒是看得够长远的。

????   装作思索了一下,张文抬起头一脸为难的看着他说:“大哥啊,你看我这也不能总抛头露面的,就算我现在给你留个电话,没准回去我就换了。我坦白告诉你,我也住的挺远,来这就是为了出货!而且时间上不能太密集。”

????   “这样啊……”

????   胖子还不甘心,伸手拿出来一个名片递了过去,一脸微笑的说:“没事,以后你来这玩的时候记得来哥哥这就行了。今天那么匆忙没时间,那等下次我再好好的款待你。”

????   张文笑咪咪的将名片收下,拍了拍那张胖子给开的鉴定书,狡猾的笑了笑说:“那下次来的时候我肯定就得打扰你了。不过嘛……我估计下次我来的时候这东西可就没那么好了。”

????   “那是那是,卡的不好。存折好!”

????   胖子知道以后还有戏,眼前一亮后笑嘻嘻的点着头说道。

????   广播已经开始喊话了,张文这才笑呵呵的和他道别。第一次坐上了飞机,临走的时候,胖子还特别去免税区买了两条烟硬塞给张文,张文也是一副腐败的样子收了下来。再三向他保证以后自己再出货的话还找他之类的话,这才赶紧上了飞机。一坐下来,张文感觉整个人虚脱一样的软了下来,浑身的冷汗硬是憋到了现在才开始往外流?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