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70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4:3Ctrl+D 收藏本站

  「啊……」

????   林巧玉疼得叫了一声!

????   张文吐出|乳头一看,还是不通,马上殷切地说:「再忍一下吧!吸不出来。」

????   「轻点!」

????   林巧玉这时候心乱如麻,尽管有了正当的理由,但被一个还不是很熟悉的男人这样碰触自己的Ru房,感觉还是有些难堪。

????   「嗯!」

????   张文点了点头,又含住|乳头,这时候她的|乳头已经很硬了,张文用舌头围绕着她的|乳晕慢慢地滑几圈,这才猛地一吸。

????   这次林巧玉更是疼得咬着牙全身一抖,但一股热热的汁液也随之进入张文的口中。

????   热热的,有一点甜味,但也有些类似杏仁的腥味。张文品尝几口,还是忍不住将这些人|乳全咽下去,继续含着她的|乳头吸吮,将剩余的初|乳全吸出来。

????   疼痛过后,林巧玉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心乱如麻地看着自己的Ru房被眼前的男人吸吮着,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感觉情欲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攀升,久未被滋润的下体渐渐地潮湿起来。

????   「好受多了吗?」

????   直到吸不出东西,张文这才满意地舔了舔嘴唇,开玩笑地说:「没想到第一次就让我喝了,希望肚子里的小功贝别恨我和他抢吃的!」

????   「去你的!」

????   林巧玉被逗得噗哧一笑,美丽的Ru房上下颤动着更家动人,感觉也是轻松许多。

????   「马上就好了。」

????   张文说着又含住另一颗|乳头,如法炮制的将另一只Ru房的奶水也吸出来,尽数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   林巧玉感觉轻松多了,只不过却被张文挑逗起本能的情欲。因为难为情的关系,张文刚一吸完,她就迫不及待的将上衣穿上,或许是因为胸罩穿着实在太难受,所以她里面保留着真空的状态,脸上多少还是有些羞红。

????   张文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舔着嘴唇,嘻笑着说:「感觉好多了吧?」

????   「嗯!」

????   林巧玉点了点头,轻声地说:「谢谢你了。」

????   「不用谢了!……」

????   副娇羞的模样实在迷人,尤其说话的时候红唇一张三口的很诱人。张文装了好一会儿的正经,再也忍不住凑上前去,在她嘴上轻轻的一吻,笑咪咪地说:「让你自己也尝一下是什么味道。」

????   林巧玉顿时愣住了,如果说刚才是不得已才让张文占了便宜,那现在就是调戏了。她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羞怒的刚想瞪几眼时,张文已经开了门跑了!

????   美味的人|乳、新鲜的未亡人、娇俏的孕妇。想想都血脉贲张,张文有点舍不得这个坚强的女人,不过眼下便宜已占尽,还是别太过分比较好,能有这程度的接触已经算不错了。

????   心情大好啊!张文骑上车的时候哼着小曲,看着林巧玉站在房门前用幽怨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看得人一阵的疼啊!要是搞不清状况的人,还以为是自己搞大了她的肚子后要跑路。

????   「ByeBye!」

????   朝她抛了个飞吻后,张文一边放肆的笑着,一边发动车子骑出校园。

????   林巧玉满脸胀红,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这家伙真是的——开始那么正经,这会儿却是嘻皮笑脸,有时候看起来很文静,但又像个小孩一样的顽皮。张文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快就让这名美丽的孕妇心乱如麻,难以入眠!

????   送走了张文,林巧玉只感觉下身痒得很难受,红着脸将门锁上,将裤子一脱,内裤中间已经湿了一片,刚才要不是强忍的话,恐怕就会在张文娴熟的吸吮中呻吟出来,甚至会控制不住想让他满足自己的空虚!

