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7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4:28Ctrl+D 收藏本站

  「表哥!」

????   敏敏调皮地笑了笑,眨着眼说:「这些大姨没有教你吗?住在这还不懂这些的话,那秀秀姐以后不就得受罪了!」

????   张文一看敏敏想逗自己,立刻就转了念头,猥琐的目光从她红嫩的小脸、耸起的美胸一直看到下身,来回巡视一圈后,才淫笑着问:「那台风来了出不去,你在哪里尿尿啊?」

????   「要你管!」

????   敏敏娇羞地白了张文一眼,哼一声跑了出去。虽然表面倔强,但脸上那抹淡红,还是诉说着少女无法掩饰的难为情。

????   「告诉我嘛!」

????   张文乐呵呵地跟在敏敏的身后,看着她吃瘪的样子,和她一步一摇、又挺又圆的小屁股,顿时心情大好。

????   张文的追问明显有调戏的意思,尤其还装作无辜的样子更是欠揍。

????   敏敏被逗得有些急,猛地头一转,瞪了张文一眼,没好气地说:「尿你脸,行了吧!」

????   话一说完,两人都站在股地愣住了。

????   张文微地一怔,邪笑地用轻佻的眼神盯着敏敏的三角地带,幻想着那青涩嫩处的美摸,若无其事地念叨着:「你太邪恶了……」

????   敏敏脸上一红,也不知道自己脑子为什么会当机,说出那么粗俗的话。她无从解释起,尤其是在张文色色地注视下,根木就无法开口,只好憋着气不发一语。

????   敏敏狠狠地瞪了张文一眼后,转身朝搭在屋边的厨房走去,没好气地说:「去去!没工夫搭理你这色狼,我还得洗菜做饭呢,没你这少爷的命!」

????   熟悉的大锅灶,如出一辙的破旧简陋。

????   这次主要是回来搬走她们要带过去的东西,所以张文没带什么日常用品就一起过来。

????   一看厨房除了装盐的罐子和酱油外,没别的调味料。

????   张文有些期待这粗心的小美女能烧出什么好菜,光是简单的调味料放着,都怕她会做出比毒药还恐怖的东西,毕竟敏敏看起来粗枝大叶,和心灵手巧一点都搭不上边。

????   敏敏又羞又气,为什么自己脑子短路成那样,竟不由自主地说出这种话。她拿出带来的烧鸡,看都不看张文一眼,狠狠地剁开,把肉盛进盘子里,使劲的模样像在发泄心里的郁闷。

????   「砍我呢,那么用力!」

????   张文吐了吐舌头,有些胆寒地看着敏敏咬牙切齿的样子,这丫头挺猛的嘛。

????   「就是砍你!」

????   敏敏转过头来,气呼呼地白了张文一眼。比起气张文,她更气自己!怎能说出那种话,尽管有几分暧昧,但还是太粗俗了,这不是女孩子会说的话。

????   「我帮你吧!」

????   张文左右看了看,地上还摆着一堆沾满泥土的蔬菜,光看敏敏干活,自己不动手,也觉得不好意思。他上前准备洗这些菜。

????   「别碰……」

????   敏敏立刻喝了一声,抬头看见张文赤裸的上身和围在腰间的大毛巾,尽管夏天村里有不少男人都光着上身,但此时他露出的身体却让人心跳加快,健壮的肌肉似乎正挑逗着她。

????   敏敏脸色顿时有些发红,微微地犹豫一下,还是轻轻地说:「我自己来就行了,一会儿把你毛巾弄脏了,没东西换的。」

????   「敏敏真体贴啊!」

????   张文一想也是。看见一向调皮的敏敏露出如此楚楚动人的的表情,他立刻做出一副感动得快哭了的样子。

????   「体你个头……」

????   敏敏调皮地吐着舌头。尽管只是张文调戏的话语,但听到这样的赞赏,她的嘴角还是弯起一道道浅浅的微笑,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   敏敏看着张文这暴露的模样,尤其是赤裸的上身,脸色微微一红,赶紧洗了洗手,不敢直视地把盘子递过去,刻意语带调侃地说:「姐夫,麻烦您把这端去屋里,好吗?」

????   盘里的烧鸡散发着肉香,张文敏锐地注意到敏敏的目光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

