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45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53:24Ctrl+D 收藏本站

也真是其乐融融。

????   男的拚酒,女的照顾小孩,小孩一个劲的埋头苦吃,有的甚至偷偷的把糖果塞进衣兜里,而一些大人也拿了一些烟酒饮料藏起来。也确实是,碰上这样的冤大头谁不动手呀。

????   一开始大家是有说有笑的,但没一会儿,就有乡亲们端着满满的酒杯跑过来道喜。碰上这样的情况,即使皮笑肉不笑,也不能拒绝人家的好意,敬的酒不喝连陈桂香都觉得过意不去!

????   陈伯第一个跑过来,满面红光的说:“桂娃子,小文出息了,现在你们又一家团聚。以后该你享福了,伯敬你一杯!”

????   陈桂香的酒量也是不错,毫不含糊的干了 一杯后调佩说:“我儿子回来您也高兴不是,我看什么时候您家可以多盖几间瓦房了。”

????   陈伯高兴的笑了笑,确实张文回来以后,他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办酒席的酒水、饮料几乎是托他去买的,中间赚的这一笔足够让他美美的过上两个月不用干活,还可以买上不少的好东西给乖孙子“就是!”

????   宝爷打着酒嗝跑了过来,嘻皮笑脸的说:“小文是咱的财神爷,今天入席了,咱得高兴高兴,小文来,和宝爷喝一个!”

????   张文看着几乎有二两的酒杯就有点发窘,今天喝的都是白酒呀!不过宝爷敬酒也不能不喝,马上硬着头皮干了。

????   这两个为老不尊的算是打开了酒局,没一会儿七大姑、八大姨,这位叔、那位伯的全蜂拥而来,将这一桌的人给灌得晕头转向。就连秀秀都喝得小脸通红的,如桃花一样粉粉的很是诱人,要不是人实在太多了,张文真想扑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

????   好在有家建和陈强这两个酒坛子,即使他们也喝得眼冒金星,说话都说不俐索,但愣是把一帮子人给喝得趴桌子底下去,没一会儿,两人就甩开了膀子和其他人拚起酒来。

????   一碗接一碗的小烧看得张文胆颤心惊,这喝的是酒还是开水啊?就算是开水,这么个喝法也胀死了!本想让妈妈上去劝一下,但一看陈桂香喝得也是迷迷糊糊的,说话都大舌头了,再仔细一看,除了小丹以外,似乎真没一个清醒一点的,张文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   “桂香,和你说件事!”

????   一名满脸堆笑的女人走了过来,悄悄的拉着陈桂香跑去后院了。

????   张文脑子还处于迷糊的状态,但看那女人眼神闪烁肯定没有好事!赶紧悄悄的跟了过去,躲在一旁偷听起来。

????   除了女人以外,还有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陈桂香喝得很迷糊,似乎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张文可是听清楚了。

????   女人说:“桂香啊,你看儿子现在出息了,家里也不用你操心,是不是该给自己找个老伴了。咱女人呀,守不了多久的岁数,你看看我家大彪,人憨厚而且还会疼人,要是行的话,你俩看看能不能一起过。”

????   男人一脸的憨厚,但眼里掩饰不住的色意却都停留在陈桂香的身上,殷切的点着头说:“是啊,桂香,我家没孩子。咱这岁数了也不想要孩子了,到时候我肯定象亲生一样的疼小文他们,你就考虑一下吧!”

????   去你妈的,老子要你疼!张文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气得脸都扭曲了。还不是看上老子现在有钱了,以前我妈人摆在那,家里穷的时候,怎么就没来说亲!

????   操你妈的。

????   张文顿时火冒三丈,看着妈妈绝美的容颜。心里一个劲的想:不行,她是属于我的,谁都抢不走。顺手抄起了一根木棍,满脸狰狞着冲了过去。

????   “小文,你干什么?”

????   在陈桂香惊讶的叫声中,张文满眼血丝的冲过去,朝着大彪的脑袋狠狠的一棍子!大彪惊恐的躲了一下,但还是被砸到了,顿时疼的倒在地上直抽搐。

????   “干嘛打人呀!”

????   女人也惊叫起来。

????   “打的就是你们这些王八蛋。”

????   张少琳突然也跑了过来,怒气冲冲的往女人的脸上就是一巴掌,破口大骂说:“你倒是敢想,一个老光棍也敢和我妈好!你也不看看他那德性,操,还疼亲生的,你爸是你妈亲生的是不是,欠揍呀!”

????   “打死人啦!”

????   大彪摸了摸阵阵抽疼的后脑,一看满手的血竟然吓得哭了出来。

????   “就你这样的孬货还敢癞蛤蟆吃天鹅肉,老子今天打死你!”