????   「这该死的小鬼!」

????   林巧玉红着脸将内裤换下,有些茫然的回味着刚才那舒服的感觉,当要换干净的内裤时,不免犹豫了一下。下身的空虚和酥痒很强烈,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样,刺激得情欲澎湃起来,让人浑身燥热、坐立难安的很难受。

????   林巧玉禁不住咕能的渴求,将干净的内裤放在一旁,红着脸躺在炕上,小手慢慢的绕过圆圆的肚子,小心翼翼地摸了满手的爱液。尽管感觉有些不安,但还是按捺不住用小手,慢慢地安慰自己寂寞的空虚,低低的呻吟着,自蔚起来。

????   脑子里一开始是以前和丈夫欢爱的场景,一只手在腿间爱抚着,另一只手不安地柔捏着已经舒服很多的Ru房。在快感逐渐强烈的时候,林巧玉惊讶地发现,幻想中丈夫的那张脸竟然变成张文的脸,他一脸疼爱的压在自己身上,身体用力的一下又一下的征服着自己。

????   搁随着快感更加的剧烈,林巧玉已经没办法思考那么多,手指慢慢的插入荫道内,开始前后的抽送起来,跟着脑子里那荒唐的想法一起迎接高潮的来临。

????   「啊……」

????   几声压抑的呻吟过后,林巧玉无力地喘息着,脸上带着满足的潮红,披头散发的模样显得妖冶无比,敞开的腿间潮湿的一片,更显淫秽、诱人。

????   张文要是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把脑子切碎了拿去喂猪。早知道把她逗得已经欲火焚身,就应该打铁趁热品尝一下这特别的滋味才对,真他妈的可惜!

????

????

???? 第六章:大炕情愫

????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张文虽然很想找个地方玩。但无奈的一想,自己认识的路不多,而且认识的人也很少,想来想去也只能乖乖的回工地去看看情况,毕竟家里的女人都出去没有人陪,一时间也很无聊。

????   小树林里,陈晓萍躺在太师椅上睡得很香,安静的睡相看起来很可人,均匀的呼吸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香味,每呼吸一下伟大的胸部就跟着起伏,柔媚的睡态让人恨不能冲上前去将她就地正法。

????   张文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看姨妈睡得那么甜也就没去打扰她的美梦。坐在一边深情的凝视这个和自己灵肉交融的美妇,过了一会儿,才起身朝养殖厂走去开始忙正事。

????   虎子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迎上来,殷切地陪着张文逛起来,手拿着本子记着要修改的事。他虽然没什么文化,但特别的机灵,甚至有的想法连张文都没有想到,大大的弥补一开始的不足。

????   忙到傍晚,总算有点时间可以坐下来休息。陈晓萍也悠悠的醒来,一看张文的摩托车在,体贴的没有去打扰张文办事,而是准备了清凉的茶水在外面等着,就像个温柔体贴的小媳妇一样。

????   张文走出来的时候,她正在发呆,猛地一看见张文,脸上立刻露出可人的微笑,拿起茶碗递过来,体贴地问:「累了吧!天热,你赶紧喝一点解解渴。」

????   「嗯!」

????   张文给了她一个深情的眼神,端过茶水一饮而尽,甘甜的水流滑过喉咙,确实把夏日的烦躁缓解不少,让人感觉舒服很多。

????   工人们也三三两两的下了班,打了声招呼后一个个有说有笑的回家。眼看周围都没人了,老实了一天的张文自然是满脸色笑地看着眼前的美妇,眼里的渴求表露无遗,目光放肆地扫视着她的美胸。

????   陈晓萍自然也看出张文的色欲,再加上待了一天确实也想好好的温存一下,这会儿俏脸马上复上一层淡红,美眸里也多了温柔的水雾,一脸期待的模样更是诱人无比。

????   两人眉来眼去的,嘴唇愈凑愈近,眼看就要忍不住纠缠在一起时。这时候陈强炸雷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两人赶紧保持距离:「小文,我回来了!」

????   话音刚落,爽朗的笑声响起,陈强像小山一样的身影出现在路边,迈着大步朝这边走来。张文郁闷了,但也没什么意见。不过陈晓萍可不管了,一下就跳了起来,生气的瞪着他:「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要死啦!」

????   「没、没有!」

????   陈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心里郁闷这二姐怎么感觉愈来愈凶了,以前很和蔼、很疼自己的啊!怪了!

