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81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8:57Ctrl+D 收藏本站

暮溃椋⒖叹徒礁雒郎倥邢郧嗌纳聿谋攘讼氯ァ?br />   虽说少妇风姿妩媚,少女的青春可爱也是十分的迷人。

????   两人都是一副乖巧的样子,亭亭玉立,青涩动人的曲线完美地被勾勒出来,充满活力的微笑让人一看就如沐春风,粉嫩的模样让人真想啃上几口。秀秀喜欢穿连身长裙,现在穿着张文买给她的浅蓝色裙子。及膝的长度,露出了雪白无瑕的小腿,一双粉色的小凉鞋让她更像个动人的小公主。温柔的笑容里带着浅浅的娇羞,实在是我见犹怜的小可爱呀!

????   敏敏的打扮倒是比较大方,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闲服和一条绿色的七分裤,十分的适合她活泼开朗的性格。她还破天荒地在头发上别了一个发夹,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韵味,但也不失少女的美丽。

????   两人一个活泼、一个娇羞,看起来就是不一样的享受。

????   张文不由得开心地笑了笑,走上前说:“久等了吧?我去忙了一点事!”

????   敏敏一看张文回来,赶紧拿起一个小包袱,一把拉住张文的手,着急地说:“你还知道等久了呢!时间快到了。赶紧走吧!”

????   张文被敏敏拉得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小手柔软的触感,感觉特别的舒服,让人不知不觉间就笑开了。

????   看她那么着急,张文还是忍不住说:“没事的,陈伯肯定会等咱们到后才开船。”

????   “你这丫头,也不知道稳重点。”

????   陈晓萍疼爱地嗔怪了一句,看了看旁边亭亭玉立的秀秀,忍不住称赞说:“多学一下秀秀嘛!你哪有个女孩子的样!”

????   秀秀一听顿时红了小脸,高兴而又温柔地看了看张文;张文也伸手牵住了她,便牵着她们一起往海边赶去。

????   陈晓萍在后边跟着,虽然多少有些吃醋,但看着三人亲密的样子,心里也替他们高兴!

????   果然,即使过了时间,陈伯还是等着。

????   陈伯一看四人过来立刻殷勤地笑了笑,指了指船的后边示意大家过去。前边坐满了要去赶集的村民,鱼腥味和各种异味混杂,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   船上的人猛地看见衣着光鲜的四人有些发愣,尤其是看到三个美人更是瞪大了双眼。三人本就算是天生美人,稍一打扮立刻就和原本带着土味的模样有了天壤之别,让他们看得心痒难耐。

????   张文懒得理他们,在嫉妒的眼神中牵着两个美少女朝里边走去,身后还跟着一个落落大方的暴|乳美妇,三人都十分乖巧的没有说话,像是温柔的小媳妇一样,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船的后边被稍微改造了一下,原本简陋的小长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木板建起来的小屋,干干净净的而且还铺了凉席,看就知道是特意做的。

????   从窗户可以看见风景,把门锁上后别人都进不来!虽然只有四、五平方公尺的人小,但坐下四个人倒也不算拥挤!

????   “哇!”

????   敏敏有些惊讶地看着这雅致的小屋,难掩兴奋地说:“这破船上还有这么好看的小屋呀,陈伯那铁公鸡开窍了!”

????   秀秀也觉得奇怪,这小屋似乎是专门准备的,她不由得好奇地问:“表哥,是不是你吩附陈伯弄的?”

????   陈晓萍知道点内幕,笑咪咪地解释道:“是呀!一来咱们进出,不用和别人挤在一块;二来,有的时候别人捎点东西回来,陈伯一人忙不过来,又怕东西被人偷了,商量后就弄了这间小木屋。”

????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顺手把门关上了。

????   这时候船也慢慢地启动,而张文早已没了动静,三女一看,这会儿他已经铁青着脸躺在地上,闭着眼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她们顿时着急不已。

????   敏敏赶紧拿来早就准备好的姜蓉酒,张文勉强喝了几口后,还是感觉头晕眼花,便有些无力地朝秀秀招了招手,秀秀心疼得赶紧跑过来,会意地坐到地上?

????   张文立刻枕在秀秀修长的美腿上,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身体后总算好受多了,脑袋不经意间将裙子一蹭,白色的小内裤就隐约地露出来。

????   秀秀脸一红,但见在场的是表妹和姨妈,便也没说什么,并看张文实在难受,她也没去整理裙子,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不让春光露得太明显!