????   张文咬牙切齿的拿着棍子又冲了上去,陈桂香刚才迷迷糊糊的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现在一看儿子狰狞得脸都有些扭曲了,顿时吓醒了,赶紧冲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张文。

????   “妈,放开我!”

????   张文一边怒吼着, 一边不甘心的挥动手里的棍子。

????   陈桂香死死的抱住张文,娇嫩的身子在儿子的怀里一扭一扭的就是不肯放手,带着哭腔说:“小文,到底怎么了?你先把棍子放下来呀。”

????   那女人被张少琳打得牙齿都掉了。张少琳转头一看弟弟气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似乎真的要打死他,吓得赶紧跑过来,一边抱住张文的腰,一边朝两人喊道:“还不跑;你们想死呀!”

????   两人这才回了神,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   “妈的,别跑!”

????   张文青筋爆起,继续咆哮着,手里的棍子朝他们跑的地方丢了过去。

????   “小文,怎么了!”

????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惊动了大家,陈强和家建立刻跑了过来,女孩子们也紧跟其后, 一看到张文这副狰狞的样子都愣了一下,张文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斯斯文文的,猛地气成这样倒是吓了他们一跳。

????   “表哥,怎么了!”

????   秀秀赶紧上来拉住张文的手,急得都快哭了:“你先别生气呀,你这样很吓人!”

????   陈强板起脸来,朝张少琳问:“琳琳,小文这是怎么了?”

????   张少琳把大彪他们的一唱一和跟大家一说,小丹这本就不安分的小萝莉立刻气得跳了起来:“什么东西,就那个老光棍还想和咱妈好。什么玩意,还像疼亲生一样,也不掂量自己。”

????   敏敏也是生气,俏脸含怒的说:“就是,这老光棍想得太美?还不是冲着钱来的,想人财兼收,简直是找死。”

????   “小文!”

????   陈桂香着急的劝道:“妈是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妈谁都不嫁,你别冲动呀!”

????   “刚才就是他们动手打人!”

????   大彪捂着头上的伤走了回来,还跟着一帮子四亲二戚,十多人闹哄哄的朝这里跑了过来。

????   女人站在了前边,叫喊着:“不就一个臭寡妇嘛,怎的B不是用来操的啊。装什么装,有两个屁钱了不起是不是!”

????   陈强眉头一皱,咬着牙走上前去,小山样的身体往那一摆,立刻就镇住了他们,家建也不甘示弱,满脸阴沉的凑上前去,阴阳怪气的骂道:“就你这样的贱货,B是用来给狗操的吧!别他妈把自己当人!”

????   “怎么啦!”

????   张家本家的亲戚也不少,一看有事立刻凑了过来,站在张文的身边。陈强的亲戚朋友也马上过来了 三、四十个人一站,个个瞪着眼看着他们。

????   大彪立刻就心虚了,不过还是指着头上的伤口说:“你他妈不同意就不同意,动什么手啊!今天要是不拿一千块钱,老子和你没完。”

????   众女一听都气愤得很,张文趁机挣脱了母女俩,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他面前,阴着脸说:“钱嘛,老子有的是!就算拿一万去烧,都不给你一千,怎么个没完法你尽管说。”

????   “我……”

????   大彪一下语塞了,被张文凶狠的眼神瞪得不敢直视。 “想什么想,打啊!”

????   “操,妈B的没完法怎么样你倒是说啊。”

????   “妈了个B的,装哑巴啊!快说呀。”

????   好好的酒席闹成这样,陈桂香很是难过,但看看儿子这时候风光的往那一站,像个真正的大男人一样,心里一阵的喜悦。其他女孩也是这样觉得,尤其是张家母女三人,这时候都觉得家里有事时有个男人出头,而女人被保护在后面很是幸福。

????   大彪一伙人一看这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全都打退堂鼓了!但大彪不是不想走,他本来就挺无能,哪敢和张文这样闹,这时候却是吓得不敢跑了。

????   “妈的!”

????   张文有些不耐烦了,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操你妈的,打不打留个话!要钱没有,等老子烧纸钱给你吧。”

????   陈伯一看闹起来了,本想上来当一下和事佬!看这阵仗,今天真得闹出大动静来,但宝爷却是拉住了他,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示意还是别管比较好,虽然不知道张文生什么气,但这样可以让张家的人扬眉吐气,似乎也是不错。

????   “误会、误会!”

????   有人开始劝了起来,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别伤和气之类的话!