????   看来小丫头也对这鸡肉有点馋,不过嘴上还是不忘占便宜:「怎么我就成姐夫了?再说姐夫不能调戏小姨子吗?你这是在勾引我犯罪呀!」

????   敏敏不乐意地嘟起嘴,似是威胁地说:「怎么?你不乐意吗?你和秀秀姐在一起,不就是我姐夫啦!」

????   「是是是!小姨子可不能累着了。」

????   张文赶紧应了一声,暗笑地接过盘子,小丫头话里的酸味可真大。

????   张文看着敏敏红润的小嘴,想了一下,用手指夹起一块充满香气的鸡皮,慢慢递到她的嘴边。

????   「干嘛?贿赂我呀!」

????   敏敏明显愣了一下,眼眸里却闪着柔和的水波。尽管说起话来还是大剌剌的,却已注意到这动作的暧昧和隐含的挑逗。

????   「是呀,好好地贿赂一下我的好敏敏,以后你可得对我好一点!」

????   张文手略往前伸,手指轻轻点在她红润的小嘴上,清晰地感受到她嘴唇的柔软和细嫩!

????   敏敏像是触电般,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回过神来后,望着张文眼里的亲密、柔和,再犹豫地看向他指间散发着香味的鸡皮,敏敏有些扭捏地张开嘴,张文趁机把鸡皮送进她的樱桃小口里。

????   敏敏小嘴微微一含,却舔到张文的指尖,小舌头还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触感。

????   敏敏脸上顿时阵阵发烫,这时什么样的美味都失去吸引力,她无法抗拒这亲密举动下的诱惑。

????   敏敏有些不好意思地咀嚼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挺喜欢这样亲昵的动作——让人心跳加快,又充满甜蜜的暗喜,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

????   看着娇羞的敏敏,张文不由得嘿嘿一笑,刚才手指被微微地含住,不知道小美人是作何感想,反正自己是想歪了。如果她含的不是手指,而是自己的命根子,该有多好呀,尤其足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用樱桃小口帮用己Kou交,肯定爽到极点。

????   张文色心一起,再看看心暗动的敏敏,含盖带怯的模样看起来更加动人。

????   张文不由得嘿嘿一笑,将被敏敏含过的手指放到嘴里吸了一下,色眯眯地说:「好香啊!」

????   「恶心……」

????   敏敏难为情地白了张文一眼。他说的是鸡肉,但春情萌动的敏敏,哪会不懂得话里暧昧的双关。

????   敏敏的嗔怪似嗲而娇,听不出一点生气的意思。

????   「真的很香嘛!」

????   张文故作委屈地看着敏敏。

????   张文见敏敏作势要打自己,他立刻撒腿朝屋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呵呵地笑:「鸡肉加人味,味道确实不错,下次我还要哦!」

????   「色胚!」

????   敏敏狠狠地呸了一声,却忍不住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小嘴,真的有味道吗?

????   张文殷勤地将盘子和碗筷端到炕桌上,来回跑着的同时更抓住时机调戏敏敏,偶尔听到她话里的醋味,更是暗自窃喜不已,他目前虽还不敢有太多的动作,但看来这小丫头也是跑不掉了。

????   张文试探地开始说些下流话,弄得敏敏连嗲带嗔地有点不适应。但她似乎并不排斥张文偶尔开玩笑地捏几下她的小脸,看样子还有点享受这样亲密的举动。

????   张文再一次跑回厨房,看见敏敏站在锅前望着炖菜发呆,锅里的水气正急促地冒着,但似乎打不断她的思绪,谁都看不懂这纯真的小脑袋瓜,到底在思索着什么事。

????   无辜的眼里混着一丝迷茫,间或点着柔波荡漾,清纯可人的小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小巧的身子一站直,可以明显地看出发育中的曲线——前凸后翘的已有女孩子诱人的资本,尤其是又挺又翘的小臀部,看起来更加充满女人味。

????   敏敏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张文的到来,继续发着她的呆。挺直的站姿让曲线显得无比诱惑,一脸的无辜和迷茫,更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柔弱。

????   张文不由得一阵恍惚,记得第一次看到敏敏时,自己并没有这样的感觉,甚至连半点色意都没有。只觉得瘦瘦小小的她土里土气的,没有让人心动的地方,虽然活泼青春,却不会把她当女人看待。

????   或许是那时候自己的注意力,全都被秀秀的清纯甜美吸引住,秀秀的温柔体贴和娇羞,无时无刻地激发他的保护欲,再加上那时正是和张少琳最亲密的时候,张少琳完美的身材和极度的诱惑都让人澎湃无比,这才忽略身边这个小美人胚子。

????   也或许是这段时问,敏敏住在自己家里,心情愉快,营养也充足,原本有些干瘦的身子变得丰腴,使她出落得更加明艳动人。宽松的衣服下,是自己未曾注意到的女性胴体,肌肤在不知不觉间变得白嫩许多。小丫头尽管年纪还小,却已具备让人兴奋的女性魅力。