????   陈晓萍母女也坐了下来,敏敏一看气氛挺暧昧的,索性拿起漫画看丫起来,将自己化成了空气般的存在,不过她偶尔还是会看看张文,再看看秀秀的小内裤,坏坏地笑上几声,弄得秀秀更加羞怯!

????   “小文,还难受吗?”

????   陈晓萍温柔地问了一句。看着张文的样子,她心里其实也挺心疼的,但她不能像秀秀那样体贴地去关心,所以感觉很难过。

????   “还、还可以……”

????   张文迷糊地应了一声,他头疼得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力气。

????   “揉一下吧,会比较好的!”

????   犹豫了一会儿后,陈晓萍还是尽量让自己表情自然,大着胆伸手按住张文的太阳|穴,轻轻地揉了起来。

????   其实这举动要不是心里有鬼的话,几乎没什么可怀疑的地方,看起来只是简单的长辈关爱晚辈的行为,无奈的是陈晓萍作贼心虚。

????   秀秀一看立刻感激地朝陈晓萍笑了笑。

????   陈晓萍笑得有点尴尬,一边帮张文按摩,一边坐了T下来。

????   这下空间就变得很拥挤,张文几乎是躺到秀秀的腿根处,头发搔得小姑娘有点脸红,但她也不敢表现出来。

????   敏敏见到妈妈那么殷勤,心里就是一突。她犹豫了一会儿后也坐了过来,试探性地用小手按摩着张文的额头!敏敏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么做,但刚才一看就是觉得心里酸。她看着张文难受的脸,心里不禁替他发疼,书也看不下去,索性也凑一分热闹,用小手温柔地按摩着张文的额头。

????   秀秀则是十分温柔地拍着张文的胸口。

????   在三名美人的关心下,张文立刻进人了梦乡,这时候身上的小手是那么的温柔,没有了香艳的诱惑,却充满了温馨的关怀,让人感觉真是舒服呀。

????   小船在海上轻轻地晃动着,尾内一片安静。

????   三个女人都没有出声,生怕吵到了张文,不过即使如此,三人的脸上却多少有些不自在。

????   陈晓萍母女有些心不在焉,各有心事地不敢看向对方。她们的小手虽然还在张文的身上按摩着,眼睛却不约而同地低垂着,只关切地看着张文愈来愈缓和的脸色,连话都没敢说半句。

????   秀秀则是难为情得不敢说话,娇滴滴的小脸上满是红晕!觉得表哥的呼吸轻轻地吹过皮肤、发丝柔软地撩过所带来痒痒的感觉,偶尔让人身体颤抖,十分难受。

????   秀秀的脑子里情不自禁地想起连日来的激|情,每一次无力的呻吟时,那粗糙的舌头在身上游走的快感,又想起喜儿这小萝莉被教唆得也跟着乱来,两人一起在自己身下戏弄的感觉简直让人快死了。

????   秀秀的脑子不自觉地有些迷糊,感觉腿间有些发湿,她低头看着张文愈来愈安详的脸,她的心里又是一暖,温柔地用小手抚摸着张文的脸,她赶紧抛开杂念,专心地当一个疼爱丈夫的小女人!

????

????

???? 第二章 全方位体贴

????   晕船到底是难受的事,在这种极端的折磨下,即使给你一个裸女都不一定有兴趣。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的操蛋,便秘的时候拉不出来的痛苦,往往比你欲火焚身没个洞可发泄时要严重千万倍,什么叫煎熬,那才是彻底的煎熬。

????   张文一路的迷糊呀!即使三个女人温柔地伺候也只能稍稍地缓解一点晕眩!

????   到了目的地后,其他人立刻下船,该卖东西的、该采购的都各自忙去了。张文还在船上躺了一会儿,直到感觉不太难受时,才有气无力地张开眼,只是眼前的世界还有点晃,全身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   敏敏这次十分的乖巧,看张文那么难受,伸手就要来扶,陈晓萍和秀秀也露出了关切的眼神,但张文还是拒绝了她们的好意,走下船后先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让自己舒服一点。

????   当脚踏在扎实的地上时,张文才感觉好受了一点,令他原本有些迷糊的脑子算是清醒了一点。

????   秀秀见状赶紧跑去买水,张文狠狠地灌了几口,又把剩下的水全淋在头上,才总算舒服了不少!

????   “表哥!”

????   秀秀轻轻地拉着张文的手,俏脸上尽是心疼的表情,眼眶也微微的有点发红,颤声地说:“没想到你晕船晕得那么厉害,还难受吗?”

