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49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5:55:6Ctrl+D 收藏本站

  陈晓萍嫣然一笑,亲热的朝张文说:“这里热,说话不太方便。咱找个凉点的地方,姨再和你说吧丨”“行!”

????   张文答应了一声,随着她走到了树林里。看着她饱满的臀部一步一扭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许多,不会是这个姨妈要趁机勾引自己吧!该死的,怎么能这样,到时候自己肯定没有定力能拒绝她,难道真要在这野战一场吗?

????   “就坐这吧!”

????   在张文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块空地上,这有个砍伐过后留下的树桩,拿来当凳子倒是刚刚好。陈晓萍自己找了个平坦点的坐下,又顺手指了指另一个比较近的。

????   今天的陈晓萍穿的还是昨天那一身衣服,头发简单的盘起看起来很是清爽,浑身上下散发着朴素的美丽。最不朴素的还是隐藏在宽松衣服下的身材,尤其是一对呼之欲出的爆|乳,让张文的视线总是不自觉的朝那靠过去,幻想着这一对宝贝到底大到什么程度!

????   陈晓萍见张文的目光落在她的胸上,或许是习惯了男人这样色色的眼神,倒也没怎么在意,只是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行了,小文,秀秀给你看还看不够啊!姨妈这么老了还有啥好看的。”

????   她这样大方,张文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笑了笑,恭维说:“您可别开玩笑了,我怎么看都不觉得您有显老的地方,和敏敏站一起就跟姐妹似的,咱家的女人都显年轻,打眼一看最多您就是个小媳妇而已,和老字一点都沾不上边。”

????   “嘴真甜!”

????   陈晓萍咯咯的笑了起来,Ru房乱颤着让人眼花撩乱,她温柔的看着张文,犹豫了一下,突然变得有些扭捏起来。

????   张文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但还是一脸正经的说:“姨,你有哈事你就尽管说,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能帮上的我肯定帮。”

????   陈晓萍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小文,姨想和你借点钱!”

????   “可以呀!”

????   张文想都不想就答应了,那表情甚至有点奇怪,透露出就这点事你还说得那么正经。

????   陈晓萍微微的一愣,见张文连借多少都没问就答应下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却是充满了男人味。自己也是想了很久才敢和姐姐开口,姐姐却推托说现在家里事都是儿子在拿主意。要知道很多亲戚之间都是因为借钱的问题而闹得不愉快,所以陈晓萍才那么小心翼翼,但张文反应之平淡倒是让她惊讶了。

????   “姨想向你借一万?”

????   陈晓萍说完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张文,毕竟一万块钱在这地方来说是很大的一笔数目,大到再好的亲戚都谨之又慎不敢轻易就借。

????   “可以。”

????   张文照样是连想都没想,不过还是疑惑的问:“对了姨,你借这么多钱干什么用?”

????   陈晓萍脸上立刻绽放出欣喜的微笑,殷勤的说:“我想给你家建哥把媳妇给娶了!这样我就没啥可操心的。”

????   “没问题呀。”

????   张文温柔的笑了笑,点头说:“这是好事,让他早点成个家也不错。不过家建哥有喜欢的对象了没有,你可别乱给人家点个老婆。”

????   〃陈晓萍长长的叹了口气,摇着头说:“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好姑娘不有的是,偏偏看上瘫子家的姑娘!他家穷的都喝西北风了,上次我去提亲的时候,他说把敏敏换给她儿子当媳妇我没答应,又没钱办这个事,这不就拖到现在了。”

????   张文也知道换亲的陋习在这一带依然存在,很多人家没钱娶媳妇,就拿家里的女儿和别人家换,为的还是能传宗接代留个香火,甚至有不少生了女儿养不起的会偷偷丢了,心地好一点的就看看有没有人要抱养。总之在这一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匪夷所思的想法不是都市里的人所能理解的。

????   好在没换亲,要不自己这可爱的小表妹可算是糟蹋了。张文赶紧殷切的问:“那家建哥是什么意思?”

????   “他当然想了!”

????   陈晓萍一脸慈爱的说:“那小姑娘也挺不错的,是个会过日子的人。不过你家建哥去了镇里以后不怎么想回来,我就搪心他一心想在那安家,所以想先把房子修建给他并多置办点田地,看他能不能安心的留在这里。”

????   张文沉默了一下,只要出去过的年轻人很少肯回来的,尽管镇上的经济也不是很好,但绝对比在这死守着一张鱼网或者几亩田地强,再加上年轻人很多都喜欢闯一闯。照自己的眼光来看,家建那样的人是不会甘于在这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姨妈想留住他也是挺难的。

????   “小文!”

