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79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7:59Ctrl+D 收藏本站

牧成蝗槐涞煤烊笃鹄矗屑阜株用恋乃担骸改鞘牵院竺裘粢彩俏叶绷耍兰扑恳膊恍“桑 ?br />   「瞎说什么呀!」

????   陈晓萍极是羞怯的嗔了一声,脑子里却不由得勾勒出那交媾场景。已经被破身的女儿、小外甥和秀秀这个可爱的外甥女,三人一起纠缠在床上,彼此舔着对方的肉体……天啊,太荒唐了!

????   两人似乎都想到一样的场景,彼此对望一眼,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到渴望、羞怯和一点点的蠢蠢欲动。

????   「姐……」

????   陈晓萍尴尬了一会儿,没话找话地问:「那个,姐夫一直不在,你怎么解决那个……」

????   「你瞎问什么呀!」

????   陈桂香一时有点不自在,害怕陈晓萍看到自己腿间愈来愈多的爱液,将腿交缠着,没好气地嗔道:「能怎么样,你怎么样我就怎么样了!」

????   「姐!」

????   陈晓萍突然趴到陈桂香的旁边,脸色红润却带着几分的严肃,细声地问:「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找过别的男人?」

????   「你别乱说呀!」

????   陈桂香有些生气了,瞪了陈晓萍一眼,轻声斥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什么找别的男人,我看你就像找过。」

????   「乱讲!」

????   陈晓萍也不满地嗔道。心里却是有些发慌。毕竟是真的有,而且还是姐姐的儿子。

????   陈晓萍不由得浮现出最近的点滴:旅馆里那肆无忌惮的Xing爱、小外甥吻遍自己全身时那前所未有的愉悦、粗大的命根子插进来时让人几近疯狂的满足、肉与肉相撞时无比的快感。那还是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女人的高潮,那么的美妙,美妙得让人都快窒息。

????   「你怎么了?」

????   陈桂香一看陈晓萍的表情有点不自在,顿时狡黠的一笑,笑咪咪的说:「被我说中了吧,我就猜你肯定有男人了。」

????   「你就在这瞎说吧!」

????   陈晓萍狠狠地白了姐姐一眼,用不满的表情来掩饰自己心里的慌张。

????   「我瞎说啥?」

????   陈桂香又狡黠的笑了笑,用暧昧的目光扫视着陈晓萍成熟性感的身体,那丰满的曲线饶是她都有几分感叹,实在是太有女人味了。对于陈晓萍的变化,只要稍微有注意都不难看得出来。原本陈晓萍不太爱打扮,在生活的压力下经常皱起眉头,楚楚可怜的权样,真是我见犹怜;但最近她却在乎起自己的容貌,一大早的先把头发梳现得很粮齐不说,还对着镜子傻笑,皮肤变得水嫩无比,紧致的感觉比起妙龄少女来不盖分毫,本就姣好的容颜更是变得充满媚气,愈来愈明艳动人。

????   这一连串的变化让人感觉有些吃惊,陈桂香原本只以为陈晓萍是因为快抱孙子而高兴,但她偶尔捕捉到陈晓萍眼里一闪而过的柔媚,那是只有幸福的女人,才会有的一种娇羞,这更加深她的怀疑。

????   「晓萍……」

????   陈桂香狡诈地一笑,一伸手就像小时候一样,亲密地将陈晓萍成熟性感的身体抱住,笑咪咪的拍了一下她巨大的豪|乳,满脸暧昧地问道:「你肯定有了男人,不用再瞒我,看你这Ru房都水嫩了不少,谁都看出来了。」

????   「去你的……」

????   陈晓萍不满地白陈桂香了一眼,报复般的掐着她的腰,娇滴滴地嗔道:「谁规定没男人就不能水嫩,我看是你自己想男人想疯了吧!」

????   「是你想才对吧!」

????   陈桂香不满的「哼」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妩媚,不过还是马上定下心来,嬉闹着开始去掐陈晓萍那大得吓人的Ru房。

????   「就是你想,别赖到我头上。」

????   陈晓萍赶紧护住胸部,伸手就要回掐陈桂香。

????   陈桂香姐妹俩宛如青春少女一样的打闹起来,两具香艳又美丽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发出咯咯的欢笑声。这时候肉体的接触多少有点异样,但两人更多享受的是这种亲密的嬉闹。