????   张文一看陈晓萍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好笑之余也是一阵的感动。不过还是马上挥手制止她发飘,看着后面接踵而来的板车,兴奋地问:「东西都运来了?」

????   「没错!」

????   陈强笑呵呵的大手一指,只见身后的板车足有三十多辆,每一辆都装了满满的东西。

????   张文笑呵呵的上去查看,除了雄黄之类的用品以外,自己订的一批滤水器也到了。还有一批土鸡的鸡崽,上次想来想去,还是不想放弃养鸡这种成本低的生意,只是苦于不知道养什么鸡种好,这次的城里之行也正好决定要养就得养售价高的才行。土鸡肉嫩,虽需要技术但售价高,也正好符合现在的条件。

????   陈强俨然成了管家,板着脸朝运输的村民说:「现在天晚了,不过东西到了,活也得干。一会儿把草药给我种均匀,山边的每一个角落都得种,知道吗?等会儿晚饭,保证你们有鱼有肉!」

????   「知道啦!」

????   村民们笑呵呵的没什么意见,一个个推着车跑到山下开始忙起来,大概是加夜班有给他们补钱吧,一个个都很勤快。

????   「这些鸡崽不错!」

????   陈强笑呵呵地捏起一只小鸡,问到:「小文,你从哪找的这些玩意儿?」

????   张文一把从他手里抢过,瞪了陈强一眼,没好气的说:「小心点,捏死的话可就亏本了。」

????   陈强尴尬地笑了笑,确实这批苗到时已死得只剩三分之一。所以每一只都更加珍贵,他这时候还真怕不小心把它们捏死了。

????   张文查看了鸡崽的情况,说:「舅,这些鸡先拉去崽房,晚上得找人看着!」

????   「知道啦。」

????   陈强马上指挥工人们干活了,崽房是张文特意搭给小鸡的,这一带的蚊虫蛇蚁实在太多了,这间房除了大门以外,通风的地方都布上密密麻麻的铁网和却料网,为的就是保护这些鸡崽,仅有的空隙连小草蛇都钻不进去。

????   「小文!」

????   陈晓萍一看有事要忙了,马上殷勤的上前问:「有什么我能干的吗?」

????   张文想上山看一下,笑笑的摇了摇头说:「暂时没有,不过看样子晚饭没办法在家吃了。你回家和我妈说一声后再过来,我直接载你回老房子!」

????   「行!」

????   陈晓萍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   张文马上和陈强一起上山,一边查看着草药种下去的情况,一边看围起来的网有没有漏的地方。要知道,这是自己的第一次创业,可是一点都不可马虎。

????   眼看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但工人们还是拿着手电筒或者火把在加班干活。张文一看人手不够,卷起袖子也过去帮忙。

????   小山坡的杂草太高的就除掉,短的留着也没什么关系,再加上种了不少的黄花梨树苗,所以走路都是小心翼翼,深怕碰坏树苗。这样一来,工程的难度也就增加了,没一会儿一个个就忙得满头大汗。

????   忙了大半天,到了八点的时候,本来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但刚好订的疫苗和机器也到了,张文也只能赶紧指挥工人继续忙着,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把事办好。

????   一群人忙到九点多,看天色晚了,蚊子也愈来愈多,而且手电筒也没电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把活留到明天再干。

????   这时候张文已经是满身大汗,一边嘱咐着村民们明天要干的事,一边走到山下。这时候已经是一片漆黑,虽然在高处把灯安好了,但也得等明天接上线才可以用,紧靠微弱的光线走起路来有些困难。

????   「小文,累了吧!」

????   陈桂香心疼的迎上来。

????   张文温和地笑了笑,一边接过毛巾擦了擦汗,一边摇着头说:「不累,有点活干才不会懒嘛!」

????   「看你这孩子!」

????   陈晓萍在旁边也是一副长辈的口吻,心疼地说:「有别人在,你干嘛还要动手啊?这小山你不熟悉,要是摔到了怎么办?」

????   「就是啊!」

????   陈桂香赞同地点了点头,姐妹俩一唱一和的,虽然有点啰嗦,却让张文倍感温暖。

????   工人们的饭菜早就准备好。因为东西多了,所以也得多找几个人守夜。虎子请缨留下来,忙里忙外的俨然就像自己家的事一样,态度好得让人夸奖。

????   「表哥,喝水!」

????   敏敏站在一边,乖巧的递来一碗水。她正值妙龄,一身活泼的打扮愈看愈让人喜欢,这会儿在长辈的面前乖得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   「乖!」

????   张文呵呵直乐,看了看时间都快十点了,马上转头朝陈晓萍问道:「姨妈,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回去吧?」

????   夜里走小路确实危险,但陈晓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行,明天是家里供祖宗的日子,回去晚了不吉利。」

????   「这样啊!……」

????   一带似乎对于这些很看重,陈桂香想了一会儿竟然没有反对,朝张文嘱咐道:「小文,要不一会儿你就累点,载你小姨回去吧!太晚的话就在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回来就行了。」

????   张文有些诧异老妈会同意,不过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后将外衣脱了,光着膀子上了车,一边发动,一边说:「那咱们走了,太晚才赶路就不好了。」

????   「表哥,你不吃点吗?」

????   敏敏殷切地拿着一只烧鸡,还有张文最喜欢的啤酒。

????   「带上吧!」

????   张文将车一发动,笑呵呵地说:「现在全身很脏,不想吃,等一会儿冲个凉,舒服点了再吃!

