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亚游集团ag|开户-渔港春夜 亚游集团ag|开户,正规ag游戏开户注册,亚游集团老板|开户

渔港春夜

第88亚游集团ag|开户

棺材里的笑声2016-7-24 16:12:6Ctrl+D 收藏本站

  秀秀一看桌上的菜没动多少,这样的浪费让她有些心疼,不过想想敏敏刚破身,这会儿撒点娇也没关系,便笑呵呵地要张文让着她一点。

????   张文也表示这些东西不合胃口,买完单后便带着她们到别的饭店吃点炒菜,这才算是功德圆满。

????   秀秀和张文的想法一样,今天敏敏最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宽容地一表态,立刻让敏敏高兴坏了,如果不是走路还不自然,光看她开朗纯真的样子,谁能想像昨晚她的呻吟是那么的诱人?

????   看着两个小姑娘融洽的样子,张文嘿嘿一笑,心想一白天你最大没错,等到晚上上了床,看我怎么收拾你!

????   心里是这么想,不过张文可不敢表现出这样的想法。毕竟秀秀眼里透着羡慕,想到她的初次可没这么浪漫过,而且她是个温柔体谅的女孩子,这更让张文觉得亏欠她。

????   吃完饭,市里真没有可以引起她们兴趣的地方。即使是所谓的风景名胜,也是她们看得极端厌烦的山水树林之类的景观,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吸引力。

????   张文果断地带她们到这里最繁华的商业街去逛,带着她们这两个青春动人、可爱得连在城市里都少见的纯洁少女逛街,张文一路享受着别人嫉妒的目光,心里要多爽就有多爽。

????   不过真逛起来,张文就叫苦不迭了。这果然是女人天生的本领,连秀秀那么柔弱的女孩子,逛起街来都是生龙活虎,陪着这两个好奇宝宝,占计孙悟空下凡都要被折磨死了吧!

????   张文任劳任怨地跟着,老实得像个奴隶一样。不过最让人感动的是她们什么都没买,甚至连看到喜欢的衣服,即使动了心,考虑到价格还是放弃了。敏敏还说得过去,但秀秀还是如此节俭,这一点就让张文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疼爱她了。

????   放在家里的现金,一直都是秀秀在保管,张文也说过叫她放心花不用顾虑。

????   但抽屉里放了四万块,一个多月过去了,连家用加上被小丹纠缠得没办法时给她的零用钱,就只花了五百多块。省成这样令张文都有些心疼了,再加上她们实在太替他着想了,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张文只能用强硬的语气要她们买点东西。

????   即使张文装作很生气,但她们的态度还是让他感动不已。

????   两个女孩扭捏着跑去便宜点的小店里挑,结果选了大半天,她们甚至连替自己买件衣服都没有。

????   秀秀帮陈桂香买了件上衣,替张少琳带了条性感的牛仔裤,还帮小丹买了书包,最后在替何秀芸买内衣的时候,她甚至一副生怕买太多会让张文生气的样子,显得特别的不好意思。

????   敏敏则更扭捏,也是张家的人,一人一件,最后犹豫来犹豫去,又替陈晓萍买了套衣服,表情也十分的忐忑,似乎是怕自己花太多钱一样。张文看着她们可爱的行为,眼泪都快掉了,眼眶微微红润地将她们抱到怀里,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体贴的女孩子把她们交给了自己,这辈子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   请续看《渔港春夜》11

????

????

???? 第十一集

????

????

???? 简介:

????

????   与秀秀和敏敏两个可人的小表妹温存了几日后,张文为了到省城办事,不得不先将两人送回家。

????   没想到就在张文要前往省城时,遇到妹妹小丹偷偷跑出来找他,在小丹楚楚可怜的攻势之下,张文心软地答应带着她一起到省城。

????   这一晚在火车上,宽敞的软卧包厢竟只有张文兄妹两人,此时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刺激火花……

????

????