????   寡妇的命运、年幼的儿女、一样拮据的家庭,陈桂香姐妹俩的性格都是一样的坚韧,都是靠着自己咬着牙把儿女带大,中间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   多少年过去,两人都记不得曾有过这样轻松的时候,可以像少女时代一样,没有烦恼的打闹,曾经繁重的经济压力压得她们都快喘不过气,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   也是张文的归来改变这个现状,陈桂香和陈晓萍脑子里都不约而同产生一个的想法:这样的日子真是好呀!可没一会儿又像年轻女孩一样地嬉闹起来,让她们没过多的时间去多愁善感,多少年没有过活泼又开心的打闹,这样的乐趣,她们也很久没有享受过了……

????   闹到差不多时,两个美妇终于还是累了,气喘吁吁地看着对方赤裸的身体。

????   她们的脸上各有各独特的娇媚,但都同样说着孩子气的气话、嬉闹着、打骂着,开心得像是没家长管束的孩子一样!

????   闹得累了,两人都打起呵欠表示要睡觉。

????   床头灯一关,房里进入彻底的黑暗,两具成熟的身体躲进被单下,却都若有所思的恍惚着。

????   另一边的呻吟声还没停止,陈桂香不由得脸红地骂了一声:「怎么还没停呀!」

????   刚才被陈晓萍一摸,身体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这会儿更是不安得很,忍不住用小手探到腿间,爱抚着那十多年没被疼爱过的小地方……

????   陈晓萍的感觉比陈桂香更燥热。十多年的空虚过去,却在前段日子被张文打开情欲的大闸门。这会儿想到自己心爱的外甥却在爱抚别的女人,心里泛起醋意不说,体内也多了股不知道哪来的欲火……

????   陈晓萍呼吸一下急促许多,身子也跟着快速地发烫!她感觉到了旁边陈桂香的动静,禁不住也舔了舔嘴唇,闭上了眼,一只手摸上自己的Ru房,另一只手慢慢地在腿间来回地爱抚着,用手指侵入潮湿的小|穴里……

????   一闭上眼,陈晓萍脑子里瞬间编织出一幕幕自己连想都不敢想的画面先是喜儿幼嫩得几乎还没发育的身体在痉挛着,发出一声声童稚的呻吟,接着是秀秀这个一向乖巧的侄女浑身赤裸的浪叫着,摆动着少女那充满诱惑的身体,享受着Xing爱的快感,而让自己爱得欲罢不能的荒唐外甥这时候正一脸的享受,轮流用那根粗大的东西在她们的体内进进出出,还不时地亲吻着她们的嘴唇和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

????   陈晓萍一时间感觉到丝丝的醋意,可画面一转却让她愉悦至极。自己在那旅馆的大床上,如何被带到天堂;老屋里一边看女儿洗澡,一边Zuo爱的刺激;在炕上一边紧张的看着女儿睡觉,一边Kou交的场景。

????   这一切实在太刺激了,陈晓萍在这种兴奋下不由得浑身一紧,快感来得越发的澎湃,但画面再一转,那香艳的场景却让她吓了一大跳,竟然是自己和敏敏赤裸着身体和他一起欢爱的场景。

????   这不知道从哪出来的遐想,瞬间让陈晓萍羞怯不已但更加的兴奋,没一会儿就淹没在快感中。在这荒唐的想像里,她用力地捏着自己的Ru房,手指更加快速地进出着早已经潮湿不堪的小|穴……

????   被子不停的抖动着,两人的身体也微微地颤抖。即使能感受到彼此低低的呻吟和快速的喘息,但她们都不敢点破,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加快自己身体的动作,在美妙的感觉中,用手指欺骗性地满足自己空虚的身体。

????   张文丝毫没想到喜儿的呻吟会让屋里的美人们寂寞难耐,因为这会儿的梅开二度已经接近尾声。

????   喜儿满足的昏厥过后,第二波的Jing液终于在她的狂叫声到来,张文赶紧将命根子一拔,再次插到秀秀的小|穴里,猛烈的喷射着,灌溉着她幼嫩的子宫,弄得秀秀再次舒服得呻吟起来。

????   三人都是无比的满足,在肉欲的战争中找到最销魂蚀骨的滋味。张文一射完顿时全身一软,倒在她们中间,双手将两具细嫩的身体搂到怀里,三人一边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一边进入甜甜的梦乡!

????   激|情的声音一下就静止,屋里没有了肉与肉撞击的淫秽声,剩下的只有满足的喘息,和空气里Jing液的味道,当然还有被单上湿了一块又一块的爱液,和两个幼嫩美人一脸的满足……

????   请续看《渔港春夜》10

????

????