????   张文皱着眉想了好一会,虽然不太甘心。但今天怎么样都是乔迁之喜,还是别闹出动静来比较好,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骂道:“给我滚!”

????   “滚,这就滚!”

????   大彪的懦弱连他的亲戚都鄙视他,一听张文的话像是踩了狗屎一样的高兴,提都不提自己的伤,卷着尾巴就跑了。

????   当然他的亲戚朋友也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跑了!张文回过头来,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妈妈一脸的幸福,娇羞含喜而又美艳动人,微微的痴了一下,马上转过头来朝本家的亲戚大笑说:“走,咱继续喝去!”

????   “喝呗!”

????   闹哄哄的继续开始酒席,张文刚才虽然生气,但看着妈妈愈发迷人的微笑,早就没了火,只要她别离开自己就行了,心想:谁想做老子的后爹,老子就把他埋了。

????   女孩们和少妇们都赞许刚才张文的男子气概,一个个把张文夸得和朵花一样!

????   弄得张文老脸涨红呀,不过也是由衷的感谢本家的这帮亲戚,要不是他们的话真就吃大亏了。

????   传杯换盏,你来我往的喝着。张文都不知道家建是什么时候去赶船的,心里一高兴和他们喝了个天昏地暗,虽然已经醉得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也记不得哪个是哥哪个是叔,但这浓烈的喜悦却是让小院子里充满了欢声和笑语。

????   喝到夕阳西下,一个个女人唠叨着,一边扶着早已经走不动的男人回家去了。

????   男人们醉态万千,有的搞笑有的很是难看。张文已经醉得傻笑了,在一样醉眼蒙胧的秀秀搀扶下进了房间。

????   陈强的酒量真的不是盖的,喝那么多了还是挺清醒的,皱着眉指挥着工人收拾着一院的垃圾和呕吐物,将狼狈的院子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   陈桂香和陈晓萍姐妹俩也喝了不少的酒!迷迷糊糊的进陈桂香的房间里去,一边啧啧的赞叹着这新家,一边聊天,没一会就躺在一起睡了。

????   张少琳和小丹也不胜酒力,早早的回房睡觉去了!敏敏也好不到哪去,刚才已经偷偷的在厕所吐过一次了,本来她是不喜欢喝酒的,但也是被这气氛一感染喝多了一些,头重脚轻的摸到了客房,看了一眼熟睡的喜儿后,什么都没说,将她往里一推,一倒下就呼呼大睡了。

????   何秀芸本想好好的和陈强谈一下,哪知道一出来的时候院子已经收拾好了,院门也被锁上了。问了还在外边收拾的厨子,才知道他竟该死的跑到工地去睡了,气得直跺脚但也没办法,无奈的转身回屋!

????   屋子里,张文拉着秀秀的手坐在床头,看着眼前娇羞动人的少女,只要一想到自己就要和她一起过二人世界,以后在这小房间里,这美丽诱人的肉体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张文就兴奋得硬了。

????   秀秀已经醉得满脸通红,眼里全是迷蒙的水雾!她轻轻地依偎在张文的怀里,断断续续的说:“表哥,今天你好威风哦!”

????   “呵呵!”

????   张文醉得只知道傻笑了。看着少女青春动人的腼腆,忍不住色意大起,一手慢慢的从她的领口里钻了进去,有些粗鲁的把胸罩拉上一推,握住了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嫩|乳揉搓了起来。

????   秀秀嘤咛了一声,满面情动的软倒在张文的怀里,抬起下巴,眼里全是期待。

????   张文马上低头吻了下去,秀秀热情的送上了自己的小嘴,两人的舌头立刻纠缠在 一起,十分激动的搅动着,吸吮着对方的味道。

????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秀秀表现得大胆了一些,将胸罩解开让张文能更好的爱抚她的嫩|乳,小手则慢慢的放在张文的胯间,轻轻的揉着已经硬得和铁一样的命根子。

????   如果是在平时,秀秀一定会娇羞的让张文先关上门,但这次醉成这样她也忘了,两人敞开着房门就抱在一起,手互相的在对方的身上游移。情赛初开的少女终于能和爱郎过上二人世界,表现得很是热情,秀秀的主动求欢让张文惊喜万分。

????   何秀芸一边嘀咕着,一边朝屋里走来,看了看睡了的美妇姐妹,嫣然一笑后帮她们关了房门,小丹和张少琳都锁了门,敏敏和喜儿也睡得很沉。百般无聊的时候,她习惯性的找女儿,摸索到了房门前的时候,却是赶紧躲到了墙边,瞪着眼睛看着屋里的美景。

????   这时候秀秀坐在床边,全身只剩下了小内裤,中间已经隐隐有些潮湿了!而张文也是一丝不挂,蹲在地上,用舌头去舔她的小腹!