???? 第一章 母爱的包容

????   逛街对男人来说永远都是折磨性的行动,会让你在生理上产生极端的疲惫,两条腿像灌了水泥一样的难受;在心理上产生烦躁的不耐,即使是再强壮的男人,也无法在这项活动上赢过女人。

????   两个小美人的态度更让人郁闷,逛的时候精神百倍,但一圈下来没给自己买什么东西,给其他人买的礼物倒是一个都没少,她们几乎没考虑过自己要什么。或许还是有所顾虑,即使有中意的东西,也不敢大胆地和张文说出自己想要什么。

????   在商场一圈一圈的转、一层一层的跑,就算是超人估计都得残疾了。

????   两人东看西看,不过一看到价格,眼神就明显有点飘开,毕竟节俭惯了,对稍高价位的东西有些排斥。

????   张文在后边累得像死狗一样,看她们还那么有精神的样子,十分无奈,马上强硬地以她们的名义帮何秀芸和陈晓萍也都买了衣服,名义上当然是孝顺岳母,并悄悄暗示她们可以买点内衣之类的。

????   秀秀笑得十分的甜美,似乎在为张文的细心体贴而感到高兴,不过敏敏倒是偷偷地给了张文一个白眼,说到内衣,她当然明白张文骨子里在打什么主意。

????   逛街的收获还算是丰盛,不过也付出了庞大的代价。

????   三人一直逛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才回到酒店,张文进房时已经累得和死狗没什么差别了。这时候别说Zuo爱,恐怕做人都没什么精力,只想一死以求解脱。

????   两个小姑娘也有点疲累,不过还是细心地把战利品好好地整理了一下。毕竟再好的姐妹,各自帮家人准备的东西还是有分别,在这方面难免还是有些私心。

????   「这是帮谁买的?」秀秀整理自己买给喜儿的衣服时,发现竟然多了几件镂空的透明小内衣,性感妖艳的款式立刻让她红了脸!

????   「有穿和没穿一样嘛……」敏敏鄙视地白了张文一眼,马上确定这内裤不是自己买的。这种羞人的款式,别说秀秀不敢穿,就连自己都没那个胆!

????   「拿错了吧!」张文含糊地应付了一句,拖着酸疼的身体站了起来。看她们还在整理东西,马上跑回房间里洗澡了。

????   两个小姑娘仔细地整理好东西后,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几丝暧昧。她们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携手走进房间,而张文这时候早就一丝不挂地躺到了床上,呼呼大睡。

????   「这家伙倒是睡死了!」敏敏咯咯一笑,上前用手撩了几下软软的命根子,都没有精神了,看起来逛了一天,确实是累呀。

????   「这样会冻着的!」秀秀很体贴的帮张文盖上被子,看敏敏的脸几乎都凑到张文的胯下,小嘴离命根子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忍不住调笑说:「怎么,你想尝一下吗?」

????   「我可不要,你要你来!」

????   敏敏不屑地「哝」了一声,伸了个懒腰后也难掩疲累地说:「我去洗澡,洗完要赶紧睡了。」

????   小姑娘到了浴室里有些扭捏地脱光了自己,回头一看时却发现秀秀真的一边脱着裤子,一边低头含着命根子吸吮,樱桃小嘴紧紧含着Gui头,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陶醉。

????   可惜这时候张文浑然不觉,即使海绵体充血了还是睡得很死。

????   秀秀轻轻地将Gui头吐出后,暧昧地笑了笑转头看着敏敏,手指着一柱擎天的命根王让她看。

????   「恶心!」敏敏脸色发红地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很不屑。

????   秀秀咯咯轻笑了几声,便脱光了衣服,扭着小屁股也跑进了浴室,和敏敏嬉闹着洗了起来,虽然两个女孩都一丝不挂,不过她们还是不怎么敢用手去爱抚对方的身体。

????   洗完以后,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   敏敏Ru房上还有一片片的吻痕,遮遮掩掩地不敢让秀秀看见;秀秀也是红着脸,毕竟有一些是自己亲的,也没去取笑她。

????   两人有默契地没穿新衣服,一丝不挂地走了出来,互看了一眼又低下头,一左一右地上了床,躺到张文的怀里。

????   秀秀习惯性地搂住张文的腰,小手不经意摸到敏敏的小腹,立刻让她浑身为之一颤!

????   秀秀愣了一下,但没有把手挪开,而是轻声细语地说:「敏敏,你的皮肤好滑哦!」

????   「你也差下多呀!」

????   敏敏红着脸,一看秀秀的腿缠在张文的腿上,伸手摸了一下后开玩笑说:「就中间这个大老粗的皮肤不好,你小心把自己赠坏了。」

????   「不会呀!」

????   秀秀咯咯地笑了笑,亲昵地抱着张文说:「表哥很好,抱起来很舒服嘛!」

????   「姐……」敏敏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红着脸问:「在家的时候,晚上你们和喜儿,都是这样吗?」