???? 第十集

????

????

???? 简介:

????

????    「小文啊!我想和你舅妈离婚!」

????   什么?真的假的?怎么这么好康!

????   舅舅你放心好了,为了抚慰舅妈婚变后受创的心灵,无论是她的新生活还是性生活,我都会一手包办的……

????   敏敏发现一向温柔的表姐,酒后竟然如此淫媚!

????   虽然浴室本就是玻璃所建,可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就往表哥的胯下凑过去啊……

????   「表哥,我想看你给敏敏开苞,好不好?」

????

????

???? 第一章 太监也发春

????   五挂村这一带一直都是与世无争的安静小村落,除了渔民们贩卖海物,每年的秋天运送作物出村外,几乎和外界没有多少的联系。甚至大多数人会记得这个地方还是因为一个“穷”字--这一带是穷得有点离谱的代表。

????   不过最近有两件大事让这方圆百里的几十个村子沸腾了,就连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都忍不住兴奋起来。那就是一队队的工程队开始在这动工,安装着他们连看都没看过的设备,这可是几十年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   第一队人马十分的有效率,没两下就将一条条粗大的电缆引了进来,架起高高的杆子支撑着这条新线路,还在别的乡也建起了机房,只要调整好,电话和宽频也可以一并地牵进来,上网的日子离大家不远了。虽然很多老年人都不知道什么叫宽频,但大家也明白村子总算能享受点现代化的东西!

????   接下来就是市里和电信业者一起合作的政策,要在一个月内把全市都覆盖上信号,一向无法收到讯号的地方也全部开始动工,似乎是一项政绩工程,不过只要有好处的话,大家还是拍手称快。

????   一般这样的过程还是挺耗时间的,但好在这一带早就有基地了。只不过因为一直没几个人用手机而荒废着,现在只要简单地调整好讯号就算是0K了。

????   经过一个下午,手机的讯号就第一次在这个破旧的小村落蔓延开来。

????   张家的院子里,张文正闷着头拿着手机瞪大了眼睛。

????   小丹在旁边很兴奋得看着这值钱的小东西,等着看怎么说话的、怎么玩的。

????   其实愈来愈多的人到外地打工,年轻人们见过外边的世界,早已经把一些新的科技产品带回来。在这山寨货横行的年代,只要咬牙省三、四个月也可以攒出一支手机的钱来,但只要一回家就没了信号!

????   所以大家也就习惯了没信号的日子,常常一回家把手机一关就直接丢一边去。

????   乡亲们的思想有些守旧,既然不能用的话也不强求,所以导致了这个地方依旧落后得吓人。

????   “表哥……”

????   敏敏突然一脸兴奋得跑过来,红扑扑的小脸上全是高兴的表情,欢呼着说:“咱家的电话有声响了,我拿起来一听是嘟嘟嘟的声音。”

????   “成了!”

????   张文这时候也兴奋得一拍大腿,看着手机的信号一格… 格的满上来,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   “好耶……”

????   尽管不怎么懂得这些通讯产品,不过两个小丫头还是兴奋得跳起来。对于新奇的事物,她们都有着强烈的好奇,现在自然是高兴不已,因为生活中又多了一种新鲜的乐趣!

????   “呵呵,总算是搞定。”

????   张文松了一口气,以后有事联系起来就方便不少了,要不然在这种地方怎么住呀?在外边连电话都得到村委会打,实在是太麻烦了。

????   偶尔出去一下,想打通电话回家都不行,确实也是挺麻烦的。

????   “哥,我看看!”

????   小丹撒娇地凑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张文手里的手机,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充满好奇。

????   其实这老型号的手机已经不算什么稀罕的东西了,只不过就算有,一般也被藏在家里。以前在这收不到讯号的地方,它只不过是摆设而已,也难怪小丹那么有兴趣,以前光看别人有,心里能平衡吗?

????   “拿去吧!”

????   张文随手就丢给她,一副随便你玩的样子。

????   小丹立刻狠狠亲了张文一口,高兴地跑到一边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张文乐呵呵地看着小萝莉高兴的样子,心情连带着也好了不少。

????   这会儿一转头却看见敏敏羡慕地看着自己,闪亮的眼眸里还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张文马上朝她招了招手。

????   “表哥!”

????   敏敏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小丹有没有注意到这里,这才慢慢地坐到了张文的旁边。

????   敏敏温柔地看了张文一眼,轻声地说:“我早就想问了,咱家够大了,为什么还要再继续建房子啊?”

????   “呵呵!”

