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29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46:34Ctrl+D 收藏本站

恢灰约阂患岢炙褪裁炊疾凰担坏嗌倩故强闯鲇械悴焕忠猓孟氚旆ǜ谋湟幌抡飧鱿肿础?br />   “哥……我回来啦……”

????   张文又低头看了好一会的书,突然听见妹妹那甜甜的声音响起;甜腻的声音清澈得让人一听骨头都快酥了。刚抬起头的时候;却发觉小丫头已经闪电一样的穿过院子朝屋里进去了,仔细一看;她的身上似乎还有不少的泥巴和草屑,身上脏兮兮的很事可爱。看来这还真被妈妈给说中了,不知道上哪个田里疯去了。

????   “这丫头啊!”

????   张少琳从后边尾随而进,手上端一个小铁盆;里面有一些血淋淋的东西。一边进来一边略有责怪的念叨着:“要不是我顺路看见她的话;这会还不知道上哪疯去了,总是玩得不知道时间;真是的!”

????   张文见她回来了,将桌子上的书和本子一边收起来;一边笑着说:“小孩子玩久一点,忘了时间也是正常的嘛!反正没什么事就让她多玩一会儿;没什么关系的!”张少琳给了张文一个温柔的眼神;摇曳着美妙的身姿;一边朝厨房走去一边嘀咕道:“这还正常呢,我以前可没她那么疯,光干活就累得半死;哪有空出去撒野啊?你也太宠她了!”

????   张文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姐姐那倩美的背影晚上不希望发生点什么是假的。但现在的问题就是舅舅还在这,上哪搞去?连他睡哪都不清楚,总不能挤一个炕上吧!真挤的话;无论他睡哪头都感觉特别的不乐意。毕竟再怎么样舅舅到底都是男人;心里肯定会觉得别扭。

????   想到这;张文不禁就有点头疼了。自己的醋劲也大;除非晚上他和自己睡;但那样又不能和解解好好诉说一下离别的思念。总不能赶他走吧!郁闷啊……张文一边转着眼珠想着办法;一边朝屋里走去。

????   回屋一看;果然妈妈正一脸生气的教训着满脸委屈的妹妹。小丹可怜兮兮的站着;眼圈微微的有点发红了。仔细一听才知道;原来小丹穿了一身新衣服出去炫耀去了。把钱还给人家以后和村里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去田里玩,结果弄得混身脏兮兮的才回来,把钱全拿去请人家吃糖果、饼干去了。

????   一下就把钱全花光了!陈桂香节省习惯了;看她这样花钱肯定不高兴;自然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了!“小妹,你拿一下衣服吧。一会儿舅舅洗完你赶紧去洗!”

????   张文看着妹妹那可爱的小脸;这时候简直就是一个特种兵一样糊满了泥巴;都有些看不清楚,只有水灵灵的大眼睛透露着她的委屈;心里不禁一疼;呵呵一乐后走上前去溺爱的说道。

????   陈桂香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要不是你哥宠着你;看我一会不打烂你的屁股,还不赶紧去。”

????   “知道了……”

????   小丹一副可怜的样子低低的说道,刚转过身又给张文递了一个调皮的眼神后;擦了擦手上已经有些干掉的泥巴,拿起旧衣服走了出去。

????   陈桂香有些生气的看着屋里地上残留的泥巴块,一边拿着扫把和簸箕扫着一边念叨着:“小文,你不该这样惯着她。这孩子本来就野,你再这样的话;以后还能不能管住了?”“妈,没事的!小孩子皮一点是正常的。”

????   张文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书一边笑道:“姐姐回来了,应该是买完东西了吧!你去看看有没有缺的。”

????   “好……”

????   陈桂香应了一声后就走了出去,嘴里还有些不乐意的念叨着。

????   张文笑了笑,一家子在一起还是这样热闹比较好玩的。小丹也是率真可爱;小孩子嘛!穿上新衣服自然免不了想显摆一下;这也是童真的一种表现。

????   张文开始整理起自己新买的几套衣服,因为现在的天气比较热;所以还是买了一些短裤之类穿着比较舒服的东西。不过这里的破天气;张文领会了两个晚上以后;就毅然的买了把电风扇和一把挂扇开始安装起来,和姐姐缠绵的那个晚上虽然让人亢奋,但睡了没一会儿就因为两人抱太紧,结果一出汗弄得太难受而睡不着。一会儿睡一会儿醒的特别难受,这问题必须得解决一下,不然白天还哪来的精力。

????   屋里的角落,许多件女装都已经被姐姐的巧手整齐的分开放在了案台上。那老旧的衣柜根本就装不了那么多的衣服,其他的东西;姐姐能看懂的都大致给放得整整齐齐的。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将东西整理得有条不紊的!