????   「嗯!」

????   陈桂香点了点头,朝敏敏使了一个眼色后,朝张文说:「你们带敏敏一起回去,顺便看她有什么要收拾的,带回来以后也算是搬完家,这样干脆一点。」

????   「好!」

????   张文无奈地点了点头,看来今晚的二人时光又没了。

????   陈晓萍也是一脸的失落,不过马上就恢复正常,让女儿先上了车后,她才翻身上来。陈桂香在后面一直嘱咐要小心点,满脸担忧的看着儿子载着陈晓萍母女俩离开,远远的看着尾灯,心里尽是牵挂。

????   敏敏一脸羞红的被两人夹在中间,有妈妈在,她自然是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小胸部紧紧的压在表哥的后背,感觉很不好意思。陈晓萍和张文因为心里有鬼,一路上也是默默无语,毕竟二人世界被打扰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乐意。

????   沿着乡间小路慢慢地骑,夜里的能见度确实很低,再加上都是砂石路,所以张文骑得很小心,原本被敏敏的胸部挤得有些心痒难耐,渐渐的也不再多想什么,为了安全还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   一路上海风扑面,身上总是撞上一些不知名的蚊虫,让人的心情有些烦躁。在敏敏的指示下,骑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个小院的门口,母女俩下了车,赶紧殷切地跑去开门。

????   将车停在院子里,陈晓萍很快点好屋里的油灯,给这黑夜增添光亮。她家算是在村子里的中间,所以周围的人家也不少,但这里的人习惯早睡,这会儿除了这里以外,其他的人家几乎都关着灯,也没见到人烟。

????   「小文,你自己去后面洗吧!」

????   陈晓萍刚说完,突然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一条毛巾递给张文,说:「你没换洗的衣服,一会儿围条毛巾就好了,衣服脱下来泡着,让敏敏帮你洗,明天就能干。」

????   「嗯!」

????   张文心里一痒,从她的眼神里似乎看出点端倪,海绵体隐隐的有点充血了。

????   敏敏勤快地拿了只小篮子,一边朝后院走去,一边笑呵呵地说:「表哥,这是你第一次来我们家。等会儿我炒两道小菜给你下酒,你先去洗,一会儿衣服放那就可以了!」

????   「好的!」

????   张文马上就冲到后院,在她的指引下找到小浴室的位置。和家里一样,不过是在井边搭了一个木棚子而已,张文也适应这样的简陋,手脚利落地搓洗起来。

????   洗完出来,张文看着自己光个屁股围条毛巾的模样,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跑进屋里,这时候陈晓萍已经在那里等着,马上温柔地笑了笑说;「这么快啊!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洗好了。」

????   张文一看她手上早就拿好换洗的衣服,但却没有拿内衣,会意地笑了笑后,一看敏敏还没进来,马上色色的朝她饱满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满脸淫笑地说:「快点呀!偷情可不能拖太久,知道吗?」

????   「色胚!」

????   陈晓萍红了脸一边嗔怪着,一边走了出去,一想到要背着女儿和外甥偷情,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   这屋的摆设也是大炕小屋,简陋得很。看着大炕,张文不由得一阵冲动,晚上三人要挤在这张炕上,难道具要来个母女同床?这也太刺激了吧!

???? 敬请期待《渔港春夜》第九集!

????

????

???? 第九集

????

????

???? 简介:

????

????     被姨妈激烈地服侍后,张文却在准备入睡时发现,刚才表妹一直醒着!那么自己跟姨妈「口|乳并用」的运动不就全被看见了?

????   这下该怎么办?要是让大家知道自己跟姨妈的事,表哥会不会杀了自己?秀秀呢?她这么柔弱可以承受这件事吗?还有个性狂野的姐姐,不晓得会有多恨自己?

????   回到家里,张文和八个大小美人开心的住在一起。在一个月黑风高星星不见了的夜晚,他和两个稚嫩小「人妻」正在进行贴身肉搏战,小萝莉柔媚的叫声传出薄壁,让屋里其他六位美人各使绝招,自度度人……

????

