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23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44:1Ctrl+D 收藏本站

张文马上高兴的跳起来,一阵的挥手叫喊。

????   船头上站着一个素面朝天、身姿玲珑的女人,一头柔顺的长发在海风的轻拂下灵动的飘舞着,美眸似乎含着一点点的水雾。身穿一件简单的渔家女儿的小花衫,亭亭玉立,就像原始的泉水一样,干净得让人不忍去亵渎。

????

????

???? 第四章  动人童谣

????   船头的女人本就清新脱俗,美若天仙,尤其是成熟的美貌和丰腴的身段更是让人惊艳。船头刚靠上岸,她已经娇声的轻唤,语气似乎已经有点哽咽了:“小文……”

????   她一出现立刻就引来了码头上那些忙碌的人们注视的眼光,还没来得及细看,只感觉眼前的仙子实在是太漂亮了,虽然她穿着渔家的粗糙衣服,但这样漂亮的女人无论穿什么都不会有难看的时候。

????   “妈……你怎么来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哭什么啊。”

????   张文看着妈妈那娇俏的身影朝自己走来,两行思念的泪水都已经挂在了迷人的脸上。赶紧迎上前去一把将她的小手握住,心疼的给她擦去泪水。

????   众人都震撼了一下,眼前的女人虽然有少妇的感觉,但怎么想都不可能想得到她会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也难怪了!陈桂香虽然生活艰辛,但或许是水土养人的关系,脸上连一丝鱼尾纹都找不到,谁会相信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   陈桂香细细的摸着儿子有些晒黑的脸,胡子邋遢,还有布满脸的油腻,看起来风尘扑扑的很没精神,不由得有些心疼的说:“你这孩子,该休息的时候多休息一下。那么着急往家赶干什么!”

????   “妈,我想你嘛……”

????   张文心一暖。握着她柔弱又有点发凉的小手后深情的说道。

????   陈桂香高兴的笑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有些惊讶的看着张文身后那一堆大包小包的东西说:“这,这是你要你舅过来搬的东西?怎么那么多啊?”

????   “是啊……我想一次多买点的话,回家以后就可以少出来了。”

????   张文笑呵呵的说道。其实心里也是害怕了坐船出海的滋味,晕船太难受了。

????   “呵呵,小文啊。你真是发财了啊……”

????   陈强在后边跟了上来,只穿着短裤和拖鞋,又高又壮,像黑铁一样的肌肉全暴露在了空气中,引来了不少中年怨妇色眯眯的眼光。

????   其他认识或不认识的村里人一看到张文身后这小山一样高的货物,立刻就眼放精光!不过眼红归眼红,还是打了声招呼后挑着扁担去卖他们赖以维生的鱼干了。

????   陈桂香笑呵呵的和他们打着招呼,十分得意的拉着张文的手说这是我儿子,那一脸的幸福和慈爱柔和得让人都快睁不开眼了。

????   张文看着舅舅铁塔一样的身体朝自己走来,心里坏坏的想:难怪说太监以后会发胖,几天不见,似乎他的手又粗了一圈,真是有科学道理呀。心里虽是这么想,却是一脸老实的说:“舅,你就别来笑我了。这次多买一点以后就不用多花时间出来了是嘛!”

????   “行,不过可得分我一杯羹哦!可千万别忘了我的酒啊……”

????   陈强哈哈一笑后,挥了挥手就有几个村里的男人上前来开始往船上搬东西了,他自己倒是在一边悠闲的抽着烟,没有动手。

????   见儿子脸上有些疑惑,陈桂香赶紧解释说:“小文,这些都是在帮咱家盖房子的工人。妈不想累到你,就让他们过来一趟搬一下东西了。”

????   “是啊,我这姐就是护犊。要是累着了这宝贝儿子一下,估计她会心疼死的。”

????   陈强在旁边一边看着,一边笑嘻嘻的调侃着。

????   “想死啊你……”

????   陈桂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美目含怒的妩媚风韵更是让不少的男人都快流口水了。

????   张文赶紧打圆场,转移了话题:“好了妈,舅舅就是闹着玩的!怎么小妹她们没来吗?”

????   陈桂香白了儿子一眼,语气调笑但却把声音压得很低的说:“你个死孩子,是想问你姐吧!”

????   “都问,都问……”

????   张文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妈妈站船头的时候还以为是姐姐来了。没办法,两人站在一起身材和长相上都非常的相似,她又长得那么年轻,看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   “好了,你妹她们都吵着要来。不过家里的房子还在动工,我就留她们在那看着了。反正就这一会的功夫,你们还等不及是怎么了?”