????   张文安装完风扇;左右的找了一圈,才发觉姐姐把那些自己买的性感内衣全藏在了衣柜的最底下。放在外边的都是一些相对比较保守,或者是小可爱之类的衣服。一看那严实隐秘的手法,张文不禁噗哧的一笑。姐姐虽然老是调戏自己,但还是有害羞的一面啊;估计她看着这些暴露的衣服也会害羞。

????   “小文,嘿嘿!酒呢?”

????   如雷般的声音响起,陈强边擦着身上的水珠边迈着大步走进来;一进屋就转着头一副馋相的找起了酒。

????   张文慌忙把柜子关上,站起身一看;舅舅已经走了进来。赶紧先把吃饭的炕桌搬到了中间,把自己准备送他的几条烟和两瓶酒拿过来摆了上去。一脸微笑的说:“舅舅,这个晚上你走时拿回家去。”

????   “哦,不错啊!”

????   陈强半点都没客气,一边接过来一边啧啧的称赞说:“这些玩意我就在镇里的小卖部看过几次,还真没喝过啊!”

????   说完就把烟酒往后一推,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坏笑着说:“这是你送我的,那晚上的酒不能让我请吧!”

????   “那是那是……”

????   张文刚才本来就话里有话,暗示他晚上得回去睡觉。但见舅舅那么大大咧咧的;估计他也不会想到这些;索性也不讲这种暗示的话了。顺手将那瓶糊涂仙拿了出来!陈强接过来看了几下后,笑呵呵的说:“外边的人就是小气,这么一点酒爽一下喉咙都不够。还卖得这么贵;光这瓶子就值多少斤小烧了。”

????   张文多少听说过舅舅年轻的时候有多能喝,那五十多度的小烧直接就当水了。有时候夏天口渴的时候不喝水就喝酒,两、三斤就是打个底。不过这也反应了以前外公家在这一带也算富裕,不然这样的行为在普通人看来;几乎和败家子没什么区别。

????   张文一边拿来了新买的啤酒杯,一边开了酒盖子说:“舅,我知道你酒量大。一会儿不够的话这还有的是!你就尽管喝吧!不过我酒量不行;可能陪不了多少。”

????   “行,行……”

????   陈强笑呵呵的看着外甥给自己满酒,刚一满上就迫不及待的抓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大呼了一声过瘾以后大笑着说:“你看我这心急的,光顾着喝;没弄明白这酒什么味道。再给我来一杯吧!”

????   说完;把酒杯递到了张文面前。

????   靠,喝酒还真是和喝水没区别啊。张文拿着酒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强似乎是等不急了,一把夺过酒瓶;直接对着瓶口灌了起来。就见他喉结动来动去咕噜咕噜了几声,一瓶八两的白酒就这样喝了下去。一滴不剩!“嘿嘿,味道真好啊!”

????   陈强笑咪咪的舔了舔嘴角剩下的几滴,马上就把酒瓶藏到一边;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小文,一会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妈。她要知道我这么个喝法的话;我又得挨一顿骂了。”

????   “知道了。”

????   张文有些哭笑不得了。老妈看起来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虽然强悍起来的时候确实吓人,但对自己也算是温柔可人;极尽女性的柔媚;但是怎么其他人一个个似乎都把她当母夜叉对待了。哪来那么漂亮的母夜叉啊!

????   “哥……”

????   小丹很快就洗完了,手上端着一盆已经炖好的蛇肉和当地特产的一种沾酱走了上来。长长的发丝因为湿透的关系还有点缠在一起,似乎是害怕再被骂的关系;不敢再换新衣服了,还穿着那身不怎么合适的旧衣服。看起来有一点蹩脚的可爱!

????   张文帮着她把东西摆到了桌上,一看小丹那可爱的大眼睛里透露着一种不乐意;但又隐隐感觉有点狡猾,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了笑问:“小丫头,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   “这丫头可鬼得很呢。嘿嘿!”

????   陈强熟练的从张文家的桌子底下拿出一坛子烧酒倒了起来。似乎对价格比较昂贵的瓶装酒不怎么有兴趣,或许是低度数喝起来不过瘾的关系吧!

????   小丹一脸的委屈,嘟囔着小嘴;双手拉着张文的胳膊左右的甩着;眨着大眼睛撒娇说:“哥!妈说以后不给我新衣服穿了,你得帮帮人家啊!”“妈不给,我给。你去挑点你喜欢的随便穿。”

????   张文呵呵一笑,果然妈妈出去以后还对她进行了一次再教育。这丫头倒是机灵,现在都知道把自己当保护伞最有用了。

????   “哥最好了!”