????   陈晓萍见张文苦着张脸,马上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你现在凑不出来啊!要是少点的话也可以,三、五千也可以,剩下的我自己想办法。”

????   “那倒不是钱的问题!”

????   张文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只是我感觉家建不会乖乖的守在这,就算你给他娶媳妇并置办田地,他照样还是会往外。”

????   “唉……”

????   陈晓萍幽怨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说:“姨心里也清楚,这孩子一直挺野的。他不乐意在这老实的待着,但哪个当妈的不想把孩子放在身边,看着他娶媳妇生孩子,闲暇无事的时候能逗逗孙子,他要走我也是舍不得呀。”

????   张文本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说:“姨,其实家建要真的想在镇上待着也没什么问题,反正一来一回的也很方便,离的也不算远。孩子有这个志气,你总不能挡着他对吧!听我的,这心你是操不过来。”

????   陈晓萍脸色一时很是落寞,唉声叹气说,“我也知道儿大不由娘,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爹又去得早,敏敏再贴心也迟早要嫁人的,以后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   张文几乎是脱口而出:“没事,以后我养你就好了!”

????   陈晓萍苦笑了 一下,但明显有些心动,不过还是摇着头说:“小文,姨知道你这孩子心地好,姨也很感动!但家建到底是自己的孩子,我能不操这个心吗?”

????   张文知道她动摇了,马上趁热打铁的说:“姨,家建在镇里待着其实也挺好的,谁不想自己家的孩子有点出息。这样吧,您就别操这个心了,他要乐意娶的话,这钱我肯定能拿出来。以后他要去镇里生活,我再看看能不能帮他弄点小生意什么的,这样逢年过节时他也可以回来看看你,不是吗?”

????   陈晓萍思绪万千的看了看张文,温和的笑了笑说:“小文,到底是你想得比较多!老实告诉姨,你是不是喜欢敏敏呀?”

????   “是!”

????   张文也不否认,一脸认真的说:“敏敏是个好女孩,我挺喜欢她的。”

????   “我也看出来了!”

????   陈晓萍娇媚万千的用食指在张文的额头上点了 一下,吃吃的笑了起来:“你这个小家伙,一回来就勾走秀秀的魂,这会连敏敏都被你迷得晕头转向的,估计迟早也得跟着你姓张了,看不出你这孩子也挺能耐的嘛!”

????   面若桃花的浅笑,成熟妩媚的风情一下就让张文愣了神!她这一抬手,身子一低从领口处正好可以看见迷人的|乳沟,在肉色胸罩的保护下特别的圆润诱人,白花花的Ru房像鲜嫩的豆腐,让人恨不能使劲地咬上几口。好大啊!张文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喉咙似乎有火在烧一样。

????   陈晓萍见张文愣神了,顺着视线一看顿时明白了是自己小小的走光,赶紧拉了拉领口,嗔道:“真是个小色狼,连姨妈的便宜都占。”

????   张文尴尬的笑了笑,用最屡试不爽的恭维,笑呵呵的说:“没办法,谁叫姨妈那么漂亮!我看得都快傻眼了。”

????   “行了,你别贫嘴了 1。”

????   陈晓萍妩媚的白了 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温柔的说:“等我让人叫家建回来一趟吧,到时候你们哥俩坐一起说说就好了。你妈说得对,孩子大了咱也管不动了,要是以后实在没得吃的话,我就上你家来。”

????   “行!”

????   张文呵呵的一乐,开玩笑说:“到时候你可能是我的老岳母了,想怎么样,我哪敢说个不字呀!”

????   “什么老岳母啊,我很老吗?”

????   陈晓萍如少女一样的噘起嘴,语气娇滴滴的听得人骨头都发麻了!

????   “不老、不老!”

????   张文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嘈皮笑脸的解释说:“您哪点老了,谁造这谣我和他拚命去!看您这身段,这漂亮的脸蛋,我都想上门提亲去了,就是不知道该找谁而已!”

????   “小滑头!”