????   陈桂香轻轻的一笑后,溺爱的伸出手指在儿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   这无比轻柔的动作让张文脑子有点发晕了,缓了一会儿后,一看那大包小包的东西都已经装满了船,这才朝陈强说:“舅,现在回去啊?”

????   “不急,宝爷出去买东西了。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再逛两圈。顺便带你妈在这看看。”

????   陈强摇了摇头后说道。

????   “别瞎说,买了这么多了还缺啥!不能这样的浪费钱。”

????   陈桂香马上就有些不满的白了他一眼。

????   张文也明白五挂村那一带的人上了岸几乎都不会瞎逛,即使逛了也是买不起。像妹妹那样大的孩子,很多人连集市都没逛过,说到底还是因为一个“穷”字。

????   “对了……”

????   张文假装郁闷的拍了拍脑袋,在他们疑惑的眼神下转身跑进了邮政储蓄。过一会后提着一个塑胶袋走了出来,村里那么穷的地方连个存钱取钱的都没有,现在身上的现金又不多,到时候花光了还得再出来一趟,那多麻烦啊。

????   “小文,你去那干什么?”

????   陈桂香看着儿子有些好奇的问道,毕竟对于她们来说银行之类的地方可能一辈子都不用去,钱就那么几张,一般都在家里存着;当然也有不少是有存折的,不过那是为了收在外打工的亲人寄来的血汗钱准备的。

????   张文笑呵呵的低下头来,将那黑塑胶袋的袋口猛的在妈妈的眼前拉开,指着里边的钱打趣说:“去拿了一点老婆本……”

????   陈桂香看着里边那几叠红通通的百元大钞,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慌忙的把那袋口收紧,一脸责怪的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啊。这钱收严实点……”

????   张文也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但没想到她会吓成这样。笑咪咪的把袋子绑好以后,十分自然的搂上了妈妈看起来紧绷的身子,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柔声的安慰说:“妈,你别紧张了。这光天化日的应该没什么事的!”

????   “小文,哪来的这么多钱啊……”

????   陈桂香赶觉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加快,丝毫没在意儿子亲密的举动。按了按胸口后抬起头来有些严肃的问:“你爸出去的时可什么都没带,这钱是怎么来的?”

????   “妈……”

????   张文笑呵呵的解释说:“外边的世界现在都日新月异了,这些钱不算多了。再说了爸在外边的时候也挺吃苦的,他的积蓄也不少。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儿子也是可以自己赚钱的,你就放心吧。都是一些来路正当的钱。”

????   “什么日新月异……”

????   陈桂香对于儿子有这么多钱心里很是高兴,不过还是白了一眼后没好气的说:“日子照样还不是吃饭、睡觉、上茅坑吗?吃不下饭,睡不下觉,死了没棺材睡。看他新到哪去……”

????   “呃……”

????   张文被呛得一时语塞,茅坑这样的字眼从妈妈嘴里说出来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不过细想一下她说的也是。有钱了如果一身的病痛折磨,还不如过平常日子,身体健康比较好。都市里不相信眼泪,金钱多了,有时候也是让人不得安生。

????   陈桂香这普通的甚至有点粗俗的话,让张文对以后在这个小村子生活下去的信心又多了不少。

????   张文看着妈妈那么紧张,觉得有点好笑,不过倒也不敢说出声来。突然脑子一激灵,想起自己还没买烟和要给舅舅的酒,马上就拉起了她的手朝商店走去:“妈,我还缺点东西,趁现在宝爷还没回来咱们赶紧去买。”

????   “还买啊……”

????   陈桂香一听还要花钱,所有的心疼都写在了脸上了,看那样子是恨不能拉着张文不让他去,不过还是乖乖的被儿子搂着走。

????   走进了一家还算可以的食杂店,张文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红塔山,应该是真的,朝店主嘱咐多拿几条后,看妈妈站在身后哪都没去,一副小孩子进了玩具店一样的好奇模样,不禁噗哧的一笑,说:“妈,你怎么站这不动啊。赶紧看看里边还有什么咱家缺的,等出来买就麻烦了。”

????   “你个败家东西……”

????   陈桂香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心里倒是高兴这也是儿子的一种孝顺,不禁心情大好的在一排排的货架间逛了起来,看的大多也是一些比较实用的生活用品,什么刷子、盆子之类的,只不过看了看标签上的价格后,都是咧了咧嘴又放了回去。

????   “小兄弟,就剩四条了。还要不要别的?”