????   小丹娇滴滴的嗲了一声后,马上换了个人一样跳到了衣服前挑了起来。那兴奋的样子不异于张文在看见姐姐躺被窝里时的程度。蹲下去的时候;翘起的小屁股实在够圆的;让张文忍不住时不时偷瞄一下;猜测着小萝莉的臀部该有多迷人的弹性呀!“这小丫头……”

????   张文笑着摇了摇头,语气里全是宠爱;没半分责怪。

????   陈强哈哈大笑起来:“这鬼丫头;现在都学会哄人了!你把你哥哄好了;以后就不怕你妈是吧!”“要你管!”小丹回过头来;顽皮的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嬉笑着说:“哥哥本来就该疼我;谁叫我生得最晚呀!”“是;是!”陈强笑着点头;面对小丹的调皮可爱;确实让人会忍不住去宠爱她。

????   趁着舅舅还没喝多;张文赶紧把自己画的图纸拿了出来;摆上桌铺了开来;一脸严肃的说:“舅,你看一下这图。山上和那片丘陵地我想按这个设计来动工,你看看怎么样?”

????   陈强一听有正事;马上接过本子仔细的看了起来;这时候怎么看都不像是喝过酒的,脸带微笑很是清醒的样子。尽管对那些繁乱的符号什么的不太懂,但看图还是没半点问题。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后;笑呵呵的说:“这活不是太难,山上别的没有;树倒有的是,而且山脚下还种得挺满的。倒不用特地去砍,直接在树上缠铁丝就可以了。”

????   张文一听觉得这样也不错,起码省了一些人工的钱。又拿起纸笔说起了那些水蛭池子的事:“对了舅,如果村里的那根电线给它换一个水线的话;多少钱能下来?这事具体得找谁去办?”

????   “这个……”

????   陈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些我不懂!”

????   张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后,让正挑衣服挑得兴起的小丹去给自己拿来啤酒来。夹了块蛇肉一吃,细嫩滑软,满口留香;口感不错。继续问:“对了舅。到时候小鸡肯定不少,有没有什么办法防住那些蛇啊什么的来偷吃?你知道这东西最不好防了。”

????   一说起这话题;陈强脸上尽是得意的表情,又喝了满满一杯后拍了拍胸口说:“别的不敢保证;但这个可是你舅拿手好戏!我早就给你打算好了。这几天我都让人给我挖一些雄黄种在山边,到时候再搞一些鹅粪涂上一圈。几个捕蛇的夹子一放,这事我给你打上包票,绝对没有问题。”

????   张文隐约也听说过这些东西有效果;马上笑着恭维说:“舅,那这事我就靠你了。估计有你出马;那些蛇都得绕着走了!”“没问题!”陈强哈哈大笑后,又满满的灌了一大口。

????   张文刻意的和舅舅聊着天,一边喝着酒一边听他天南地北的一顿胡吹。虽然感觉有些离谱;但却是有一种憨厚的可爱。吹牛倒也不失为一种衬托气氛的好办法;而且他吹起来也不让人讨厌;虽然明知道有一些是胡说的。

????   “菜来啰!”陈桂香和张少琳一前一后的端着刚煮的猪鞭汤和猪心炒韭菜走了进来。

????   菜一上桌,一时间屋里就香喷四溢了。

????   陈桂香看儿子面前没一块蛇骨,弟弟桌边却是满满一堆。顿时就拉下了脸,一边摆着几碟小菜一边念叨着:“小文啊,不是妈说你,那么瘦就多吃一点补补身子。你舅可在这呢,晚了你可连下筷子的地方都没有了!”

????   “姐,多少咱们还是亲戚吧!怎么待遇差别这么大啊?”陈强一脸委屈的说道;对于姐姐有点尖锐刻薄的讽刺似乎也习惯了。

????   陈桂香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唠叨说:“看你都吃得这么胖了,还吃那么多。”

????   “可怜的我啊……”

????   陈强叹了口气后;看了看天色已经快黑了,一边起身收拾着东西一边说:“我先回去了,最近你弟妹老是有点抱怨。今晚我不喝那么多了,免得一会山路不好走啊!”

????   张文一听他要走,心里顿时就是一乐。不过窃喜归窃喜,脸上还是一副挽留的样子说:“舅,怎么那么快就走啊,这菜刚上还没吃呢!”

????   “不说了,心凉了。”

????   陈强一副委屈到极点的可怜相,不过看起来也没生气;还是在开玩笑。

????   “这就对了嘛,你也不能一天到晚的不归家啊!”