????   张文为这前后的变化一阵恍惚。一开始他并不觉得敏敏有多漂亮,但细看之下,其实她长得十分动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女孩子的朝气和诱人的青春可爱。

????   一开始没去欣赏敏敏,也是她不懂得打扮自己的关系。如果她能穿上亮丽一点的衣服,稍微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相信她比秀秀也差不了多少。但她似乎不怎么在意妆扮,这才给了张文这该死的错觉。

????   张文想起自己还曾拉开被子在她身上She精,浑身顿时像被火烧般的不自在,却又兴奋异常。见敏敏还没发现自己,心念一动,立刻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   敏敏也有些迷茫,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她喜欢上住在大姨家的感觉。有姐妹们一起打闹、亲密无间的谈笑,即使偶尔有些放荡,但也让人心情愉快。

????   张文总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可以玩,更重要的是,那里的生活比起家里舒服不少,让她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家是何等的窘迫,而且大姨似乎隐隐有要自己嫁给表哥的意思。

????   青涩的怀春少女面对这个自然是有些迷茫,但从小一起打闹大的秀秀已经被张文睡了。过后大家对她有多么的好,敏敏看在心里,悄悄地羡慕着,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醋意。

????   秀秀被睡的那一晚,敏敏清楚地听见她的喘息、呻吟和肉体撞击的声音,两人就在自己身边完成那羞人的欢爱,最后臊得浑身烫热的自己,身上的凉被突然被掀开,一股股粘稠的东西射到自己的身上!

????   起初敏敏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对于那事也是懵懵懂懂,既好奇又害怕,即使在旁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以为张文在打秀秀,她才会发出那么痛苦的声音。

????   可是小丹绘声绘影地一番解释,顿时让敏敏羞怯难当,姐妹间没有隐秘的私房话,让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张文看起来斯文,却坏到这地步——竟然用这种露骨的方式,占自己的便宜,将那羞人的东西全喷到自己身上,想起那粘稠的感觉,她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就在敏敏半羞半恼的时候,张文已经悄悄地站到她的身后。

????   张文看着眼前这娇柔迷人的背影,他温柔地用双手按住敏敏的肩膀,身体也顺势贴上去,轻声地问:「在想什么呢?」

????   仿佛触电般,敏敏机灵地拄前一倾,想挣脱这突来的怀抱。张文却早料到敏敏会有怎样的反应,双手猛地往下,抱着她纤细的小蛮腰,紧紧地将敏敏拥进自己的怀中。毛巾下半硬半软的小家伙不安分地贴上她的腰,感受到少女微温的刺激,更是激动地跳几下。

????   「放开我!」

????   敏敏轻轻地挣扎几下后就停住,眼神有些慌张,不敢看向张文。

????   虽然被紧紧地抱住,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一点都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有种想依附张文的冲动。

????   「就不放……」

????   张义头微微一低,凑近她的耳边,看着敏敏紧张得有些颤动的模样,笑呵呵地对她的耳朵里哈了一口热气,柔声地说:「敏敏,你真漂亮!」

????   敏敏顿时身子一软,耳朵痒痒的,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她放下无力的挣扎,虽然有些杻拘,却还是倔强地说:「你别在这骗人了,我有秀秀姐漂亮?有喜儿漂亮吗?」

????   哟,小丫头吃醋了!张文不由得心里一乐,会吃醋证明这小丫头也在意自己。

????   见一向调皮的敏敏脸上有着娇羞的红晕,虽带着微微的醋意,却也有难掩的喜色,明显是情窦初开的样子,他更加确定敏敏心里其实早就接纳了白己。

????   「你和她们不一样……」

????   张文放肆地吻了一下她的头发。有用舌头在她细嫩的脖子上了来回舔着,这才吐着热气说:「敏敏自己漂亮的地方,干嘛要和她们比较呢!我最喜欢你的调皮。和别人一样的话,就显示不出你那么可爱了,知道吗?」

????   「啊……」

????   敏敏被这湿热,瘙痒般的触感弄得仿佛一万只蚂蚁在脖子上爬,不禁呻吟了一声,又怕被人听见,吓得赶紧咬住牙。

????   敏敏的身子瑟瑟地发抖,像是害怕般的扭捏着。

????   感受到敏敏结实的臀部微微地扭动,愈来愈兴奋的张文更是被她脸上那欲语还休的样子,挑逗起空前的欲望。

????   色性大起的张文还想继续调戏的时候,房里突然传来陈晓萍疑惑的声音。她有些不解地喊道:「敏敏,你表哥在不在你那儿呢?」

????   「在、在!」

????   敏敏顿时惊醒,感觉到一条半硬半软的东西正在自己臀上磨蹭着。她匆忙地推开张文的怀抱,慌张地应了一声。

????   「哦……」

????   陈晓萍也没多想,在屋内喊道:「菜怎么还没好啊,别做太多,咱们三个吃不完,知道吗?」

????   「知道,炖完这个角瓜就好了!」

????   敏敏让自己的声音尽量自然一点,一边喊着,一边嗔怪地白了张文一眼。像是害羞的小女孩般的躲开,刚才的亲密已经让她的小脑袋瓜迷糊了,若再继续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拒绝这个好色的表哥了。