????   店主点完烟以后在前台喊道。

????   “拿几条红金龙吧!”

????   张文随意的喊了一句后,继续跟在妈妈的后边走着,留意着她看过的每一样东西,在心里默默的记了起来。

????   张文见妈妈走到了放毛巾的货架前,拿起来摸了几下,那柔软绵绵的触觉十分的舒服,看着她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这才想起家里所谓的毛巾其实就是旧衣服剪下来的布块,粗糙就不用说了,有的都开了不知道有多少个洞,简直是在伤害她们细嫩白皙肌肤。

????   张文马上蹲下身,殷勤的说:“妈,毛巾多买几条吧。留着用!”

????   陈桂香一看那价格,八块、十块的。虽然感觉心疼但也觉得这些倒是有用的,这次就不拒绝了,不过却是把手伸向了最便宜的一块钱的白毛巾去。

????   张文一把将她的手按住后,语气慎重的说:“妈,这些便宜货有的可是对皮肤不好,还不怎么耐用。要买的话,咱们买点实用的!要不以后有什么皮肤病,少不了还得花钱治。”

????   “随你吧……”

????   陈桂香见儿子很有主见,心里一高兴也就笑着点了点头。

????   张文挑了红、粉红、绿、蓝和橙色五条最好的毛巾。卷成一卷拿在手上继续陪着她逛了起来。

????   “小文,咱们回去吧。妈看了一圈什么都不缺!”

????   陈桂香逛了一趟来回,尽管琳琅满目的东西看得有些眼花缭乱,但还是因为心疼钱什么都没买。走到了前台以后抬头说道。

????   “嗯,你等一下……”

????   张文说了一声后,在妈妈疑惑的眼神下朝里边跑去。一顿快速搜刮,提了两个篮子的东西走了出来。

????   “小文,你这是?”

????   陈桂香一看都是那些自己看上的东西,尽管都是些筷子和水瓢之类的日用品,奢侈一点的也就是一套不锈钢的刀具。虽然感觉心疼,但心里却是高兴儿子居然用心的记下了自己看过而且喜欢的东西。

????   “算一下多少钱吧……”

????   张文又从货架上拿下两瓶算还可以的糊涂仙白酒,朝妈妈温柔的一笑。

????   店主忙活开了,这些东西一共一千多块钱。张文把钱给完后就提着大包小包的走了出来,一路上看妈妈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心疼的不由的唠叨着东西太多了。不由得调侃说:“妈,你又在想什么了。你儿子的老婆本还有呢?”

????   “这孩子,怎就乱说钱呢。给你舅买这么好的酒干什么,他能喝明白吗?”

????   刚才结帐的时候,陈桂香站在旁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一听那小瓶子的酒居然要八十块一瓶,顿时吓得直吐舌头。村里一般要嘛就是自家酿的小烧,喝点白酒的打一斤也就两块。有喜事的时候最多就喝点十块钱一斤的,哪有买这些瓶装酒的。

????   再看儿子一脸没事的把十多张红通通的钞花了出去,陈桂香那一脸的不舍啊,恨不能动手把钱给抢回来。

????   张文嘿嘿的一乐,笑咪咪的说:“呵呵,妈你就别心疼这个了。等以后我赚更多钱的时候我给你买一个大盆子,给你全倒上比这还好的酒让你洗个澡,那才叫舒服呢。到时候醉倒在里边,想洗的时候洗,想喝的时候喝,多美啊。”

????   陈桂香听着儿子的孝顺话很是高兴,不过还是象征性的用美眸白了一眼,嘴上还是嗔怪说:“看你说的,真要这样糟蹋钱的话看我不打死你。你这说法是想把你妈泡成药酒了,你把我当耗子还是蛇啊!”