????   陈桂香一边关心的说着一边大方的拿了一个箱子的日用品和一袋子衣服递了过去;严肃的说:“回去以后给秀秀她们用。别说你这当爹的不知道疼闺女;多久没给她买过新衣服了。还有这些;都拿回家给孩子吃去!”

????   “谢谢姐啰。”

????   陈强开心的一笑,顺手把东西全拿稻草绑上往后一背,打了声招呼就朝外走去。

????   陈桂香走出去送她,张文回头一看;妹妹和姐姐都已经迫不及待的吃上了;便也伸手夹了一筷子。韭菜是自家后院种的,根本没花到钱;简单的摘洗后马上就下锅炒,吃起来特别的香。猪心也是新鲜得很,但就是那个鞭汤,不知道是别扭还是怎么的,感觉有些食不下咽。

????   陈桂香把外院的门锁好以后,走回来一坐下;使劲的给张文夹着菜说:“小文,你多吃一点啊!我看你吃的东西怎么连你姐都赶不上了。”

????   张少琳脸一红;悄悄的瞄了张文一眼。或许是真的不想让弟弟觉得她粗鲁;开始小口小口的细嚼起来。小丹可不管这事;依旧狼吞虎咽的吃着;小嘴边全是油渍;看起来很可爱。

????   张文笑呵呵的点头,不时的逗逗谗得满嘴都是汤汁的妹妹;不时的给姐姐和妈妈夹上几筷子的菜。看着她们高兴的样子;觉得其乐融融的生活似乎也是很简单。这种温馨才是家的感觉!一家人关上房门吃顿热呼呼的晚饭,虽然简单;但又让人有一种安定的幸福感。

????   “哥,这是什么啊?”小丹到底还是好奇心重;老实的吃了一会儿就狡猾的溜到了张文的背包旁边。悄悄的从里边掏出了一个很漂亮的水晶音乐盒;爱不释手的玩了起来。

????   “快放下!”陈桂香一看那东西也觉得挺新奇的,不过怎么看都是挺值钱的东西。马上就朝她斥责着:“你粗手大脚的;一会儿弄坏了怎么办?”张文笑咪咪的摆了摆手,走上前去上紧了那根隐秘的发条。一阵轻柔美妙的钢琴曲马上就响了起来。见妹妹可爱的大眼睛里尽是喜欢的意味,马上就递到她手上;掐了掐她精致的小鼻子说:“这是音乐盒,哥哥特地给你买的。喜欢吗?”

????   “嗯……”

????   小丹难得的露出了乖巧可人的一面,娇滴滴的嗲了一下:“哥;你真好!”张文趁机摸了摸她光滑的小脸;微笑着说:“你是我妹妹;不对你好我还对谁好!”陈桂香见女儿高兴的样子,也就不再去责怪什么了。起身给儿子满满的盛了一碗汤后;又倒了一杯那种粉红色的药酒招呼说:“小文,我看你吃的还是没多少。来把这汤和酒给喝了……”

????   张文苦着脸;说:“妈,我真不想喝这些奇怪的东西。”

????   “什么奇怪啊,这可是对身体大补的。”

????   陈桂香满脸认真的说:“你身子那么瘦;不多补一 点怎么行!乖;听话。”

????   张少琳笑咪咪的抬起头来,羡慕的看了看妹妹手里的音乐盒;这才转过身来调侃着说:“怎么了小文,难不成还想让妈喂你啊!”

????   张文看着妈妈那娇美的容颜,尽管有点心动但还是摆了摆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说:“算了,我自己来。”

????   说完;端过那碗汤直接就一口喝了下去,出其的没有那种自己预想的难闻。但是有一种解释不明白的清香和咸味。

????   “还有这个,你也乖乖喝吧。姐喂你……”

????   张少琳顺势把酒端到了弟弟的嘴边,一副在喂小孩子一样的调皮;眼里那隐隐的水雾似乎预示着她在期待什么。张文其实对于这种有怪异香味;而且还药效明显的药酒已经是不怎么抗拒了,不过脸上还是装作一副小孩子被骗去喝药水的苦相;慢吞吞的喝了下去以后,委屈的说:“我又不是病人,怎么现在被你们当成了药罐子了。”

????   陈桂香刚想说话,一看小女儿得寸进尺的在儿子的背包里翻了起来。马上板起脸来喝道:“小妹,你再乱翻的话一会我可生气了。”

????   “我没乱翻嘛……”

????   小丹马上乖乖的回到了炕上,低着头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张文;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分外的让人心动。

????   尽管张文知道妹妹这副乖巧的样子十有八九是装的,但还是忍不住心里一软。打开了一个小小但却沉重的箱子后说:“小妹,这是我专门给你弄的;都是一些适合你看的图书!”