????   张文淫荡地笑了笑,看着小丫头面带羞红的模样,悄悄地亲了亲她的小脸,轻声道:“为了爬你窗户方便,嘿嘿!这会儿就变成咱家了,那什么时候有个咱孩子呀!”

????   “没个正经的。”

????   敏敏撒娇似的掐了掐张文的腰,睑色羞中带喜,十分的动人,狡黠的一笑后也在张文的脸上亲了一下。

????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按捺不住地牵起了手,蜻蜓点水般的亲来亲去。倒不是说敏敏不好意思,只是她和小萝莉都属于那种爱闹的人,不想让小丹看见藉机起哄而已!

????   前几天院子南边的那块空地也被张义买了下来,这会儿宝爷已经带着人如火如荼地动工了。地基这次打得比较深一点,附近便宜的劳力有得是,所以速度特别的快,现在第一层都已经快完成了。

????   上次为了快点搬家而仓促地建了这栋房子,屋子本身倒是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但现在姨妈母女和舅妈她们一起住进来的话,感觉上就有点拥挤。本来说好要在老房子那边内建栋房子让舅妈住的,但想来想去张文还是有点舍不得。

????   这次张文想建好一点的大房子,可没上次那么马虎。他特定让宝爷请了镇上的工头和设计帅,要在村里盖起第一间三层楼,别墅式的房子来当安乐窝。

????   工人还是用了村里便宜的劳力,这样可以省不少的钱。但是装潢上张文可没少操心,设计和材料的选用全都参与了,希望再一次地扩建这温馨的小屋,屋里更是一点都不含糊,全都用木地板,甚至为了让有些潮冷的冬天好过一点,连小锅炉都盖上了。整栋别墅的造价,预计在二十万左右吧!这么大手笔的花费,自然是让陈桂香心疼不已,觉得家里挤一挤就住下了,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她皱着眉头唠叨了好几天,最后还是默认了儿子这在她看来烧钱的行径。

????   新家搬完又要建小别墅,这样奢侈的事自然是吸引了村民的目光,十里八乡的人都啧啧地感叹着,这张家真是发了!一会儿建洋房子,一会儿又建这厂那厂的,看来真是翻身了。

????   面对乡民的称赞或是带着嫉妒的调侃,令陈桂香感觉心情好了不少,在人前人后说起话来都高兴得很,这阵子翻天覆地的变化,让这一家子心里难免也有几分的得意,不仅是她,其他的女孩看见别人羡慕的目光也是难掩开心!

????   现在一家人俨然已经把张文当成了家里的骄傲,穷了那么久终于能扬眉吐气了。往日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的人,最近见了也会点头哈腰地奉承几句,这种虚荣心上的满足,给了她们无比的幸福和发自内心的高兴。

????   “你妈怎么还没回来呀?”

????   张文皱着眉看了看表,这都大中午了。昨天就和姨妈说好今天要去镇里,那边的转运站来了一批疫苗和设备,得赶紧去接过来。

????   但早上她还是习惯性地跑去工地,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来!

????   “就是!干什么去了?”

????   敏敏感同身受地抱怨了一句,这次出门张文要带她一起出去玩,这可让小姑娘高兴坏了,一早就穿上秀秀给她的新衣服,期待着到外边好好地玩一圈!

????   这次出去要办的事不少,两间工厂已经快落成了,一些设备之类的东两都得在外边采购,可能还得到市里去一趟。

????   昨晚张文把这想法一说,一下就让满屋的少女们高兴坏了,小丹更是一个劲地嚷嚷着要去,毕竟除了赶集外,她还真没去外边玩过。小丹一直拉着张文的手撒娇,灵动的大眼睛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呀!让人看得心都快碎了。

????   秀秀一如既往的温柔沉静,个过从她闪动的眼眸里,张文也知道她想和自己一起去。两人最近正是恩爱的时候,恨不得天天都腻在一起,已经同居的大老婆虽然矜持得没有开口,不过那楚楚动人模样也是让人无法招架。相比之下张少琳就大度了许多,省里都玩过了,也不在乎这一次,大方的让张文带秀秀去玩一下!

????   还调侃说什么蜜月旅行之类的话,逗得秀秀又嗲又嗔的极是难为情。

????   尽管张文也很想带她们一起出去,但在考虑了实际的情况后,他最后还是决定带上敏敏。原因很简单,她上次为了到外地打工已经办好了身份证,其他人都没又,这样要碰上什么事的话很不方便。

????   陈晓萍惦念着大了肚子的儿媳妇,也想跟去镇上,讲明了到时候张文自己忙正事不用管她。其他两位美妇则没有表示,因为工地已经差不多完工了,她们还得在这看着!