????   张文嘿嘿一笑不以为意,看这情况想再占便宜有点渺茫,他突然伸手在敏敏挺翘的小臀上拍了一下,转身拔腿就跑,赞叹道:「好有弹性呀!」

????   「流氓!无耻……」

????   敏敏气呼呼地骂起来,不过看样子倒不是真的生气,咬着下唇的小脸微微发红,看起来更是娇媚。

????   张文色色地闻着手掌上的味道,似乎隐约带着别样的体香。少女的臀部真是弹性十足,拍下去手感特别好,要是捏起来,肯定很过瘾。

????   屋内的炕桌上已经摆好三盘菜,一盘烧鸡算是最主要的肉食!色香味俱全的野菜和炒笋,鲜亮的颜色伴随着阵阵的香味,瞬间激起人的食欲。真难想像一向大刺刺的敏敏也有这样的好手艺,真是人不可貌相呀!比这美味佳肴更吸引人的,是炕上成熟明艳的身影。这时候的陈晓萍已经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虽然身上还穿着宽松的旧衣服,却掩饰不住她明显没有穿内衣,性感动人的身材。高耸、饱满的Ru房,隐隠可见两颗小葡萄顽皮地贴在衣服下。

????   无袖衫加齐腿裤,标准的农妇打扮在陈晓萍身上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性感,外露的皮肤白皙细嫩,完全不像穷困的少妇。几滴小水珠顽皮地点缀在肌肤上,沐浴过后的小脸有些发红,却散发着迷人的妖冶韵味。

????   陈晓萍正用大毛巾擦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身子微微一倾,一对丰满的美|乳更显得娇艳欲滴。一见到张文进来,她也没多想,微笑着说:「你的衣服都洗好了,挂在屋里明天就能干。累了那么久,赶紧吃点东西吧,凉了就不好了!」

????   好体贴的少妇呀,张文感动地点了点头。不过看着那对诱人的Ru房和浴后的红润小脸上散发的韵味,他还是忍不住伸手朝那动人的硕大摸过去,想先品尝她饱满的Ru房。

????   陈晓萍脸一红,赶紧拍掉张文伸过去的咸猪手,妩媚地白了张文一眼,嗔道:「干什么?一会儿敏敏就进来了。你给我老实一点,让她看见的话,我就完了!」

????   「好啦,真疼……」

????   张文故作委屈地揉着手,仿佛这小小的一拍能要了命,换来了更加性感的一个媚眼。

????   陈晓萍话音刚落,敏敏就端着最后一盘菜走进来。见两人神色自然,敏敏也不疑有他,将菜放到桌上后,笑呵呵地说:「妈,我的菜炒得不错吧!」

????   陈晓萍笑咪咪地点了点头,看着散发香气的角瓜,赞许道:「小丫头手艺愈来愈好了,不知道以后会便宜谁家的小伙子。就冲着这手艺,哪个男的都舍不得你哟。」

????   说话的时候,陈晓萍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敏敏,再暧昧地看着眼前已和自己有肉体关系的张文。虽然有点作贼喊抓贼,但这时候做出这个举动却十分的合时宜。

????   张文也没说什么,只笑呵呵地回了她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   「呿!姑奶奶可不想伺候人。」

????   敏敏自然明白陈晓萍眼里暧昧的意思,故作不屑地嘀咕一声。

????   敏敏爬到炕边,没好气地翻着柜子,道:「妈,我的衣服呢?」

????   「在这,你这粗心的孩子!」

????   陈晓萍打开下方的柜子,帮她找起本就不多的衣物!

????   看着陈晓萍母女俩跪在一起,一个丰腴成熟、一个青涩动人,两个圆润的臀部一晃一晃地对着自己,简直是引人犯罪。张文感觉脑子有些发晕,她们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这种香艳的诱惑谁受得了啊!