????   陈晓萍被夸得芳心大悦,咯咯的笑了几声后脚步轻快的走了。

????   张文一直跟在后边,眼神总是不自觉的落在她翘美的臀部上,又圆又挺的很是迷人,走起路来也扭得十分性感!直到走出树林以后,张文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一这位美妇的身上挪开,装作若无其事的跑去看工地的情况。

????   在小丹的发起下,还没盖好的水蛭养殖厂,种源已经不是问题了,附近的小孩抓了特别多的水蛭,现在那几口大水缸都有点装不下了,乐得张文心想:这钱真是大省特省了,就等着分下品种的问题了。

????   养殖厂的建设差不多也要接近尾声了,张文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想,自己是不是该出去一趟了,先卖掉手边的小古董,再好好的学一下这方面的知识,要多买点书回来看,以后才能管理好这一块,毕竟不能总依靠着收购小古董这不实际的事赚钱吧。

????   就在张文沉思的时候,陈桂香把位子让给了别人,走过来一把就拖着张文的手朝没人的地方走去,压低了声音,有些紧张的问:“小文,你姨把事都和你说了?”

????   “是啊!”

????   张文笑呵呵的说:“我还以为有多大的事呢,搞得那么神秘干什么啊!”

????   陈桂香俏脸一红,急得直跺脚说:“还多大的事呢,你这孩子怎么想不明白呀。你姨那意思明白不过了,她想把敏敏嫁给你,那以后这钱她就不用还了。”

????   妈妈的节俭,张文是知道的,但还真不知道她会节俭到和亲姐妹明算帐的地步。张文哭笑不得的说:“那也是正常的,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   陈桂香咬着牙,犹豫了冗一会后说:“小文,不是妈乐意说!咱有点小钱了,但你也得算计着花,你姨就家建这个儿子,她现在手里没钱,娶媳妇的钱肯定就指望你了,家建要真不肯回来的话,你不就得帮她养老了吗?这钱一花下来可不少,你可得想明白了。”

????   张文心里一暖,看着她关切的眼神深深明白了亲情的涵义。自己想的只是眼前,妈妈却为自己担心那么久以后的事,这样的关爱让人如何能去报答。本能的伸出手去,慢慢的将她抱住,柔声的说:“妈,我知道你疼我!但这些事我心里有数,你弟弟一个,妹妹也就一个,当大姐的不容易,我又是你儿子,你害怕我们之间会闹矛盾对吗?”

????   陈桂香被儿子这一抱,虽然一开始有点慌张,但看到张文眼里的柔和时却是全身发软,任由儿子将自己纳进怀里,疼爱的嗔道:“你知道就好了,妈不想以后你后悔,这才和你说那么多!”

????   张文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有一股女性的幽香从鼻孔里贯入。如果是平时,抱着这样美艳动人的少妇,只怕早就硬得能开山破石了,但这一刻却是心如止水,感觉到的全是浓郁的亲情!

????   “妈!”

????   张文思索了一下,满脸温柔的说:“你别担心那么多!花钱咱不怕,最关键的是能赚钱对吧?舅舅和姨妈家的环境也不好,你说咱们不帮的话谁帮?你不用担心那么多,只要赚的钱多,咱们就不怕花这些小数。”

????   张文的语气软绵绵的但却让人无法反驳,陈桂香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是不免有些担心的说:“小文呀,妈总说家里你管事,但不免的还得唠叨一下,你姨的情况很不好,几乎除了家建打工的那一点钱外没别的结余,你的钱一旦借她就别指望她能还了!”

????   “知道了,老妈!”

????   张文亲热的搂过她的肩膀,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她还不了也没事,咱就抓她的闺女抵帐。这种地主老爷干的事我最喜欢了,到时候咱一年让她生一个孩子算是利息怎么样?弄一群小小文给您玩也不错啊。”

????   “去……”

????   陈桂香咯咯的笑了起来,心情也是好了许多,但还是白了一眼说:“你把敏敏当母猪了 =,还一年一个呢!你怎不说一胎十几个。”

????   “你说的,我可没说!”

????   张文狡猾的笑了笑,立刻撒腿跑了。

????   陈桂香犹如少女撒娇一样,一边在后边追着, 一边娇喝道:“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连老娘都敢逗,快过来给我打几下消消气!

????   “傻子才站住呢!”

????   张文做了个鬼脸,跑得更快了!