????   “妈,咱家就我一个独苗,想打死我好歹等有个孙子吧。您老就开开恩。再说了拿您泡药酒我哪敢啊,借我十个胆子我都没那想法。”

????   张文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顿时就把陈桂香逗得前后直乐。

????   丰满的酥胸和饱润的丰臀也随着颤抖起来,这曼妙成熟的曲线立刻吸引了过路不少色狼的目光。本来陈桂香就漂亮了,现在这一颤那妩媚的风情更是让人遐想连连。

????   张文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就凭妈妈这样的天香国色,相信走到哪都会对男人带来致命的杀伤力,尤其是少妇特有的成熟,更是诱人无比。

????   陈强远远的坐在船头上,看着一路有说有笑走来的母子俩,虽然疑惑一向比较淡定的姐姐怎么一副小女孩一样高兴坏了的样子,但还是挥了挥手喊道:“小文、姐!赶紧上船吧,宝爷回来了。”

????   “还不把钱收好……”

????   陈桂香见儿子还大大咧咧的拿着装钱的塑胶袋,这时候的眼神特别的警戒,似乎有种看谁都像贼的样子,嘱咐了张文一句后这才回头喊着:“来了来了……”

????   张文呵呵一笑后把钱放进了口袋里,眼睛一边看着妈妈那一走一晃的美臀,一边跟了上去。今天这船看来就是被包了下来,除了这几个人外没别的人在,装了几乎满满的半船货,那些人羡慕得眼都红了。

????   上船以后,张文一看妈妈还一副神秘兮兮的紧张样子戒备着,不由的噗哧一笑后说:“妈,你别那么紧张了。总不能这年头还有海盗吧!”

????   “去去,你这孩子心也太大意了吧。这年头人心可没个准。”

????   陈桂香紧张得挺翘的鼻子上都有一点点的汗珠了,见儿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马上就不满的瞪了一眼。

????   “小文,咱们上前头去吧。后边这一会颠!”

????   陈强从后边把缆绳解开以后说道。

????   张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后,自然的拉起了妈妈的手朝船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妈,我说你就别那么草木皆兵的。没事的,就这么一点钱,至于闹点人命案子吗?”陈桂香见儿子把这么多钱说得事这么小,心里顿时就有点责怪。不过想想可能自己真的是没见过世面才这么大惊小怪的,也就不再吭声了,但眼神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   “小文回来啦……”

????   陈伯早就发动了柴油机,坐在船板上悠闲的抽着旱烟了,一见母子俩过来马上就热情的招呼着。

????   “陈伯,您身体还是那么好啊。”

????   张文虽然脸上笑着,但船一启动马上就带来了那种悬空一样的感觉,才刚坐下不由得开始有点难受了。

????   陈桂香一看儿子一屁股坐到了木板上,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不自然,马上就凑上前关心的问:“小文,你怎么了?”

????   她的脸凑得特别的近,张文感觉到那幽香如兰的呼吸吐在脸上,有一种暖暖的舒服感觉,仔细点似乎还能看到妈妈那长长睫毛的颤动,那微张的小嘴是那么的红润香甜,似乎在引诱别人去品尝一样。张文不由得恍惚了一下,马上就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事的,坐一会就好了!”

????   “是不是又晕船了。”

????   陈桂香一手摸上了儿子的额头后心疼的说道。上次陈强回去的时候,把张文晕船时吐得半死的情况和她们一说,母女俩虽然表面都没多说什么,但一到了晚上却是各自心疼得落泪。晚上陈桂香睡不着的时候,经常也感觉到女儿也是辗转反侧没有入睡。

????   “小文,真没事吗?”陈桂香心疼得眼圈都有些发红了,柔嫩的小手爱怜的摸着张文的脸。看着儿子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心疼得都快碎了。

????   “妈,我想躺一会儿……”

????   张文已经无暇去顾及这些暧昧的动作了,船在海浪上又颠了一下,似乎弄得五脏六腑又开始翻腾起来,那种强烈的眩晕和恶心马上又冲上了脑袋。

????   “等等……”

????   陈桂香从木板底下拿出了一个旧的饮料瓶子,里边装着一些淡黄|色的黏稠液体,将瓶子打开以后一股刺鼻的姜和酒混合的味道马上就飘出来了。不算难闻,但也绝对不是香的。

????   张文看着妈妈小心翼翼的倒了一碗递了过来,闻了一下后感觉鼻子有点难受,不禁皱了皱眉问:“妈,这是什么东西啊?”