????   何秀芸惊讶的看着一向害羞的女儿,这时候竟然用小手抱住张文的头,嫩嫩的Ru房上布满了口水,而她满面的春情,闭着眼半张着小嘴看起来很是陶醉,柔顺的长发已经散了开来,看起来更是妩媚动人。

????   而未来女婿虽然看起来瘦,但身子却很是结实,尤其是身下那根黑黑的Rou棒,约十五公分长,粗粗的,Gui头简直和鸡蛋一样的大,舔着女儿的小腹发出了啧啧的水声,听得人身子一阵的燥热。何秀芸感觉体内有种很痒的感觉,本来是羞于去看的,但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是自己的女儿,没什么关系的。

????   一会儿,张文隔着内裤在亲女儿的下身,而女儿的喘息愈来愈快,嘴里也有了若有若无的呻吟。此时,何秀芸感觉下身已经湿了一大片,她不安的交错着脚并磨蹭着,却带来一阵异样的感觉!

????   陈强早就不能人道了,她也正是狼虎之年,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害怕再看下去会被发现!赶紧走了开来,但下身的空虚却骚痒难耐,想了想,赶紧跑到了盥洗室去!

????   颤抖着将裤子一脱,何秀芸一看,不由得红了一下脸,内裤上早就湿了巴掌大的一片,下身也因为看着女儿的艳戏而泛滥成灾!再也忍不住独守空闺的寂寞,脑子里全是女儿和女婿纠缠在一起的艳景,闭上了眼,手有些发抖的爱抚着成熟而又美丽的阴沪!

????   如果张文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发疯。只见她俏脸含春,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来。

????   一手在成熟动人的阴沪上爱抚着,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换来满足的一声叹息,另一只手慢慢的把衣服推高,将胸罩一脱,一边揉弄着饱满的Ru房,一边撩拨着敏感的|乳头。

????   靠在墙边的身子慢慢发抖着,小|穴里的爱液愈来愈多,几乎已经快流到了腿根,脑子里全是张文的Rou棒,虽然觉得很羞耻,但这让她更加的兴奋,插入小|穴的手指慢慢的变成了两根,速度也变得更加的快了。

????   “啊……”

????   何秀芸突然呻吟了一下,成熟美艳的身子剧烈的痉挛着,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股潮热黏稠的阴精从成熟的子宫里喷洒而出,迅速地流在大腿间。

????   高潮过后还是寂寞,何秀芸一边喘息着,一边闭眼回想着刚才的滋味。比自己以前用手满足的时候都更强烈,或许是因为刚才那一幕的刺激吧!自己有多少年没这样强烈的快感,这快感却是看着女儿和男人互相爱抚而得来的,虽然荒唐但却十分的刺激失落的叹了口气,擦干净下身并洗完了地,却尴尬的发现胸罩和内裤刚才随意的一丢,这会儿已经脏了不能穿,好在这年纪的妇人大多无所谓,索性不穿内衣就走了出来!

????   虽然心里知道这样不对,但何秀芸却是按捺不住偷窥的欲望,想看看女儿和张文的好事,奇怪的是再次走到房门前的时候,看着里边的情景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   原来张文实在是醉得不轻,还没来得及亲热就躺在床上睡了,大字形的躺着很是潇洒,那根火热的Rou棒还高昂的挺着,似乎要宣示它多有威力一样。看着这一幕,何秀芸感觉心跳再次加快了,但看不见女儿却是感觉奇怪,只能轻唤了一声:“秀秀…;”唤了两声还没反应!何秀芸的担心战胜了难为情,赶紧迈进房间里,眼光却总不自觉的落在张文的命根子上,突然鬼使神差一样的伸手摸了一下,Rou棒反应强烈的跳了两下,吓得何秀芸收回了手,心里暗骂自己怎么那么下贱,女儿以后的丈夫,自己乱摸个什么劲啊!

????   暗自的啐了几口,何秀芸真怕自己把持不住,赶紧拉了被单把那充满诱人气息的大东西盖住,这才松了口气继续找着女儿!

????   在房间的浴室里,何秀芸往里一看,顿时就皱了眉头!秀秀这丫头也真是醉得厉害,可能是刚才想要洗澡,把衣服都脱了精光,洗着洗着难受吐了起来,吐完后就昏睡过去。

????   这时候如玉似玉的青涩玉体一丝不挂,竟然躺在浴室的地上,嘴边还有呕吐物。而热水器的莲蓬头也开着,一阵阵的温水淋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白里透红看起来很是漂亮,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贴在皮肤上,显得更是妖冶动人。

????   何秀芸这才觉得原本乖巧可人的女儿长大了,就冲着这身段,这容颜,难怪会把这刚回来的外甥迷上了,心里也赞叹女儿是愈发水灵了,但这会却那么的狼狈不堪,心里一疼赶紧上前去,把那些秽物全冲进下水口里。

????   这才推着秀秀的小胳膊,轻唤道:“秀秀,醒一下啊!”