????

???? 第一章 背着女儿的口爆

????   即使色心满满,脑子里尽是淫邪的幻想,精虫冲脑的张文还是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小屋里来回地打转,打量起这间简陋却干净的屋子!

????   虽然屋里已经接了电线,不过唯一用得上的似乎只有已经发黄的老式灯泡,像风中残烛一样的闪烁,根本带不来多少的光明,甚至暗得和蜡烛没有区别,淡淡的灯光让人多少感觉到暧昧。

????   屋子很小,二十多米的小房间显得狭窄,一间土屋也没有外厅、内室的分别。

????   一张大炕是这屋内比较干净的地方,其他的地方看起来都十分碍眼,倒不是说这对母女不勤快,只是发黄的泥墙壁和土地,再怎么整洁看起来还是不清爽。

????   屋角摆了一张连桌脚都补过的小矮桌,上面摆着屋内唯一的一台电器——一台几乎只能在八十年代才看得到的黑白电视,小小的萤幕上还有着深一道浅一道的裂纹,电线已经断裂开,明显只是个摆设,然而即使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也可看得出这对母女还是舍不得丢掉它,擦得很干净。

????   一张矮桌子、一些盆盆罐罐,就是这屋里唯一能算得上摆设的东西。

????   张文愈看愈觉得心酸,姨妈家的生活也好不到哪去呀!别说看不到半点值钱的东西,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有修补过的痕迹,明显称不上宽裕。

????   可就算过着这样的生活,姐姐都说姨妈没事还会接济她们,在小丹生病时还拿一些钱——这些东西估计是她们省吃俭用才省出来的。

????   姨妈和妈妈到底还是姐妹,再穷都还懂得互相照顾,不然的话,真难相信两个如此贫困的家庭是如何生活到现在。

????   温馨的亲情触动张文的心,逆境里的关怀更能看出其中的爱。

????   张文顿觉一阵暖意从心底升起来,心境一下就变得无比的清明。

????   张文继续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已经顺眼不少的小屋,寻找着姨妈母女俩生活的点点滴滴。

????   屋内没什么可看的,漆落斑斑的大衣柜,看得出也是前人留下的老东西。

????   可惜柜子上锁了,没法看到里面装着什么宝贵的东西,不过西边的墙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一串串像晒干的植物一样的东西,顿时引起张文的好奇心,忍不住凑上前去多看几眼。

????   「这东西好玩吗?」

????   敏敏突然在张文愣神儿的工夫走进来,一边走到屋角搬起一个大木盖子,一边咯咯地笑道:「那些是我妈在山上采的草药,放在那风干,等攒多了,就可以拿去镇上卖钱!」

????   「这些是草药啊?」

????   张文有些惊讶地看着墙上黑漆漆的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乱摆的枯草和干枝!

????   「嗯!」

????   敏敏有些吃力地挪开一个木头盖子,在张文好奇的注视下慢慢将带来的啤酒全放进去,细看才知道原来这是个半埋在地下的储水大坛啊!

????   坛子感觉很奇怪,起码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却有一半埋在地里,露出的一半也盖得十分严实,怎么看都不像是家里的生活用品。

????   「为什么要把这东西埋在屋子里啊?」

????   张文感觉好奇而又新鲜。发现敏敏的额上沁出几滴汗珠,张文立刻心疼地温柔为她抹去。

????   敏敏小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有点累着了。她被张文亲昵的小动作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亲密,但明显没有半点排斥的意思!

????   看张文一副不明白的样子,敏敏甜甜一笑,赶紧解释:「没办法啊!屋里得随时备着点吃喝用的水。咱家饮用水全是从井底从取来的。要是不准备好的话,一旦碰上台风,井水就会变得污浊,屋里不备着点可就没水喝了。」

????   「是这样呀!」

????   张文这才恍然大悟,靠近海边的小村,每年都会承受台风的洗礼。

????   这些聪明的村民早就想好各种应对的办法,毕竟台风会使地底水流剧烈涌动,除了让水质混浊,还不知有什么东西会掺杂其中,而且冒着强风到井边打水也太危险,这么一口罐子放在屋里能省不少事!

????   「表哥!」

????   敏敏调皮地笑了笑,眨着眼说:「这些大姨没有教你吗?住在这还不懂这些的话,那秀秀姐以后不就得受罪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