????   看这丫头都快哭出来了,张文赶紧打起精神,猛地在秀秀脸上亲了一口后,一边舔着嘴辱,一边淫笑着说:“没事,我家秀秀就是灵丹妙药,亲一口后什么病都好了,再亲J几口估计会长生不老呀!甚至水火不侵都有可能!”

????   “讨厌!”

????   秀秀难为情地低厂头,不过还是被张文逗得笑了起来。

????   “完了、完了!”

????   张义一副难受的样子捂着额头,一边作势要亲她,一边笑咪咪地说:“头又疼了,得赶紧再亲几口!”

????   “别闹啦!”

????   秀秀脸红地躲着,一看陈晓萍母女在旁边似笑非笑的样子,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像只可怜的小羔羊一样地闪躲着张文的嘴!

????   陈晓萍母女在旁边看着两人亲密地打情骂俏,心里那个难过呀!不过关系没有挑明之前,她们也没办法像秀秀那样光明正大地和张文嬉戏,所以看到眼前的场景,难免有几分的醋意。

????   张文敏锐地察觉到她们似乎在吃醋,赶紧停止占秀秀便宜的举动,他拿起手机打给家建,电话没响一会儿就通了:“家建呀,我张文!你在哪呀?”

????   “小文呀!”

????   家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强打起精神的样子,感觉上有几丝的萎靡:“在县医院这里,我带小秋过来做检查,她有点贫血,正在打点滴!”

????   “啊!我马上过去。”

????   张文问清地方后赶紧挂了电话,把情况告诉大家。陈晓萍一听儿媳妇身体不舒服立刻急了,催促着赶紧找辆车过去看看,两个善良的女孩子一听也是担心不已。

????   四人拦了计程车,就直接赶到了医院。

????   张文付了车钱后赶紧打听住院部在哪里,四人一层一层地跑了上去。

????   陈晓萍着急得很,跑在最前面。

????   病房在四楼,四人马不停蹄地往楼上冲,到了走廊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奇怪的是小秋没在妇产科,竟是住在比较吵杂的大众病房。找到了四零九,刚一进去就看见小秋满脸安详地睡着,手上还扎着点滴,瓶子里的药水一点一点地注进她的体内,因为怀孕的关系,她看起来胖了一些,不过也显得比较健康,起码比以前略为削瘦的模样好多了,看来她最近过得不错!

????   家建一脸温柔的守在旁边,一会儿看看点滴,一会儿又看看妻子安详的睡脸,虽然看得出他精神不太好,但注视小秋的肚子时,脸上的幸福却让人为之感动。

????   中午是医院打点滴的时候,这里倒算是比较安静,不少病人都睡了,大家自觉的没有发出声音。

????   “家……”

????   陈晓萍急得很,开口刚想问话,家建赶紧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大家别吵到小秋,又指了指门要人家到外边说话。

????   温柔地帮小秋盖好被子后,家建才走了出来,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

????   张文仔细地观察家建的脸色,明显感觉他有一点疲累,虽然强打起精神笑着,但眼里却有几分的怒意,似乎憋着一肚子的火似的!

????   “你们来啦!”

????   家建呵呵地笑了一声,指了指病房说:“小妹、秀秀,你们进去看着点,我和你们文哥有话说!”

????   两个小女孩乖巧地留在病房里,守在小秋的床前。

????   三人这才走到楼梯边的阳台,陈晓萍看儿子似乎心事重重,更是担心得要命。

????   张文看家建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顺手就递了一根烟过去,家建也没客气,点起来就狠狠地吸了一口。

????   “小秋到底怎么样了?”

????   陈晓萍着急地问道。

????   “你倒是说话呀!医生怎么说的?”

????   家建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但一想到母亲这是在关心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赶紧把心底的不快给压下去,摇了摇头后轻声地说:“她没什么事,只是孩子长身体的时候,自己的营养跟不上,有点贫血。打个点滴再注意补充营养就好了,明天会再做个检查,看看胎儿的情况,应该没什么大碍。”

????   “你吓死我!”

????   陈晓萍松了一大口气,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责怪:“没事你干嘛板着脸呀!

????   害我们担心死了。“家建闷头抽了几口烟后,有些怒气地说:”

????   还不是她那一家混蛋闹的,今天打了电话后,可他妈的知道什么叫畜生了。““别着急,慢点说!”