????   小萝莉以下就不乐意,牛皮糖似的在张文身上撒娇。面对小丹的纠缠,张文差点要招架不住了,还是陈桂香出来骂了小女儿一顿,这才化解了他的尴尬处境。

????   面对小萝莉嗲声嗲气的哀求,估计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这丫头的魅力愈来愈大了,张文好几次都差点被她哄晕。看着小丹被骂后满脸委屈地抿着嘴,以副我要哭的样子,张文好说歹说才算是把她给劝住了。最后还是陈桂香拍板了,就带上陈晓萍母女就好了。她的意思谁都明白,就是要给张文一个机会!秀秀尽管有些失落,不过还是乖巧地答应着。

????   秀秀晚上帮张文收拾东西时,一副贤慧的样子,弄得张文抱着她感动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敏敏愈是高兴就愈是着急,频频地看着大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突然眼前一亮,她看着大铁门被推开,立刻兴奋地说:“我妈回来了!”

????   张文抬头一看,可不是嘛!姨妈成熟丰腴的身影一出现,光看胸前那对宝贝就够了,连长相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她。

????   隔壁工地上的狼们呆滞了一下,如此伟大的胸部可算是世间罕见了,他们看着这诱人的尤物目露出满满的色意。

????   不过陈晓萍也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还跟宝爷这个老东两。

????   宝爷脸上笑咪咪的,最近俨然成了张家的工人,拖着年老的身体跑东跑西,办起事来倒也是利落得很。“小文!”

????   陈晓萍忙了一早上,身上有点尘土,浑身是汗看起来很难受。她递给张文一只纸袋,轻声地说:“你舅家的户口名簿,他要你把秀秀的身份证一起办下来。”

????   “啊!”

????   张文一拍脑袋,有些自责地说:“我差点都忘了,这次去可以顺便将他们的身份证一起办呀!”

????   “嗯!”

????   陈晓萍赞同地点了点头,看了看宝爷后说:“我去洗一下澡、换件衣服就出来,你和宝爷聊吧!”

????   “嗯,你去吧!”

????   张文一脸正经地笑着,却暗地里对她眨了眨眼,色色地看了看她饱满的美胸!

????   陈晓萍给了张文千娇百媚的一瞥后,笑呵呵地和宝爷打了一声招呼,一转身就朝屋里走去,似乎是故意要诱惑张文一样,走时还特别扭了一下饱满的香臀,弄得他心里发痒。

????   “妈,我帮你找!”

????   敏敏看宝爷扭捏的样子就知道两人有话要谈,借口一句就拉着小丹一起进了尾!小丹全神贯注地玩着手机,像丢了魂一样地跟在敏敏身后,没有半点反抗。

????   院里的大树下摆了一套石桌,夏天的时候是个适合喝茶的好地方,树荫特别的大,几乎把毒辣的阳光都给隔绝了。海边清爽的自然风让人感觉很舒服,在这摆上茶水、抽根烟闲话几句,绝对是人生的一人乐事。

????   看老家伙眼里闪着狡搰的光芒,张文先向他敬了烟、倒了茶,这才笑咪咪地问:“宝爷,有什么国家大事,劳你大驾呀?”

????   宝爷抿了口茶后,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有啥事,最近政府要求村里进点钱,想看看你能不能多少帮点。最近工地忙,我也没时间上别人家去收,所以耽误了几天!”

????   “你找我妈说,不就好了吗?她一直就在工地,不用专门来找我呀!”

????   张文装作无辜地看着他,嘴角不自觉地窃笑了一下。

????   宝爷立刻皱起了老脸,苫笑着说:“得了吧丨没事别逗我这老头玩。向你妈要钱,那她不得拆了我这把老骨头呀!和你妈说别的还行,提钱的事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   张文不由得笑了起来,老妈确实就是这样的人。向她要钱的话,她可能会要了你的命!那么多年来已经省惯了,现在生活宽裕了还是改不了这作风。

????   即便狠下心给小丹零用钱,也个过是两、三块,要不是自己偷偷救济的话,估计这小妹迟早会造反的!

????   宝爷苦笑过后殷勤地看着张文,老脸有点兴奋的红晕,说:“我前几天刚接到镇里通知,现在市里拨钱准备在这些贫困县修桥铺路了。你也知道,咱这路一直通不了,有啥收成想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