????   “姜蓉酒,晕船喝这个是最有效的。虽然味道不怎么好,可是你姐捣了一晚上弄出来的,喝了它你就能舒服一点了。”

????   陈桂香看着儿子脸都开始有点发青了,心疼得苦起了小脸。

????   张文虽然心里有点排斥,但一看那酒里的姜都捣得和豆浆差不多了。小小的糨糊状,家里又没搅拌机之类的,肯定是姐姐花了很长时间在那老旧的石槽里一下、一下的捣出来的,捣得这样细不知道得花上多少的时间啊。姐姐的小手那么的细嫩,会不会因为这个磨损了那光滑的皮肤。想到这,张文不禁心里一暖,顺从的张开嘴,慢慢的喝了下去。

????   陈桂香见儿子乖乖的喝了下去,笑了笑后坐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腿说:“小文,你实在难受的话就在这躺一会儿吧!妈和舅舅在这看着没事的。”

????   现在的风浪越来越大,船的行驶虽然没什么危险,但随着波浪拍过船身,颠簸的幅度更大了,还有一阵阵让人恶心的柴油味。张文只感觉脑袋迷糊,无暇去多想什么。“嗯”了一声后就躺到了木板上边,直接把头枕在了妈妈柔软细嫩的腿上。虽然隔着裤子,但也感觉十分的舒服,软绵绵又有弹性,一倒下去让人很自然的就放松下来。

????   陈桂香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轻轻地拍着张文的手臂,见儿子脸上难受的表情已经好多了,一直紧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欣慰的一笑后柔声说道:“小文啊,你一会回去的时候赶紧好好睡个觉知道吗?我听其他人说这一路你走得够远了,这么点时间老是匆忙的赶来赶去的,可别把身子累坏了!”

????   “嗯……”

????   张文模糊的应了一声,舒服的扭了扭。这时候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当小孩子时候那样的安稳,妈妈的小手轻轻的抚着,就像是有魔力一样的让人舒服,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带着海味的幽幽体香,感觉比起什么灵丹妙药更加的有效果。

????   “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们就到家了。”

????   陈桂香看儿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平静,心情也好了许多,连声音都变得无比的轻柔,娇嫩的声线充满了女性的柔媚。

????   陈桂香不由得哼起了好听的摇篮曲,小手轻抚着儿子的脸,温馨的一幕让众人无不动容。

????   “妈……到了叫我。”

????   张文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小时后多少次幻想过会躺在妈妈的怀里,撒着娇让她唱歌哄自己睡觉。现在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人特别自然的放松。虽然还有点恶心、难受,但在这童谣的慰藉下也好了许多,迷糊中眼皮一重,抵抗不住那似乎很熟悉的童谣在耳边环绕,沉沉的睡了过去!陈桂香一边温柔的抚摸着儿子有些疲惫的脸,一边像以前一样哼着熟悉的童谣。在翻腾的浪花中看着蔚蓝色的海面,静静的看着船朝家里开去。

????   这一觉张文感觉睡得特别的香,特别的踏实,美中不足的是颠簸的感觉和船体偶尔的上下摇晃会突然的惊扰了美梦。可随着妈妈动听的童谣声和那细嫩温柔的抚摸,又不知不觉的安静下来,像个贪睡的小孩一样继续着自己的美梦。

????   这一次的劳碌奔波、还有脑子过度的使用让张文特别的疲惫。这一睡就像是把全部疲惫都放掉一样,睡的格外的深沉,不知不觉的睡得很死很死。

????   迷迷糊糊中,张文感觉到船好像不怎么摇了,后脑上那柔软的肉感似乎有些变了,有些困意的睁开了眼睛一看,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到底是什么时候到了家,自己居然睡在了熟悉的小屋里舒服的大炕上边,身上还仔细的盖着一床被子。

????   “谁在啊……”

????   张文拍了拍还有点发疼的脑袋,一看屋里一个人都没有,觉得纳闷,马上就喊了起来。奇怪了,刚才不是在船上睡着的吗?怎么这一会儿倒睡在家里的炕上了。

????   听到声音,正在灶台边做饭的张少琳马上就跑了过来,一看炕上的弟弟已经醒了过来,那张日思夜想的脸无比的疲惫,不由得心里一酸,原本娇美的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小文,你醒了……”

????   张文闭着眼睛拍了拍还有点发疼的脑袋后问:“姐,我怎么在这了?”

????   张少琳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来,伸出带着一点点香气的小手慢慢的帮张文整理了一下被子后,忍不住眼圈一红流下了泪说:“到岸以后妈见你睡得还香就让舅背你回来的。小文,你累了吗?要不再睡一会儿吧。”

????   张文张开眼睛一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她们已经把那些衣服都拆包了,姐姐这时候已经换上了一条黑色的休闲短裤,上身一件露脐的白色小背心,那平坦结实的小腹、性感细嫩的香肩和修长的美腿都展露在了空气之中,似乎在暧昧之中带有一点妖冶的味道,但是却又那么的淳朴。

????   张少琳本就是个漂亮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