????   张文在旁边宽慰了几句,又使了一个眼色给姨妈,要她先别抱怨,毕竟家建是第一次当爹,现在大概已经紧张到不行了,没有必要再刺激他。

????   陈晓萍虽然心里着急,但也会意地点了点头。她静静地待在边等着儿子说明情况,心里却是有些惊讶,自己为什么那么听话,感觉简直成了晚辈一样。

????   家建皱起眉头,咬着牙有些发狠道:“前几天她那个爹来了,一看小秋大肚子就和我闹上了,最后我东挪西挪凑了八千块给他当聘金,答应过段时问再给他四千块,他这才安静下来,也说了些好话才回去,算是认同了这门婚事!”

????   “那不挺好的吗?”

????   陈晓萍的脸色有一点疑惑,纳闷地说:“那就找个时间赶紧把婚事办了吧!

????   这样没名没分的在一起,说不定小秋也难受丨“陈晓萍倒是想得简单,张文却是隐隐猜到了什么,安静地等着家建说出下文。

????   看来还是小秋的家人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家建,只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已!

????   “好个屁,那群王八蛋。”

????   家建禁不住恼怒,破口骂道:“前几天小秋说脑子有时候会发晕,让我赶紧带她来做检查,结果是贫血,只要注意一下休息和补充营养就好。今大打了点滴,明天才能检查孩子,但我又得上班没空照料。想打电话叫他家的人来帮忙照顾。

????   你猜那群畜生怎么说的!““怎么说的?”

????   陈晓萍一看儿子动那么大的怒气,隐约也感觉到蹊跷,不过听儿媳妇身体没人碍,不禁松了一口气。

????   “妈的!”

????   家建忍不件大骂起来:“我只说小秋住院了,还没说具体情况呢I:爹就说”已经是你的人了,死了也是你家的鬼,我们管不着之类的屁话。还说什么剩下的钱也不要了,户口名簿你随时来拿吧!要挪出去或怎么的随便你,反化小秋现在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不会吧!”

????   陈晓萍一听也是火冒三丈,气愤难当地说:“这是什么屁话?

????   拿钱的时候就干脆例落,这会儿就翻脸不认人?大杀的王八蛋,小秋还是不是他家的闺女呀!““她是收养的!”

????   家建脸上抽搐,随即有些郁闷地提醒道。

????   张文总算听明白了,明显小秋的家人误会家建的意思,以为家建是要向他们要钱替小秋治病。但谁碰上这样的事都会生气,不过也好,提前知道这所谓亲家的嘴脸也算不错^^!

????   “我、我忘了”陈晓萍顿时有些尴尬,满脸歉意地看了儿子一眼,感觉心神有点混乱,她赶紧求助地看着张文,问道:“小文,这事你怎么看啊?”

????   问完这话,陈晓萍心里又是以突!她觉得特别的奇怪,自己并不是没主见的人,现在却习惯了说话的时候,看一看张文的脸色,让他来帮自己拿主意,难道白己已经迷恋上这种有人依靠的感觉了吗?

????   “简单,凉拌!”

????   张文嘿嘿一笑,球磨一会儿后有几分阴险地说:“他家不是一开始说要一万两千块吗?估计这下他们也不敢开口要四千块。你现在就回去,在晚上之前把户口名簿要过来,然后把宝叔一起接来,让他帮忙先把小秋的户口挪出来。”

????   “我看行!”

????   陈晓萍气呼呼地说:“有钱也不能便宜了那群王八蛋,拿这些钱给我儿媳妇买吃、买喝就行了,留给他们干什么?小秋这闺女多惹人疼呀!他们不要的话我要。”

????   看着姨妈愤慨的样子,张文小由得噗哧一笑。姨妈这倒真成了乖巧的小媳妇,事情要自己来拿主意不说,有了决定时想也不想就支持,实在太可爱了D陈晓萍被张文这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得脸一红。心想:自己那么激动干什么呀?

????   简直就像是在和别人吹嘘自己丈夫多有能耐的妻子一样,太丢人了!

????   “然后呢?”

????   家建目露亮光,有些期待地看着张文。他当然不愿意白花四千块给无良的亲家,更不想看见那些所谓的亲戚占到便宜。

????   张文脑子一转,接着说:“然后嘛,花点钱把你们的结婚证先办下来?虽然你们年龄还不到,但咱这地方以前没办证的人太多了,现在又开始提倡登记结婚,我想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件事让宝爷帮你,他认识人又懂路数。而且孩子总得有出生证明吧?这样以后干什么都方便许多!”

????   “那我现在就去她家吗?”

????   家建已经有些摩拳擦掌,虽然心里依旧不快,但对张文的建议感到特别的兴奋。

????   “去,马上去!”

????   张文脸上带着阴险,冷笑了一声,说:“不过去了以后别多说,他们要问你小秋的情况,就说现在住院观察,医牛还没诊断出病情,不过看情况不怎么好。”

????   “这个……”

????   家建顿时有些为难,毕竟是心爱的妻子,撒这种谎似乎不太好巴!

????   “更好的是……”

????   张文脸上就差写上“狐狸”两字,满脸狡猾地说:“你在那哭一会儿穷,说现在看病缺钱,再说一些医药费贵之类的话,暗示几句闺女也是你们的,也要帮点忙之类的软话!”

????   陈晓萍母子同时一愣,都说那家人扣门极了,哪还会出这笔钱呀!

????   陈晓萍刚想反驳几句时,灵机一动,立刻明白张文的意思。这样说反而更有效果,人家会急于撇清关系,不仅不会借出马脚,反而能把事办得更快!

????   家建仔细地琢磨着,这的确也是个办法,他马上点了点头,说:“那我现在就去,一来一回估计傍晚就能回来了!”

????   “你先去吧。”

????   张文点了点头,笑呵呵地说:“这里有我们在,你就放一百个心。时间抓紧一点,拿到户口名簿后打电话到我们村里找宝爷,就说是我的意思就好了,他会帮你找船的。”

????   “那事不宜迟了”家建用力地点了点头,有些匆忙地往下跑,还不忘回头嘱咐:“妈,小秋就拜托你了。晚上我就回来,您费点心!”

????   说完一溜烟地就跑了,看起来家建十分想和小秋的家人撇清关系。

????   陈晓萍一看儿子的态度缓和了许多,心情也变得不错,不过还是关切地嗔道:“这孩子,都快当爹,还那么毛躁,真是的!”

????   “没我沉稳,是吧。”

????   张文看看左右没人,顺手搂过陈晓萍圆润的肩膀,笑嘻嘻地在这张动人的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   陈晓萍深怕有人过来,赶紧挣脱张文的怀抱。不过她也没有生气,看着张文的眼神反而闪动着崇拜,妩媚地笑了笑后,调侃道:“看不出来,你那么坏呀。”

????   “我哪坏了?”

????   张文故作无辜地说:“我又没教他去偷拐抢骗,只不过是给了一点好建议而已。如果家建说的属实,难道你想和那样的人当亲家吗?J”不想!“陈晓萍想想都觉得恶心,竖定地摇了摇头后说:“我们上去吧,看看小秋怎么样了!”

????   “你先上去吧!”

????   张文稍微想了想,温柔地说:“我去问问有没有好点的病房,看她那样子挺虚弱的,大众病房可能比较吵杂,还是住清静点的比较好。”

????   “那多贵呀!”

????   陈晓萍满脸幸福的红润,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文。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张文的爱屋及乌也让她倍加的感动。“那可是咱孙子哦!”

????   张文淫笑了一声,凑在她耳边说话的时候,还悄悄地舔了舔她的小耳垂。

????   陈晓萍顿时打了一个冷颤,一听张文的话那是又羞又气呀!哪有这么比喻的,虽然两人有了关系,但也不能说出这么荒唐的话呀!待她抬手要打的时候,张文早已溜得无影无踪了,陈晓萍只能羞嗔地呸了几句后转身上楼。

????   这时候陈晓萍满心的幸福,感觉家里有个男人真是特别的好,不仅有了倚靠能帮自己拿主意,还处处体贴地照顾自己。尽管他是自己找来的女婿,不过敏敏能有这么一个老公也是不错了。到这陈晓萍不由得满是地笑了笑,这种有人关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张文转来转去找到了妇产科,得知医院里确实是有私人病房,连厕所带阳台就像是公寓一样的高级,但到底现在的医院是以赚钱为主,价格可就贵了,两百四十块一天,比起住酒店也便宜不到哪去!

????   张文倒也没小气,直接找到了副主任稍微问了一下小秋的情况,得知小秋差不多得有两天的时间在这观察,可能还会更久。张文想也没想地缴了五千块让他们收拾一间私人病房出来,毕竟大众病房虽然方便但也太不卫生了!

????   而且那里环境比较乱,刚才看起来是很安静,但吵起来的话也让人受小了。

????   何况那里离急诊那么近,三更半夜有伤者的话会更吵,实在不适合孕妇疗养。

????   再者这笔钱也不多,能因此讨姨妈和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