????   众人看着这母子俩像小孩一样的玩闹,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记忆里不知道多久没看过陈桂香有这样开心了,以前的她很压抑,经常都板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即使以前她也很年轻貌美,但因为思念儿子总是眉头深锁,那时候的年轻远比不上现在的微笑迷人,尤其是陈家姐弟也都知道这姐姐生活的不易,现在看她这样开心,心里也一阵的欣慰。

????   闹了好一会,张文终于还是忍不住色意,眼光若有若无的看向妈妈衣衫凌乱所露出的雪白肌肤。而陈桂香则是太高兴了,丝毫没察觉儿子的眼色变黄了,冲 上来一个劲的掐着张文的耳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臭小子跑得挺快的,害得老娘追了那么久!”

????   伴随着喘息而上下起伏的美胸,因为跑了太久而变得红润的悄脸,唭怪中又带点撒娇的妩媚风情都让张文迷恋,不过还是马上装疼的认着错:“老娘,疼!这是人耳,你别那么使劲呀。”

????   “你小子还知道疼呀!”

????   陈桂香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过也是心疼的把手放开,帮张文揉了揉耳朵后问:“真的那么疼吗?”

????   “当然疼了!”

????   张文一脸的委屈,但看着妈妈眼里的温柔却无法再装下去。

????   她这一说话似乎有一股幽然的芬芳从小嘴里散发出来,张文不由得呆滞一下,傻乎乎的说:“妈,你真美。”

????   由衷的赞叹让陈桂香羞红了脸,好话哪个女人都愿意听,马上喜笑颜开的嗔道:“少来了你这小滑头,没事夸我干什么!妈又没钱给你,无事献殷勤绝对没好事。”

????   “呵呵!”

????   张文看了看时间都下午了,一看她们这麻将打得热火朝天,马上说:“妈,我去接姐姐回来吧,一会你们也早点回家!”

????   “行,别乱来知道吗丨”陈桂香若有所指的嘱咐了一声,一转身又杀进了长城里去,兴致高昂的把还玩不到两把的宝爷瞪得老实的走开了。

????   张文摇了摇头,麻将这东西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连这偏僻的穷地方都无法抵抗,反正张文是不懂也不想去懂。哼着小曲回家牵出了摩托车,朝那所破落的学校开了过去。

????   这里还是那么的破,破到张文怀疑怎么还没倒塌!几乎是摇摇欲坠的大门,这时候敞开着,刚一骑进去就看见角落的一棵栀子树下有两个娇倩的身影,都是一样的高挑动人,当然其中一个挺着个大肚子,怎么看都有些别扭。

????   那位林老师,后来张文才知道名字叫林巧玉,倒是有点文化气息的名字,这时候她哭得泪眼红肿,泣不成声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可怜。而姐姐一边在安慰着她,一边很气愤的说着什么,比手画脚的看气起来只差没动手打人了。

????   张文将车在她们面前一停,、上前打了个招呼:“姐,玉姐。”

????   林巧玉擦了擦泪水,给了张文一个不是很好看的笑容,很勉强的那一种,哽咽着说:“是小文呀!”

????   “小文,你怎么来了?”

????   张少琳一边示意张文坐下,一边滔滔不绝的骂了起来:“你说说这狗屁的一家还是不是人,这边挺着个大肚子死了老公;那边尸骨没埋呢,她婆婆不知道脑子是不是被狗咬了,竟然听着几个儿子的话,把林老师赶出来,也不想想肚子里还有他家的骨肉,真是气死人了!”

????   “姐,你别着急!”

????   张文摆了摆手,问:“到底怎么回事呀?”

????   “气死了,我都不想说了。”

????   张少琳鼓着腮帮子,咬牙切齿的说:“总之那群龟孙子都不是人,死了肯定没全尸,全家都该给雷劈死!”

????   张文看了看眼前这哭得和泪人儿一样的孕妇,前几天看见她的时候,那种在这地方上比较突出的斯文秀气还让人记忆犹新,这会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憔悴得吓人,披头散发的很是狼狈,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   林巧玉拉了拉张少琳的手,虽然还流着泪但语气坚决的说:“算了琳琳,玉姐知道你为了我好!我就不信离开他们我就活不了,肚子里的孩子以后和他们老王家没半点关系,我自己生自己养。”

????   张文犹豫了 一下,还是问:“林老师,那你娘家那边呢?”