????   “老哥最好了。”

????   小丹重复着那句话,脸上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跑了过去。爱不释手的看着那一本本精美的图书,尽管她可能是看不懂那些简单的文字;但就这些已经足够她在小伙伴的面前炫耀一番了。

????   陈桂香看着儿子这么宠她;自然是不满的嘀咕了几声!不过也没再训斥什么。

????   酒足饭饱以后,可能是气温稍微有点高的关系张文一出汗就感觉有些头晕了。将两台风扇和新换上的节能灯打开以后,屋里马上是亮堂堂的一片。清爽但又带着湿气的风来回的吹着,吹干了身上的汗水。感觉十分的舒服。

????   张少琳也是贪婪的享受着在这算有点奢侈的电风扇;看着弟弟回来以后家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心里美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   妈妈和姐姐都殷勤的收拾起了碗桌,小丹则是赶紧帮忙擦干炕面;铺上了被褥。张文靠在墙边抽着烟看着她们干活,有时候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现在的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根本就没这样勤劳的。要是能娶上这样的一个;就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了吧!而自己家里有三个;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多大的好事。

????   “晚了,小文你也累了。咱们赶紧睡吧!”

????   随着陈桂香话语刚落;电灯一关,黑暗一片的屋子里;那簌簌的脱衣声又响了起来。虽然轻微,但却像是千百只蚂蚁一样的挠着张文的心,感觉特别的痒。恨不能跳下去将开关打开;看看这到底是怎么样一副让人疯狂的美丽景象。

????   张文回自己的被窝刚躺下去,将衣服都脱去以后;那具让人爱恋不已的柔软娇躯果然就悄悄的钻了进来。伴随着姐姐那情动的一声轻唤;似乎点燃了小屋里的空气一样,感觉周围立刻就升温了。

????   “小文……”

????   张少琳一钻进来;就迫不及待的将没未着寸缕的美妙娇躯压在了弟弟火热的身上,即使是两台风扇一起吹出的凉风都没办法抑制现在的火热激|情。

????   “姐……”

????   张文不老实的伸手在姐姐那饱满浑圆,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美臀上爱抚着、揉搓着。吻上姐姐迎上来的娇唇,一边调弄着那柔软香嫩的舌头;一边不安分的摸到她那似乎有点湿润的小地方。看来姐姐也是期待了很久!

????

????

???? 第三章  腼腆的表妹

????   一夜风雨的激|情;张文从闷不哼声的享受姐姐的口舌服务到最后忍耐不住;一个翻身;直接就在炕边进入那柔软紧紧的身体里;卖力的表演起了大戏!高低起伏的蠕动;一声声娇人的春吟;毫不避讳的在小小的屋子里盘旋着。一个多小时粗鲁的征伐;直到姐姐瘫软无力的时候;才将千万的子孙都挥洒在她的小腹上。

????   张文知道妈妈和妹妹绝对被自己吵得睡不着;似乎还可以隐隐的听见她们越发急促的娇喘;甚至妈妈的被窝里有异样的蠕动。好几次张文兴奋得想伸手过去摸一下这成熟惊艳的美妇;但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没做出这出格之事!男女之事一冲动就没办法克制了。妈妈和妹妹在旁边;自己却这样放肆的呻吟;张少琳心理多少点有点难为情;但隐隐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刺激感;让她在弟弟的粗鲁下来了三次强烈的高潮。云雨过后;张文抱着姐姐娇软无力的身子;一边绵绵的说着情话;一边享受姐姐嗲嗲的撒娇;诉说着激|情过后的甜蜜!两人互相诉说着离别的思念;直到天空微露鱼肚白的时候;才抵挡不住困意;紧紧的抱在一起;沉沉的睡了过去。

????   恍惚中;张文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小屋里的风扇一直转啊转;入夜以后;空气也变得有些凉;在这样的温度下抱着姐姐玉一样温润的身体睡觉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睡觉的时候;张文的手还不老实的放在她柔软有弹性的香臀上;惹得美人一阵娇嗲。

????   睡得迷糊的时候似乎听见了点什么动静;打断了香甜的一觉。张文恋恋不舍的从美梦中醒来;还没睁开眼睛;先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被窝;怀里已经空了。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了;就剩自己猪一样的睡着懒觉。

????   不太情愿的睁开眼睛一看;整个炕上早就没人了;就剩自己一个人还在睡;母女三人的被褥都整齐的摆放在了炕边。张文打了各大哈欠厚感觉屋里有点暗;见窗户上拉了一层黑色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