????   「以后你就知道了,睡吧!」秀秀顿时胀红了脸,敷衍了一句后就闭上了眼。在家的时候何止昨晚那样荒唐,喜儿对张文言听计从,让每一个激|情的夜晚都无比旖旎,秀秀也被调教得不再排斥了,但想想觉得真的荒唐得有点过了头。

????   房间里立刻陷进了暧昧的沉默中,三具一丝不挂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度过了一个不是很香艳的夜晚。张文累了是事实,而且她们也有点怕了,昨晚闹得那么疯狂,两人都有些受不了张文的需索无度,弄得身子有些难受。她们原本都有些紧张晚上该怎么办?这样的结果可以算是美满了。

????   秀秀赖在张文的怀里,没一会儿就睡得十分的香甜;敏敏则是有些心乱,忐忑不安地想着回村以后的生活——四个人一起,是不是真的有点过分了?

????   香甜的一晚,张文左拥右抱,做了个美梦。怀里两个娇嫩青春的肉体紧贴着自己,即使没Zuo爱也享受到了不一样的情趣,尤其是她们撒娇地往肋下钻的时候,那种柔弱的感觉,更能满足男人莫大的虚荣心。

????   一夜无比温馨,不过早上张文就来了精神,东摸一下,西亲一口地想撩拨她们来场大战,但这提议在她们有些嗔怪的抗议下被否决了,两人都不太同意大白天的玩双飞的艳戏。

????   张文也只好无奈接受,总不能硬来吧!看着敏敏略肿的下身和秀秀疲惫的样子,他老实地含泪忍了。清晨的兄弟精神百倍,看得两个稚嫩的小姑娘都有些咋舌了。

????   第二天的行程比较简单,张文带着她们去了临市的一个游乐场,疯狂地玩了一天,从没见过的梦幻摩天轮、云霄飞车和摇摆锤等疯狂的游乐设施,三人都没放过,玩得两个小美人高兴极了,频频给张文如花般甜美的微笑,甜得都快把骨头弄酥了。

????   张文也特别开心,一边哄她们吃棉花糖,一边抓住时机亲上几口,看着娇羞含嗔的两个小美人,感觉特别的幸福。

????   晚上又跑去夜市逛了一圈,结果是三人一回酒店又是像死一样地睡了,累得连Zuo爱都没有力气,一丝不挂地过了无比纯洁的一晚。

????   第三天,三人照样懒懒的不想起来,两个小美人睡得十分香甜,赖在张文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不过张文还是一早就醒了,很艰难地摆脱了美腿、玉臂的纠缠,看着裸睡的两个小美人,咽着口水强忍着把她们就地正法的冲动。

????   张文一动,她们也醒了,娇嗔着说她们还要睡懒觉。

????   张文和她们软语温情了一番,安抚她们继续睡后,才梳洗一番准备出去办正事,毕竟带着两个小姑娘一起去不太方便,也只能把她们留在酒店里了。

????   张文一大清早就跑去货运场,把自己的货全提了出来,又办了运到镇里的手续,整整忙碌了一个上午;中午又顶着烈日到农用批发市场采购了一些必须的东西;下午去买了关于养殖的各类资料、书籍,被太阳晒得都有些虚脱了。

????   「累死我了!」晚上回酒店的时候,张文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便不想睁开眼了。一大清早就起来跑了一天,累得连饭都没时间吃,总算把行程上要办的事都办得差不多了。

????   张文这时候满脸的油腻、眼眶发黑有些无神,晒了一天,原本白皙的脸上浮现褪不去的晒痕,憔悴的样玉让两个小姑娘都心疼死了。

????   两人窝在酒店里看了一天的电视,敏敏虽然小小地抱怨过张文不肯带她们一起出去走走,但这会儿一看张文回来时都累成这样子,立刻明白这是张文不希望自己受苦,顿时感动得都要掉泪了。

????   「表哥,你吃饭了没?」

????   敏敏站在张文旁边,小手轻轻地摸了摸「咕噜」一声的肚子,心疼地说:「是不是还饿呀?」

????   「嗯。」张文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看她们眼眶都发红了,心里顿时一暖,柔声说:「敏敏,去要点吃的上来吧。我这一天都没吃什么,现在有点饿了!」

????   「好!」敏敏殷勤地应着,立刻打电话给楼下的餐厅。很少看她有这么乖的时候,感觉小姑娘也愈来愈知道心疼人了。

????   「表哥,先洗澡吧!」秀秀心疼地拉着张文走进浴室,温柔地将张文的衣服全脱掉后,也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伺候着张文美美地洗了一个香艳的澡。虽然张文起了色心也占了便宜,不过这会儿真没什么精神来个鸳鸯戏水。