????   一说这话似乎点燃了火药库一样,张少琳气得火冒三丈:“还什么娘家呢,林老师从小就是抱养的,还不是指望她能换一门亲,这会媳妇也娶完了!那两家好得和一家一样,就知道一起欺负这孤儿寡母,他妈的都是禽兽,就是狗日出来的货。”

????   张文有些傻眼的看着姐姐爆粗口,心想:别人家来个伦理悲剧关你什么事!

????   有必要激动得在这爆血管吗?

????   “算了,别说了!”

????   林巧玉落寞的叹了口气,真诚的看着张文道谢说。

????   “小文,回去帮我谢谢你妈!告诉她现在我哪都不去了,就在这住下。谢谢你妈给我的那些锅碗瓢盆,暂时我也能自己过日子了!”

????   张少琳脸色有点不自然,多少带着几分的难为情。张文一想就明白了,我说老妈那么抠门的人,搬个家怎么带的东西那么少!原来那些旧货都拿去做顺水人情了呀,还赶上人家最需要的时候,这算盘打得真叫人佩服。

????   “我想回屋躺一会!”

????   林巧玉看样子很是疲惫,有气无力的站了起来,但手一碰上圆圆的肚子时眼里却充满了母性的光辉,让人感觉很美!

????   张少琳赶紧去扶她,张文也识趣的扶住另一边,手微微的碰到她的Ru房,不过这会林巧玉是伤心欲绝,哪会去想那么多,根本就没半点感觉,更不会觉得张文是故意占她便宜。

????   所谓的学校早就是半座废墟,而她住的房间更是让张文一看就觉得心酸,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即使是猪圈都比这好多了。只有不到四平方米的小房间,屋顶漏了好几处不说,有的瓦片更像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   四周的泥胚墙破了不少的洞,小点的拿泥巴还是石头一堵就好了。不过有一面有个足有一米大小的缺口,拿一张破被子捂上就算完事!所谓的床,不过是底下垫了几块凹凸不平的石头,上边铺上几块已经断裂的木板而已,不用坐上去似乎就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   床上的被子都是这次搬家淘汰下来的旧被子,屋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张桌子,但这唯一的桌子也缺了一条腿,底下拿石片一点一点的垫上来,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摔倒,桌子上摆着旧的碗筷,唯一算还可以的家具是一个老式的暖水瓶,在这让人无法想像的破落中算是唯一颜色还算鲜艳的东西。

????   就这么一间房间,还算是所有的屋子里最好的。

????   张文看到这一幕,心里就有点发酸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沦落到呢?

????   即使以前家里再穷也是有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她这房子别说挡风遮雨了,甚至随时都会倒塌,让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住在这样的地方,她的家人心真是够狠的,简直就是没有人性。

????   张少琳也是眼眶有些发红,扶着林巧玉慢慢的坐下,那几块木板立刻摇晃了几下。林巧玉也感觉到了姐弟俩的压抑,温和的笑了笑说:“没事,这地方还能住!以前又不是没住过,没什么不习惯的。”

????   张少琳的年纪其实比她小不了几岁,但一看这位童年的记忆里娇小玲珑、和蔼可亲的老师这会落魄成这样,忍不住眼眶一红,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啜泣着说:“老师,你放心!明无我就让人来给你盖间新房,盖一间结实点的让你住。”

????   说完,眼里全是期待的看了看张文,张文当然无法拒绝了。反正工地有剩余的砖和材料,这点钱也算不了什么!只是还有些担心的问:“林老师,你现在肚子里有孩子,怎么样营养都得跟上去吧,要不你暂时上我家去,好吗?”

????   “不了!”

????   林巧玉性子倔强,倒了这地步即使别人可怜她,她也觉得心里不安,摇了摇头后说:“我知道你家刚搬,咱没亲没故的,你不用想都么多。”

????   “可是……”

????   张少琳有些泣不成声了,蹲了下来一阵的啜泣。

????   “傻瓜。”

????   也难为林巧玉这时候笑得出来,尽管笑得还是很勉强,但一看张少琳哭成这样了,她却马上安慰起来:“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有什么好怕的。等这几天,我把这收拾收拾,到时候让孩子们再来上学,也能赚点过日子的钱,小丹不是还不识字吗?到时候我会给她开小灶的哦。”

????   略带顽皮的语气却怎么都让人高兴不起来!张文皱着眉头在想该怎么去帮这个不幸的女人,真正碰上这种事发生在身边的时候不能不动容,人都是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