????   秀秀醉得不省人事,任凭她怎么推都没反应。何秀芸想抬她,但喝醉的人全身发软,没有配合的话根本就搬不动。她急得直跺脚,再这样淋不感冒才怪,而且这时候她全身也都淋湿了,湿透的衣服贴在丰满成熟的肉体上,这对母女花充满诱惑的一幕不知道会迷倒多少男人。

????   怎么弄都没反应,何秀芸急得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跑到外边去找张文帮忙。

????   张文还在呼呼大睡,迷糊之中只感觉沾满水珠的手在推着自己,喊着自己的名字。

????   以为是秀秀洗完了,张文眼睛都不睁就色笑了一下:“好宝贝,让表哥好好的插你!”

????   说完手一拉,一声惊呼,怀里多了一具湿漉漉的身子,双手习惯性的往下一摸,摸到了饱满而又肥美的臀部。

????   好翘、好软、好多肉啊!迷糊中张文赞叹了一下,迟钝的揉了几下感觉很是惬意,闻到脖子上那粗热的呼吸时才感觉有些不对,秀秀的屁股没这么大呀?

????   吓得一睁眼,张文顿时就傻了!怀里的不是温顺可人的小表妹,而是她的妈妈!此时舅妈湿漉漉的躺在自己怀里,自己的双手揉着她生下秀秀的臀部,而且命根子还蹭在她的腿上。

????   何秀芸这才惊醒过来,刚才被张文这一抱几乎脑子失去了思考能力。久未体验的男人怀抱让她迷醉,尤其是那根吓人的东西顶在自己腿根,一股燥热到极点的不安迅速地传遍了全身,顿时舒服得令她全身一麻。

????   何秀芸脸上的慌张和情动一闪而过,马上又着急的说:“你抱错人了,秀秀在盥洗室睡着了。你赶紧起来帮我,别让她感冒了!”

????   “嗯……”

????   张文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她从自己身上爬起来,扭着香艳的翘臀进了盥洗室,刚才的亲密接触兴奋得让Rou棒跳了两下。

????   拖着发软的身体进了盥洗室,张文有气无力的先关了热水器,这才和她一起将秀秀软绵绵的身子扶了起来,一看表妹醉成了这样,张文确实有点心疼了。

????   “小文,你扶着她一会,我帮她擦一下!”

????   何秀芸一边说着, 一边指挥张文把秀秀扶着,让她趴在洗手台上,拿着毛巾帮她擦着嘴边的秽物。

????   张文脑子一阵的兴奋,尤其是看见舅妈衣服里是真空的!硕大Ru房上的两点突起看得很是清楚,如花生米一样的大小,深色的|乳头充满了成熟的诱惑!张文的呼吸一下就剧烈起来,手不自然的开始在秀秀美嫩的Ru房上揉了起来,这一比较觉得还是少妇更加的丰满有肉。

????   命根子难受的在秀秀的胯间蹭着,看她那粉色的羞处泛着荧荧的水光。这对母女花各有风情的美丽让张文都快疯了,这时候也不管舅妈怎么想了,扶着秀秀的小蛮腰,握着命根子往前一顶,顶开了嫩肉的保护,插进了秀秀还青涩紧凑的小|穴里。

????   “表哥……嗯…”

????   迷糊中秀秀畔吟了一下,身子也颤了几下。 何秀芸疑惑的看着女儿,再回头一看顿时就惊呆了,目瞪口呆的说:“小文,你……”

????   “舅妈,我硬得难受!你等等……”

????   张文喘着粗气,一想到舅妈在旁边看着自己操她女儿的小嫩|穴,心里的兴奋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时候酒精和色意一起上脑,哪还有什么思考的能力,挺着腰开始在秀秀紧凑潮湿的小嫩|穴里出入。

????   何秀芸傻了眼,看着那根火热的大东西一下又一下的插入女儿粉嫩的小|穴里,女儿没半点反应的随着这有力的撞击而摆动着,张文火热的眼光还不时的扫向自己的胸部,这荒唐的一幕竟然挑动得让自己身子都热了。

????   到底还是做母亲的,何秀芸刚回过神来就慌忙的拉住张文的胳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