????   「表哥,干嘛要累成这样呀?」秀秀洗完后跪在地上,用毛巾为张文擦拭着身体,仔细地擦干每一寸肌肤后又帮张文围上毛巾,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张文感动极了。

????   敏敏虽然还有些羞于跟大家一起洗澡,不过看着两人那么恩爱,含情脉脉的眼眸里全是关切和爱意,芳心也是为之一颤。

????   这时候餐厅的饭菜也送了上来,敏敏赶紧把东西殷勤地摆好,又乖巧地拿来啤酒等张文吃饭。

????   一看张文出来,敏敏立刻跑过来,一边帮张文倒酒,一边柔声地说:「表哥,你快点吃吧!」

????   「一起来吧!」张文疼爱地摸了摸敏敏的头,在两个美人温柔的爱意下,和她们共享这顿温馨的晚餐。

????   吃完了饭,敏敏就跑去洗澡了。

????   张文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抱着秀秀一起看着电视,虽然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但也没有动手动脚,这种平淡而温馨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比Zuo爱更让人迷恋。

????   敏敏洗完后,已经习惯性地图条小毛巾就出来了,修长的美腿和清爽的模样分外动人。

????   敏敏看张文两人依偎在一起,似乎很羡慕的样子,张文一伸手也把她抱到了另一边,一起享受这种温情的时光。

????   看了一会儿电视,张文就打起了哈欠。秀秀马上体贴地说自己也困了,三人马上回房间,敏敏也乖巧地将一丝不挂的身子送到张文的怀里,这一夜虽然没有肉欲横生,但特别的温暖,完全是另一种灵魂上的享受。

????   这一夜温情备至,两个小姑娘温柔地躺在两边,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轻轻地用她们纤细的小手帮张文按摩着,即使手法很生涩,但也让张文在一阵幸福中进入了梦乡。

????   两人也渐渐地适应了这种大被同眠的幸福感,互相看了一眼,即使习惯性地想取笑对方几句,但一看张文睡得这么香,也把话全咽了下去,生怕吵到爱郎的美梦。两女乖乖地缩到张文的怀里,享受着他温暖的怀抱。

????   连续几天的日子,感觉十分的甜美。有浪漫又有生活的忙碌,都市的车水马龙让她们体验了一番没经历过的感觉,虽说偶尔有些疲惫,但也让两个初为人妇的小丫头兴奋不已!

????   不过在刘富要来时,张文思来想去还是选择先送她们回县里。尽管两个小美人面露不舍之情,但当张文说自己事多,没办法把她们照顾好的时候,两人还是体贴地答应了。

????   带着丰收的大包小包离开都市时,两个小美人明显有点不舍。这几天过得很快乐,不过她们也明白了都市里的繁华并不适合自己,偶尔来一次可以,真要在这里生活的话,还是算了吧。

????   在回县的路上,看着窗外愈来愈熟悉的景色,敏敏的眼眶都有些湿了。那张熟悉的大床,自己的初夜就这样献了出去……张文看到她的多愁善感,就明白是小Chu女破身后的惆怅,轻轻地将她搂到怀里安抚着。

????   回到了县里,刚好赶上小秋出院,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简单地吃了顿饭。约了陈伯过来,话还没聊几句又匆忙地赶去码头。

????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也是十分的融洽。

????   陈晓萍会略带失落地看了看女儿有些蹒跚的脚步和越发滋润的模样,心里明白小闺女也被这小冤家吞了,虽然是迟早的事,不过心里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   小秋的情况倒还好,这会儿下了床扶着肚子走也不是问题。不过因为陈晓萍心疼她,让她吃了一些补身子的东西,原本安排的检查也只能延迟了!

????   陈晓萍顿时自责不已,一个劲地向她道歉。虽然她的好意耽误了事,不过家建两口子也明白这是长辈的疼爱,也没人责怪她,反而是小秋不好意思地安慰着,一家人的关系在张文的介入下变得越发和睦。

????   码头上熙熙攘攘的全是人,这一家站在一起立刻吸引了无数色狼的目光,有少女、有少妇,还有孕妇。各个姿色不同,各有风情,站在一起简直就是画一样的美丽。

????   张文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家建脾气可不好,有人敢凑近来看的话,立刻被他瞪得吓跑了。

????   等了没多久,陈伯的船出现在水平线上,慢慢地朝码头靠拢过来。

????   张文看着眼前不舍的美人们,尤其陈晓萍一副做错事的样子,表情一直闷闷不乐,马上安慰说:「姨妈!没事的,反正早一天晚一天检查都没关系,想必就只是贫血而已,下次注意点就好了。」

????   「好!」陈晓萍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和张文心不在焉地聊了点家常,眼神却是有些飘移地流连在女儿的身上。不管是神韵还是眼里隐隐的柔媚,改变实在太明显了!以后这小冤家就是自己的女婿了,这层关系该怎么去处理呀!