????   「我去洗澡了。」

????   敏敏拿起一套土里土气的衣服向外走,不忘回头交代:「表哥想喝的啤酒在坛子里镇着,你们先吃吧,别等我了!」

????   「洗快点,晚了小心感冒!」

????   陈晓萍疼爱地嘱咐一声,回头立刻从坛子里为张文拿出啤酒,微笑地说:「咱们先吃吧,这丫头澡一洗就大半天,不等她了。」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   一听这话,张文不由得色性一起,再也忍不住美人出浴的诱人模样,在惊呼声中猛地一把抱住陈晓萍,压上她凹凸有致的身体。

????   害怕引起敏敏的注意,陈晓萍立刻闭起嘴巴。在满满的男性气息包围下,她虽有几丝颤动,但还是抗拒地想推开张文,悄声道:「快起来别闹了,让敏敏发现的话,就糟了。」

????   「你自己说她洗澡要洗很久的啊!」

????   张文话音一落,立刻捧着陈晓萍的小脸亲了几口,见她还矜持地闪躲,不禁坏笑地将舌头伸过去摩擦她敏感的嘴唇,又舔起她红润的小舌头。

????   「呜……」

????   陈晓萍低低地嘤咛一声,有些嗔怪的白了张文一眼。随后也不挣扎了,慢慢的闭上眼,小舌头轻轻地迎合这让她无法抗拒的挑逗。

????   两条舌头激|情的交缠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也不安分地磨蹭着,想从对方的身上寻找一丝快感。

????   良久的一吻后,张文这才舔着嘴唇直起身,看着陈晓萍红着脸急促地喘息着,被吻得明显有些动情,这副性感的模样实在太诱人了。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更突显她的尺寸之伟大。

????   张文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双手抓上去,用力揉捏着这饱满的Ru房。

????   「不、不行……」

????   陈晓萍这次的挣扎有些剧烈,一边推着张文,一边慌张地说:「要是被敏敏看到的话,我还做不做人,快起来!」

????   「放心,她要洗很久的!」

????   张文赶紧小声地劝说着,隔着衣服轻捏着|乳头,手没停下挑逗的动作,张文紧压着不让陈晓萍起身,却渐渐地感觉到她并非欲拒还迎,心里顿时有些发急。

????   陈晓萍舒服得呻吟一声,但还是摇着头,一边推着张文,一边满脸坚决地哀求道:「不行,怕就怕个万一。小文你就忍忍吧,算姨妈求你了,姨妈都是你的人了,你就不能忍一下吗?」

????   「扫兴呀……」

????   张文到底也心软,见陈晓萍紧张得眼眶有些发红,又被软话细语地多劝了几句,就败下阵来。

????   刚直起身就瞥见屋内唯一的窗户,张文立即灵光一闪,瞬间有了一个刺激的主意!既然陈晓萍害怕敏敏看到的话,只要万无一失就没什么好顾虑的,想到张文就一阵兴奋,赶紧拉着她的手朝窗边走去。

????   「干嘛啊!」

????   陈晓萍刚松一口气,张文又一把将她拉到窗边。她虽然疑惑,但还是顺从地走过去。

????   张文笑而不答,指着窗户说:「姨妈,你自己看看这地方怎么样?」

????   陈晓萍有些疑惑地贴近窗户,从这正好可以看见亮着微光的浴棚。除了隐隐听见水声,她还隐约看见敏敏的小脚在动着。陈晓萍微一弓腰,饱满的臀部就翘起来。

????   张文趁机往上一贴,双手按住陈晓萍肥美的香臀,色笑着说:「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吧!敏敏出来的话,马上就看见了。」

????   「你这个小死鬼……」

????   陈晓萍顿时粉脸一红,明白张文还是色心不死。一想到要一边监视着女儿,一边和小外甥做这香艳的事,她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   张文怕陈晓萍反悔,立刻把她贴得紧紧,双手绕到衣服底下钻进去,滑过紧致细嫩的皮肤,直接抓住那对让人爱不释手的大Ru房,将巨大的圆球在手里肆意地揉捏着。

????   「呜……」

????   陈晓萍顿时低吟一声,眼睛还是紧盯着浴棚那边的情况。这种偷情实在太大胆了,但带来的刺激也让她无法抗拒。

????   张文也是兴奋得很,粗鲁地揉着陈晓萍的Ru房,将软绵绵的Ru房挤得几乎都要变形。双手慢慢地捏住|乳头按了几下,他立刻感觉到陈晓萍丰腴的身体敏感地颤抖着,似乎也受不了这样激烈的挑逗。

????   陈晓萍这时候脸色绯红,眼眸覆盖上一层水气,呼吸也变得乱起来。一边紧张地盯着女儿洗澡,一边和外甥偷情,这种禁忌上的冲突带来的快感,强烈得让她脑子都快爆炸。

????   张文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