????   敏敏看着妈妈说话时,眼里若有若无的柔情,也是愁着同样的问题,一时间心里乱得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   「小文!」

????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陈晓萍悄悄地拉着张文到了旁边,心乱如麻地问:「你、你是不是把敏敏给开苞了?」

????   「嗯。」张文有些难为情地点了点头,毕竟把人家女儿给睡了,承认起来多少是有些不自在,不过看着陈晓萍一脸复杂的难受,马上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不管是你还是她,都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你们的。敏敏是个好孩子,我绝不会辜负她的!」

????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陈晓萍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是茫然和不安。

????   男女发生关系本就正常,但现在来看,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自己和女儿共同拥有一个男人,这事也荒唐得太过分了。她并不知道女儿其实早就知晓了这层复杂的关系,心里比她乱得更离谱。

????   张文微微地张了张嘴,差点就脱口而出敏敏已经知道咱俩的事了,你不用担心。不过看着她望向敏敏时,那疼爱的目光和愧疚的无奈,又赶紧把这话吞了下去,现在还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先等一阵子再说吧。

????   张文见姨妈一脸的惆怅,立刻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这有什么?以后我们再解决,只要你对我有信心,我相信一切都不是问题。」

????   「但愿吧!」陈晓萍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明显她对张文的安慰不抱有多大的希望,只觉得是一句劝解的话而已。

????   其他几个人都沉浸在得到礼物的欢喜中,围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讨论着。秀秀细心地为小秋买了孕妇装和其他的礼物,敏敏也不甘示弱,将自己挑选的礼物也拿了出来,乐得家建两口子一脸的兴奋!

????   张文看她们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或许以为自己和姨妈在讨论正经的事情,没有在意,于是赶紧悄悄拉住陈晓萍柔软的小手,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订制的银制爱心坠子塞到她手里。

????   陈晓萍有些疑惑地看了张文一眼,趁着孩子们不注意的时候摊开手心一看,眼前特别的礼物让她的眼眶都有些湿润了。一块沉重的银坠、一个十分动人的爱心形状,在这个心只有一个「文」字和一个「萍」字,简单而深沉地刻划着一分浓重的爱意。

????   「只、只会哄人的死孩子!」陈晓萍嗔这一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捣着嘴看起来十分的感动,连眼眶都有一些发红。

????   「相信我是爱你的!」

????   张文凑在陈晓萍耳边软语了一句后,看她都快哭了,赶紧说:「好了,哭的话可就不好看了,一会儿她们看见就不好解释了。好好地休息别想太多,我去一趟市里很快就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还想亲亲你,好吗?」

????   「嗯……」陈晓萍满脸感动地应了一句,这时候在别人的面前,两人连拉个手都不敢,自然她也很渴望张文能给她让人迷醉的疼爱。

????   「亲完,还要吃你的Ru房!」张文看陈晓萍真的快哭出来了,赶紧凑过去,在她耳边说一句下流的话,以缓解一下气氛。

????   「你……」陈晓萍喜中有羞,刚想嗔骂的时候,张文早就嘿嘿地躲开了。

????   因为怕别人看到红眼的样子,陈晓萍赶紧揉了揉眼睛,悄悄把坠子小心翼翼地收好以后,这才借着买东西的机会避开一下,让自己稍微平复兴奋的心情。

????   秀秀、敏敏、家建和小秋凑在一起聊得很开心,尽管因为陈晓萍的溺爱而耽误了检查,不过家建也表示能理解,甚至很高兴妈妈能那么关心这个娇柔的儿媳妇,从头到尾部没抱怨过中旬。

????   四人凑在一起尽是欢声笑语,张文乐呵呵地凑了过去。

????   张文看到腼腆的小秋感激地看着自己,马上调笑着说:「我说嫂子,你得对你小姑送的东西给个评价呀,不能总这样笑着不说话吧!」

????   小秋手扶着肚子,脸一红地低下头去。

????   敏敏顽皮地看着小秋,却把含情脉脉的眼神送向张文。?

评论列表: